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23章:你竟敢骗我

时间:2021-01-03作者:逆风的纸鸢

    纪千暖穿戴整齐,打开房门。

    只见一个满头珠翠,颧骨高耸的中年妇人,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院子里。

    负责侍候她的丫鬟捂着脸嘤嘤哭泣。

    “真吵!”

    她走到那个丫鬟面前,扔给她一瓶药膏:“先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是。那位是三房的夫人,也是……温婉儿小姐的母亲。”

    “好,我知道了。”

    纪千暖扫了暴怒中温三夫人一眼,入玄境二重。

    “你就是从北离国来的那废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毁了我女儿容貌!”

    “若不是她几次三番挑衅,又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

    温三夫人鄙夷不屑地说:“就你这种废物,活着只能浪费时间。我女儿一向温柔娴静,若不是你做的太过分,她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一出手就让她毁了容貌,今天我替你爹娘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纪千暖睨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替我爹娘教训我?你还不够格!”

    温三夫人一出手就来势汹汹,磅礴的灵力倾巢而出,打算一招就把纪千暖给制服。

    “小贱|人,现在求饶都来不及了!”

    纪千暖运用无痕诀,灵活地躲开了。

    “老妖婆,该我了!”

    她身法诡异,无数个分身围成一圈,在温三夫人身边飞速奔跑起来。

    “这是什么技法?”

    温三夫人努力定住心神,想找出哪一个是纪千暖的真身。

    无奈每一个都一模一样,运行速度又极快,根本来不及细看。

    这个小贱|人明明只是初玄境五重,为什么会这么快的速度?

    纪千暖看时机差不多,悄悄躲在站在她身后,破风声起,凌厉的一掌挥出。

    “啊!”温三夫人的身子飞出去,撞在了墙上,头破血流,挣扎了两下,始终爬不起来。

    纪千暖走到她面前,俯视着她:“温三夫人,就你这水平给我爹娘提鞋都不配,以后这种大话还是少说为妙。”

    “纪千暖,你太过分了!这里是温家,我是三房的正室,你竟敢把我打成这样,你休想活着走出温家大门!”

    温三夫人顶着满头的血,脸上满是愤恨的神色,竟然在自己家里被人欺负成这样,说出去都会笑掉大牙!

    “唉,本来我还想医好温婉儿的脸,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三夫人就好好在这里躺着等人来救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纪千暖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抬腿往回走。

    “你这蛇蝎心肠的小贱|人,你会这么好心?我们温家灵丹妙药无数,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温三夫人声嘶力竭地吼道。

    纪千暖眉头微皱:“太吵了!”

    她随身往后扔出一根银针,温三夫人立刻成了哑巴,只能用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

    回到房间,小白貂又在忙啃猪蹄。

    “你回来了?打饿了吧,要不要吃一个?”

    小白貂难得大方地让出自己的食物。

    纪千暖嘴角抽了抽:“你一大早就吃这个?”

    “无所谓早饭晚饭,只要是肉,我就喜欢。”

    “天天吃肉,也没看你长肉。”

    小白貂懒得理她,它一抬头,看到三房的下人们把温三夫人给抬走了,看方向,应该是去找温华容了。

    “他们告状去了。”

    纪千暖用调羹喝着米粥,漫不经心地说:“想告就让他们去告呗!温华容不会动我的。”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不会真想把苍隼之眼送给他吧?”

    纪千暖白了它一眼:“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会把那么珍贵的东西给那个娘娘腔?”

    “你既然来了温家,恐怕没那么容易脱身。对了,你不是说这里有治寒毒的草药吗,你怎么还不动身去找?”

    小白貂总算想起来此行的主要目的了。

    “你昨天不是已经吃了吗?”纪千暖暼了它一眼,毫不心虚地说道。

    小白貂顿时炸毛了,感觉自己被骗了!

    昨天的丹药明明是无意中得来的,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也是昨天才知道这里有芝莲丹的。

    “你竟然骗我!枉我这么相信你?你的良心不会痛?”

    “良心是什么东西?多少钱一斤?”

    小白貂彻底无语了……他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

    “你若是觉得我骗了你,那你大可以离开,我不拦你。”

    纪千暖吃完早饭,优雅地擦擦嘴角,喊丫鬟进来收拾。

    小白貂委屈地抱着猪蹄,开始思考人生。他现在是越混越回去了,天天被一个黄毛丫头威胁……

    “想让我离开,没门!除非你把你的命还给我!”

    纪千暖悠然地站起身,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瓜:“我的命你随时可以取。宜早不宜迟!”

    “别碰老子!”小白貂舞动着小爪子,凶神恶煞的模样煞是有趣。

    “不碰就不碰,我碰小虎子去!小虎子,出来,让我弹弹你的虎头。”

    冰晶焰虎小心翼翼地出来了,缩着头,警惕地看着纪千暖。

    纪千暖刚一伸手,它吓得“喵呜”一声,又躲进了空间里。

    “真怂!”小白貂鄙视地看着它。

    冰晶焰虎趴着不动,假装没听到,不予争辩。

    外面传来丫鬟的敲门声。

    “有什么事?”

    “纪小姐,家主请您去前厅一趟。”

    纪千暖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温家前厅。

    这里比纪家的议事堂要气派很多,清一色的金丝楠木桌椅,官窑的上等茶具,就连旁边架子上摆放着的装饰品也价值不菲。

    前厅里站着乌压压一群人,温婉儿和温三夫人正跪在地上,涕泪交加地向温华容阐述纪千暖的恶行。

    温婉儿的脸上伤痕累累,刚涂过药膏的脸绿油油的,再加上嚎哭不止,五官更加扭曲,温华容嫌恶地看了她一眼,便把视线看向了别处。

    温三夫人顶着满头的血,不让人处理,就这样来到了温华容面前。

    温华容听着二人絮絮叨叨的陈述早已不耐烦,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非要闹的鸡犬不宁!

    在看到纪千暖时,眼前一亮,对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人怒喝道:“都给我闭嘴!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

    温家三房的当家人——温行恩站起来了,他面色不悦地说道:“既然纪小姐也来了,那就当着家主的面,说说你为什么要毁我女儿容貌,伤我妻子性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