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四章 回到事发地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方才的黑猫估计是找不着了,苏秉言略一琢磨,决定直奔昨晚的公园。

    说起来,喵立得是一只两岁的美短,正处在它生命当中颜值的巅峰期。不单是圆乎乎的脑袋、白白胖胖的肉爪子,还有那一对绿汪汪且充满傲娇的大眼睛,无不是激发少女心的利器。因此苏秉言刚一上街,围观群众就带着一对星星眼,开始对他“指指点点”起来。

    “哇,你看那只猫,好可爱啊!不过它为什么是顺拐?”

    苏秉言:“……”

    “它居然会等红绿灯诶?我还以为猫是色盲呢。”

    苏秉言:“……”

    “啊——好想摸摸它,不知道它会不会挠我?”

    苏秉言:“……”

    “你说它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这么可爱,肯定是个小公举。”

    什么小公举,我是个爷们儿,uuu,带枪的!还有,喵立得也是公猫好吗?

    “喵嗷——!”

    看着边上一脸躁动的人们,苏秉言使出一记“虎啸山林”,希望他们能离自己远点。谁知他这一“喵”,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让人们更加兴奋了。

    “好高冷啊,果然是喵主子。”

    “连生气都这么可爱!啊,真希望有只这样的猫,天天看它卖高冷。”

    “我要给它拍照,然后做成表情包哈哈哈……”

    喂喂,别乱拍啊!

    苏秉言嗖的一下高高跃起,作势要打掉女孩儿的手机;可对方似乎一点都不生气,只是笑呵呵地退开。

    “哈哈,小家伙脾气挺大啊,可惜刚刚没有拍下来。”

    你脑回路不正常吧,难道不是应该担心手机摔坏吗?苏秉言正在吐槽,可看着周围的一张张大脸,他又突然被戳中了笑点,险些呛着自己。

    由于身高的差距,每个人的相貌在苏秉言眼里都不是正脸,而是硕大的下巴配上一对尔康式的大鼻孔,简直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难怪很多猫咪经常一脸无语地看着人类。

    喂,你这鼻孔……用棉签清理一下好不好?

    “咦,它又在傲娇了。”

    “哈哈哈,应该是嫌弃你吧?”

    对不起,我不是嫌弃她,而是嫌弃你们所有人。

    等到绿灯亮起,苏秉言再也受不了这群鼻孔怪,第一个冲向马路对面。可他不知道,自己轻微顺拐的可爱背影,已经被身后的女孩拍进了手机里。

    ……

    约莫一个小时后,苏秉言终于来到了清静的地界——昨晚散步的公园,也是他记忆终止的地方。

    现在是上午时分,人流不多,眼前的公园看起来静谧而安逸。而苏秉言呢,一直躲在街边的绿化带里,用两只大眼睛偷瞄公园的动静。只可惜,他现在的模样根本不像一个“潜伏者”,反而像一只在打小鱼干主意的调皮鬼。

    “为什么……平时……”

    “老弟……我们也……”

    正在苏秉言瞄来瞄去时,公园门口似乎发生了争吵,一个溜狗的男子正和保安争论着什么。模糊的言语声时不时传来,听得苏秉言心痒难耐,干脆偷摸靠近点儿听个究竟。

    “我不是说了,我的狗很听话;真要出了问题,我负全责就是!”男子不耐烦道。

    “老弟啊,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昨天园里刚喷了药,就算你的狗再听话,鼻子总要吸气儿不是?万一有点状况,你不心疼么?”

    “你也说了是我的狗,又不要你负责,你操那闲心干什么?”

    “嘿?”一听这话,保安真来劲了:“好,你的狗我不管,但你不能耽误我工作!规定就是规定,我把话放这儿了,你今天绝对进不去!”

    “嘁,不就是个破保安,那么死脑筋干嘛?”男子撇嘴道。

    “你怎么还骂人呢?我告诉你,现在有些无赖,就是欠收拾!这不前段日子,有个脑残逛野生动物园,叫他别下车,他偏下车,结果被老虎咬了还反过来告动物园。我看你啊,比那家伙好不到哪去!万一你的狗出了问题,你却找领导讹我,那我跟谁说理去!”

    “你大爷的,怎么说话呢你?!”

    “跟谁耍横呢,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汪,汪,汪汪汪!”

    “诶诶——你把它牵远点儿!”

    忽然间,男子的狗一边叫唤,一边扯着绳子满地乱转,把保安吓了一跳。

    “怎么着,你还要放狗咬我?!”

    男子没有理睬,仔细观察着四周;接下来,他似乎想通了什么,掏出手机道:“我给你录音行不行,出了事我负责,让我进去!”

    “进去?现在更不行了,你这狗还不知道咬不咬人呢!”

    “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吧你?!”

    “怎么着吧!”

    “……”

    接下来的话太接地气,苏秉言就没心思听了。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既然喷了药,那他昨晚是怎么进来的?还有,喷洒药物明明对宠物的影响比较大,为什么喵立得没事,他自己却不知所踪了?

    管他的,进去再说!

    趁着门口正热闹,苏秉言轻点脚尖,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大门角落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猫咪脚掌的肉垫真是太好使了,踩在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简直是偷鸡摸狗利器。

    唔!苏秉言还没感叹多久,一股刺鼻的气味就扑面而来,熏得他有些犯恶心。而且,他越是深入,这股刺激气味就越强,甚至让他感觉到有些乏力。可他昨晚进来时,并没有太大感觉啊,难道是因为人和猫的嗅觉差异?

    啊——怎么回事,头、头好疼!

    苏秉言经过一片草地,头忽然疼得厉害,以往的记忆也随之涌现出来。

    他记得,喵立得曾经在这里遇到过几只野猫,玩得非常开心。此后他只要经过公园,喵立得就会拼命想往里钻,再去找那几个小伙伴,而昨天晚上……

    想到这,苏秉言感觉脑中有几个模糊的画面正在浮现,可他怎么都记不起来。于是他稍微走了几步,发现头痛的来源似乎与前面的池塘有关:越靠近,头就越痛。

    没错,一定是那里!

    苏秉言强忍着头痛,一步一顿地艰难向前,连口水都淌了出来。万幸的是,随着他不断接近,那些模糊的画面也逐渐清晰起来,正是他昨晚的记忆!

    苏秉言依稀看到,有三四只猫和喵立得倒在一起,而他本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