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五十一章 一根香蕉一家宴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成熟的男人做事情的时候,会考虑很多细节,照顾人也是如此。这种感觉很容易让女人如沐春风。

    周媛尽管也知道这男人的作风,心里也很享受,但是就是有些小娇嗔。但是同时也知道侯平安这个男人也绝对不是女人的良配。

    伴郎伴娘是在一桌的。和侯平安坐的这一桌挨着,侯平安背对着他们,但是还是能听到这些年轻的男男女女们之间聊天、开心的笑声。周媛坐在侯平安的身边,优雅的拿着筷子吃菜。端了一杯饮料,啜一口。

    “大圣,你就不羡慕?”

    “不羡慕!”这女人一撅腚,侯平安就知道她要拉什么屎。

    “有钱的臭男人德性。”

    侯平安就笑,嘴巴却一点也不肯停下来吃菜。

    “那个同事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周媛就压低声音对着侯平安说,说话的时候还俯过身,显得两人很亲密的样子。

    做给卓玲看的。

    女人都还是有点小心思的。

    “没意思。”

    一秒记住.42zw.

    “我看她眼珠子老是时不时朝你转悠,要是正常同事关系,鬼才信。”

    “聂小倩,你好!”

    “啥?”周媛被侯平安忽然的称呼懵了一下。

    “鬼才信啊!”

    “你作死!”周媛隐蔽的用手掐侯平安,“你这人……唉……”忽然就不说话了。

    卓玲确实看了好几眼侯平安的背影,连旁边的闺蜜都看出来点什么了。她们俩今天都是伴娘,于是凑过来点问:“那男的?”

    “同事,从来没见过那个女人,有点八卦,是不是他女朋友。”

    卓玲一脸的淡定。

    “呵呵!”闺蜜笑了笑,骗鬼吧。

    等吃完饭,看着侯平安和那女的站起来,又朝着自己走过来,她忽然有些紧张起来,手捏捏伴娘裙,然后站起来,“哗啦”的弄得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出很大的声音。

    “走了,你慢慢吃,吃好!”

    “好的,侯老师再见。”卓玲一脸的微笑,和侯平安挥手。

    “还说没有事!”闺蜜等卓玲看着侯平安离开后,才坐下来的时候,就忍不住说,“这男人看着还行,要不出手拿下?”

    “呵呵,说了是同事你还不信。”卓玲慌张的心稍稍平复了一点,“我也吃好了,等会儿换了衣服就回了。你呢?要不要在桃花县城里逛一逛?吃了晚饭再回常陵市?”

    “逛,怎么不逛,必须逛!”

    女人在逛街这个问题上,很容易达成统一性。

    帕拉梅拉在小区门口停下来,侯平安下车,拉开副驾驶的门,对着周媛笑:“就送你到这里。我就不上去了,省的你老公误会。”

    听到提老公这个人,周媛就觉得扫兴,白了侯平安一眼。一扭腰,可可可的踩着高跟鞋准备进去,刚走两步,就转回身,看着侯平安。

    “有事?”

    侯平安也准备上车的,看周媛转身,就问。

    “给你介绍个人认识。你要不要去?”

    “谁啊?”

    “住建部的,对你有好处。”

    侯平安一听,就笑了。

    “不去,这种好处我不要。”侯平安就笑着,还想去拍周媛的肩膀,但是手伸到一半,缩回去了。

    心里早就告诫自己,这个女人不能碰。

    周媛对侯平安的行为嗤之以鼻,她是个怕事的人?但是也对他的拒绝又有点欣赏,笑了笑,不纠结了,转身直接上楼去了。

    没有女人邀请自己上楼的剧情,侯平安也无所谓,上车之后,坐了一会儿,对周媛又有了新的认知了。

    介绍住建部的人,肯定是想给自己一些赚钱的机会。让自己当个开发商?呵呵,这里面的水很深,他不想一脚陷进去。

    但是周媛想给自己一个发财的机会确实真心实意的,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帮她挽回了在闺蜜面前的脸面,而且还帮了童芸的缘故吧。这点侯平安还是能懂的。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居然还能够说服动住建部,这女人的能量还真不小。

    但是自己都这么有钱了,还能去蹚浑水?

    女人是个好女人,有能力、讲义气,知恩图报,这些很多男人都不一定有的品质出现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还真的是难能可贵。

    千娇百媚的大侠风范啊!

    不过越是这样,侯平安越是不想去碰。这种女人做出来的各种暧昧娇媚,都是特么的毒药,都是诱惑你去淌水的钩子。碰了就得毒死、淹死。

    所以侯平安很干脆的回到了学校。

    但是在学校也没什么事,玩了一会儿游戏,又充了两千多,结果还是被人虐了,一怒之下,出门,准备直奔常陵市。

    匆匆下楼,看到三个女生,两个男生和他直面而来。手里提着一些水果之类的。

    “侯老师……”

    为首的那个女生就喊一声。

    侯平安一愣,然后仔细看那个女生,又看那几个男生,虽然一下说不出名字,但是知道这是自己教过的上一届学生,这个时候应该是大一了吧!

    “哈,是你们啊,怎么过节回家了?”

