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19章叶青萱的往事.

时间:2021-01-03作者:刘家长子.CS

    !

    刘幼蓉说想吃肉。

    而且是很大块的那种。

    刘长永想要弥补一下这几天对她的亏欠,因此正当他准备掏出自己的压箱底菜品时忽然发现。

    家里的冰箱里只剩一点五花肉了。

    显然这点剩余的五花肉并不能满足女儿的胃,更何况以刘长永目前的厨艺来看,他不太会处理五花肉。

    昨天的晚饭,刘长永亲眼看到儿子把肥的咬掉只吃瘦得。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刘长永决定今晚出去买点,就不在家里面做了。

    安抚了女儿一会后,刘长永带着钱包离开了家中。

    而刘幼蓉则是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望着父亲离开家的背影,虽说已经停止了哭泣,但或许是前不久哭的太猛的缘故,一时半会身体还恢复不过来。

    从刚才开始,她就时不时的猛吸一口气。

    客厅只剩下了她一人。

    刘幼蓉稍微冷静了一下,腹部传来的饥饿感使得她有些坐立不安,短暂思索后,起身朝着冰箱的位置走去。

    在看到里面的食材都是生的后,她显得很是失望。

    正打算关闭时看到了保鲜那层的最里面放着两根黄瓜,只是愣神片刻,刘幼蓉很快便伸手把仅有的两根黄瓜都取了出来。

    用水龙头简单的冲洗一下之后,使劲的咬上一口,牙齿咬合黄瓜的声音很是清脆。

    黄瓜中的汁水在口腔中迸溅开来。

    刘幼蓉忽然有些发愣。

    以往在家时,母亲也经常买些黄瓜,相比较父亲的饭量,母亲的饭量相对而言要小上许多,大部分情况下只是吃了几口后便会洗根黄瓜吃,或者洗个西红柿。

    以前的刘幼蓉也吃过,只是那时的她面对母亲准备的可口饭菜,显然对生黄瓜没有任何兴趣。

    因此昨天夜里她偷摸摸的爬起来后翻了很久的冰箱都没有想到可以吃黄瓜。

    可能和饿了太久有一定的关系,刘幼蓉只觉得此时此刻手中握着的黄瓜十分甘甜,甚至比她吃过的甘蔗都要甜上许多。

    握着黄瓜的她,嘴巴不停的咀嚼着。

    贪婪的品味着口中的黄瓜。

    眼泪……又再一次的流下。

    刘幼蓉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为什么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前没有发现……

    “呜呜呜,真甜……”

    很是感慨。

    躲在厨房门口的刘幼蓉咬了一口黄瓜后,像是自言自语那样嘀咕了一声。

    抬起胳膊摸了摸眼泪,鼻子吸了吸。

    然后又咬上一口。

    而屋内的刘昌文也在此时才完成了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

    房间,本就不大。

    刚刚姐姐在屋外的哭声,同样被在屋内的刘昌文听得清清楚楚。

    或许是昨天早上姐姐冷漠的回应,又或者是昨晚父亲告知已经与母亲离婚的真相。

    总而言之,刘昌文没有选择出去查看姐姐的状况。

    如今的他脑子很乱,实际上昨晚刘幼蓉起床翻东西吃的时候他还没有睡着,正是因为没有充足的睡眠,这才导致今天的精神有点萎靡。

    走出房间的他正打算去上个厕所,但视线不经意的一撇看到了靠着厨房门框背对着自己的姐姐。

    一瞬间,刘昌文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他的视角中,虽然看不到姐姐究竟在做些什么,但时不时传来的哭声与咀嚼东西的动静,还是清楚的传入耳中。

    好在此刻屋内还开着灯,如果一片漆黑的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

    恐怕和电视里的恐怖片桥段极其相似。

    像是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

    刘幼蓉缓缓的转过身来,当看到弟弟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的时候,嘴里依旧在咀嚼着黄瓜。

    “把两块钱还我!”

    忽然想到了什么,刘幼蓉记起了这两天被对方贪掉的零花钱。

    手持着另一根还未动口的黄瓜,气势汹汹的朝着对方冲去。

    正打算上厕所的刘昌文看到了这一幕,像是本能反应,原本因为睡眠不足而有些没精神的他瞬间清醒过来。

    也不急着上厕所了,连忙折身冲回房间里。

    “咔蹦”一声之后,在屋内将门反锁。

    背部顶着房门。

    刘昌文感受着门外,对方拍打时所产生的震动。

    目光则是看向了自己摆放小金猪的位置。

    刘昌文很喜欢存钱,与其说喜欢存钱,更不如说他喜欢看着钱一点一点填满小金猪时所带来的成就感。

    从去年生日母亲送给他这个小金猪的那一刻,刘昌文就没想着从里面把钱拿出来。

    不论从哪来的钱,只要进了他的小金猪里……那就是他的!

