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一百一十九章 熟悉的人老调调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打车从边境省会城市一路到常陵市机场。等下车之后,侯平安去机场的停车场取车。当打来保时捷车门的时候,香香的眼睛都瞪大了。

    黄老师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啊?

    她现在当然知道侯平安也是黄胖子学校的老师,但是一个老师这么有钱吗?又有点为自己担心了,太有钱了,怎么会要自己?

    黄胖子很会照顾人,和香香坐在车后座安慰她。

    “我们全校也只有他是个土豪了,放心,我连他的一个车门都买不起。”

    这话说的,买不起车门很自豪吗?让人家女孩子怎么放心?

    不过香香却显得高兴,其实她也不想两人的地位相差的太多了,未来的生活中得不到保障。她现在就是想稳定找个可靠的众华国的男人,能够定居扎根就好了。

    虽然也知道众华国的国籍是最难拿的,但是有了婚姻的存续,总是有希望的。

    小心翼翼的坐在车里,然后又带着紧张的情绪张望着车窗外。

    看着外面陌生的道路和风景,还有不时疾驰而过的车流,看着两边的高楼大厦,看着那些行色匆匆的衣冠楚楚的行人。

    香香的手忍不住就紧紧握住黄胖子的手。

    一秒记住.42zw.

    黄胖子也握住香香的手,还不时的拍一拍,这油腻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女人了?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过女人的感受了?

    时不时的做个spa的男人,喜欢看小姐姐的男人,毫不在乎女人目光的男人,活得自我而真性情的男人啊!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

    侯平安从后视镜看着这对男女的模样,从内心深处是感到孤单的。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不过很快这种情绪就会消散。

    真的当钱到了一定的地步的时候,孤单只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了。调节生活而已,是左右不了自己土豪人生的。

    车子终于缓缓的驶进了学校。黄胖子一打开车门就开始瑟瑟发抖了。刚才回来在机场都只是感到一点寒意,但是真正的到了学校之后,就真的抖得厉害了。

    香香也紧紧地抱着胳膊,两人下来取行李。

    “走了,你们俩慢慢适应吧,走了,黄胖子!”

    这个世界终究是少了一个黄胖子,而多了一个黄老师。

    似乎可以预见了,在今后的日子里,黄老师为了多拿奖金,为了一点点的成绩而和学校的那些铁血女老师进行血拼的场面了。

    改变一个男人,其实用不了多少规矩,一个他喜欢的女人就足够了。

    黄胖子后续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譬如补办身份证,还有越难女友香香的工作问题,因为香香不可能总是待在学校的宿舍里。

    两人还要在外面租房子住。

    这些都不关侯平安的事情了,把黄胖子带回来已经是尽了心了,黄胖子自己的日子,还需要自己去过好,这个和侯平安没什么关系,他也不会随意的插手别人的生活。

    元旦假期已经过了。

    学生老师们早就开始上课。不过侯平安请了假,而且他的课已经完全由魏冉歆代替了,再加上已经临近期考了,他实际上处于已经离职的状态。

    钟校长是知道他要打算离职的打算,所以也没有强求他一定要在学校里到班到岗。

    都不耽误事,挺好的。

    进入到了复习阶段,侯平安也不打算去教室里瞎逼逼了,毕竟这一套业务,魏冉歆比他强多了,再说了,这时候也不是讲作文的时候。

    就那些基础的要背诵的东西,都够学生们折腾的了。

    一个人到了办公室,这时候办公室只有两个人在那猫着。

    都出去上课,这时候的课很紧俏的。音乐课、体育课、美术课、兴趣活动课都停了,全部都为期末考试让路。这些课都分下去了,全部让语数英等主要科目给占了。

    “大圣哥,终于看到你了啊!”

    李文秀猫在办公桌边,身上还裹着烤火搭配着的小毯子。即便是活泼如她,也不想动弹的缩着,这样感觉才能保暖。

    “这个终于用得好,表现了李文秀同志盼望大圣哥到来的急切心情,你这么急着想见大圣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烤火炉和烤火桌呗,还能为了什么?”

    李文秀就看了旁边的罗嘉薇一眼。

    现阶段两人都处于无事可做的阶段,音乐和美术的课都没有了,但是却又要天天坐班,有点儿恼火,琢磨着怎么把自己变得更加的暖和。

    “我们凑份子,买个烤火桌,再加上烤火炉和烤火被,大概四百多,我们可以坐六个人左右,还是挺划算的。”

    李文秀大力推荐。

    “别问我啊,你们商量好了,我出份子钱!”

