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25章:温十七殒命

时间:2021-01-03作者:逆风的纸鸢

    纪千暖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去,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有胆子拿剑指着温家家主。

    虽然温十七修为很高,已经到了地玄境三重,但是温华容能成为温家家主,想必能力也很突出。

    “温十七,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对我对手?”温华容阴鸷的眸子几欲喷|火,天玄境的实力展露无遗。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贴身侍卫竟然会背叛自己!

    “这明月楼的火,怕是和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温十七双眼通红,目眦欲裂,怒吼道:“是谁放的火,谁心里清楚!老家主和夫人怎么会养了你这么个忘恩负义,不男不女的东西!”

    “你弑杀双亲,残害兄长,祸害同门,温家有你,真是家门不幸!”

    听到温十七的辱骂,众人皆惊惧地看着温华容,默默跪在地上往后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生怕他们的怒火波及到自己。

    温华容面色铁青,狭长的丹凤眼里泛着寒光,身体周围的灵力暴涨,他快速画了个诀,一股强劲的风暴朝着温十七席卷而来!

    温十七拼尽全力抵挡,但是这股灵力太强了,他咬紧牙关坚持,眼睛暴凸,眼看着已经坚持到了极限。

    “噗”他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抬起袖子蹭了蹭嘴角的血,眼里的恨意没有减弱半分,他冲着温华容吼道:“欺世盗名,忘恩负义的东西!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翡翠令牌。

    旁边站着的长老一看到那令牌,顿时大惊失色:“温家的家主令牌?”

    “温华容,住手!快停下来了!”

    温华容看到那令牌之后,更加坚定了要除掉温十七的想法。

    他对长老们的命令置若罔闻,又结了一波更强悍的灵力朝温十七冲过来。

    纪千暖心里一惊,这温十七怕是要完了……

    这一掌让温十七飞出三丈远,地上一条长长的血迹,撞在台阶上才停下来,一连吐了好几口鲜血。

    纪千暖看的频频摇头,这个温十七勇气可嘉,就是意气用事了点,手里拿着家主令牌可以潜伏下来慢慢谋划,何必这么冲动?

    她从假山上跳下来,站在温十七的面前。

    “温侍卫,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她蹲下身,轻声问道。

    温华容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势,缓步向他们走来:“纪小姐,请让开!本家主今天要清理门户。这个奸细混入我们温家,蓄意纵火,谋杀我的父母,罪无可恕!

    纪千暖拿出一颗丹药喂到温十七的嘴里,这个温十七的身份只怕不是温家的侍卫这么简单。

    看温华容这么信任他,他潜伏在他身边一定很长时间了。

    可是今天温老爷和温夫人被活活烧死在他面前,他就忍不住了,由此证明,他很有可能是和温老爷温夫人关系很亲密的人。

    “温侍卫,你不为自己辩解几句?”

    “就算是罪行滔天,临刑前也有辩解的权利。就两句话的时间,温家主应该不会反对吧?”

    温十七眼里光芒闪烁,盯着纪千暖,他这次是逃不了,可是他不甘心……

    这么久的潜伏隐忍,就因为自己今天一时冲动,功亏于溃,没能杀掉温华容不说,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温华容冷哼一声:“那我就给他留遗言的机会。温十七,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温十七狰狞地笑着,满是血的嘴张得老大,一张人皮面具从脸上慢慢揭下来。

    在即将全部揭下来的那一刻,温华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怎么可能?他明明把他杀了,为什么他还活着?

    他此刻顾不得许多,只想立刻解决掉他,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他的真面目!绝对不能!

    他立即出手朝温十七攻过来,不再顾忌纪千暖还在旁边,是否会被波及。

    阴冷狠绝的脸上全是必死的杀意!

    温十七拼尽全身力气把纪千暖从身边推开,用自己早已伤痕累累的身躯迎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温十七被打得经脉尽毁,五脏六腑皆被震碎,整张脸皮被撕掉,鲜血淋漓,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没有了呼吸……

    纪千暖在看到人皮面具下的那张脸时,一切都明白了。

    那张脸的轮廓和温老爷一模一样,秀气的五官和温夫人如出一辙!

    温夫人膝下只有三个儿子,三公子尚幼,除了温华容,就剩下嫡长子温华枫了。

    袖子里的翡翠令牌被她悄悄扔进了空间里。

    另一边,温华容命令人去搜温十七的尸体,势必要找到翡翠令牌。

    有好几个家丁不顾尸体的血腥,都围了上来,在温十七的尸体上胡乱地翻找着。

    温十七的衣衫全都被扒了下来,一寸一寸地仔细搜寻。

    手足相残,冷酷至此!

    纪千暖看不下去,她漠然地转身离开。

    只听见身后的长老苍老的声音响起:“那可我们纪家的家主令牌,一定要找到!”

    “若是丢了可不得了!温华容,刚才让你停手,你为什么不停?他为什么有这个令牌,总得……”

    话还没说完,只听到那老头惨叫一声,轰然倒地声。旁边顿时一阵惊呼声,却没人再敢说话。

    纪千暖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前走。

    “纪小姐,请留步!”温华容阴柔的声音响起。

    纪千暖转过身:“不知温家主有何吩咐?”

    心腹大患解决了,温华容脸上又挂着温和的笑容:“这个贼人偷了我的家主令牌,刚才找遍了各处都没有找到。”

    “他一向奸诈,可能是趁乱扔到纪小姐的衣兜里去了。可否让我的丫鬟搜一搜?”

    纪千暖微微一笑:“我本是家主请来的客人,如今却成了嫌疑人,难道这就是温家的待客之道?”

    “得罪了,实在是这个东西对我十分重要。纪小姐可以放心,今天在这里的人若是敢出去说一句是非,我立刻拔了她的舌头!”

    温华容阴狠的眸子扫了一眼,这里站着的众人,有些胆小的丫鬟竟然直接吓得腿软跪了下来。

    “既然是家主令牌这么重要的东西,那就来搜搜吧!不要惊了我的貂儿就好,它胆小。”

    旁边站着的温婉儿的几个好姐妹皆嘴角抽了抽,这畜生伤温婉儿时凶悍的样子,她们至今记忆犹新!

    一爪子下去,血肉翻飞!

    她们都不敢上前去搜纪千暖的身,默默往后退。

    旁边的小丫鬟就更不敢了,这可是家主的贵客,万一惹怒了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温华容看看身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搜纪千暖的身,不禁又要动起怒。

    正在这时,一位珠圆玉润的貌美妇人站出来:“既然都怕冒犯贵客,那就让我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