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67章共处一室.

时间:2021-01-27作者:刘家长子.CS

    !

    骑电动车回去的路上,刘长永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简单用两个字概括一下。

    无法理解。

    一直觉得自己看人蛮准确的刘长永第一次感觉这一能力有些失灵,在他看来叶青萱这个人的思维方式完全无法用正常人的脑回路来理解。

    怪不得小说里那些吊炸天的主角大多都是叶姓,常人的思维很难捉摸透她们的想法。

    怀揣着这种郁闷的心情,骑着脚踏板电动车的他回到了自己家门口。

    因为在公司厕所磨蹭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刘长永回家稍微晚了一些。

    等他打开门后,刚刚准备脱鞋的他一抬眼就发现原先地上铺好的地垫消失不见。

    更离谱的是眼前出现了一名陌生的小女孩。

    拿着一个奶油雪糕的她正有些好奇的望向自己。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

    刘长永看见那个小女孩伸出舌头舔了舔拿着的奶油雪糕,随后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叔叔好。”

    “你好。”

    下意识的回应一句,也是在对方开口之后刘长永才猛地想起对方是谁。

    昨天送女儿上学的时候,貌似看到过这个小姑娘。

    好像是叫……郑嘉伊。

    她怎么在这?

    “啊!谁允许你吃的!那是留给我的!”

    卧室方向传来了刘幼蓉的叫喊,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传来,卧室中窜出了女儿的身影,一把抢夺过对方刚刚舔了一下的雪糕,塞进自己的嘴巴中。

    随即有些含糊不清的喊着。

    “都系哦的,不给你齿!”

    说完之后,或许是含在嘴巴里太凉的缘故,刘幼蓉吸溜了一下口水后把雪糕拿了出来。

    “我跟你很熟吗,干嘛一直缠着我,还厚脸皮来我家!”

    “幼蓉,注意礼貌。”

    听到女儿的这番言论,站在门口还未脱鞋的刘长永严肃的批评了一句。

    “同学之间要友爱相处,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吃完了我再去买就是了不要那么小气。”

    “就是,叔叔说的对!”

    “那是小姨留给我的……算了,还给你。”

    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但刘幼蓉显然并不是那种喜欢无理取闹的孩子,只是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后,还是十分大方的把沾有口水的雪糕递了回去。

    望着刘幼蓉递过来沾有口水的雪糕,郑嘉伊……当然不可能要了。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对同龄人吃过的雪糕感兴趣。

    更何况还沾了那么多口水。

    刘长永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微微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模样,随后将鞋架上放着的拖鞋拿了下来,脱掉鞋子换上。

    踩在已经被拖干净的地板上朝着厨房冰箱的位置走去。

    等他再一次走出来的时候又重新拿了一个递给了郑嘉伊。

    对方的家教很不错,在接过刘长永递过来的冰棍时还弯腰道了声谢谢,扎着个双马尾脑门上还顶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发卡。

    这种造型放在一般的动画片里,妥妥的傲娇类型。

    不过长得和自己家女儿比就稍微逊色了一些。

    同龄人中,没有人能在颜值上超过自家孩子,这大概是每个做父母都会有的私心。

    刘长永也同样这么觉得。

    看着对方拆开包装袋后笑眯眯吃冰棒的样子,刘长永笑了笑后转头看向自家女儿问道。

    “你小姨呢?没在家吗?”

    “出去买东西去了,刚出去没多久。”

    嗦了一口雪糕,刘幼蓉想都没想就回应了一句,咽下口中的东西后又补充着说道。

    “对了,小姨好像还给你买了个什么刀放在卫生间里了,让你回来后看看好不好用。”

    “刀?”