    谁也不能拿走!

    ——————————————

    车缓缓停下。

    叶青萱握着方向盘的手忍不住攥紧起来,当踩下刹车的那一刻,她便意识到自己已经不适合在继续驾车了。

    刚刚的一瞬间,她甚至想要把油门踩到底。

    好在仅有的理智将她拉了回来。

    不久前他接到了一通电话,一通来自自己名义上丈夫的电话。

    之所以说是名义上的丈夫,用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二人之间只有名,没有分。

    虽说登记了结婚,但这么多年来从未待在一起哪怕一天。

    从叶青萱开始记事的那一刻起。

    便一直能够从父亲的口中听闻祖上的光辉事迹,那似乎是一种跨越了时代之间的荣耀,是她们一家值得炫耀和铭记的往昔。

    那时的叶青萱并不知道,那样的事迹意味着什么。

    小时候的她只记得总有大人跟在自己后面,不论去哪都会有人跟着自己。

    想要的东西只要开口,便能够很轻松的得到。

    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

    叶青萱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当时只有六岁年纪的她在院子里练习自行车。

    那时候的自行车尤其是专为儿童定制的自行车还属于一种较为高端的物件,正当她被人扶着后座尝试骑行的时候,却看到从屋内匆匆走出的父亲。

    和印象中总是面无表情十分严肃的父亲不同,那时的叶青萱从自己父亲的脸上看到了强挤出来的笑意。

    或许是处于好奇,那时的她丢下了自行车,跟着父亲跑去。

    当来到自家大院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从车上下来的三人。

    两个成年人,一个小女孩。

    而那个小女孩的年龄则和她差不太多,不久后从旁人的口中叶青萱了解到,那个牵着小女孩的女人是她的姑姑。

    而那个由父亲亲自出门迎接的则是她的姑父。

    一个名叫李政茂的男人。

    或许是那时候还小的缘故,叶青萱当时对姑父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在看到来的人自己并不认识后便又跑了回去。

    继续尝试骑自行车。

    可是……在保护周全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并不能学会骑自行车。

    正当她一遍一遍的尝试蹬起车蹬子的时候,不远处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你们一直在后面扶着,她永远都学不会。”

    也是在这句话说完的那一秒,叶青萱再一次的失败,双脚因为害怕跌倒而本能的支撑起地面。

    喘息了几口后,她回过头看着。

    看到的却是不久前刚刚见过的姑父。

    一个从长相上来看略显普通,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太好相处的一个大人。

    身旁一直照顾她的人再见到对方后都问了声好,而叶青萱只是看着。

    不吱一声。

    直到对方朝着她走了过来。

    来到了自行车的后面,直接拨开了一直扶着车后座的人,开口说道。

    “现在试试。”

    望着无人扶着的自行车,当时的叶青萱有些害怕,她很清楚,如果没人扶着的话失败后的自己会跌倒在地。

    而跌倒会很痛的。

    看着身后出现的姑父,叶青萱微微摇了摇头。

    而那个男人在见到她摇头后,直接强迫般的推动着自行车,这一突然的举动使得叶青萱害怕,尖叫着的她双脚不自主的放到了车蹬子上,开始骑了起来。

    或许是害怕跌倒,这一次她蹬的速度要比平常练习时更快更稳当。

    恐惧慢慢消退,因为害怕而紧闭的双眼也在察觉到没有跌倒后而缓缓睁开。

    看着自己成功学会骑自行车的叶青萱很是开心。

    可……这份喜悦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她便因为不会拐弯而比直的撞到了墙壁上。

    而跌倒后的她当场哭出声来,一旁围观的其他人在听到哭声后本想上前帮忙,但都被那个男人制止下来。

    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等年幼的叶青萱哭累后自己爬起来,对方才迈动脚步朝着她走去。

    在她的面前停下,望着那年还很年幼的她,开口说道。

    “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一帆风顺下去,总会发生点挫折……我现在希望,等你长大后能像现在这样,靠自己而不是依靠其他人。”

    手抬了起来,放在了叶青萱的脑袋上。

    轻拍了两下。

    “不要变成像他们那样的人。”

    云里雾里。

    那时候的叶青萱并不知道他们那样的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高中时期她才真正的明白。

    自己姑父当时那句话的含义。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