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28章我和你姐离婚了&.

时间:2021-01-07作者:刘家长子.CS

    !

    何芸笙的突然出现让刘长永有些不太适应。

    按照常理来说对方称呼自己为姐夫倒也没什么问题,可事实上刘长永已经与何诗珊解除了婚姻关系,如今在听到姐夫这一称呼心底难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何芸笙与姐姐的关系很好,自从她父亲去世之后可以说是由姐姐从小照顾到大的。

    不然也不会在姐姐的婚礼上哭成那副模样。

    看着对方从自己的手中接过食材朝着厨房走去的背影,刘长永的目光有些出神。

    毕竟是亲姐妹虽说在身高体型上有着很大的区别,但一张脸的五官有着几处很是相似的地方,也是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刘长永有着看见何诗珊的错觉。

    回过头看向沙发上的两个孩子,刘长永沉思片刻之后只是说了一句。

    “先去做作业吧,等吃饭了喊你们。”

    听到父亲的通知,两个孩子到没有讨价还价什么回应了一声后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两个孩子回去后,刘长永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厨房。

    看着对方正在拆卸塑料袋的背影,走过去后伸出手作势要从对方手中拿过系扣的塑料袋。

    “诗珊,放着让我来吧。”

    “啊?”

    听到刘长永的声音,何芸笙正在解死扣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有些诧异的回过头望着一旁的刘长永。

    见到对方的这幅表情,刘长永也瞬间反应了过来。

    意识到自己喊错名字后很是尴尬的笑了几声,随即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一副想要糊弄过去的样子。

    “瞧我这记性,喊习惯了。”

    “真是的,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姐回来了。”

    “……”

    说完这句话后,何芸笙并没有等刘长永回复自己,反而继续钻研着要解开塑料袋系着的死扣。

    尽可能的用指尖捏住死扣费力的拆解着。

    嘴里则是继续念叨着。

    “你也是……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改掉给塑料袋系死结的习惯,我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你带我去买东西把塑料袋系成死结,回家后我解了好久都没解开。”

    头微微垂下,何芸笙并没有花太久便把塑料袋的死结解开。

    撑开塑料袋后,将里面装着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放到了一旁的案板上。

    和小时候的她相比,如今的何芸笙对如何快速解开塑料袋的死结已经相当熟练了。

    像是想到了儿时因为解不开塑料袋而被急哭的样子,何芸笙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音,虽然没有回头看向刘长永但嘴巴却是张开说道。

    “后来我还跟我姐告状,污蔑你欺负我……然后你就跟我姐解释了好久。”

    “好像是有这回事……”

    “抱歉啊姐夫,害你还被骂了一顿。”

    把塑料袋里的小袋子全部取出来后,何芸笙这才回过头望着身旁的刘长永笑着说了这一句。

    视线移开,何芸笙从上方的碗柜中拿出一个装东西的大盆,将塑料袋里的东西都倒进去后凑到了水龙头下方冲洗起来。

    水流从水龙头中流出,冲刷着盆里的菜。

    像是发现了什么双眼锁定了盆中央,伸出手将其中有些坏掉的青菜叶揪了出来丢到了不远处放在的垃圾桶中。

    没多久又发现了损坏的食材。

    等全部挑完之后,这才看向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吭声的刘长永。

    表情显得不那么开心。

    “要是让我姐看到了指不定又会说你,怪不得我姐从来不让你进厨房。”

    “……”

    “对了姐夫,你还记得吗……那次我妈在学校有事回来晚了,你跟我姐去厨房准备晚饭因为你笨手笨脚的然后被我姐赶出来了。”

    “现在想想也挺好笑的,明明你学习那么好但在家务方面笨的一塌糊涂……我姐背地里还说你是富家少爷的命。”

    “还有还有,那一次也是……”

    “……”

    和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何芸笙相比,刘长永要安静的多。

    他只是站在对方左手边的位置,看着何芸笙在洗菜的同时诉说着年少时的事迹。

    对方说的那些事,刘长永并没有什么印象。

    毕竟是姐妹二人的悄悄话他不知晓倒也正常。

    倒是从她的口中刘长永听到了少女时期何诗珊对自己的不满,总是嫌弃自己笨手笨脚好像很嫌弃自己一样。

    可是,刘长永的记忆中却不是这样。

    他记得和何诗珊结婚后,对方从来不会让他处理任何有关家务方面的工作。

    也会在自己准备上课的前夕,在家里装作学生模拟教学的场景。

    脑海中涌出的画面越来越多,就连刘长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垂落在两侧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攥紧起来。

    何芸笙还在说着。

    她越说越停不下来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刘长永很久没有吭声了。

    直到……

    “我跟你姐离婚了。”

    刘长永突然打断了喋喋不休的何芸笙,也是在他这句话说出口的那一刻一直在说话的她瞬间闭上了嘴巴。

    搓揉着菜叶冲洗着的动作也在此时停了下来。

    任由水龙头的水柱冲在菜叶上。

    过了许久,何芸笙才缓缓转过头来。

    那双与何诗珊极其相似的双眼也在这一刻瞪大到了极致,对于姐夫所说的这一消息何芸笙显然不太能接受。

    手变得无力,松开了搓揉着的菜叶。

    转过身面朝着一脸冷静的刘长永,嘴唇有着明显的颤抖感,在过了许久之后才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冷静。

    轻声问道。

    “为……”

    原本想要问为什么,可为字刚出口何芸笙就立马停了下来,又过了几秒后才重新组织好了要说的话。

    “我姐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你姐提出的离婚。”

    “……”

    原本像是有些生气的何芸笙在听到刘长永的最后一句话后,瞬间呆愣了下来,刚刚在听到他们离婚的那一刻,何芸笙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

    感情不和,刘长永出轨之类的场景。

    可听到是自己姐姐提出的离婚后,她才像是被吓到了那样说不出任何话来。

    而刘长永则是继续说着。

    “我教师的工作也辞掉了,在丢掉工作没多久你姐就提出了离婚,我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可是她铁了心的要离,还说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够了。”

    “……”

    “孩子她一个都没要,也没选择分房子,和净身出户差不多虽然我也没多少钱分给她。”

    “……”

    刘长永的话一次不差的传入她的耳中,不知过了多久,何芸笙才突然越过刘长永朝着厨房外走去。

    而刘长永也转过身来到了厨房门口。

    看着直奔沙发处,拿起包包从中掏出了翻盖手机的何芸笙。

    望着她打了一通电话后将手机放置在了耳旁。

    等了一会后,何芸笙又再一次的拨了过去。

    可不论试了多少次,她所听到的都是手机已关机的机械音通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