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六十六章 千帆过后木成舟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侯平安肯定不滚啊,什么时候女人在他面前说话算过数?

    不是不熟吗?那就一把按住,叫着叫着就熟了!

    等天亮的时候,苗淼睁开眼睛,侯平安人毛都没有了,看手机,连信息也不留一个,拔吊无情的东西,正要打电话日他先人,手机一震动。

    拿起来一看,微信转账两万。

    “老同学,我上早自习去了,没时间给你买早餐,这点钱你自己买几个肉包子吧!”

    特么的,这刚刚要骂人的架势顿时就收住了,“咭儿”一声的笑出声来。

    这男人真是狗啊。

    这感觉大起大落,却又如沐春风。

    弼马温,我日你先人。

    苗淼心里骂一句,笑嘻嘻的将转账退了。

    狗男人还知道自己的微信啊。他们之前连微信都没有加过的。给两万买几个肉包子?开车的男人还让人挂念啊!

    一秒记住.42zw.

    喜滋滋的洗漱,然后去另一个房间去了,另一个房间里躺着的是她的好同学好闺蜜曹华菁,估计现在还没醒酒呢,昨晚灌酒的时候,下了死手。

    回到学校,侯平安坐在办公室打瞌睡。

    魏苒歆坐斜对面,一会儿没人的时候就狠狠的瞪侯平安,一会儿有人进办公室的时候,就假装认真的改作业。

    反正侯平安看不见。

    直到手机震动,侯平安就猛地醒了,四下仓皇的张望,看到是办公室,还是魏苒歆那种熟悉的白眼。顿时就安下心来。

    就怕这一梦又回到前世。

    手机很顽固的震动着。

    拿起来一看,是钟校长打过来的,接通了。

    “老侯,口头转达一下通知,明天你带队去县政府大礼堂开会。”

    “啥玩意儿?”

    侯平安有些懵,咋一听成了县公安局,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知道是县政府大礼堂。

    “局里准备表彰一批全县的教育先进单位和个人,还有这次作文获奖的颁奖,是大会的一个项目,你带着两个学生一起参加。”

    “我一个人去?”

    “不是还有俩获奖学生吗?你们仨。”钟校长说道,“这是好事,虽然你不能上台露脸,但也是指导老师不是?评职称加分的!”

    “那行!”

    “最好八点要赶到大礼堂那边,九点就开始了。”

    侯平安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看手机上有微信提示。点开一看,居然是提示的退款信息。

    两万块钱居然被退回来了。

    嘿嘿,第一次看到自己给女人的钱被退回来的。但是越是这样,就意味着这个女人今后可能会有两种结果。

    一是不是侯平安玩她,而是她玩侯平安。二是这女人想放长线钓大鱼。

    侯平安是个怕事的?以前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不说碰到过一个,起码三四个是这样的。

    还怕这个?一转手,就听到手机振动一下。

    不过不是侯平安的手机振动,是魏苒歆的手机振动。

    魏苒歆一愣,疑惑的看了看侯平安一眼,拿起自己的手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憋着有些发红,左右迅速的看一眼,办公室里只有黄胖子一个人躺在一张折叠床上刷手机,时不时嘿嘿的傻笑两声。

    “想什么坏事!”

    “拿去,买几个肉包子吃。”

    “就这?”魏苒歆憋着自己快出内伤了。

    “明天我去县政府开会,课你来上。”

    “就这?”魏苒歆继续压低了声音问,还警惕的看一眼黄胖子,发现他还沉溺于刷视频中,一只手还在裤裆无意识的抓一下。

    真特么的恶心的死胖子。

    “晚上来点新鲜的!”

    魏苒歆就狠狠的瞪了侯平安一眼,不再追问了,埋头改作业。

    侯平安就不明白了,明明自己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只是不想要自己给出去的钱,特别是给女人的。苗淼不要,那就给魏苒歆。

    这也是忌讳,前世当了大佬就最忌讳这些东西,还特迷信。

    床上给女人的钱是不能用的。

    可是男人想的太简单了,女人的思想很复杂啊,非得侯平安说出个让她觉得自以为很符合侯平安人设的羞耻的事情,才罢休,才会心安理得。

    这特么的脑子有毛病!

    本以为曹玉涵和冉文淇会在课间休息的时间跑到办公室来炫耀表功,但是居然没有来,这倒是让侯平安有些奇怪了。

    懒得去想着俩女生到底怎么回事。

    女人不管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岁,你要是想作死,那就去猜她们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侯平安又不是有毛病,所以从来不考虑这些事儿。

    女人的事?那算是个事?

