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心彷徨难安定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姑娘的心性就是这么爱憎分明。

    把所有的开心和不开心都用纸片写下来,然后一股脑儿的塞给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这样的话,或许在求学的道路上,很难再遇到一个像侯平安这样的老师了。

    一个与众不同,茕茕孑立于凡俗的独立特行的老师,就是那么不容易被凡俗所接受。

    并不说其余的老师教的不好,但是凡事总得有改变不是?

    一个新的人,一种新的思想,一种新的上课方式或许就是一点点开始变革的力量呢?应试教育和学以致用的教育到底该怎么比拼?不是一种教育打死另一种教育,而是互相包容,互相依存。

    侯平安或许感受不到这种变化,他是依据自己的本性在上课。

    拿起曹玉涵的卡片看。

    “大圣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郑凡功想跟你拜把子。其实我也想跟你拜把子。我就是怕痛,听说拜把子要隔手指头滴血的。”

    侯平安就拿起笔,郑重其事的将那个“隔”字圈起来,在旁边批注:错别字,罚抄一百遍。

    还自我感觉很满意的点点头。

    “哈——”

    记住m.42zw.

    一声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侯平安一跳,他扭转头一看,李文秀这少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还伸长脖子偷看侯平安手里的卡片呢。

    这女人脖子伸得很长,仿佛鸭,脖子被无形的大手捏住,向上提着。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女人的脖子长是长,但是很白,侯平安一转头,就能很近距离的看到那脖子上很细的绒毛,甚至那白腻的肌肤细密的毛孔。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过一个女人的肌肤。

    甚至还有一阵幽香扑鼻而来,就像是某些小说里描绘的如兰似麝的味道直接就往鼻孔里面钻了。想要转头,那香味还绕着弯儿的钻了。

    特么的,这女人……

    “大圣哥可以的,你班上的男生女生都要和你拜把子啊,哈哈……”

    这少马子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新型关系的新闻,还一蹦一跳的又跳回到了烤火桌那边,将自己偷看的成果汇报给一旁早已经瞪满了好奇大眼睛的罗嘉薇。

    罗嘉薇还理了理搭在身上的烤火被,坐端正了一些,准备一本正经的接受这种新闻了。两女人课都被占了,啥事没有,主要靠各种新闻和花边来在办公室活着。

    “真的啊,拜把子啊,哈哈……大圣哥,来来,我们三人拜个把子。”

    “烧黄表纸,斩鸡头,来来来……”

    这事儿侯平安门儿清啊,既然是拜把子,那得做齐活儿了。

    “啥……黄表纸啊?斩鸡头怎么回事?”

    这俩女的叶公好龙,纯属没事找事。

    侯平安就笑嘻嘻的指了指她们。

    “烧过了黄表纸,就说明我们已经在老天爷那边建了档,斩鸡头,就说明我们已经一起吃鸡……”

    “谁吃鸡?呸死你个死大圣……”

    少马子果然是少马子,在罗嘉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少马子李文秀就一脸通红的朝着侯平安“呸”了一口。

    特么的,大圣死猴子不是好人呐!

    侯平安也无辜啊,但是没必要解释,少马子有着自己的理解很好啊,这个世界就是要求同存异的,何必强求她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看?

    “哈哈——”

    侯平安哈哈一笑,正巧魏苒歆就进来了,看了侯平安一眼,又看了看李秀文和罗嘉薇一眼,开玩笑。

    “你们仨在这里笑什么?有男人和女人的气息……”

    “你真是狗鼻子,这都闻得出来……”李文秀笑着指了指侯平安,“刚才看那个叫曹玉涵的给大圣哥写的卡片,要和他拜把子……哈哈……笑死……”

    还乐死你了!

    侯平安不稀得和她说,将卡片递给魏苒歆。

    “你也看看,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魏苒歆接过来看了看,笑着将卡片还回去,对着侯平安说道:“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们上最后一节课,不管怎么样,有始有终!”

    侯平安就看着她笑了笑,没有回答。

    魏苒歆也不管他,随便他了,自己是说了,做不做在于侯平安自己。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期待侯平安回去给他们上课,但是期待侯平安来上课的学生绝对是绝大多数的。

    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了吧!

    不过侯平安还是不想留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肚子里有多少货,有些东西讲过了就没有了,读书少始终是他最大的缺陷。不是靠社会经验就能够弥补过来的。

    就像有些老师虽然有很多的知识,但是社会经验的欠缺也是难以弥补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侯平安又是最后一个人离开的。

    魏苒歆叮嘱他,今天晚上她买了腰子和韭菜,准备搞铁板腰子煎韭菜,让他一定要回宿舍里吃饭。悄悄话说完,还挥了挥拳头,警告侯平安。

    这女人现在还敢威胁自己了,只不过这种威胁怎么看都是像卖萌邀宠一样的可爱呢?

