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七十七章 从此陌路两不欠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毛偏哥吴泽生比袁忠留会说话,袁忠留全程虽然恭敬,但是却脸上有些冷,不笑少说话的装酷的样子。

    “嫂子,您这是去砸场子呢还是只吃个饭?”

    这一声“嫂子”还是让魏冉歆对这个黄毛有点儿另眼相看的觉得是个不错的人。

    “先去看看再说吧!”

    她肯定不会和吴泽生谈什么前男友的事情。

    事实上也是如此,到了得月轩,快到包厢的时候,魏冉歆就犹豫了,看了看袁忠留。袁忠留明白,停下来,吴泽生也停下来,两人就在大厅里随便找个地方坐。

    一边的服务员也不敢管。

    坐在那里,吴泽生那种偏着头看人的混子气质就油然而生。

    魏冉歆进包房,里面已经有人了,就是许正阳和他妈坐在里面,很简单,三个人。还没有点菜,估计是想先谈判,谈的好,就三人一起点菜了,谈不好,那就是魏冉歆滚蛋,只有母子两人吃个饭。

    精打细算,是个会过日子的。

    魏冉歆来了,许正阳赶紧站起来,还给魏冉歆去拉椅子。许妈全程看着,嘴角还是含笑的,看她坐下来。

    记住m.42zw.

    “歆歆,想吃什么,先点着?”许正阳抓起桌上的菜单递过去。

    “谢谢啊!”魏冉歆接过菜单,却心不在焉的眼神飘忽,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母子二人的身上。他们母子坐在自己的对面,让她忽然感觉到自己和这两母子的距离原来这么远。

    这其实就是人的一种心理暗示。

    如果只有许正阳和自己两人对面坐着,这没什么,但是许正阳和他妈一起对面坐着,那种生疏感就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歆歆,你点菜啊,要不我点吧,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许正阳很殷勤的要去拿菜单。

    魏冉歆手一松,菜单被许正阳拿走。

    “我什么也不想吃,今天想要说什么?就说吧,吃饭这事等会再做也行的。”

    许正阳嗫嚅了半天,说不出来,毕竟有情分在,很难开口。许妈的脸上开始带点儿冷笑了,然后嘴角还点点儿嘲讽。

    “歆歆,你和阳阳分手,阳阳和我说是因为买房子。”许妈就叹气,“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家庭,在县城买房子和在常陵市买房子其实没什么区别。县城也是城里啊。过日子得讲究个精打细算,省下在市里买房子的钱,可以做很多事情,特别是以后有了孩子,各种开支……当然,我和阳爸还能做,可以帮你们带孩子,帮着补贴一下家用……日子不就是这么过的?以后等你们条件好了……给你们的孩子在常陵市买一套啊。”

    魏冉歆就默不出声,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和自己不在一个频道上。

    许妈有些口干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准备说。

    “阿姨,您别说了,我和阳阳已经分手了。”

    许妈:?

    感情刚才自己说的都白说了。眉头都皱起来了。

    许正阳不甘心:“歆歆……”

    “我把钱带来了!您给写个收条。”魏冉歆真的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2万现金出来。一一的摆在桌子上。

    许妈有些气急,胸膛起伏,就像是要拉风箱大喘气的那种。

    “歆歆,你这是干什么?”许正阳也有些急了,“我妈的毛病你不是不知道,要这么气她吗?非要做的这么绝?”

    许妈就一只手捂住胸口,拉风箱的喘气越来越重了。

    “阳阳,这个问题回避不了的。你今天带阿姨来,其实就应该是想到了这个情形的。”魏冉歆肯定知道许妈是在装,所以也不客气。

    “你写个收条吧,签个名,按个手印就行。”

    “非写不可吗?”许正阳死死盯着魏冉歆,又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他妈。许妈被他看一眼,就喘得更重了一些。

    这都是在逼他下决定。

    狗日的生活啊,自己有什么错?自认为对魏冉歆好,自己也省吃俭用,从不挥霍,一一心想着就是怎么搞好未来的这个家。

    但是现实就是给了他一个打耳光,他觉得委屈,也觉得愤怒。

    “砰!”的一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你……不公平……为么子……”一个男人都快忍不住自己的哭腔了。

    魏冉歆也觉得心在抖,怕这个男人忽然就动手打人了,身子往后缩了一下。

    “你……你写好收条,以后我们就各顾各,我也没占你便宜……你放过我……”

