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太太请矜持 第99章沦陷.

时间:2021-02-15作者:刘家长子.CS

    !

    何诗珊走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

    就算是闭上眼睛,她也能够在脑海中模拟出正确的路线,什么时候要转弯,那块地面有坑洼。

    儿女牙牙学语时,她曾经常带着孩子到外面遛弯。

    也会在刘长永下班归来时站在路口处带着一对女儿前去迎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送孩子上学。

    这段路程……她早就已经铭记在心并且背的滚瓜乱熟。

    可是,如今的她却忽然发现这段路变得陌生起来。

    随着经济的发展,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街道就仿佛变了样,原先一直出租着的门店如今也有了商户入驻,世界离开了她似乎还在正常运转。

    何诗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走。

    为什么会在听到女儿开门的声响后,感到了慌乱。

    从离婚后的那一刻起,她就避免与自己的一对儿女碰面。

    依稀记得教育孩子们的时候,何诗珊经常告知她们人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在学校内与同学们进行攀比。

    可说的道理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何诗珊曾经教导孩子不要把钱看得太重,可轮到她时她却未能像曾经教育孩子时那般遵守。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任谁也不能简单的便揣测出旁人的想法。

    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在孩子面前崩塌,因此何诗珊才会在刚刚那种情形下选择逃避。

    挎着的包中还装有刚刚取出来的钱。

    明明并不沉,包内除了这些钱外也并没有装其他东西。

    但何诗珊却总觉得挎着的包似乎在将她向下拽去,拽入那有着无边黑暗的深渊之中。

    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便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回去的途中,心生略有不安的何诗珊绕道去了银行,在查询了老银行卡中的余额后,发现确实如刘长永所说的那样,上个月带过去的三万块如今已经存入卡中。

    他并没有要这笔钱。

    意识到这点后,何诗珊像是失魂落魄一般,就连怎么回到的住处都不太清楚。

    漫步走向沙发处的位置,连外出的服装都没有替换便坐在位置上双眼无神的望向正前方的位置。

    臀下的沙发十分柔软,和以前家中的老式沙发没有任何可比性。

    明明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但何诗珊的潜意识中却依旧觉得那个老旧的沙发坐着会更舒服一些。

    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曾经的画面。

    坐在家中沙发上的她,翻阅着孩子们刚刚做完的家庭作业。

    认真检查有没有错误的地方,而自己的一对儿女则会乖巧的站在一旁直到一切结束后才可以去看看电视放松一下。

    可如今……

    无神的双眼眨动了几下,等何诗珊望向周围的时候……

    房屋的空间虽然大了许多,但也相对应的变得冷清。

    尤其是在叶青萱不归家的这段时间,她总是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

    从半个多月前开始,叶青萱回家的时间段便已经形成了规律,早上七点半出门,晚上近六点的时间段回来。

    实际上何诗珊十分清闲,她甚至都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稍微清理一下客厅把衣服洗一下,甚至还有空闲的时间来到阳台处养上一些花花草草。

    然后等对方晚上回来的时候准备好晚饭便已经足够了。

    就算如此清闲,每个月也都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这对何诗珊来说简直和捡钱没什么区别。

    原本以为这样持续一年后,等自己回去一切又可以回到曾经的模样。

    回到曾经的那份温馨之中……

    可今天看到的那副画面,却像是定格在了脑海中一般,怎么也无法忘记。

    何诗珊忘记不了那变得有些陌生的刘长永,也忘不掉那个不知姓名的陌生女人。

    她不清楚,刘长永为什么要抱着对方的孩子。

    为什么那个女人还特地下楼来迎接他……

    “咔蹦。”

    钥匙开门的响动似乎扰乱了何诗珊的思绪,抬起头看向门口处的位置。

    她不知道自己回来后究竟想了多久。

    等叶青萱进来后,她又急忙将不开心的情绪隐藏下来,像是平时那般走上前开口问着。

    “今天回来的这么早,我还没准备晚饭……”

    “早吗?”

    听到何诗珊的声音,叶青萱也有些诧异,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时间段回来。

    还没等说些什么正准备换鞋子的她看向面前的何诗珊,却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不正常之处。

    眼角的泪痕顺着脸颊滑落,一滴泪悬挂在下巴。

    清晰可见。

    这一幕的发生让叶青萱愣了下来,短暂的思索后回过神,语气有些焦急的询问着。

    “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家里来人了?”

    “哭了……”

    直到叶青萱的这句询问传入耳中,何诗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连忙抬起手擦了一下脸,感受到手掌出传来的那股湿润。

    什么时候……

    “是不是他过来了?他是不是对你说了些什么?”

    叶青萱变得紧张起来,开口便迅速的问了几句,好朋友无缘无故的落泪这一现象使得她瞬间联想到了某个人。

    是她不想看见的那个人。

    有着婚姻关系的丈夫。

    方晨。

    何诗珊并不知道叶青萱口中的是谁,为了避免对方察觉到自己今天偷偷回了家。

    她连忙挤出了一副笑脸,抬起手将眼角处的湿润抹干。

    “没什么,刚刚有些犯困打了个哈欠,我也没太注意。”

    “……”

    愣了一会,在听到何诗珊的这句回应后,叶青萱有些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没……没什么。”

    差点说出口,叶青萱在听到何诗珊的疑问后这才选择结束这一话题。

    直到现在,何诗珊都不清楚她实际上也已经结了婚。

    急忙转移话题,叶青萱看了一会面前的何诗珊后,这才向着客厅内走了过去。

    口中则是念叨着。

    “这两天烦死了,你说……男人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男……人?”

    精准察觉到了这一词汇,何诗珊显然有些意外。

    目光顺着从自己身旁走过的叶青萱看去,她还是第一次听对方提到过别的男人。

    “就是我,我认识的一个人,明明他自己过得也不怎么样……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别人过得不好就主动帮忙特别喜欢多管闲事。”

    停顿了一下,叶青萱觉得心情有些烦躁。

    这两天刘长永为了韩昕的事情跑前跑后,明明是善意的举动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厌烦。

    如果是以前她不可能和别人说这件事的,可自从何诗珊搬过来后她已经将自己许多不愉快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这样做后……会让心情好受一些。

    转过身,脸上带有些许的烦躁,继续说道。

    “那个女人我看起来就讨厌,总是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明明才是认识没几天就往别人家跑。”

    “……”

    “是个正常人都做不来这种事情吧?这种人一看就很有心机……我提醒过他,可是他还说我想得太多你说气不气人?”

    似乎想到了那天刘长永帮对方开脱的样子,叶青萱的火气顿时涌上心头。

    越想越气,以至于使劲的跺了跺脚,似乎这样做能让自己消气一般。

    “真是个笨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