    侯平安可以想像,要是吃了铁板腰子煎韭菜,今晚的火力一定是猛地一笔。

    呵呵,女人心里的小招数,老子笑纳了。

    你要战,那便战,要死卵朝天!

    中午吃饭邀了黄胖子,黄胖子欣然应允。

    两人去了潘悦楼,周老板先接到侯平安的电话,早就安排妥当了,在门口就迎了进去。因为不要包间,就在大厅里靠里面点的桌子上摆着菜。

    “整点儿?我请啊,之前欠你人情。”

    侯平安就点了点他。

    “随你,怎么样?”

    黄胖子的小日子已经开始了。

    “唉,幸福的烦恼。老周……加点韭菜。再炒个腰子!”

    侯平安听,愣住了,怎么这么熟悉呢?

    黄胖子眼窝有点深啊。这特么才几天啊?这么折腾下去,黄胖子只怕要改名字叫黄猴子了啊,有点危险。

    “兄嘚,不至于啊,怎么啦?”

    出于对兄弟的关心,侯平安疑惑的问。

    “这是遇到了坐地吸土的妖精了?”

    黄胖子就嘿嘿的笑,但是笑着笑着就愁眉苦脸起来,长吁短叹,对着侯平安问道:“男女这种事情,我算是看明白了,男人永远都是吃亏的那一方。”

    “呵呵,当日的得意洋洋呢?找到真爱了不是?”

    侯平安开口就忍不住要笑起来,看黄胖子这样,还真有点儿悬。

    “哥,你说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我现在是真的空有枪王技,没有霸王心啊。”

    这时候周老板拿来了酒,就是上次的那个鹿神酒。

    黄胖子大喜,赶紧的拧开,倒了一杯,滋溜一口喝进去,“啊——”的一声吐一口长气。感觉“肾”命有力量了,对着周老板竖了个大拇指。

    周老板就对着黄胖子遥相呼应的也竖个大拇指。

    “哥,咱探讨一下啊,香香呢,对我是没二话。这几天都是每天做好饭菜等我回家。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吃饱喝足了,还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但是我怎么就感觉到不得劲呢?”

    “那个生活不和谐?”

    “和谐到我要喝鹿神酒了,特么的。我就是觉得这事儿不正常。一般女人不会这么疯吧?难道真是遇到了妖精?还特么的是进口的?”

    “哈哈,兄嘚,一句话,你还没能让香香彻底的放心啊。”

    侯平安自然而然的就能想到,这个女人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在黄胖子心中的存在感。

    她跟着黄胖子来到这里,就是做了孤掷一注的豪赌了,赌黄胖子是个好人,不会甩开她不管,赌黄胖子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

    但是到底又底气不足。

    这种底气不足是从国家层面带来的。

    一个从发展中的贫小弱国过来的小国寡民的弱势心理上带来的对繁华富庶的强大国家的自卑感造成的。

    也是巨大的生活差异造成的。

    这几天,她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众华国的一个小县城,六线小城市,但是无论是吃穿用度,还是出行交通,还是城市建设和人口素质,都全方位的对越难人碾压了。

    所以奔着美好生活的向往,她一定要留在这里,留在这片土地上,不想回去面对这木屋泥地,人口杂居,每天在堂屋里都能闻到牛屎味的那个家了。

    和高素质的人生活在一起,生活在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这是她一生追求的,也是她为什么坚持在中国打工的原因所在。

    “我还怎么让她彻底放心啊!”

    黄胖子叹气。

    “我特么的钱都交给她了,还要咋滴啊?”

    “你请我喝酒哪来的钱?”

    “还不允许我留一部分?剩下的钱全给她了。”

    “哈哈,胖子,我发现你特么的是个人才。”侯平安指着他哈哈大笑,“想让她放心其实还有个办法,你就可以摆脱这种生活了。”

    “什么办法?”

    “做个始乱终弃的男人,你就是王者了。啥事摆不平?”

    “呸!我是那样的人吗?”黄胖子对着侯平安“呸”了一声,“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办法?我参考参考。”

    “很简单啊,让她出去工作。”

    从工作中寻找自信,这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黄胖子就头痛,现在本地人找个工作都难,一个越难人,还是女人,找工作就更难了,有些脑壳痛的摸了摸头。

    “我也想啊!”

    “等等,先熬着,等我找个合适的事情,然后让她去帮我做事。”

    “哎呀,谢谢哥,亲哥呢!”黄胖子大喜,邀侯平安喝一杯。

    晚上回宿舍吃饭,魏冉歆果然就做好了腰子煎韭菜,吃了之后,侯平安就真的猛地一笔,铁板腰子煎韭菜不是白吃的,不过最后好像是这女人挺满意的,一副油光水滑的模样。

    “你这是有预谋的?”

    魏冉歆喜滋滋的,还扭腰:“没有啊,你教的学生很好啊,这么喜欢你,我算什么,我教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比不上你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预谋什么啊?”

    这女人是酸了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