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42章多住几天 //

时间:2021-01-14作者:刘家长子.CS

    !

    站在at机前,刘长永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明明即将步入夏日,可是浑身却在打寒颤。

    太多了。

    多,是指程实打过来的钱。

    回到网吧后,刘长永便抽空将自己的银行卡号以发短信的形式发给了对方,然后没过多长时间便受到了一条短信。

    为了避免自己眼花看错,刘长永特来到银行查询。

    当看都2后面的5个零后,刘长永却忽然觉得自己原先卡里存有的三百来块突然变得渺小许多。

    在网吧门口时,程实塞过来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刘长永并不知晓对方也没有明确说明。

    二十万在后世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

    更不用说在如今这个时代。

    完全够买房子了,虽然不是那种很上等的住宅但只要买房后坐等升值总不会亏损的,对前不久还每天抠搜着过日子,为如何赚钱而苦恼的刘长永被这突如其来的钱砸昏了头脑。

    只要不是坐吃空山,如今的他已经比普通人家要好上太多了。

    回过头查询了一下四周。

    在确保没有可疑分子跟踪自己后,刘长永这才快速将自己的卡拔了出来,和今早刚出门相比,如今的刘长永显然心情好了不少。

    张兴平已经回出租屋睡觉了。

    而网吧门口的门上也已经贴好了打印出来的招聘信息,只要等人招来后对方便可以从网吧中脱身。

    因此今天只是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刘长永便动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昨天夜里去接何芸笙的时候,之所以会说几天后找人安装防盗窗则是因为当时手头比较紧,因此才想着拖延一下时间。

    如今钱财充足后这一提议也可以尽快实施。

    步行回到了家门口。

    刘长永用钥匙将门打开,可刚刚拉开门的那一刻他便看到了一副让人觉得有些诧异的景象。

    背朝着刘长永。

    双膝跪在地上,而周边靠墙的位置摆放着很多类似于拼图的塑胶材质有红的黄的两种颜色。

    刘长永显然知道这些是什么,一般都是用于家中铺地板上的。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动静,正在跪在一块蓝色塑胶上的何芸笙停下了手中正在拼接的动作,微微侧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刘长永。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做什么去了,我送完他们回家后看你不在家。”

    “出去办了点事……”

    回应了一句,刘长永走了进去关闭了身后的防盗门,看着出现在自己脚下已经铺了有一段距离的地垫。

    表情显得有些疑惑。

    “你这是从哪弄来的?”

    “这些吗?我回来的时候买的。”

    转过头,用手挤压着面前刚刚铺好的地垫,赤着双脚起身后从一旁叠放的地方又拿了一块。

    重复着刚刚的举动再一次的跪在上面,弓着身向前铺着。

    “我回来的时候恰巧路过了商场,正想着买点洗漱用品的时候看到了这种垫子在促销,很便宜的。”

    “……”

    眉头微微皱起,刘长永听到了洗漱用品这几个字。

    昨晚来时比较匆忙,对方倒也没带牙刷杯子毛巾之类的东西,而现在去买可想而知是打算在自己家中住上一段时间。

    短时间凑合一晚刘长永倒还能够忍受,如果长时间住在自己家中……

    脑海中浮现出昨晚被蚊子叮咬的痛楚。

    急忙甩了甩头将脑海中的不满消去,刘长青呼出一口气让自己试着放松一些,在进门的位置脱掉了鞋子,踩着有些弹性的地垫朝着何芸笙所在的位置走去。

    在她身边时停了下来。

    蹲下去。

    “没什么必要吧,买这些花了多少钱?”

    “也没多少,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个成年人了。”

    何芸笙的头发并没有被束缚住。

    正是因为如此她两侧的头发因为向前弓身的举动而从耳后滑落下来,发丝擦过脸颊可能是觉得有点痒,何芸笙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空出手将发丝再一次的挽在耳后。

    刘长永看着对方的举动。

    和多年前那个瘦弱的假小子不同,如今的何芸笙显然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就算当初对方高中时也是短发造型,如今的长发也是在上了大学后才特地留起来的。

    和姐姐何诗珊一样,她们姐妹俩的头发都随了岳母,不仅黑而且还非常柔顺,就算不用护发乳之类的东西也能够十分柔滑。

    “昨天你才拖完地,早上俩个孩子就踩得脏兮兮的……我看着有点受不了,正好铺上这种垫子他们没事的时候还能在地上玩会,还能保持卫生多好呀。”

    “时间长了垫子底下很脏的。”

    “……”

    自顾自说着优点的何芸笙因为刘长永的这句话陷入了沉思中。

    过了几秒后这才抬起头看着一旁的姐夫。

    脸色不知为何有些涨红。

    “我,我当然知道,但是你只要不掀开不就不知道底下脏吗,你真笨……”

    “……”

    对方开始强词夺理起来了。

    一瞬间,刘长永又想到了对方小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辅导对方功课,遇到总是犯错的点批评几句后对方也会说出差不多的话,与她争辩几句就会大叫着跑过去找姐姐。

    那时的样子……倒是和现在差不太多。

    看着急忙扭过头在那里专心铺着地面的何芸笙,刘长永能够清楚的看到对方耳垂部位的红润。

    很明显,她只是被姐夫点破后有些害羞罢了。

    刘长永笑了笑没有在继续说些什么。

    伸手扯过一旁堆积的垫子在看了一下地上后也开始铺了起来。

    “是这里对吧?”

    “反了!”

    “哪反了,这不是能按上吗?”

    “姐夫你好笨啊,颜色一样的贴在一起很违和的好不好,年纪大了果然审美也不行!”

    吐槽着想要帮忙的刘长永,何芸笙夺过了他手中的地垫,在放在正确的位置后嘴里则继续念叨着。

    “一看就知道不经常做家务,我回来时顺便清理了一下,桌子下面你都没擦过真不让人放心。”

    “……”

    “和以前一样,跟个大少爷一样……你就去旁边待着不要捣乱了。”

    何芸笙似乎说出了当年何诗珊说过的台词,看着从自己手中抢走地垫铺着的何芸笙。

    这两天的相处让近一年不见的二人熟络了不少,也不像刚见面时有股距离感。

    从何芸笙时不时说他笨就能够体现出来,就和小时候一样,那时的何芸笙也总是喊他笨蛋。

    被赶到一旁,坐在了沙发上。

    刘长永倒了杯水抿了一口。

    看着撅着屁股跪在地垫上奋力工作的何芸笙……

    让她多住几天帮自己干干活……也不是不行。

    过几天再给老房子按防盗窗吧。

    刘长永这么想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