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一百二十四章 落幕留下三千丝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白怡丹为什么送杯子,侯平安是不在乎的,更不会在乎什么一辈子的寓意。

    这人生哪有那么多一辈子的许诺。

    只不过是这小姑娘要成精,变着法儿的弄些别出心裁的东西来吸引人的注意而已。要是当真,你还真就输了。

    因为青春总是迷茫的嘛!那啥不是有本书叫《谁的青春不迷茫》吗?这姑娘就是想要人关注她,重视她,所以才能这样的作妖。

    不过杯子还是收好,看李文秀这女人的眼睛时不时的瞟一下杯子,就知道她脑子里肯定在想什么男女不宜的画面了。

    一顿饭吃的还行,主要是两女的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八卦,侯平安听女人说八卦还是有兴趣的,特别是李文秀抱怨老公钓鱼一晚上不回来。

    从餐馆里回来,下午的时候侯平安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跟魏苒歆说了一句。然后在班上露了一面。

    “侯老师……”

    刚走到那层楼的走廊,原本在走廊晒太阳的学生看到了,就哈的一声,朝着侯平安挥手。见到侯平安明显的脸上都有喜色了。

    “侯老师好!”

    “大圣老师好!”

    记住m.42zw.

    “大圣哥,给我们上课的吧?太好了……”

    “俺们的猴哥又回来了——”

    最后这一声怪叫是郑凡功发出来的,这货天生就是这样。

    特么的,大惊小怪啊,我回来至于这样吗?

    还真是至于了。

    等上课铃一响,围在侯平安身边的学生一哄而散的像一群鸭子一样的赶进了教室。这一次没有人赶他们进去,而是自发的一溜烟的就进教室了。

    以往是什么模样,老孙是清除的,打了上课铃,还非得三三两两的,像是散漫的游刁子鱼,东窜一下,西荡一下才慢腾腾的晃荡进去。

    隔壁班的学生还有一边进教室一边也吃惊的说话的。

    “哎呀,还是真他们班的猴哥回来了……”

    特么的,搞得老子好像是失踪了一个世纪之后,被发现的考古文物一样。

    不过等侯平安一进教室,教室里的学生发出山呼海啸一样的掌声和欢呼声,他就有了一瞬间的自豪了。

    特么的,这就是老子的小弟们……学生们。

    “上课——”

    冉文淇的声音又娇又脆,就像是清脆的黄瓜一口咬下去的感觉。

    爽——

    齐刷刷的站起来,然后都看着侯平安,有些人的脸上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容来。

    这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侯平安都秒懂这帮小子们在想什么。

    “坐下来吧!”

    侯平安就满脸笑容的摆了摆手。

    “稍微的装一下就行了啊,老这么端着,不累啊?别说我不明白你们想的什么啊,什么猴哥来了,大圣老师来了,我还不知道你们……不就是图这一段时间复习被逼的太近了,侯老师来了,终于可以轻松的笑几声了?”

    “哈哈——”

    哄堂大笑,就喜欢这个熟悉的调调啊。

    这话七分真,三分假。

    开心是开心,放松确实是放松。

    侯平安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白来,就干咳两声:

    “开头十分钟不准睡觉啊,一般重点我都放在你们睡觉的时候讲的。”

    白怡丹就笑得很夸张的“咯咯咯”。

    太假了,演技浮夸,还“咯咯咯”,这是下蛋了还是被卡住了?

    “住嘴!”

    白怡丹还真的就戛然而止了,连到嘴里的“咯咯”声就生生的咽下去,还左右摆了摆腰肢的对着转过头来看她的冉文淇得意的眨眼。

    “讲作文,被打岔啊!”

    白怡丹就站起来,狐假虎威的说一句:“谁要是不听,别怪老娘……我不客气了啊,都一天天的惯的……”

    郑凡功在旁边撸袖子。

    真一对儿活宝。

    “真要讲作文,其实一节课是不行的,我也没别的,讲点儿技巧吧!”侯平安就开始发挥了,这活儿熟啊,就像是销售员怎么拉客户。

    “作文,首先要有一个霸气的题目。”

    “如果是命题作文,就当我没说啊,但是半命题作文和材料作文才是自由发挥的最好的地儿了,就像是争地盘,起招牌一样。”

    “知道霸王洗发水吗?”

    “知道!”

    这肯定知道,广告里请了大哥来打广告的洗发水,这名字还真是霸气。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卖补肾药的。

    “记住了,名字好听简单,才容易上头……印象深刻。”

    “一篇论诚信的议论文,你如果来一个题目——论诚信,小谈诚信,你先说说,你喜欢看这样题目的文章吗?起码我肯定是不会的。”

    “我看了这样的题目就扔!”

