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逆天毒妃:废柴大小姐 第64章:讨伐纪千暖

时间:2021-02-02作者:逆风的纸鸢

    听说纪千暖回来了,大家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了,人到的非常齐。

    纪家族比在即,今天大家正好都齐聚在纪家,几房旁系的当家人也都来了。

    议事堂里,长老们都端坐在太师椅上,纪家的三房和四房都来了。

    尹伊柔也在纪海棠的搀扶下,弱柳扶风般的过来了。

    尹伊柔一看到纪千暖就红了眼眶,颤声指责道:“暖暖,我自问从未苛待过你,你为何要这样对待白薇?”

    “她虽非我亲生,却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和海棠没有半点区别,这叫我怎么能接受?”

    “行了,和她说这些干什么?她要是有良心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了!”周锐秋毫不客气地说。

    “按照纪家的家法,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先前偷盗九龙乾坤丹的账都还没和她算,现在又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处死鞭尸都不为过!”

    “这次就算有墨炎令也护不住她的小命,等老家主出关了,我亲自去向他请罪!”

    纪千暖淡定地走上前:“周长老铁面无私,令晚辈敬佩!”

    “只是周长老手下的冤案也是最多的,您向爷爷请罪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吧?”

    “你!狂妄不堪,胡说八道!”

    周锐秋气的直哆嗦,当着这么多人都面揭他的短,这个丫头简直目中无人!

    纪海棠走出来,言语诚恳地对纪千暖说:“姐姐,做了错事就要勇于承认,只要你诚心诚意地悔过,相信大家会给你一条活路的。”

    “至少人家提起你的时候,不会连带着把大伯和大伯母一起骂,你说对不对?”

    周锐秋猛地一拍桌子:“真是家门不幸!亦秋和冷玉怎么会生出了你这样的女儿?”

    “你们说我可以,不要带上我父母。就算我怎么混账,那也是我的事。”纪千暖环视众人一眼,冷漠地开口。

    “我父母为纪家劳心劳力,到现在下落不明。当初是谁怂恿他们去点暗黑森林,谁心里清楚。”

    纪心远坐不住了,他怒喝道:“纪千暖,你指桑骂槐的事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故意害我的亲哥哥?”

    “若不为了给你这个废物寻灵丹提升修为,他们怎么会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你差点把我们的藏宝阁吃空了,也没见修为有半点进展,所以他们才执意要去暗黑森林,听说那里有上古晶核,可以洗经伐髓。”

    “这些事,哥哥原本不让我告诉你,怕你有心理负担,没想到你竟然以为是我怂恿他们去的!简直可笑!”

    听到这里,众人唏嘘起来,看纪千暖的眼光又多了几分厌恶。

    “还真是个丧门星!”

    “怎么还有脸活着?丢人现眼!”

    纪千暖听着这些冷言冷语,丝毫不为所动。

    经过这些日子的打探,她早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纪冷玉和纪亦秋确实是为了她去点暗黑森林,但是说暗黑森林有那什么洗经伐髓晶核的人就是纪心远。

    纪心远早已在他们都饮食中下了****,知道他们此行必定有去无回,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纪家四子,除了纪亦秋,也只剩他的修为比较高。他是算准了,就算爷爷出关了,家主之位也非他莫属。

    “当了家主就是不一样,说瞎话的本事都长进了不少。”

    众目睽睽之下,纪千暖没有丝毫胆怯,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众人口中讨伐的是别人一样。

    “你!简直是冥顽不灵!”

    “我敢对天发誓,我刚才所说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纪心远毫不犹豫地举手发誓。

    听着家主铿将有力的誓言,大家看向纪千暖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厌恶。

    周锐秋看着眼前的完全不似往日模样的少女,目光似箭。

    “心远,和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你看她有一点愧疚吗?你已经尽力了,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

    围观的众人赞同地点点头,其中也有少数人同情纪千暖。

    其中有一位头发花白的王姓长老受过纪冷玉的恩惠,怎么也不信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片子会是他们口中十恶不赦的恶女!

    他走到纪千暖面前痛心地说:“孩子,老夫从你牙牙学语就来到纪家,我不信你是他们口中那样的人,你不为自己辩解几句吗?”

    不待纪千暖回答,纪心远抢先说道:“王长老,以前的纪千暖已经死了。现在的纪千暖是个魔鬼,她从四叶山回来之后就不对劲。”

    “我和她对战过,她的修为提高的很快,战斗力也不俗,和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一定是练习了什么禁术,才导致心性大变!”

    ”大家想想,她从五岁开始修炼,一直到十七岁都是初玄境一重,以前的她从不敢惹事生非。”

    “而最近这几个月,不知怎的,她的修为突然就提上去了。在外面频频给我们纪家惹麻烦。在家里,目中尊长,忤逆长辈,残害庶妹,这不是着魔了是什么?”

    纪千暖真是佩服纪心远的想象力,有这闲工夫多去练练技法不好吗?

    她修炼的无痕诀是她在七星大陆时,最初接触的玄阶技法之一,练的最熟练。

    它不仅能锻炼人的意志力,还能修身养性,一般人还练不了。

    王长老不满地说:“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暖暖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这就是你这个当家主的风度?”

    “那我倒是要听听有什么话好说!”纪心远冷哼一声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纪千暖站起来,冲着王长老鞠了一躬:“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能有人替我说话。”

    “我想说的是,刚才我二叔说的全都是他的猜测,玄阶技法练的不如我,就找各种理由诋毁我。”

    下面的纪家子弟议论纷纷。

    “什么?她竟然开始练玄阶技法了?”

    “我一直以为她是初玄境一重呢!现在再看,她好像已经到入玄境四重了,进步这么快!”

    “听她的意思,家主的玄阶技法还不如她?不会吧?”

    ”哼!可笑!我父亲会不如你!睨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纪海棠忍不住出口讽刺道。

    纪千暖扫了她一眼,不与理会。

    她冲着在座的各位朗声道:“各位,我以前顽劣懒散,仗着父母庇佑,不思进取,所以修为一直止步不前。“

    ”父母失踪之后,我被歹人暗算,差点丧命在四叶山。幸得上天眷顾,侥幸留的一命,若是我再不努力,岂不是对不起老天爷给我的好运气?”

    尹伊柔惊呼道:“还有这样的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害我们纪家的嫡出大小姐?”

    “难怪你回来之后像变了个人一样,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把你受过的苦加注在白薇的身上啊,她是无辜的!”

    纪千暖笑着说:“二婶这么着急打断我的话,故意转移话题,是怕我说出真相?”

    “什么真相?你这孩子现在心思也太重了,净胡思乱想。”

    ”是不是胡思乱想,一会看看这个东西就知道了。”

    纪千暖把那个锦袋拿出来,展示在大家面前,尹伊柔觉得这个锦袋很眼熟,一下子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直到纪千暖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