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63章正值壮年.

时间:2021-01-25作者:刘家长子.CS

    !

    “喂……能听得到吗……”

    用几乎刚刚能发出声响的音量喊了一句,何芸笙凑到正在熟睡中刘长永的耳旁。

    静静的等候着,昏暗的环境中何芸笙仔细的观察刘长永此刻的表情。

    紧闭的双眼丝毫没有眨动的意思,甚至呼噜声也更大了一些。

    又往前凑了一段距离。

    “我知道你没睡着……”

    “呼……”

    “真的睡着了吗?”

    音量试着大上一些,如果是睡眠质量比较差的那种,在这种近距离说话的氛围下,很可能直接清醒过来。

    可随着何芸笙的测试,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姐夫的睡眠质量相当不错。

    其实仔细想想,睡眠质量不好也不太可能。

    自从她住在对方家后,仅有的卧室便已经被她一人霸占,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刘长永只能睡在不那么大的沙发上,甚至连腿都要蜷缩着才能躺下。

    在这种比较恶劣的睡眠环境下对方竟然能睡的着,可想而知他的睡眠质量有多好。

    昏暗的客厅内似乎听不到任何声响,除了刘长永那一声又一声的呼噜。

    蹲在沙发前,何芸笙眨了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在确定对方听不到自己说话之后,这段时间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此刻才全部说出口。

    “其实……我前段时间见到我姐了。”

    “呼……”

    “只是我没想到,再一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老实说我感觉她变得陌生许多,总觉得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呼……”

    “不论怎么说,真正不公平的其实是你……这段时间很辛苦吧,明明以前连厨房都进不得的人,现在却能烧的一手好菜。”

    “……”

    “姐夫,就连我也觉得你很可怜……”

    “呼……”

    刘长永的呼吸依旧平稳,在何芸笙这一段话的轰炸中竟然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更甚至像是在做梦一般还吧唧了两下嘴,似乎梦中的他正在吃着什么美味的食物。

    见到对方这幅模样,何芸笙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些想笑。

    这么多年过去,从第一次见面时还需要昂头看他,到如今平视便可以看清对方的脸。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对方在长大,她也一样在成长。

    从那个总跟在姐夫和姐姐身后的那个假小子,变成如今已经比姐姐高出小半头的模样。

    “其实,妈还没去世的时候就已经操心过我的婚事了,但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一辈子不结婚也没什么。”

    “毕竟我出生的时候我爸就不在了,从小被姐姐拉扯长大,成长的途中又遇到了你……明明我那时候经常说你坏话,可你从来没有讨厌过我……”

    “看到你和姐姐的婚礼,我想以后我要结婚的话,那个人选必须要比你优秀……可我遇到的人中貌似没有比你强的,这点还真是有点奇怪。”

    “去年妈妈走了,今年你又和姐离婚……”

    “呼……”

    “所以,我就在想……干脆我一直陪着你怎么样,既然姐姐已经离开了,那就由我来弥补孩子成长途中所需要的陪伴好了。”

    “呼……”

    “你的意见呢?同意还是不同意?如果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呼……”

    “我数三个数,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呼呼……”

    “1……2……3!”

    刘长永依旧在熟睡中,根本没有听到何芸笙所说的这些话。

    因此被迫同意的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对方。

    而在说完这些话后,本就离他很近的何芸笙有向前靠了一些。

    左手挽起自己垂落下来的头发,避免擦碰到对方。

    在对方额头的位置,留下了一个轻吻。

    只是一秒不到的时间,做完这一举动后她很快又移开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黑暗中,何芸笙的脸已经满是红晕。

    冲动之下做出的行为,也在这一刻慢慢恢复了理智,有些慌忙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一行径也导致她撞到了沙发正对面的茶几。

    有些吃痛,差点喊叫了出来。

    好在忍耐下去,最终半蹲着的她悄悄挪动着自己的步伐离开了这片区域,手则是轻柔着刚刚撞到的部位。

    回到自己的房门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沙发所在的方向。

    开门,走了进去。

    伴随着房间门微弱的关门响动,客厅中再一次的安静下来。

    客厅的位置,能够清楚听到卧室内何芸笙上床时传来的响动,风扇转动的声响,以及……屋外的风吹草动。

    客厅中。

    躺在沙发上熟睡着的刘长永忽然沉重的呼出一口气来,侧过身将盖在肩头的薄被单扯上头顶盖严。

    像是在抵御夏日蚊虫的叮咬一般,将自己蒙在了被子中。

    随即一动不动。

    ——————————

    起床后的刘长永精神有些不佳,打着哈欠的他迷迷糊糊的走向卫生间所在的位置。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后,这是睡得最糟糕的一次。

    甚至脑袋还晕乎乎的他,刚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了正在刷牙的何芸笙。

    面朝着镜子,左手端着漱口杯右手拿着牙刷正在上下刷着牙齿。

    听到开门的响动后转过头看了一眼刘长永,像平常一样开口问了一句。

    “早,今天怎么醒那么晚?”

    “……”

    在看清楚面前的何芸笙后,刘长永显得有些愣神。

    这种不寻常的举动让何芸笙有些疑惑,正在刷牙的她停了下来含着一口的牙膏泡沫有些费力的问道。

    “怎么了?感觉无精打采的。”

    “没什么,昨晚蚊子太多了,一直叮我,脑门上脸上给我叮了好几个。”

    “是吗……那今天我去买点蚊香。”

    “顺便买瓶花露水吧,家里的被我这几天用完了。”

    “嗯,好的。”

    应答了一句,何芸笙不在去看对方,反而加快了刷牙的速度,在用漱口杯漱完口后,清除掉嘴巴周围的泡沫后用自己的毛巾擦了擦嘴。

    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并且说了一句。

    “你上厕所吧,我去看看他们两个醒了没有。”

    这句话说完,甚至都没等刘长永回应便匆匆离开。

    只留下他一人站在卫生间内。

    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听着对方走向儿女所在房间并且叫孩子们起床的声音。

    刘长永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难看的脸色,在这一刻似乎更加惆怅。

    来到马桶旁,掀起垫子后对准。

    释放体内的积攒。

    望着精确对准马桶水坑的水柱,刘长永几乎没有太费力排尿就十分迅速通畅。

    莫名的嘟囔了一句。

    “三十多了还这水平,真够离谱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