    这会儿回过神来,瞌睡补得差不多了,脑子清醒过来。魏苒歆去上课,她临走的时候,还瞪了侯平安一眼,在不惊动黄胖子的情况下,用嘴型告诉侯平安点什么。

    可惜侯平安完全读不懂这女人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表达什么。

    够无聊的。

    还不如学黄胖子躺着刷视频。

    不过想起苗淼当初上自己车的时候,好像挺搔首弄姿的,有点爱慕虚荣的感觉,现在连两万都看不上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陆陆续续的办公室的人都来了又走了,都是要去吃饭的。

    李文秀又在愤青群里发聚餐的信息,但是回应的人只有两个。一个荣小鱼,不想吃食堂了,一个李春江,想吃潘悦楼的红烧大排了。

    李文秀就觉得人少了点,@侯平安。

    李文秀:大圣哥,约起不?

    侯平安忍住不开车:有没有陪我喝酒的,有我就参加一个。

    李文秀就@李春江:帅哥,你陪大圣哥。

    侯平安不开车,李春江开车了:有没有小费啊。

    李文秀就开骂:萝卜丁大,满脑子黄色。

    侯平安:来了。

    魏苒歆:我也来了。

    这是被两万刺激到了,忽然就无缘无故的冒出头来。还是害怕侯平安再给另外女人一个两万?

    还喝酒,怎么不喝尿啊。见了女人挪不动腿是吧?魏苒歆发了微信就心里骂一句。

    卓玲:+1

    杨月芬:+1

    这是人来疯啊!侯平安不加入,你们也不加入,侯平安加入,你们也加入,属狗的啊!魏苒歆脸都黑了。

    不过人多就热闹。

    一大桌坐下来,周老板热情的上来招呼。

    “你去忙,管我们这些人干嘛呢,我们自己照顾自己。”侯平安接过周老板手里的茶壶,亲自给每个人倒一杯荞麦茶。

    周老板笑,搂一下侯平安的肩膀,表示亲热,然后走了,去后厨催侯平安这桌的菜去了。

    生活就是这么魔幻。

    总是催菜的,越催越慢。

    这么风轻云淡的就将菜给催过来了。

    说到底不是周老板和侯平安多亲热,而是侯平安是钟校长在这里挂了号的,再加上人周到,处起来舒服,所以总是自然不自然的照顾着。

    这几乎是人交往的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了。

    反而是如果不显得特别点,都对不起自己和侯平安这样的特殊关系一样。

    小孩子有糖,就爱在大人面前显摆。

    “侯老师,您可真厉害!”吃饭的时候,卓玲挨着侯平安坐的,举起茶杯,“我敬一杯茶吧!”

    侯平安端着,碰了她的杯子一下,一口喝了。

    “师父,以后请多指教!”

    啥玩意儿?

    侯平安有些懵了。

    不是,怎么就成了师父了?不是说让她找赵副校长去的吗?我特么……是不是上了套了?黄胖子只怕要忧伤了。

    “哈哈,这是拜师茶啊,哈哈,我们今天居然见证了我们语文组最意外的一次拜师仪式啊!”李春江瞎起哄。

    “这就拜师了?”侯平安看着卓玲。

    卓玲脸还稍微的红了红,笑:“师父,您茶也喝了,不会不认账吧?”

    老子裤子都还没脱,你就居然说我不认账?

    “不是,你跟我学什么?”

    “作文啊,我听你讲作文真的很好,还有啊……战功赫赫,师父您一人独抗一中这样的顶尖苗子的学校,那得多威风。我深以为荣。”

    侯平安怎么可能被糖衣炮弹所攻陷?

    “你这做不得数的,赵副校长那一关你都过不去了。”

    “赵副校长一听说我想找的师父就是您,一口就答应了,只不过让我自己和您说。刚才在办公室,我觉得不太正式,现在这么多人见证了……”

    魏苒歆冷着脸,全程一言不发,嘴角还带着一丝冷笑。

    “老赵这人……”侯平安叹气,不厚道啊,逮着机会就给自己个小麻烦。自己能写什么作文?

    除了满肚子的社会经,还能引经据典来个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这不是扯淡嘛。

    “不说跟我学不到东西,我是真不会……”

    “师父!”

    卓玲毫不迟疑的又叫了一声。

    “那俩学生就是侥幸,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

    “师父!”

    “大圣哥,你就从了吧!”已婚妇女李文秀就起哄,还笑嘻嘻的拿手机出来拍照,“见证这神圣的一刻。”

    这是要送入洞房还是要私奔?还神圣一刻。

    “送入洞房!”

    魏苒歆居然还真的叫了这么一嗓子,有点儿咬牙切齿,但是叫出来,却又欢声笑语,顿时让满桌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卓玲也笑,还斜着眼睛瞟了一下魏苒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