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十三章 愤青群里开车人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钱婷的这个小区,他在足浴城找到了自己的帕拉梅拉,发动汽车走人。但是并没有回酒店,而是在周围转圈,看有没有可以转让的门面铺子。

    既然要找铺子,就得找个位置好点的。

    在文理学院旁边的美食街找到了一个转让门面的。打个电话一问,价格有点离谱,二十万的门面转让费。

    有这钱还不如直接买下来。

    去附近的中介公司,让中介介绍文理学院的门面出售情况。基本上没有出售的,只有出租和转租的。

    看来这个位置没有办法挤进来。

    大学生才是消费的主力军。

    只不过刚走,中介打电话过来,说刚好有个门面转让,就是价格要贵一点。侯平安也就一笑,中介的套路而已。

    反正这事也不急。

    和一个洗脚妹有了关系,侯平安也不怎么放心上。男女之间的事情,各取所需而已,难道还说钱婷爱上了自己?那就有点魔幻了。

    瞎转悠了一阵,也没找到合适的,这事急不来,越急最后越后悔。侯平安不在乎多出点钱,但是也不愿意被人当傻子玩。

    首发

    最后在七中附近看到一个门面转让的,但是看了看位置觉得还是不如文理学院。开车转悠了一会儿,将车停在了滨江小区的公共停车位,还办了一个停车卡。

    打了个快车去酒店,到酒店开xc60回到了学校。

    微信工作群里发通知,说今晚七点在会议室开工作例会。每周都会开例会,交代下一周的工作要点。

    然后愤青群里炸开了锅,各种花式抱怨。

    “每次星期天晚上开会,星期天不是国家规定的法定休息日?给我们双倍工资了?”

    “学生星期天下午就来上课了。”

    “哈哈,你是没见高二高三的,哪里有法定休息日?只有月休。”

    “反正该死的就是我们这些拿粉笔上课的。”

    “我高三的都没说什么,你们这些人啊,生在福中不知福。”

    “教育界的内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罢休,都是当官的为了自己的官帽子。我们就是炮灰,为他们的官位冲锋陷阵。上一任升到教育局当领导,不就是因为他最后那一届拼出成绩了?”

    “想错了,成绩只是一方面,关系才是最重要的。他背后有人。”

    “背后有人?男人还是女人?”

    “滚,思想龌龊。”

    “李文秀,你想多了,会开车了不起啊!”

    发泄着,发泄着就歪楼了。既然没有办法反抗,那就闭着眼睛享受啦,生活还要继续,没有工资,靠什么养活自己?

    开会的时候,一般人都在刷手机。

    侯平安开着静音也在刷手机。开会说什么,一只耳朵竖起就行了,能听到就听,听不到不强求,反正他也不在乎说的什么。到时候布置任务的时候,自然会有人通知。

    愤青群里还有人发言。

    “散会了,有没有烧烤的?”发信息的是何娟。

    黄胖子:“+1”

    李文秀:“+1”

    李春江:“+1”

    魏冉歆:“+1”

    然后有人@侯平安:“土豪,去不去啊?”

    “+1”侯平安也感觉有点饿了,这会都开了一个半小时后。还是回学校之后,吃了个外卖。

    “我也+1”卓玲最后也发了一个。

    终于等到散会了,侯平安跟着一起出会议室。稍微落在后面,等钟发喜出来的时候,笑了笑。钟发喜就放慢了脚步,和侯平安走在一起。

    两人慢慢的在过道上散步。

    “周末去了趟常陵市。”

    “还是你会过日子,要到市里潇洒,也是,有钱有闲,又还年轻,要我,也得享受享受生活。”钟发喜并没有追问自己的那事儿。

    “和我同学见了一面,周末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侯平安虽然看似在询问钟发喜的态度,但是这话说出来,钟发喜怎么会拒接?立即就握住侯平安的手,捏得紧紧的。

    “感情好,感情好,以领导的时间为准,到时候通知我,我一定到。”

    位置摆得不错。

    “那行,我问了再转告。”

    “行,行!”钟发喜还握着侯平安的手,“撇开市局的领导不谈,就是我们兄弟俩,也好久没有好好一起吃个饭了,到时候一定多喝两杯。”

    上周才和自己吃过饭,又说这话。不过当领导的,说话有时候糊涂,有时候清醒,都是看情况而定的。无可厚非。

    和钟校长告别了,去校外一百米处的烧烤店,他们人都到齐了,看到侯平安,李文秀就敲碗。

    “校长留下你,准备升你坐副校长位置啊!”

    “不是。”

    “那你一定要请我当校长。”李文秀也笑嘻嘻的开玩笑。

    侯平安脸色一板,一本正经的说到:“国家三令五申,不准搞权色交易,我不敢忘啊!”

