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十章 十趾紧扣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苏秉言醒来的时候,他正趴在自家床上,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他只记得,刚刚还在听男医生说虐猫人的事,结果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下就睡着了。

    床的另一边,马玉玉已经进入梦乡,手中仍旧握着手机。苏秉言走到近前,轻轻蹭了蹭女友的脸颊,然后偷摸从窗户缝里钻了出去。

    我去,好黑啊……

    刚进入消防通道,苏秉言就打了个寒颤,心里有点发虚。此时此刻,所有的灯光都已经关闭,只有墙上的“安全出口→”还冒着微弱的绿光;可这个绿光,不但不能给他多少安全感,反而像是一团团鬼火似的,看起来只会更加瘆人。

    苏秉言紧贴着墙壁,一双眼睛来回乱瞟,生怕什么地方冷不丁钻出点脏东西。正当他哆哆嗦嗦下了半层即将要转身时,害怕的东西还是来了——只见楼梯下方的拐角处,一排黄澄澄的眼珠子齐刷刷地盯着他,当时就把苏秉言吓了个趔趄,四仰八叉地滑了下去。

    救命啊,见鬼啦!

    苏秉言刚一落地,那些模糊的身影就立即扑来,把他堵了个严严实实。情急之下,苏秉言双眼紧闭、四肢并用,原地耍了套翻盖儿王八拳;谁知还没扑腾两下,一个霸道无比的巴掌就迎面而来,瞬间将苏秉言干蒙。

    这个感觉好熟悉啊,是……是黑猫?

    苏秉言把眼睛微微眯起一条细缝,果然看到了黑猫模糊的面孔。在它旁边,还有一只狸花猫和一只玳瑁猫,相比之下,他俩的眼神似乎和善些。

    接下来,黑猫动了动脑袋,像是一个大佬在吩咐小弟;另两只猫则马上行动,一只按着苏秉言,一只环抱他的前爪,并将其抬了起来。见状,黑猫也抬起右爪,再缓缓伸出,直到与苏秉言十指——不,十趾紧扣。

    喂,你到底什么套路啊?吓我一跳不说,现在又来个give me five——唔,这、这是?!

    肉垫紧贴的一瞬,满腹牢骚的苏秉言马上顿住,心中惊讶万分。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无法描述的东西正从爪底极速涌进,直奔他的天灵盖而去。

    “小子。”

    谁,谁说话?!

    苏秉言惊恐地左右张望,可除了三幅淡定的面孔外,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影出现。

    “是我,”黑猫点头示意,“有什么想问的,就集中精神默念几遍,我能听得到。”

    我——的——天,这到底什么情况?难道它的爪子是usb接口,还能即插即用的?哎哟!

    只见黑猫身子前倾,又是一爪拍下:“行了!等你半天了都,别净想些没用的!”

    感受着面前威严的眼神,苏秉言一脸委屈,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将想说的话集中在脑海里。

    “我只想问,我到底是怎么了?还有你是谁,他们又是谁?你们为什么会说话?公园有什么危险?你今早为什么出现?我为什么不会打字——”

    苏秉言正努力集中精神,可突然发现黑猫又抬起了爪子,吓得他马上停住,并将大脸缩到一边。

    “你是个机关枪啊你?还‘我只想问’,当别人脑袋是八核处理器呢?”

    “对,对不起……”

    黑猫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你。”

    “我叫何应龙,原本住在隔壁的k市,自己经营一家小超市。差不多三年前,我开车从k市出发,准备到s市玩几天,谁知道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等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黑猫,而且身在离事发地几公里以外的地方。直到后来才听说,自己已经从那场车祸里丧生了……”

    “你的意思是,我也死了?!”听到这个消息,苏秉言感觉全身一阵冰凉,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儿。

    “我不确定,因为公园那边并没有异常,警察也没有出动。”

    “既然没有异常,你怎么知道我变成猫了?”

    “是他,”黑猫扭头看向狸花猫,“这一片的猫,我儿子都很熟,包括你——不对,是包括你的宠物猫。昨天半夜,他看见你家宠物无精打采地回到小区,觉得有点不对劲,就想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你的猫就像被下了咒似的,只顾闷头往前走,对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我儿子觉得出问题了,马上告诉我,我才会去你家,才会有早上那一幕。”

    “可是……你怎么知道猫其实是我呢,而且你又不认识我?”

    “我儿子见过。你的猫是由你和女朋友一起养的吧?”

    苏秉言心头一沉:“是……”

    “其实昨晚,我在窗台上盯着你们观察了很久;那种感同身受的滋味告诉我,你肯定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果然,当我看见你用平板发信息时,我就确认我是对的。”

    听到这里,苏秉言忽然激动地抬起头:“我正要问呢,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会打字了?!”

    “还说呢,即便你把信息发出去又怎么样?”黑猫也很激动:“告诉别人你是只猫?就算别人信了,你要怎么和他们相处?再说了,这一切的原因都没弄清楚,你怎么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

    看苏秉言默不做声,黑猫继续道:“告诉你吧,我出车祸以后,被附近农家的一个老奶奶收养了。听那里的村民说,从车祸发生那天开始,现场附近出现了大量的伤猫、死猫,根本查不到是谁干的。而我心里却很清楚,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我变成了猫,然后附近的猫就开始死?于是我决定,不能继续待在那里,并辗转来到了s市。”

    “伤猫、死猫?”苏秉言惊道:“方才我在宠物医院也听说,最近他们收治了很多流浪猫,都是被人为伤害的。难道——那些都是冲我来的?”

    “我正想说这件事呢。附近有人虐猫,我们已经知道了,但还不确定是否和幕后的黑手有关。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敢不敢和他们直接交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