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苟富 第一百二十九章 离开艰难回头易(第一更)

时间:2021-12-09作者:双洲l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本初和潘建军是第一次见面。

    两人都很客气。

    只不过侯平安会调节气氛。所以并没有什么冷场。其实体制内的人交往是比较谨慎的,看人品,也看共同的朋友圈子。

    两人共同交集点就是侯平安了。

    一起吃了点水果,聊了会儿时政和东扯西拉的事情之后,潘建军就起身告辞了。侯平安送出门。

    “留步,你去陪罗局,我自己下去。”潘建军坚持不用侯平安送。

    侯平安也就不送了,等他进电梯之后,才回来和罗本初说话。

    “你朋友?”

    “高中同学,关系还不错,有望局班子。”侯平安就笑,“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

    “你会做饭?”

    “不会啊!可以叫外卖。”

    一秒记住.42zw.cc

    “哈哈,合着我就只能吃外卖,那我还是走了!”

    罗本初说走就走,还出门摆手:“你也别管我,我俩要是每次去家里都送来送去,我都烦死了。这活得多不自在。”

    “那行!”

    侯平安也就真不送了,就在门口和罗本初挥了挥手。看他进电梯下楼,这才关门回到客厅里。

    客厅里的茶几上摆着刚才两人送的东西,都是一点儿心意。潘建军送了条烟,罗本初送了瓶酒,就当成是贺礼了。

    两人都知道侯平安是不差钱的人,所以根本就不用违规送什么红包之类的。这样交往多好,多自在啊,就像是老朋友一样。

    除了这个,还有两个小礼盒。罗本婧和洛溪玉送的。

    都分不清谁是谁送的了。

    管他的,先拆一个。

    小盒子打开了,居然是一对小小的玉貔貅。这玩意儿放在玄关,可以聚财的。看来是用了心思的。不用说,应该是洛溪玉送的了。

    拆开另一个,是一个zippo打火机。

    东西不贵,但是显得稀罕。男人都喜欢,而且罗本婧观察挺仔细的,自己平常抽烟都是用的那种两块钱一个的便宜防风打火机。

    真是有心了。

    做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打火机。打火,关上;打火,又关上……

    “大圣哥,我现在过来了,等会儿我给你发信息,你给我开下门……”

    魏冉歆的信息在手机上亮了一下。

    侯平安看了看,没有回。

    很快信息又来了,还是魏冉歆的。

    “我到了,你开下门!”

    这么快?才几分钟的时间,难不成这姑娘就在楼下面守着的?侯平安就笑着起身,开门了。果然那姑娘就站在门口了,她是等潘建军和罗本初离开之后才发的信息,怕给侯平安造成困扰,多好的姑娘!

    手里提着塑料袋,袋里装着一些菜。

    “我……我刚从菜场上买回来的。五花肉,还有青菜,还有胡萝卜和辣椒……”

    魏冉歆一边进来,提着菜举起来,给侯平安看。

    就像是家里的主妇回来之后,准备显摆的给老公看自己准备要做的晚餐。

    侯平安就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别指望我帮手啊,我只会吃。”

    “知道,我还不知道你的,除了吃,还真帮不上啥忙了。坐着吧,你先玩会儿,我做好了喊你!”魏冉歆说着就提着菜进了厨房。

    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和魏冉歆坐在正式的餐桌边上,两人一边吃,魏冉歆就主动聊起学生的情况。

    今天白怡丹把谁打了,冉文淇的作文被当成范文念了,郑敏怡的语文居然考了90多分啊……还有办公室鸡毛蒜皮的事儿一大堆。

    侯平安“嗯嗯”的回应,手里刷着手机。

    然后魏冉歆就数落他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对肾不好……

    侯平安都不稀得说她了,吃饭看手机对肾不好?你这是在作死的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吧?

    来来来,让你看看吃饭刷手机以后,肾到底怎么样?

    于是不等魏冉歆去刷碗,就拖进了房间里,验证了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

    结果就是魏冉歆脸蛋红红的,扶墙出来,证明这句话只不过是妄言了。

    晚上魏冉歆没有留宿。

    “今天晚上我要上晚自习,明天还有早自习。”

    腰酸腿软也坚持收拾完了碗筷,清理好了厨房,魏冉歆这才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对侯平安说道。

    “以后就住这里吧。”

    侯平安说了一句,忽然看她离开,下意识的留了一句。

    魏冉歆一愣,然后就笑,摇了摇头。

    “不了,这里离学校太远了。”

    “那行吧,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的,我给你设个指纹开锁。”侯平安站起来。

    这时候魏冉歆已经站在门外了。刚穿好换好的靴子,看了看侯平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一直就那么笑着,从侯平安说那句住在这里的话之后,就没有停下笑。

    “别麻烦了,我走了!”

