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39章:交换拍品

时间:2021-01-14作者:逆风的纸鸢

    纪千暖回到清风阁,翻来覆去睡不着。

    东月国尹家应该是尹伊柔的母族,连温家都要去求药,那温家人中的毒会不会就出自尹家?

    而且听纪心远的意思,他曾经对纪家的人也用过尹家的毒,那中毒之人会不会是纪冷玉和纪亦秋?

    第二日她听说了一则小道消息,顿时两眼放光。

    等到了夜里,纪千暖把已经睡着的小白貂给喊醒了。

    “不是告诉你,别在本座休息的时候来打扰吗?这点小事都记不住!”小白貂不耐烦地说道。

    纪千暖直接伸出手指按住它肉墩墩的小爪子。

    “哎……哎……疼疼疼,松手!本座不欺负女人,不代表我不会打你!”

    纪千暖凉凉地瞅了它一眼,加重力道,这个货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小白貂疼得龇牙咧嘴,实在受不住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整它!

    “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你说你每次按的是什么穴位,怎么这么疼?我好歹还是个病人,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纪千暖松开手,勾唇一笑:“同情心这东西要分人的,对你就不用了。”

    “你有没有听说过东月国尹家?”

    “尹家是星耀大陆用毒第一大家,行事诡秘,不过近几年从东月国消失了,不知隐居到何处了,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尹伊柔应该就是尹家的人,温家的人中的毒就出自尹家。有个地方可能有线索,走,跟我走一趟!”

    “现在是本座休息的时间,我不出去!”

    纪千暖换了件黑色的斗篷,戴上一副银质面具,不顾小白貂的反对,拎着它的后颈就出门了。

    “你一会儿就待在空间里别出来,你的脸太熟了!”

    “你快放本大爷下来!我凭什么听你的?”小白貂扭动着小小的身子,张牙舞爪的。

    “你还想不想解毒?我这次就是去找解药的。”

    “真的?你不会又是在骗我吧?”

    小白貂停止挣扎,半信半疑地问道。

    “千真万确!快走吧,马上要开始了!”

    “开始干什么啊?你倒是说啊,开始干什么?”

    纪千暖使用无痕诀,轻易地从纪家溜了出去。

    小白貂赶紧跟上去。

    不知走了多久,一座金碧辉煌,宫殿似的建筑矗立在他们面前。

    小白貂窝在纪千暖怀里,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亮光给刺醒了,它抬头瞅了一眼,懒洋洋地问道:“万里通天拍卖场?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玩!”

    猝不及防间,它被纪千暖扔进了空间里。

    “真粗鲁!”小白貂愤愤不平地嘟囔着。

    环顾四周,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不知道纪千暖这丫头来这里干什么。

    万里通天拍卖场门口马车云集,各种各样的人络绎不绝。

    纪千暖避开人群,悄悄来到大厅里。

    一位年约三十出头的真玄境侍者马上迎上来。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深蓝色锦袍,彬彬有礼地拦住了纪千暖的去路:“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卡。”

    “什么邀请卡?”

    “看来小姐是第一次来我们拍卖场。是这样的,如果要参加我们的拍卖会需要提前预定,没有邀请卡是不能进的。”

    纪千暖微微蹙眉,她还真是不知道这个规矩。

    “那我不参加拍卖会了,我找你们老板做笔生意,这总可以吧?”

    “不好意思,拍卖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主子这个时间不见客。若是要谈生意,还请小姐改日再来!”

    纪千暖本就是听说了今晚的拍品才着急赶过来的,怎么等得及改日?

    “我若是就要今日呢?你不去传话,怎知你们老板不愿意见我?把这个拿给他看,若是他愿意见我,我还有很多这个东西。”

    纪千暖丢给那个侍者一瓶一品丹药,里面有两颗她前几天炼成的丹药。

    那个侍者拿着瓶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汇报了。

    不一会儿,那个侍者就急匆匆地回来了,脸上堆着笑:“小姐,这边请,我们主子有请!”

    纪千暖跟着侍者穿过宽敞明亮的大厅,转过几道回廊,来到二楼一个房间门口。

    镂空镶金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道悦耳的男声传来:“请客人请来吧!”

    待纪千暖走进去后,那侍者从外面把房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两个硕大的夜明珠散发着莹莹白光,照的整个房间分外明亮。

    一位穿着黑色金丝边锦袍,年约二十出头的金发少年端坐在房间中央的虎皮椅上。

    他脸庞清秀,五官精致,一双深褐色的眼睛似乎能透视人心。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一郎,北离国万里通天拍卖场的少主。听说你要见我?”

    纪千暖看看身后的椅子,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了。

    “对,明人不说暗话,我相中了你们今晚的一个拍品,我想和你交换。”

    萧一郎轻蔑一笑:“小姐,你也太不懂规矩了吧?这些拍品已经登记挂号了,我们拍卖场有我们的规矩,绝对不会私下买卖的。”

    “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了两颗一品灵丹,但是这还不足以让我坏了我们拍卖场的规矩。”

    纪千暖从空间里拿出了四瓶一品灵丹:“那这些够了吗?我可听说你们这里一颗一品灵丹已经拍卖到一千两黄金了,我这里每个瓶子里都有五颗,你可以验货。”

    看着眼前的四瓶灵丹,萧一郎淡定不下来了,他站起来一一检验。

    这些灵丹很纯净,几乎没有任何杂质,在北离国十分稀有,这要是拿出去拍卖绝对稳赚不亏。

    他眼珠一转,脸上闪现出商人的精明,微笑着说:“不知小姐相中了今晚的哪一件拍品,如果合适,在下愿意交换。”

    “七欲断魂散。”

    闻言,萧一郎愣住了,他提醒道:“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你确定要换?”

    “确定,你只说你换不换吧?”

    “我能不能问一句,你要七欲断魂散干什么?”

    萧一郎看着眼前戴着面具女子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竟然要用这么多灵丹换那么阴毒的东西,不禁有些好奇。

    纪千暖眼眸流转,不答反问:“这个也是你们万里通天拍卖场的规矩吗?”

    小白貂闻言不禁笑了,也只有她敢这样和萧一郎说话。

    放眼整个北离国,谁敢在万里通天拍卖场造次?

    萧一郎突然感到纪千暖身上有一种令他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人又怕又敬……真是见了鬼了!

    他地玄境三重的实力,怎么会觉得这个初玄境的小丫头片子可怕?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流云。”纪千暖胡诌了一个名字。

    “流云姑娘请稍等,你要的东西一会儿就让人送来。”

    没过多大会儿,刚才接待她的蓝袍侍者端来了一个小巧的七彩琉璃瓶。

    纪千暖伸手接过来,刚准备打开瓶盖。

    萧一郎赶紧阻止道:“等等,流云姑娘还是找个药堂再打开。”

    “七欲断魂散闻之即可中毒,若是姑娘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那我可是有理说不清了。”

    纪千暖合上盖子,轻轻一笑:“传闻萧少主冷血无情,认钱不认人,今日得见才知传言有误。”

    萧一郎也对自己今晚的举动疑惑不解,他从来都是不怕事的,但是刚才看到她要打开瓶子,下意识地就想要阻止。

    “呵呵,传言不可尽信。流云姑娘既然来了,不如去前面凑凑热闹?”萧一郎试图转移话题。

    “也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