    “听着挺危险的,我没敢乱动。”

    同样受过到安全教育的刘幼蓉简直是谈刀色变,在她接受的教育中刀这种东西小孩子是不能乱碰的。

    因此她也很听话的没有丝毫好奇心。

    嗦着雪糕吸溜的很大声,刘幼蓉在通知完父亲后便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电视机还在开着似乎在播放着什么卡通片。

    看样子刚刚自己没回来的时候,她大概就是和郑嘉伊在看电视。

    有个朋友也好,省的没事的时候就欺负自己家儿子。

    姐弟之间也能少闹点矛盾。

    望着紧跟在女儿身后进入房间的郑嘉伊,刘长永叮嘱了一句别把雪糕滴地上,在听到女儿应好声后这才转身朝着孩子房间走去。

    悄悄推开门,看到的却是趴在小桌子前奋笔疾书的儿子。

    就算待在门口也能听到对方口中的碎碎念。

    “奖金奖金奖金奖金奖金奖金……”

    “……”

    看到自己家儿子也在为了暑假的比赛而在努力学习,身为父亲的刘长永不禁感到有些放松。

    虽然一直嘟囔着奖金动机不太纯,但学习总归是一件好事。

    尽可能将自己关门的动静声降低到最小的范围,关上门后刘长永这才前往了卫生间。

    推开门进去后一眼便看到了放在洗手台旁的一个盒子。

    包装盒通体黑色,而且高度约十几厘米左右。

    是电动剃须刀。

    刘长永最近一直用着的都是手动剃须刀,虽然刮胡子有些费时间但相对而言要刮得干净一些倒也没考虑过买电动的想法。

    看到此刻安静躺在洗手台旁的电动剃须刀包装盒,刘长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

    昨晚对方的所作所为他都还记忆深刻。

    女性送男性剃须刀是什么含义,并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解释。

    如果不是亲密之人是不可能随随便便送这种东西的。

    沉默着,刘长永来到洗手台前,抬头看着镜子中映出的那张脸。

    三十出头的年纪,一双眼并不算太大但也不小,鼻梁较为挺拔,侧过脸微微抬头,下颚线的弧度看起来极其诱人,就连刘长永自己都忍不住赞叹生了副好皮囊。

    虽说人已入中年,除了身材较为偏瘦一些外,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从面相来看长得很像知识分子,皮肤也偏白了一些。

    一个字帅足以形容。

    当然这也只是刘长永自己的看法,没有男人在照镜子时不会称赞自己帅。

    他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可目前并不是在意帅不帅这一问题,而是何芸笙对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态度。

    小姨子和姐夫……这要传到街坊耳中……

    该如何是好。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让刘长永心烦意乱。

    拧开水龙头后用水打湿了自己的脸,任由水滴顺着脸颊低落进洗手台内。

    再一次的抬起头看向镜子。

    如果何芸笙真的向自己表露出那方面的意思,自己该怎么处理?

    二者之间的关系始终在社会中不太光彩。

    要用怎样的婉拒才能在不伤害对方自尊的情况下,又能回到一开始相处的状态?

    拳头下意识的握紧。

    刘长永痛并快乐着,这种局面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受尽煎熬。

    但该乐还是要乐的。

    “慢点,别碰着鞋柜!”

    正当刘长永纠结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响动,下一秒何芸笙的声音就传入了卫生间内。

    刘长永反应过来后一把扯过挂着的毛巾,擦了擦脸后又将其重新挂了回去。

    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当看到门口的景象时,他才看清楚为什么何芸笙要说慢点了。

    类似搬家的两名员工们将对叠一次的床搬了进来还有一个小床垫,因为入口较为狭窄的缘故因此何芸笙才叮嘱对方二人不要碰到门口的鞋架。

    在放到门口处后,何芸笙眼尖的发现对方踩在自己家地板上的鞋印,脸色立马有了些许变化急忙让对方放在墙边就行。

    员工选择照做,在结束后从何芸笙的手中拿到了钱。

    当二人离开后,何芸笙主动关闭了身后的防盗门,嘴里还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上午刚拖的地又脏了……”

    “你买这床干什么?”

    “你回来了!”

    听到刘长永的声音响起,原本还在盯着地板上脚印的何芸笙顿时抬起头欢快的应了一句,随后刚想朝刘长永走去,忽然想到了什么从鞋柜上拿下了自己才买的拖鞋换上。

    这才走向了卫生间门口的刘长永。

    抵达面前,停了下来。

    何芸笙指了指堆放在墙边的折叠床问道。

    “给你买的,开心吧~”

    “……”

    “我看你睡沙发腿都伸不直,所以才特地给你买的。”

    “床是不错,可是……”

    听到对方邀功式的发言,刘长永呆愣了片刻随即扭头看了看狭小的客厅。

    “这东西怎么放?”