    “阳阳……哎呀,我……不行……喘不过气来……”

    许妈恰到好处的开始发病了。

    “老子扇死你……”

    许正阳气急攻心了,上身俯过去,要一把抓魏冉歆的手。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很大力的撞到了墙又反弹回来。

    “日尼玛的,你还敢动手……”一个黄毛一闪而入,抢先一步就冲到了许正阳的面前,一巴掌就闪过去,许正阳一挡,巴掌就扇到了许正阳的头发上,毛都打的飞起来。

    “哎呀,阳阳……打人啊,打人了啊……”许妈也不发病了,猛站起来,就朝黄毛抓去,另一个人进来,一只手就拽住了许妈的手腕。

    许正阳愣住了,许妈也不敢动了。

    魏冉歆心里都惶惶的,现在也安静了下来。

    “偏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许正阳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在街上混社会的黄毛偏哥。在他做生意的那条街上,没有人不知道偏哥的,小买卖,大商场的人都知道。

    有时候还会找偏哥这样的人平事。

    你可以不结交,但是不能不认识。一旦出现了和别人找茬干架的时候,认识这么一两个人,确实能平不少事。

    吃的一顿饭,上得一包烟,给为首的打个红包,花得一两千,能省很多大大小小的麻烦事。特别是做他们这种小生意的人,更是明白。

    “你特么不就是卖水果的那个……”

    “偏哥,你怎么认识我……”

    “我嫂子,你特么刚才幸亏没有听到,不然砍了你这条手。”偏哥就喜欢说狠话。说狠话能解决的事情,就没必要动手动脚,毕竟现在动手动脚狠了,可能会被逮进去。不划算。再说了,现在有个正当的事搞,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嫂子?”

    许正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魏冉歆就骂:“别胡说八道,不是……”

    偏哥就赔笑:“您怎么说就是怎么滴。”

    袁忠留在一旁全程不做声,只看,两只手插在兜里,越发让人觉得这个人阴得很,不好招惹的样子。

    “歆歆,你和谁……

    “没有,什么也不是,没有和谁……写条子吧,我要回去上课了。”魏冉歆怎么可能承认,死死的盯着许正阳。

    特么的……

    许正阳捏紧拳头,但是看了看旁边有些可怜,头发都乱了的许妈,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店里的服务员都来看了,头刚伸进来就被骂了。

    “看尼玛比的,滚!”

    偏哥永远都是说最凶最狠的话。

    服务员吓得赶紧的缩回去,一路上找老板去了。

    这时候也看差不多了,袁忠留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支笔,一张纸,还有一个印泥,摆在许正阳的面前。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压在纸上。

    特么的,黄毛袁忠留居然还准备了印泥。连一旁的偏哥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写了,多给你一万。不写,这2万也没有了,水果店以后我们回经常去照顾你的生意,没有胁迫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关系好,会经常去……”

    他特么的,这还不是胁迫?

    其实多给一万也是警告别给脸不要脸的意思,如果这事过后敢败坏魏老师名声,那就不客气了。

    老板的意思,能用钱解决现在和以后的麻烦事,那就不是事,也是最简单的事。

    这一招袁忠留学到了。

    许妈明显已经吓到了。她装装样子,吓唬吓唬小姑娘就算了,但是真的对上了混子,感觉瞬间就破防了,碰了碰许正阳。

    “写吧!”

    那就写吧。

    许正阳也被逼到了尴尬的位置,不写还真怕这些人将钱拿走了,还要到店里捣乱。写吧,到底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将那么多清单列出来,也是存了心思的。一是怕自己人财两空,毕竟花了那么多钱。二是万一魏冉歆舍不得拿钱出来,同意复合了呢?

    咬牙切齿的写好收条,按了手印。

    魏冉歆拿了许正阳写的收条。

    很仔细的看了,然后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许正阳,将纸条放下来,指了指上面的某个地方。

    “这……落款和日期,应该写在最右边,日期在下面。名字前面要加上‘收款人’这三个字。还有……正文的额头上,写‘收条’两个标题……”

    特么的,喜欢语文的许正阳第一次这么烦语文老师。

    看着一旁斜着眼睛,鼓起腮帮,狠狠瞪着他的偏哥,他不得已,只能重新又写了一遍。偏哥都特么的快要憋得破防了。

    想起了以前自己的语文老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