    “是啊,我们几个挨得近的回来了,准备明天就走,今天过来看看文老师的。”

    “文丽萍老师啊,也不知道在不在宿舍里,你们去找找看。”侯平安说着就挥手,准备走人。

    “给……侯老师——”这个女生对旁边的一个胖乎乎的男生示意,让他将手里的一塑料袋香蕉给侯平安,“吃点水果啊。”

    男生就从塑料袋里的香蕉中掰下一根,递给侯平安。

    侯平安一愣。

    那女生也一愣,然后又气又笑的一把将塑料袋抢过来,一起递给侯平安。

    “谢谢,一根就行了。”侯平安笑,毕竟这是身体前身的学生,不是他现在侯平安的学生,自己也没教过他们,一根香蕉足够了。

    拿了那一根,然后走到停车的地方,帕拉梅拉的车灯闪动,侯平安拉开车门,还降下车窗,对着几个人挥了挥手,一溜烟的就出了校门了。

    “唉,你可真会办事!”女生没好气的对着男生摇头叹气。

    “怎么啦?我们不是给文老师买的吗?给猴哥了,我们怎么去文老师家啊。”男生有些懵,我难道做错了?

    “香蕉很贵吗?二十元就这么一塑料袋了。好歹你家给你的生活费都每月3000了,还抠这点?我都不稀得说你了。”

    另一个女生就还张望侯平安的方向。

    “猴哥什么时候买豪车了?我认识这车啊,保时捷。”

    “走吧,看什么看,去找文老师了。”女生摇头,然后一人朝前走,其余的人赶紧跟着,很显然,这一伙人是以女生为中心的。

    女生是以前的学习委员朱丹梨,高中的时候,泼辣大胆,是文老师的得力助手,很多人对她是又敬又怕,因为她不只是成绩好,但是也非常爱玩,有很多朋友,也很讲义气,所以班上人大多都服她。

    当然暗恋她,写纸条的也有,不过都是怂得不行,不敢用真名字。就是纯粹的表达一下自己内心溢出来的仰慕之情,成不成功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表达的那个过程,能感动自己。

    青春期的男女生,通常就是用感动自己这一招来给自己勇气的。

    在常陵市鼎西酒店开房,然后睡一觉,睡到晚上,接到罗本初的电话。

    “跟我去吃饭。”

    “在哪里吃?我定位子。”

    “家里吃!”

    侯平安就说一句:“不是吧,兄弟,你这是要正式把我介绍给你家里人了?什么时候商量下彩礼和过门的事情?我保证八抬大轿……”

    “滚蛋啊,扯这些没用的。我家就我妈还有我姐。没其他人了。来了别瞎扯。我给你发个定位,到了你打我电话。”

    没有再逼逼了,直接挂电话。

    侯平安一乐,这是把自己真当兄弟看了,罗本初这人虽然在政界混,但是好像还是有些情谊的。不像是有些得志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有些人是官越当越大,人情味越来越少。最终还会是人味儿越来越少,六亲不认。侯平安是最了解这些人的。他拉过不少人下水的。

    那些人只讲利益,不讲武德,也不讲人情。

    对这种人,侯平安就算是称兄道弟,也不是很排斥的。

    开着保时捷去的,在小区门口打电话。不一会,罗本初出来,也没穿正式,一件t恤,一件大裤衩子,上了侯平安的车,指挥他将车停在了小区露天的停车位上。

    “来就来,还提什么东西?”

    侯平安就摆了一下手里的礼盒。

    “超市里随便提的,凑合着吃,改天请你一家人吃大餐。”

    这话说的随意,吃大餐,这样的人家缺一顿大餐?但是侯平安这样说出来,很有烟火气,更让人觉得很亲切。

    罗本初就是要这个效果,也喜欢听这个话。

    乘电梯上了16层,进去之后,换拖鞋,侯平安随手将自己手里提着的一个月饼礼盒放在了客厅的角落里。

    “哎呀,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我听本初提过你的,侯平安吧?坐啊,坐啊!”这时候一个女人出来,轻熟女,身材高挑,保养挺好,看起来三十不到。但是实际上应该比罗本初大几岁吧。

    有钱的女人保养起来,让你老嫩不分。

    “本婧,客人来了赶紧倒茶,在那瞎聊什么,也不干正经事。”

    厨房里传来了声音,一听就知道是罗本初的老妈了。

    侯平安赶紧笑着对罗本婧笑:“我去看看伯母。说不定我能帮忙。”

    罗本初也不管他,既然当兄弟,当然随便点,自己坐沙发上歪着,刷手机,嘴里笑:“我随你啊,不过我妈的厨艺还是很好的。这个忙你可能帮不上。”

    “伯母好!”

    侯平安对着里面一个穿着围裙,在灶台上忙碌的女人说。

    “小侯啊,别进来,油烟大,去客厅坐着,等我做完这两个菜,就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女人转头,催侯平安走。

    侯平安没法,只能出来,主要进来是打招呼,也不是真帮忙,这样的家庭,不管把你当不当亲人,礼数一定要到位。

    “喝茶!”罗本婧笑嘻嘻的端过来一杯茶。

    “唉哟,谢谢姐。”侯平安就笑,“姐,您就别客气了,我既然来了,就不当自己是外人,这端茶倒水的活儿,就不该是您这样没有烟火气的女人干的事。”

    “哈哈——”女人就笑得眼睛眯起来,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用手指了指侯平安,那笑容都快从眼缝里溢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