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三章 一黑一白?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苏秉言凭借怒气,迈着笨拙却撩人的猫步,一狠心跳上了卧室的窗台。此刻,恐高的症状依旧存在,令苏秉言喵躯微颤,但他明白,他已经不能退缩。

    “呼——”

    一阵和风吹过,将苏秉言腮旁的胡须吹得来回抖动,也使他稍稍镇定了些。回想一早上的离奇经历,他摩挲着肉爪,暗暗下定决心: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跳楼房!事已至此,你没得选择,一库左!

    明媚的阳光下,苏秉言纵身一跃,整个躯体显得灵动而舒展。伴随着阵阵风声,他周围的景物开始逐渐倒退,仿佛是钻入了时空隧道一般。瞬间过后,苏秉言的双爪再次接触到了实物,而且还很柔软——呃,他又跳回床上去了……

    喵了个咪的,我还是不敢啊!就这么跳下去,肯定会摔出猫病来,甚至摔成猫饼也不一定!

    苏秉言在床上来回踱步,尾巴焦急地四处乱摇,但始终想不到好的办法。几分钟后,他迟疑着回到窗台,打算将一切交给命运——好,对面楼层是单数就跳,双数就不跳!

    跳,不跳,跳,不跳……

    “喵呜——”

    苏秉言正数着呢,一记悦耳的喵喵声忽然从侧方传来;他转头一看,是一只极为冷艳的白猫,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那白猫毛发顺滑、耳廓粉嫩,尤其是一对蓝宝石般的大眼睛,令苏秉言禁不住自惭形秽。从它交叉摆放的前爪来看,应该是个女——不,一只母猫。

    等等,刚走一黑又来一白,别吓我啊,谢必安和范无咎么?

    苏秉言想起那只黑猫,不由自主地转回了头。而白猫则半眯双眼,伸出粉红色的细长舌头,悠闲地舔着毛。见苏秉言只敢偷偷拿斜眼偷瞟它,白猫弓起身子,随后轻轻一跃,从外墙的凸起处稳稳落在他身旁,距离很是暧昧。

    你你你你干嘛,这是我家!还有,我可是正经猫——呸,正经人……

    打量了一会儿后,白猫突然抬爪搭在苏秉言头顶,伸出舌头朝他舔了起来。随着身上的毛皮一阵阵抽动,苏秉言感觉自己的尊严碎了一地,可他又搞不清对方的来路,只能夹紧尾巴,倚在窗框上瑟瑟发抖。

    喂,你这么舔啊舔的,到底啥意思?我第一次当猫,你欺负我不懂啊?

    白猫似乎听懂了苏秉言的心声,不再“占他便宜”,只是轻轻“喵”了一下。随后,它双腿一蹬,又跳回外墙的凸起处;看它回头的样子,仿佛是叫苏秉言跟着它。

    不是,咱俩刚认识就跟你走,这合适么?

    苏秉言迟迟不动,白猫却等得不耐烦,直接钻进了“墙”里。没多会儿,它又探出头来,继续盯着苏秉言,一对蓝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

    见有路可走,苏秉言也豁出去了,把心一横,从窗台高高跃起。面对生命中头一回的刺激体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因此当双爪刚刚踩实,苏秉言就马上缩成一团,将全部重心靠向墙面,连尾巴都不敢耷拉出去。

    看他这幅怂样,白猫眼神中透着丝丝鄙夷,让苏秉言有点挂不住面子。以他的性格,就算再怕也不能在女生面前丢脸,不过对方是只母猫嘛——唉,咳咳……

    沿着凸起物匍匐前进了一段,苏秉言总算弄明白了:原来消防通道的窗户没有关实,白猫就是从这里钻进钻出的。可是这条缝——似乎也太窄了?

    一番打量之后,苏秉言将自己的大脸硬塞进去,虽然有些困难,但铁了心还是能挤过去的。难怪说猫是液体,原来这么夸张啊。

    喂,你那什么眼神?

    正在苏秉言竭尽全力的同时,白猫端坐在地,表情又有了变化。在苏秉言看来,那分明是一副想笑又在勉力强忍的样子,也令他心中犯起了嘀咕:猫有这么复杂的情绪么?看来这家伙不一般呐……

    其实也不能怪白猫,因为苏秉言的大脸在窗缝挤压下,两只眼睛被拉成了长线,嘴巴也歪斜着,四颗尖牙杵得歪七扭八,宛如一副智障的样子。如果非要用歌词来形容的话,应该是“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好在这份窘迫并没有持续多久,在脑袋通过之后,苏秉言用小肥爪摁住窗棱,身子滋溜一下就抽了出来,接着马上恢复成原来的长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喵——喵——”

    苏秉言落地的同时,白猫已经飞速下楼,并不耐烦地催促着他。这可难为了苏秉言,用两条腿下楼他没问题,可四条腿就多了点儿吧?

    不行,刚刚在她面前出了丑,这次我一定要把面子找回来!

    下定决心后,苏秉言一狠心,接着高高跃起,以“猛虎扑食”之姿跳了下去。结果正如他所料,见他这么英勇,白猫的眼神有了些许异样,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哼哼,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哎,哎,完球了我去!

    可惜这一次,苏秉言的预判再次出现了重大失误:落地位置离墙壁太近了。只听“咚”的一声,苏秉言被巨大的惯性直接拍在墙上,半边身子都蹭白了。可他不允许自己就这么出糗,索性一条路走到黑,没等白猫反应过来,就以同样的方式接连往下跳。

    “咚——咚——咚——”

    当白猫再次见到苏秉言时,他已经从灰黑相间变成了白里泛灰;可即便如此,他也要高昂着脑袋、悠闲地摇尾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唉,一只母猫而已,你犯得上嘛你……

    见苏秉言这幅样子,白猫走到近前,似乎又要给他舔毛。可苏秉言长记性了,直接闪开坐到一旁,拧着身子张口就舔。没成想刚一下嘴,他就后悔了——

    呸呸,这墙灰什么味儿啊,早知道让它舔了!失策啊失策……

    苏秉言正在死要面子活受罪,白猫不知在哪儿找了个毛线球来,一爪子推到他面前。直到这时,苏秉言才暗暗惊呼,差点误了正题。

    原来你找我就是为了陪你玩球?这不耽误事儿嘛,告辞了您内!

    在白猫的注视下,苏秉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气呼呼地朝小区门口进发。看着他的背影,白猫默默踩着毛线球,眼神若有所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