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24章:并非亲生

时间:2021-01-03作者:逆风的纸鸢

    纪千暖恭敬地向温华容和温行恩行了个礼。

    “我初来乍到,温家主待我一片赤诚,我怎么会惹是生非?更何况还是在温家主的府上。”

    “各位若是想了解事情的真想,不如自己亲自去调查,我这个外来人若是要强行辩解,怕是有人不服。”

    温华容笑着说道:“我信纪小姐。这事还有什么好查的?”

    “三叔,婉儿平素是个什么样子,你恐怕比谁都清楚。最近收到了很多举报她的信,说她骄横跋扈,中饱私囊,暗地里向新招的弟子收保护费。”

    “我知道三房一直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所以只要她做的不过分,我也不打算管。”

    “可是你们惹谁不好,偏偏惹我的贵客?你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我早已调查清楚。”

    “纪小姐大人有大量,没有与你们计较,你们还恶人先告状?”

    “来人,把温婉儿和三婶交给清务堂处理。”

    温婉儿一听清务堂,立马慌了神,结结巴巴地哀求道:“我……我知道错了……求家主不要把我送到清务堂……”

    温三夫人也不停地磕头求饶,把头都磕破了。

    温行恩一张老脸尴尬至极,没想到温华容问都不问,就定了温婉儿的罪,还连累了自己的夫人。

    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纪千暖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让温华容这么看重?

    这一场闹剧,在温婉儿和温三夫人的哀嚎声中结束了。

    温华容处理事情毫不留情,直接让人把她们拖走了。

    纪千暖这下子在温家出名了!

    传她什么的都有,说她会妖法迷惑了家主,说她仗着家主的宠爱,对温家的人狠毒阴冷,还说她专门来温家搅局的,要搅得温家鸡犬不宁。

    小白貂调侃道:“你还真有招黑的潜质,这才来了一天,已经名声在外了!佩服!”

    纪千暖温柔地抚摸着它的毛:“不知道貂肉好不好吃……”

    小白貂立刻撒开四爪,离纪千暖远远的。动不动就要吃貂肉,正经给她吃肉的时候,她又不吃!

    冰晶焰虎看着小白貂的怂样,捂着嘴偷笑,差点憋出了内伤。

    下午的时候,纪千暖带着小白貂出去转转,顺便熟悉一下温府的地形。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温家的弟子,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纪千暖,待纪千暖走远后,又在后背窃窃私语。

    纪千暖对于这些流言蜚语不与理会,再过一阵子她就要离开了,这里的一切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在温府里看似毫无目的地瞎逛,其实她有自己的目的,就是看看向沛柔到底被软禁在哪个院子里。

    温十七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和纪千暖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眼看着已经逛了快两个时辰了,纪千暖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温十七忍不住说道:“温家府宅太大了,今天不如就到这里,我们明日再来?”

    正在这里,东北方向腾起浓浓的黑烟,外面喧哗声越来越大。

    “走水啦!走水啦!快救火!”

    看看方位,温十七的心沉了下来,脸色凝重。

    他急忙叫住一个手拿木盆去救火的下人。

    “是哪里走水了?”

    “是大老爷的院子——明月楼。”

    一听明月楼走水了,温十七如遭雷击,脸色惨白,顿时慌了神。

    纪千暖站在旁边不动声色,这个明月楼应该就是她要找的地方。

    “温护卫,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

    “嗯,好,那我先走了。”

    待温十七离开后,纪千暖抱着小白貂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陆陆续续有温家的弟子和下人们木盆和木桶急匆匆地去灭火。

    明月楼的牌匾已经被烧焦了,院子里大火足有一丈多高,整个院子里火光冲天,竟把大半片天空都染红了。

    浓浓的黑烟直上云霄,院子外面也黑烟弥漫,呛的人不敢靠前。

    院子里先前还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呼救声,随着火势越来越大,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院子外面也很热闹,喧闹声,哭喊声,怒喝声,交织成一团,乱糟糟的。

    远远地看见温华容坐着轻纱坠地的软轿往这边来了。

    纪千暖躲在对面的一座假山上,从这里看去,明月楼尽收眼底。

    这么大的火,屋子里的人怕是无一幸免了……

    外面救火的那群人,在温华容的指挥下,一改先前无头苍蝇的做派,有条不紊地分工合作。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一个多时辰才被扑灭。

    从院子里抬出几具焦黑的尸体,又从屋子里抬出两具紧紧握着彼此双手的尸体,这两具尸体枯瘦的脸上干干净净,衣服上有些黑灰。

    二人双手紧握,彼此相依,分都分不开,站在院子里的人无不动容。

    温华容更是跪在他们面前,痛哭不止:“爹,娘,你们醒醒啊……你们看看孩儿啊……”

    一见他跪着,院子扑簌簌地跪了一地,个个面容凄然。

    纪千暖站在假山上,冷静地看着这一幕,温华容哭戏怎么看怎么假。

    还没来得及见温夫人一面,她就香消玉殒了,好歹也是母亲的故友,遭此劫难,纪千暖心里还是有些触动。

    她刚说要见温夫人一面,结果今天温夫人的院子就走水了,天下竟有这么凑巧的事?

    小白貂站直身子,作沉思状:“只怕是温夫人不肯和温华容合作,才遭此大难。”

    “若真是这样,那温华容未免太冷血无情了,他们可是他的亲生父母!”纪千暖眼望前方,呐呐地说。

    “是不是亲生的还不一定呢!”小白貂嗤笑一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座昨晚刚得到一个消息,这个温华容不是温夫人的亲生骨肉,至于是不是温家大老爷的亲儿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纪千暖听得一脸懵逼,这关系怎么这么绕?

    小白貂继续说:“那一年温夫人怀了二胎,谁知在生产时却生下了个死胎。温老爷在外面办完事,急冲冲地赶回来,在路上拾到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不知温老爷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把这个婴儿放在妻子身边,秘密把那个死婴给埋了。”

    “事后把知道内幕的下人都处死了,这个秘密就埋藏下来了。这些年温老爷对温华容比对自己的其他儿子都好。”

    “只是在立家主的时候,没有立他,立的是温家的嫡长子。温家自古立家主都是立长不立幼。”

    “温华容暗中用卑劣手段,暗害了他的哥哥。又用弟弟的性命胁迫温老爷和温夫人改立他为家主。”

    “事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温家的家主,转身就把温老爷和温夫人给软禁起来了,谁都不准探视。”

    “对外就说他们染了恶疾,需要静养。养了十几年,没想到养了头白眼狼!”

    纪千暖心下了然,原来还有这么多故事。

    “那温夫人知道这些事吗?”

    小白貂咧着嘴,嘿嘿一笑:“我猜她不知道。”

    养育了十几年的儿子,可能是自己夫君的私生子,若是温夫人知道了,恐怕早就和温老爷闹的不可开交了。

    院子里一声怒喝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只见温十七竟然拿着剑指着温华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