    侯平安不管她们,随便搞,搞了出钱就是,尽管下学期就走,但是这点钱也不在乎。不是那斤斤计较的人。

    刷手机看小姐姐跳舞是打发无聊时间的最佳方式。

    手机振动。

    周媛:猴子,出来吃个饭。

    侯平安:咋的啦?

    周媛:吃个饭,怎么咋的啦?有事呗,出不出来?不出来拉倒。

    侯平安:不出来。

    周媛:去死吧!

    侯平安:正在去的途中,要不要一块儿死?

    周媛:滚蛋!

    和周媛永远别那么客客气气的说话,这女人你对她温柔也是这样,不温柔也是这样,性子就是这样改不了。

    李文秀就凑过来一点,看看侯平安的手机。

    “已婚妇女就不要偷看未婚男人的手机了,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免得我说你耍流氓啊!”侯平安目光下撤,瞟了一眼。

    李文秀就愕然,然后看着侯平安大大方方的目光,不由得哼一声,说我耍流氓?你让我耍吗?呸,狗男人。

    其实李文秀穿着这件风衣,里面穿着紧身的羊毛衣,身材还是很有看头的。

    这女人在什么时候都懂的将自己的优势显露在外。

    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

    只不过被欣赏之后,还总是对着男人不屑的说一句“臭流盲”。

    侯平安能管她这个?继续刷手机。

    只要一开始看小姐姐跳舞,马上手机就震动起来了,一看还是周媛。

    点开一看。

    周媛:死猴子,赶紧过来,真有事找你。

    侯平安:天冷,不宜出门。

    周媛:你特么的天冷怎么没冻死你啊!

    侯平安:已经快了,现在都已经冻硬了,不信你来摸一下,真的。

    周媛拿着手机都快笑出鼻涕了,实在是冷:赶紧的,别贫了啊,信不信我用开水给你醒冻啊,赶紧的!

    侯平安:真特么一天天的,为什么是个美女都给我发信息。烦死了。

    周媛给他发了个位置之后,哈哈大笑。

    这死猴子说话又流又舒心。

    跺跺脚,走进了西餐厅里,找了个楼上的靠窗的座位坐下来,要了柠檬水,坐着喝,看楼下人在街道上匆匆的走过。

    自己也曾在这街道上匆匆而过,后来就是慢悠悠的而过,现在在这街道上,或许又很难见到自己的身影了。

    过年之后,猴子拆迁的事情,就只差签字了。到时候自己就功成身退,去星沙寻找自己的新的生活。

    不过有些东西并不是想丢就丢的开的。

    那些以前看似自由自在的日子,其实就是一种戴着面具跳舞的日子,虽然舞曲悠扬,舞步轻盈,但是谁也看不清谁的真面目。

    而当面具忽然又一天被揭开了,那揭开面具看到的第一个真实的人,将会是人生中最难得忘记的人。

    所以当自己解开面具的一刹那,看到了一只猴子。

    特么的死猴子、臭猴子!

    想到这个,她又忍不住的“扑哧”抿着嘴笑了一下,身体还前后微微的仰合,是真心的t到了点了。

    看着窗外一辆保时捷开到了街面上的临时停车位。看着从驾驶室上下来一个人,还用手指岔开的在头上叉了几下,对着反光镜摸了摸,她忽然觉得莫名的喜感。

    其实喜感的不是这个动作,而是做这个动作的人。

    一身风衣,叉完头发,还骚气的戴着一顶圆边的礼帽。

    看起来像是老派的绅士或者是老电影里的特工之类的。

    尽管帽子遮住了大半个脸,但时这男人化成了灰她都能够一眼认出来。

    于是就莫名的让自己坐的笔挺一点,顺手将搭在额头前的一缕头发往后拢到了耳朵根后面去了,摸了摸脸,觉得很滑腻的没有什么东西,才干咳一声,朝着楼梯口那边看过去。

    两人都还讲究起来了?

    怎么看都特么的好像狼和狈一起出来约会的样子。用得着这样吗?谁还不知道谁的呢?但是他们就是要这么穷讲究。

    侯平安这身打扮直接上来了,周媛才明白真的有多骚包就有多骚包。

    小圆边的礼帽不算,还有风衣,风衣里还有小西装,锃亮的皮鞋,还有脖子上一条蓝色的围巾。

    这个形象,就差嘴唇上的一撇胡子和一副眼睛了。

    “我去……猴子……这是沐猴而冠了……进化了啊!”

    周媛一开口就差点让自己都破防了。

    “你懂个屁,这叫男人最后的坚持。不是一块儿死吗?我这么隆重的来弄死你,算是对得起你了啊!”

    这个调调,还是那么熟悉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