    白怡丹就像是个捧哏的,一唱一和的,他么的,还真是搭配恰到好处。

    “但是你将这东西转换一下啊,就诚信这个话题或者材料,来一个逆向思维……”

    白怡丹又来捧哏了:“背叛——从信任开始。”

    “哈哈……”

    教室里欢乐的很,招惹的冉文淇频频的往后看。

    侯平安却对着白怡丹竖了个大拇指,点个赞先。

    “还别说,背叛也是诚信问题,我们只强调了要守诚信,但是却忘了提醒人们,不要背叛。因为你能够背叛的,都是能够信任你的人。”

    “大圣哥,你背叛了我!”

    白怡丹捧哏捧过头了。

    “哈哈——”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侯平安就用手指点了点她,不稀得说她了。

    “所以题目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这里,出其不意,却又让人在意料之中。”

    侯平安继续:“按照阅卷老师的习惯来说,题目、开头、结尾,是重点被照顾的地方,所以好的开头和好的结尾,才是文章决定你是30分还是50分的地方。”

    冉文淇身子坐的端正了一些,还拿出了笔记本。

    白怡丹坐在后面的,她还站起来,一只脚都踏在了她的椅子上,一副要和人干架的样子。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侯平安。

    郑凡功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

    不管来的是不是大圣哥,只要是一牵涉到正经的讲课,他的脖子都支撑不住自己的大脑袋,有点儿一点一点的打瞌睡的迹象了。

    “开头一定要简洁,如果是议论文,直接就开头表明观点了,这点太重要了,要知道观点鲜明这一条,就能够让你的作文立于30分的位置了。如果是讲故事,开头觉得要用简介的语言构筑出一个吸引人的环境。”

    “就像是电影镜头一样的画面感,用几句话勾勒出来,就足够吸引人了。”侯平安还是尽自己所能的给他们讲了,“譬如背叛……”

    “人影晃来晃去,店铺的招牌左右的摆动,清晰的街道又渐渐模糊……

    身后的笑声却越来越清晰。

    晃了晃头,猛然转身,支撑着身体没有倒下去。

    脸是熟悉的脸,笑却不是昨日温情脉脉的笑。

    嘲讽、得意和贪婪都在身后的笑声里释放出来,化作一张网从天而降,将他牢牢的网住,让他挣扎,让他狂怒的吼出来:‘为什么出卖我——’”

    开头真的很容易,起码侯平安就是这样。因为这都是他前世的亲身经历。只有经历过这种背叛的人,才有切身的体会那种愤怒和无可奈何的绝望。

    所以当他用口述做这个开头的时候,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用极为低沉的,却又压抑住愤怒的声音说出了那句“为什么出卖我——”

    就像是对前一世的复盘一样,他甚至有点儿恍惚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都为之一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诧异的看着侯平安,连郑凡功打瞌睡的都被吓醒了,直愣愣的看着侯平安,又看看白怡丹,还以为白怡丹挑衅侯平安,要准备挨揍了。

    死一样的寂静了。

    “大圣哥……别怕,我……我不会出卖你……真的,我发誓……”

    白怡丹忽然就试探着对着侯平安说了一句,还试图的站直了朝前走去,伸出手想要摸侯平安头一样的去安慰他。

    她忽然内心感到一阵心酸,酸的自己都快点儿掉下泪来的感觉。

    但是她控制住了,觉得大圣哥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一个有力地可以给他依靠的肩膀,她很想这个肩膀。

    “啊哈,你想当我兄弟啊?没门,当我兄弟得割手指头,喝血酒……”

    所有学生都笑起来了。惹得白怡丹翻白眼的跺脚,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意。

    特么的,大圣哥不是好人,装得好像……

    “结尾就简单了,别总是在结尾的时候说,通过这个故事,我明白了一个什么道理。”侯平安摇着头叹气,“我给你们讲道理,你们谁肯正正经经的听?”

    “我!”冉文淇这次抢先了。

    “要是老赵呢?肯吗?”

    冉文淇闭嘴了,正要张嘴的白怡丹也闭嘴了,其余人根本就不敢开口。

    “结尾同样有画面感就行了。”

    “天边尽头的一条远行的船,就可以作为一个离别故事的结尾;秋日枫树下站立的身影,就是一个盼归的故事结尾。”

    “碧云天,黄叶地,伊人远方,今晚安好。就是一个爱的故事的落幕。”

    侯平安就微笑。

    这是一个爱的故事的落幕,528班的故事已经完结了,但是528班的有些人却很有可能在另一个故事里重现。

    到时候又会是怎样的一副情形呢?

    “下课!”侯平安挥了挥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