    “……”

    听到刘长永的这声询问,原本还笑嘻嘻的何芸笙顿时愣住了。

    和刘长永一样扭了扭头看了看客厅的环境,沙发以及茶几的摆放本就让空间所剩无几,外加上各个房间门口的位置,唯一的空地如果放下这样的一张床,一家人的进进出出都会受到阻碍。

    脑子一热买下的床,何芸笙直到此刻才忽然意识到不妥。

    正如当初买地垫铺上时那样,又一次被姐夫拆穿后的她一张脸开始逐渐变红。

    张开嘴,吐字也开始变得不那么利索。

    “我,我当然知道客厅放不下,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放在这……对,没打算放在这,我打算……打算……”

    有些慌乱的解释着,何芸笙的双眼四处乱瞄,在听到卧室方向传来的电视机声响后猛地回过神。

    小步窜到卧室门前一把将门推开。

    屋内的两个正在看电视的孩子被这一动静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看向何芸笙。

    “就放在这!没错,我打算放在卧室里!”

    “那不和你睡一个房间了?”

    “不然呢,家里那么小一共就两个房间!”

    “小……”

    “客厅就那么点空间,两个餐桌都摆不下每次还要把桌子折叠靠墙,能用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嘛!”

    “那么点……”

    “如果房子足够大就完全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买不起大房子还真是对不起了……”

    “确实小了一些,我家比这房子大得多了。”

    听到屋外的对话,已经吃完雪糕的郑嘉伊补充上了这么一句。

    童言无忌的一句话犹如利刃一般直插刘长永的心窝。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感觉有被伤到。

    等挣钱了第一件事就是买房,其他的一概不考虑!!

    “所以嘛……姐夫,就放在卧室里吧,挨着墙放一点都不占空间的。”

    “……”

    “再说了,我买的时候老板都说好了不是质量问题不给退的,花了我好多钱呢!”

    “花了多少。”

    “反正买都买了还能扔了不成?你就别问多少钱了!”

    脸上的羞红褪去,何芸笙又恢复了一开始的那副模样。

    凑到刘长永的身边,双手搭在他的肩头推着他来到了床所在的位置。

    松开手,用手拍了拍床身。

    “很坚固的,我站上去跳都完全没问题,质量你放心!”

    “不是质不质量的问题,是……”

    “你放心,你打呼噜也影响不到我,我睡着后不论多大的动静都不会醒的!”

    “……”

    听着何芸笙说出如此糟糕的言论,刘长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告知对方。

    男女二人独处一个房间,不论从那方面来看都是一件极其离谱的事情。

    更不用说她还是自己的小姨子,也算是半个妹妹。

    正当刘长永考虑该怎么向对方解释这一担忧的时候,何芸笙却凑山前微微弯着腰看向他。

    眨了眨眼,一副想要扯开这个话题的模样。

    “是不是该准备晚饭了?我还想吃你做的菜。”

    “……”

    “姐夫!”

    “行行行,先吃饭!”

    叹出一口气,刘长永一副败给对方的模样,一头钻进了厨房中,过了没多久厨房位置就传来了刀敲击案板的声响。

    而停留在原地的何芸笙则是望向厨房的位置。

    悄悄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像是松了口气那般抬起手拍了拍胸口。

    一抬眼却看到了卧室门口探出脑袋的两个小丫头。

    刚松口气的她立马又吸了一口,挺直了腰板,想了一会后伸手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

    “我去拿拖把拖一下地,你们两个看电视不要出来踩脏了哦。”

    “知道啦。”

    “乖~”

    表扬了一下两个孩子,随即何芸笙来到了卫生间的位置。

    拧开水龙头,看着往桶里注水的水柱。

    手则是提着拖把。

    脸上的窃喜在这无人的环境中不必刻意隐藏。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嘀咕了一句。

    “真是个大笨蛋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