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七十一章 若有一天愁未散(还有更)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说卓玲那一身清纯的打扮就说这个女生很纯,那是扯淡。

    侯平安猜都能猜得到卓玲让自己到她楼下是什么用意。但是他也不在乎,毕竟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而且他也很乐意解决自己的徒弟一个麻烦。

    他也没觉得卓玲对自己有点小心机,就非自己不可的要死要活。这个世界还真不是缺了谁就不转了的。

    你可以换个心态看卓玲的小心机,但是不能因为小心机就拒绝她的青春活力。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谁都不动真心,那就玩玩得了。谁动了真心,那就gameover。一拍两散,还玩个屁啊!

    大学要毕业了嘛,所有的情侣或者是有待成为情侣的人,都会因为毕业而分手,或者是两地分居之后再分手。甚至有些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

    就算学雷f做好事了。

    侯平安也没有主动去找罗本初玩,和官员频繁的交往也不是个好事。这个也有忌讳的。一个人在酒店里也没什么意思,就出去喝酒。

    找了个清吧,一个人坐着,喝酒,听台上弹钢琴的女生,叮叮咚咚的,弹得挺好听的,忽然就想起了点什么,给黄毛袁忠留打了个电话。

    “老板,您说!”

    “你妹妹是不是在学音乐?”

    “是啊!”袁忠留莫名其妙,问这个干嘛?

    记住m.42zw.

    “明年转到市里来,有专门的的音乐特长培训。高考的时候做特长生,可以加分。”侯平安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黄毛袁忠留就不出声。

    侯平安问:“你特么的,不愿意啊!”

    袁忠留就郁闷:“老板,我妹妹才读初二。”

    草率了,侯平安郁闷的挂断了电话。

    弹钢琴的妹子都懒得看了,一边刷手机一边喝酒,这完全浪费了泡酒吧叼妹子的意义。但是侯平安需要在酒吧里面走肾吗?

    真不需要。

    “侯老师,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呢。”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正在刷手机的侯平安的前面传过来。

    有时候真的有心找个女的聊聊男人的难事,但是就是找不到。有时候你卵事没有,随便在哪里坐一坐,小姐姐就能忽然的出现在你面前,主动的找你借个火。

    长裙,白帆布鞋,马尾巴,有点面熟,然后“哦”了一声,看着小姐姐不说话了,是刚才那个弹钢琴的美女。

    这是没记起名字?

    “田思瑶!”

    小姐姐叹气,然后坐侯平安的对面。

    “知道,我故意装不太熟的样子,不然被人认为你是我女朋友,我可能被周围的男人打。”

    这种瞎话,侯平安信手拈来,老子又不泡你,瞎鸡儿说就对了。

    田思瑶就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她也不故意的用手捂住嘴,笑的吃吃的像狐狸精,没那必要,那是装给陌生男人看的,

    “油嘴滑舌的男人不招人喜欢的。”

    “你又不是人,仙女,有仙女喜欢,还不够我臭屁的?”

    “哈哈!”田思瑶彻底没脾气了,遇到这种痞里痞气的男流氓,还真没法好好的说话了,笑得形象都不要了。

    “喝点?”

    “不喝了,就是看你坐这里,和你打个招呼,有姐妹约了。”

    “你这钢琴弹得可以啊,要不要收个学生?”

    田思瑶就笑得东倒西歪的,还白他一眼:“收拾可以收啊,除了年纪大一点,嘴巴花一点外,还是可以的,你这是学了以后去弹棉花?”

    “我还用学?要我自己的话,就去把钢琴老师泡了,直接在家里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想客厅里听就客厅里听,想卧室里听就卧室里听。”

    “哈哈,侯老师,你可真逗。行了,不和你说了,待会儿和朋友约好了,要不……一起去?还有你认识的顾青青和赵菲妍。”

    “不凑这个热闹,我说真的,我一个朋友的妹妹,初二,正在学钢琴。”

    “那行,你到时候联系我,不会把我的微信都删了吧?”田思瑶故意的。

    侯平安就满嘴跑火车:“哪能呢?以后我还会把你的微信号贴在保时捷的方向盘上。你信不信?”

    “哈哈,我信,有钱男人说的话都好听。”田思瑶站起身,对着侯平安轻轻的摇了摇手,“走了啊,少喝点。”

    轻快的马尾巴一荡一荡的,很快就转出了酒吧,消失不见。

    继续喝酒也觉得没意思了,干脆就出去。

    一晚上也没干别的,魏苒歆发信息过来。

    魏苒歆: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你的别墅?

    侯平安:还没装修完,看根毛啊!

    魏苒歆:小气。

    侯平安:随便你啊,看看又不要我动。

    魏苒歆:流氓,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侯平安有些无语,这女人想要耍流氓,随时随地都能给你开车。

    侯平安:那你想什么时候来?

    魏苒歆:明天可以吧?

    侯平安:那就明天吧。

    魏苒歆:可是我没有车啊,怎么来?

