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59章:达成协议

时间:2021-01-26作者:逆风的纸鸢

    康乐怡低声喝道:“急什么?我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怎么能就这样离开!”

    “春雪,你胆子也太小了!回宫以后,你还是别跟着我了。”

    小宫女眼眶瞬间通红,咬紧嘴唇:“奴婢不怕………求公主不要赶奴婢离开……”

    康乐怡看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怜惜她十二三岁就入宫,不自觉地把语气放软下来。

    “你先出去吧!到外面等着。”

    听到这句话,不知怎地,她突然跪在康乐怡面前,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公主,求求您……别赶奴婢走……奴婢只想好好侍奉公主……”

    “哭什么!你要害死我呀!”康乐怡赶紧捂住她嘴,硬拉着她来到楼梯拐角处。

    她低声喝道:“不准哭!把眼泪给我憋回去!”

    春雪立马闭嘴,不敢哭出声,默默地流泪,肩膀一耸一耸的,哽咽地连话都说不完整。

    “公主……殿下……只要您不赶奴婢离开,奴婢就不哭了……掌事嬷嬷说,要是侍候不好您,就要……要打断奴婢的腿……”

    说到这里,春雪不禁悲由心生,又开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康乐怡被她哭得心烦意乱,猛地拔高嗓门喝道:“别哭了!”

    吼完了,她立刻反应过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完了,完了!

    萧一郎应该没听见吧?

    那房间隔音那么好,应该听不见的吧?

    她轻抚额头,掌事局怎么把这么个奇葩安排到她身边了?

    她咬牙切齿地说:“我只是让你先出去,我晚点去和你汇合,听懂了吗?”

    春雪终于破涕为笑,忙不迭地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奴婢这下子听懂了。”

    “听懂了就快点走,别耽误我办正事!”

    春雪赶紧站起来,胡乱擦擦脸上的泪水,冲着康乐怡露齿一笑:“那奴婢先走了,公主要小心点!”

    “走吧,走吧!哪儿那么多废话!”

    待春雪离开后,康乐怡准备继续回去听墙角,就耽误的这会儿功夫,不知道那个流云和她的萧一郎在里面进展到哪一步了。

    “狐狸精!”

    谁知她刚一转身,身后两个人站在台阶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强自镇定,笑着打招呼:“萧少主,这么巧啊?!那个,我……我迷路了……对,我还没来过三楼,所以找不到出口了。”

    萧一郎不客气地说:“原来北离国皇室不过如此,行此小人行径,敢做不敢当?”

    康乐怡一张俏脸顿时涨的通红,没想到萧一郎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说她,让她很难堪。

    纪千暖站出来,笑着说:“萧少主误会了。乐怡公主是来找我的,我们约好了一起看竞拍,估计是她怕我出什么事,所以才冒昧来到了三楼。”

    “都是我的不是,和萧少主谈生意,一谈就忘了时辰,还请萧少主不要怪罪乐怡公主。”

    萧一郎狐疑地看着她,他听说纪千暖和康乐怡刚才来的时候,还在万里通天拍卖场门口打了一架,怎么纪千暖会替康乐怡辩解?

    康乐怡很快反应过来,见萧一郎不信,她强忍着尴尬,上前挽着纪千暖的胳膊,亲热地嗔怪道:“你还真让本公主好找!若是下次再这样,你约我,我也不会出来的。”

    “岂敢岂敢,没有下次了。”

    萧一郎看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既然纪千暖出来解围,他就给她一个面子。

    他对着三楼楼梯口的侍卫吩咐道:“这三楼,以后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就算北离国皇族也不行!”

    “是,属下领命。”

    接二连三地被萧一郎羞辱,饶是康乐怡脸皮再厚,也受不住了。

    她狠狠地跺了一脚:“萧一郎,算你狠!”

    松开纪千暖的衣袖,她气冲冲地下楼了。

    纪千暖调侃道:“萧少主还真是不解风情啊!乐怡公主对你可是十分维护的,容不得别人说你一句不好。”

    “在门口的时候,我不过是拿你打了个比方,就被她上纲上线,好好修理了一通。”

    “乐怡公主敢爱敢恨,虽身在皇室,却不骄纵,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实在难得!”

    萧一郎扫了她一眼:“确实不错,做朋友可以,其余的就算了。我这样对她,也是为她好。”

    万里通天拍卖场从来不参与政事,和皇室中人更是保持着不愿亲近的态度。

    它的分部遍布整个大陆,靠自己强大的实力,傲视群雄,整个星耀大陆的黑白两道都对其敬畏有加。

    他的主子曾经立下规矩,万里通天拍卖场的人,终身不得和皇室沾染关系。若是破规了,就要自动离开拍卖场。

    况且,他也不喜康乐怡的行事风格。

    她太偏执了,对他有一种病态的执着,恨不得把他牢牢地禁锢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所以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

    对于万里通天拍卖场那些规矩,纪千暖也曾经听过,看萧一郎确实也对康乐怡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对了,萧少主可想好,要不要和我合作?”

    萧一郎回想起刚才纪千暖那娴熟的炼丹手法,不禁对她又高看了一眼。

    还有她的那个六角御魂鼎,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器,多少药材都装得下,不用担心储存的问题。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纪小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炼丹造诣,真是难得!”

    纪千暖微微一笑:“我会炼丹的这件事,还望萧少主为我保密。”

    “没问题。把你的这些事透露出去,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拍卖的灵丹收益我们五五分账,不知纪小姐意下如何?”

    “好,我同意。那我就先走了,过几日等你药材备齐了,我再来。”

    纪千暖辞别了萧一郎。

    正准备离开,却被王家人拦住了去路。

    “流云姑娘,冒昧打扰一下,我们家主想请认识一下流云姑娘,烦请姑娘过去一叙。”

    “我们王家是北离国四大家族之一,家族里产业众多。流云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和我们家主知会一声,肯定会方便许多。”

    纪千暖顺着他指着的方向望去,二楼雅间里,一个四十出头,长白白胖胖,穿着一身深紫色锦袍的男人微笑着向她点头致意。

    想必这就是王家家主李忠义,他旁边坐着王蓉蓉,听说他还有两个儿子,今天却是没有看到。

    一位十几岁的小姑娘怀揣万里通天拍卖场天字号令牌的事,已经在拍卖场传得沸沸扬扬了。

    再加上王忠义刚才亲眼看到萧一郎把她从贵宾客房送出来,那客气的样子完全不似以往一般目中无人。

    他觉得这个女子既然能拿到天字号令牌,还得万里通天拍卖场少主青睐,那她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提前笼络人心总是没错的。

    “我不想认识他,没什么好叙的。”纪千暖丢下这句话,往门口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