    魏冉歆说着,转身就朝着电梯走去,按了键,等在那里,都没有再回头看一下。侯平安就站在门口看她,看她的背影,看她静静的看着前面发呆。

    “咚”的一声轻微的响声,电梯门开了。

    魏冉歆一步就快速跨进去,然后按下了一楼的按键。她站的很靠后,怕侯平安看到自己,也怕自己看到侯平安。

    等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脸上保持了很久的笑容似乎僵化了一样,只是眼泪不争气的就往下流。

    擦了一把,又流出来了。

    再擦一把,还是流出来,没完没了了。

    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侯平安似乎有了心灵感应一样,这姑娘只怕以后都会很少来了,可能根本就不会来了。

    刚才她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道别而已。

    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做一顿最后的晚餐而已。

    特么的,不来就不来,还整得这么仪式感。存了心的不让自己好过啊!

    侯平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决定喝点儿,拿出手机之后,竟然不知道打给谁。打给周媛是缓了一下才想起来的。然后脑子里就像是过花灯一样的溜达出很多人的影子来了。

    苗淼的妖,曹华菁的直,甚至是罗本婧的熟和卓玲的纯,甚至钱婷和田思瑶的影子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还有那个妖精一样的洛亮茹。

    这么多女的,就是没想起来黄胖子、罗本初、袁忠留这样的男人。

    总之就是很想喝酒的想法一发不可收拾了。

    或许心里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和魏冉歆的一切可能就这样无疾而终。不过女人嘛,他想了想忽然又为自己的心态而好笑。

    什么时候自己为女人而烦恼过?

    所以刚刚将手机翻到了苗淼的号码上的时候,他就释然了,将手指挪开,准备玩会儿游戏打发时间。

    但是这时候手机偏偏又震动了。

    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能让骨头都轻二两的声音。

    “大圣哥,我来参观你的新房子,要不要拒绝我啊?”

    就是刚才要打电话邀请的那个妖里妖气的苗淼了。

    这女人现在准备送肉上砧板呢,侯平安还缺把好刀吗?自己就是一把好刀,锋利锋利的。

    “来,带着酒来,不然别过来。”

    “行勒,等着!”那边似乎很兴奋,马上挂了手机。

    没等一会儿,就有人敲门了。侯平安摩拳擦掌的打开门,就看到了门口两个人。一个是苗淼,一个是曹华菁。

    窝草,怎么是两人啊?

    侯平安就不动声色的朝着苗淼看了一眼。

    苗淼跟在曹华菁的身后,趁着曹华菁弯下了腰换拖鞋的时候,对着侯平安挤眉弄眼的,还指了指曹华菁的后背,自己往前一顶。

    “哎呀,你个发烧的少马子……”

    曹华菁被拱得朝前一扑,被侯平安接住了,整个人都扑进了侯平安的怀里,被侯平安嫌弃的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这女人进门就没站稳过。

    “酒来了!”

    苗淼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里面是一大袋子易拉罐的啤酒。

    然后走过侯平安身边的时候,悄声说:“这么多啤酒,放倒那个臊娘们足足有余了。”

    侯平安就指了指她,也压低了声音。

    “你俩搞什么,把酒提过来!”

    “她非要跟着来。”

    客厅里传来了曹华菁大呼小叫的声音。

    三人坐一排,侯平安坐中间,开酒,碰罐,然后开始灌酒。不过啤酒三人喝,有点儿喝不醉人,侯平安就干脆将罗本初送的那瓶茅台开了。

    “猴子,你是不是想灌醉我?然后对我图谋不轨……”

    侯平安:“我是怕你图谋我,所以才灌醉你!”

    曹华菁:“哈哈,果然是好哥们,干……”

    这女人还真是虎,白酒也敢端起杯子就干。

    二两的杯子喝下去,过不了十分钟,就倒了。啤酒和白酒杂喝,不知道干翻过多少海量。所以干翻一个曹华菁还真没费劲。

    “大圣,要不我也倒下?”

    苗淼眼神儿都飘起来了。

    “那必须倒下啊,不倒下我能有机会吗?”

    这特么的奸夫y妇都这么直接了吗?

    侯平安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个,迫切的需要另一个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哎呀,哎呀,我晕了!”

    苗淼这女人装腔作势的趴在了沙发上,装着不省人事的样子。还特么的将磨盘拱起来。这肢体语言,就是表达一个勾着手指头,收魂的意思了。

    侯平安能忍?忍不住了,必须抽,狠狠的教训作妖的女人。

    手机震动。

    侯平安不看。

    手机继续震动。

    烦躁的拿过来,一看。

    魏冉歆:大圣哥,我东西忘你那儿了,我回来拿一下。

    什么玩意儿?不是准备不来了的吗?这是反悔了啊!反悔了我还整这么多事干嘛?

    窝草!

    侯平安飞快的一巴掌呼在苗淼的磨盘上,赶紧的喊:“起来了,起来了,赶紧把这个人弄起来,有人要来了。”

    就像是要被捉奸了一样,慌得一比!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