    “哈哈哈!”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文秀气的拿起筷子敲侯平安的头。

    侯平安也不躲,让她打了几下,哼哼:“不行了,你得对我负责,把你老公休了,照顾我一辈子。”

    又是笑得东倒西歪的,李文秀就咬牙:“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坏啊。男人都是坏家伙啊,专盯着锅里的。”

    说到这个,黄胖子就来劲儿。

    “李文秀,锅里的都是大伙儿拿筷子,你戳一下,我戳一下。碗里的才是专属的。”

    众人稍微一想,顿时就明白过来,又大笑起来。

    何娟就指着黄胖子,笑得喘气:“老黄,你还真是黄啊,我看你才是锅里的。”

    “对,就是,娟娟给我出气。”李文秀得意的对着侯平安歪头,哼了一声。

    “要不你也来戳我一下,我保证一戳就进去了!”

    “哈哈,要死了!”魏冉歆笑得不行,一只手扶在桌子上,笑得弯下腰,一只手揉肚子。

    年轻人在一起,肆无忌惮的开玩笑,然后举杯,吃肉,感觉这才将周末补课开会的不愉快都消散在夜色里了。

    星期一上早自习。

    侯平安对起早床并没有什么反抗心理了,反正早起了还要去跑步锻炼,然后洗澡换衣服去教室。

    早自习老师不讲课,就是指导学生背书。背书任务是冉文琪下达的。

    有打瞌睡的,还有讲话的,背书的也就一半吧。还是在冉文琪不时恶狠狠四下瞪眼睛的情况下才维持的情况。

    “老师,你的腿毛好长!”

    白怡丹还低头伸手扯了一下侯平安的腿毛。侯平安穿着休闲的洗短裤,两条小腿的腿毛有点明显。

    “不知道我是齐天大圣啊?”侯平安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壳上,打得她的脑袋往前一晃,“你惹毛了,是不是该打?”

    旁边的几个人就忍不住嘿嘿的笑。

    白怡丹瞪他们,果然就不敢笑了,装读书。

    “老师,你有女朋友没有?”

    “瞎问啥?背书!”侯平安觉得自己以前读书也没敢这么大胆子和老师聊这种内容啊。

    “你告诉我,告诉我了,我就背书。”

    “涉及隐私,无可奉告!”

    “嘿嘿,还是单身狗吧?我给你介绍一个?把我们班上的郑敏怡介绍给你啊?不过你要和郑凡功还有周开喜两个竞争,嘻嘻……”

    “啪”一巴掌拍在白怡丹的后脑壳,又把她打得脑袋一晃。

    “还打就打蠢了。”

    “还打只能打聪明了,你现在都蠢到底了,触底反弹,听听你说的那些话。”

    白怡丹撇撇嘴,没说话,看侯平安走开了。自从在夜店和侯平安相遇之后,她在侯平安面前似乎有些放开了一样。什么话都敢说,什么玩笑都敢开。

    坐办公室刷手机,冉文淇昂首挺胸的过来。

    “侯老师,作文看完了没有?”

    侯平安看了看办公桌上堆着的两堆作业本,又看了看冉文淇,笑:“先放放,作文如果不先放一放,就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进步空间在哪里。”

    冉文淇心里想:不就是懒呗。

    “要不我让同学们互批?我是这样想的,为了让同学们背书有点积极性,我给他们每个人配备了一个对手,背书可以到对手那去背,背完了我登记,然后随机抽查,那些不负责任的,罚他们抄写。”

    这姑娘初中的语文老师肯定干过这种事。

    “行,这个任务交给你了,相信自己,是老师的好助手。”

    “那我先走了啊!”冉文淇出办公室,到门口的时候,蹦跳着走远了。

    一旁的魏冉歆就叹气:“我要是有这么好的课代表就好了,我班的那个,不太负责。收个作业都像是喊渡船的,我下学期要换一个。”

    “喊渡船怎么喊的?”黄胖子在一旁嘿嘿笑。

    魏冉歆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越是搭理他,他越来劲。她就喜欢和侯平安这样成熟可靠的男人说话。

    作文怎么批改?

    侯平安不熟啊,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给他下的一个最常见的评语就是“字迹工整,条理不清楚。”

    自己的字确实写得不错,这是他唯一觉得很骄傲的事情,但是那时候,写作文真的就像是憋大便一样,可能比憋大便还累,因为大便憋出来了,一路畅通,他可能是便秘。

    “看看你们班的作文,我这都头痛死了,这些学生,作文都不会写。你们班的肯定比我们班的强。”

    “拿去!”魏冉歆将一堆作业本推给侯平安。

    侯平安还真的拿过来,一本一本的翻看魏冉歆写的评语。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写得这么工整和详细的评语。

    “改一篇作文要多久啊?”

    “半天才能看两三个组,改不动啊,你看你还没有开始批改,下周二教务处要检查教案作业了。”

    “下周再说吧!”让侯平安自己估计,如果想魏冉歆这样批改作文,他这一学期都只怕是改不完这一篇作文了。还是按照冉文淇的办法,让学生们自己互评了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