    以前你也没车,你怎么来常陵市的?不能坐公交车啊?不过一想,毕竟也和自己不三不四的在一起了,总不能自己开保时捷,让她坐公交吧。

    侯平安:给你一个电话,你给他打电话,让他派个车送你。

    随即发了袁忠留的号码给魏苒歆。然后自己再给黄毛打了个电话。

    “明天有个魏老师找你,你送她到鼎西酒店的门口。”

    黄毛袁忠留就回一声“好。”

    带魏苒歆看看自己的别墅也没什么,迟早要在别墅里滚一起的。而且以后魏苒歆在市里的话,自己不在的时候,帮自己收拾收拾,打理打理,有点人气,住着也舒服。

    侯平安还有点迷信。

    前世年轻的时候,不信那玩意儿,不要命的冲杀打拼。但是随着地位越混越高,对着玩意儿就越来越信了。聚人气这种事,有时候还真的很重要。

    人聚则气旺,能挡鬼神,避阴邪。

    不过说到底了,还是人怕孤独。所谓孤阳不生,独阴不长,大概就是如此吧。

    但是侯平安懂个毛线的哲学啊,他只知道封建迷信。

    一夜平安,居然没有躁动,侯平安一早上是被手机振动的声音吵醒的。拿起来一看是黄毛袁忠留打过来的。

    “老板,到了!”

    “等着,我下来了。”

    侯平安洗了个脸,穿好衣服下来。直接到酒店门外的街道边,一辆奥迪q5停在那里。黄毛袁忠留站在车外,他的旁边还有魏苒歆。

    “你特么的是个人才啊!!”侯平安就笑骂一句,“车是怎么搞到的?”

    “今天先开出来,留不留的下还两说!”袁忠留说。

    “你开来的?”

    袁忠留就拍了拍车门框。然后驾驶位的车门拉开了,又特么的一个黄毛的脑袋冒出来,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侯平安。

    “老板好!”

    侯平安一看这个人,就用手指指了指他,嘴里念:“你就是那个……那个谁……”

    “小偏……吴泽生……您见过的。”偏哥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哈哈,你也特年的是个人才啊!居然还真让小袁收了你。”

    “那是,袁哥给机会,老板赏饭吃。”

    “那行,你们俩玩,我带人去吃饭,要不要一起?”侯平安问。

    “嘿嘿,老板您好好玩!”吴泽生还做了个点头哈腰的动作。

    惹得侯平安哈哈大笑,以前的那种大佬的感觉又来了。不过还是不张扬,只是指了指两人:“今天你们俩在常陵市的吃喝玩乐都走出差报账,我给签字。”

    “谢谢老板!”

    这种事情你别推,老板都说了,你推那是不给面子。偏哥吴泽生当然知道,都是混社会的,哪个还能不长点头脑瞎混?

    袁忠留整个过程一句话不说,看侯平安离开,就说了句:“老板再见。”

    真等侯平安和魏苒歆再次进了酒店,吴泽生就奇怪的问:“你和老板就是这么相处的啊?真牛啊,袁哥,老板这么信任你。”

    “认真做事就对了,别搞虚头巴脑的。”袁忠留说一句,“回去后,这辆车别开到驾校了,直接开你家那里。”

    “真的?”吴泽生惊喜。

    “你特闷高兴个鸟啊,就是停你家那边,保管好,别让人划了。”

    “谁特闷敢在我家门口划我的车……公司的车?活的不耐烦了吧!”

    “走了!”袁忠留上车。

    “干嘛去!”吴泽生也上车,他是有驾照的,只有他能开车。

    “回去啊,你还真特么的想去玩啊!”袁忠留骂一句。

    吴泽生一想,也对,老板让你玩是给你面子,但是你有了面子,就不能真的去肆无忌惮的花老板的钱吧?虽然说要报销的,哪能真那么干?

    于是两人开车回桃花县了。

    “那两个人是混社会的啊!”

    回到酒店房间,魏苒歆被侯平安折腾了一番之后,自己去洗手间那边收拾化妆。

    “谁不是混社会?”

    侯平安回了一句,先休息一下回气。

    魏苒歆就笑:“也是啊,像那歌词里面唱的,我们都在用力的活着……”

    “你用个屁的力,还不是老子……吃亏的要死。”

    魏苒歆正好化好妆了,走过来,一巴掌呼在侯平安大腿上。

    “好好说话,没羞没臊的,你就是个真流氓。”

    真流氓于是就起床,洗了个澡,然后两人出门。开着侯平安的帕拉梅拉去的装修的地方。等车停好,两人到别墅前的时候,魏苒歆就从心底里发出了叹息的声音。

    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尽管还没有装修完,但是已经开始收尾了。可以看得出以后就是什么样的格局。她是真的有点儿舍不得挪步。上上下下的几个房间还有客厅里看,连卫生间都要看好一会儿。

    “什么时候能装修完啊?”魏苒歆问装修师傅。

    “还差不多二十来天吧。”装修师傅就笑,“老板娘第一次来看啊。我们的施工还是有保证的,大公司……”

    一句老板娘,让魏苒歆心里一软,又一酸,眼眶儿都有点儿红了。

    她看了看侯平安,却发现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正和旁边的另外一个师傅扯淡,根本就不正眼瞧自己的。

    到底值不值得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