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一章 进入主子的身体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滴,滴滴,滴——”

    星期五早晨,此起彼伏的车流声照常响起,令苏秉言眼皮微睁,缓缓恢复了意识。在他对面,一个女生带着平稳的呼吸,仍然处于睡梦当中。和煦的晨光从窗外洒落,将她的侧颜勾勒出一层淡淡的光圈,直看得苏秉言睡意全消,嘴角泛起浅浅笑意。

    女生名叫马玉玉,和苏秉言交往一年有余,算是他的欢喜冤家。

    “唔嗯——”

    没过多久,马玉玉也被吵醒,当即不耐烦地伸了个懒腰,五官全都皱在一团。散乱的发丝从她耳畔滑落,沾在撅起的唇缝中,看起来有些失态。可在苏秉言眼中,她却是个十足的小可爱,连慵懒的素颜都让人百看不厌。

    头发好不好吃啊?傻乎乎的。

    苏秉言轻轻摇头,想将女友的发丝捋至耳后。谁知刚伸出手掌,一团毛茸茸的物体就吓得苏秉言瞬间石化,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什么情况?灰白相间的皮毛、山竹般的短趾——这、这不是猫爪吗?!

    苏秉言愣了愣神,赶紧将手掌翻过来:只见五颗嫩嫩的小肉球围绕在一块“山”状的大肉球周围,四颗在上、另一颗在斜下方,绝对是猫爪无疑!而且……这只爪子为什么越看越熟悉?

    我去!苏秉言一个激灵,立刻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喵立得的爪子吗,难道我和它灵魂互换了?快别扯了!

    苏秉言是想这么说的,可除了一声凄厉的“喵呜”,他没能发出任何有意义的音符。而这一嗓子,也把马玉玉吓得够呛,一个哆嗦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喵立得,你要吓死我啊!”

    马玉玉本有些起床气,可她坐起之后,却忽然僵住了半秒,再将苏秉言一把搂入怀中。

    “你回来了?!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苏秉言,你给我死出来!”

    是我啊,我就是!苏秉言有心答应,并努力挥舞着小爪爪,可惜马玉玉无法了解,只顾满屋子追捕男友。

    没过一分钟,巴掌大的地方就被翻了个遍,令一人一猫都有些失望。

    “苏秉言,回来也不吱声,走也不吱声,你是鬼啊你?就不能发个微信吗!”

    面对马玉玉的责问,苏秉言无暇委屈,他只想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照目前的情况看,他占据了喵立得的身体,而他自己的身体,则被喵立得——

    我滴马鸭,那画面也太不可描述了!

    与此同时,马玉玉气鼓鼓地翻出手机,嘴里仍在念叨个不停。当号码拨出之后,苏秉言多么希望有人接听,能为他解除疑惑,可惜听筒传来的只是一个礼貌而机械的女声。

    “苏秉言,跟我玩儿失踪是吧?有本事别回来!”

    马玉玉狠狠挂断电话,又将苏秉言放在沙发上,便径直冲进了卫生间。至于趴在布垫上的苏秉言则一脸懵逼,极力思索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他只记得,喵立得拉了一天肚子,自己饭后就带着它去宠物医院看病。医生说可能是猫粮的问题,让苏秉言换之前的牌子喂食,如果不行再去复查。之后他就带喵立得去附近的公园逛了一圈,接着,接着……

    诡异的是,无论苏秉言如何努力,后边的事情都没法想起来。看着自己这身毛茸茸的喵躯,他只觉得心乱如麻,连带着想到一大串不能对小朋友说的词语。

    “喵立得,妈妈去上班了,你自己在家乖乖的哦。记住,如果还拉肚子,千万不能弄在沙发上,妈妈会生气的!”

    说完,马玉玉指着沙发,做了个掐脖子的动作,令苏秉言哭笑不得。

    喂,我是你男朋友啊,别一口一个妈妈行不行!你不是说过,最喜欢我有趣的灵魂吗,怎么现在我人没了,你就认不出来了?

    看着张牙舞爪的苏秉言,马玉玉只当他情绪不好,伸手轻轻抚摸起来。情急之下,苏秉言灵机一动,将猫爪靠在腮边,随后两眼一眯,做了个吞云吐雾的姿势。

    “啧,你那个臭爸爸,把你教坏了都!快放下来,以后不准再学了!”

    不是,你仔细想想啊,天底下有哪只猫会这个姿势的?苏秉言越来越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脑袋一歪,左爪护在外侧,右爪做了个点火的姿势。动作虽然是一气呵成,可这一切毕竟发生在一只软萌的猫咪身上,让人看起来只觉得滑稽可笑。

    “喵立得,妈妈要生气——噗……”

    马玉玉刚想板着脸,却还是没能抵挡苏秉言奇特的卖萌攻势,终于露出了笑容。

    “妈妈要去上班了,回来再收拾你。”

    说完,马玉玉倒了一小盆猫粮,放在苏秉言面前,又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头。

    哎,医生说不能吃这个,还有没有小鱼——对了!忽然间,苏秉言想到了什么,一爪子拍飞猫粮,开始尝试在沙发上写出自己的名字。谁知草字头还没写完,就迎来了一阵河东狮吼。

    “喵立得!妈妈说了多少次,不可以乱挠沙发!要做个乖宝宝哦!”

    乖宝宝个屁啊乖宝宝,我现在想发疯!

    苏秉言一边“喵呜”,一边跳下沙发,因为不熟悉猫的身体,还差点摔了一跤。等他再次伸出爪子,马玉玉已经拍马杀到,并将他一把按住。

    “地毯也不能挠!再这么不听话,今天就要关禁闭咯!”

    别,千万别啊!

    一听要被关进笼子,苏秉言吓得瞬间老实,再将双爪“合十”,不停地“做揖”。

    “噗——你今天是怎么了,学了这么多本事?好好好,妈妈不生气了,晚上给你带小零食。”

    说完,马玉玉看了看手机,赶紧拿上包包,在鞋柜旁麻利地提上高跟鞋。至于苏秉言,则“老实”地盯着大门,等待最后一个机会。

    “吱——”

    门刚一打开,苏秉言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不不,那只是他的想象,实际上,他是踉踉跄跄地冲到门边,试图离家出走,亲自去寻找真相。

    “喵立得!”

    谁知急着上班的马玉玉,身手竟然比平时灵活了数倍,略一侧腿,就把苏秉言的屁股挤在了门框处。

    “你爸爸没个正行,怎么你也跟着添乱?”马玉玉一把提溜起苏秉言,严肃道:“今天的小零食取消了,再不听话,这个月都不给你买!”

    哎,等等——

    “咣!”

    随着大门紧闭,苏秉言最后的一丝努力也化为泡影,整只猫无力地瘫倒在地。他不敢想象,从昨晚到现在,喵立得占据着自己的身体,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听着高跟鞋“咚咚”的下楼声,苏秉言暗暗感叹:原来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明明在你面前,你却不拿我当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