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十七章 特殊能力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玉玉,那家伙脾气太臭了,你给他电话真的好吗?”出门后,小芬问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

    小芬一怔:“啊?哪里奇怪?”

    马玉玉回头望了一眼,疑惑道:“阿言如果真丢了手机,他绝对会来公园找的;可从刚刚的情况看,他似乎又没有来过。如果是另一种情况——他的手机坏了,那为什么直到10点26分,他还要呆在公园里?告示牌上不是写了,九点钟就闭园吗。”

    “对呀,这么说确实很古怪!”

    “古怪的不仅仅是这个,”马玉玉继续道,“那个张东虎也是,刚开始极度不耐烦,最后却又态度大变,还要留我的电话。既然这样,我就索性给他,看他玩什么名堂。”

    “呃,”小芬突然搓了搓肩膀,“怎么听你一说,感觉周围有点凉凉的呢?不过阿言也真是的,早点出现什么都解决了,非要搞成这样。诶,他给你发信息了吗?”

    马玉玉失落地摇摇头:“没有……算了,不知不觉都到这个点了,要不先去吃饭吧。”

    小芬一摊手:“sorry,你男人失踪了,我的可没有。今天晚上我们约好了看电影,既然错过饭点,我干脆留着肚子狠狠宰他一顿,别怪我重色轻友啊。”

    看着一脸甜蜜的小芬,马玉玉干笑两声:“呵呵,那我回去补觉了,有时间再约吧。”

    “有阿言的消息,记得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海扁他!还有,离那个张东虎远点!”

    “好,我知道了,拜!”

    看着小芬离开的身影,马玉玉轻叹一声,迟迟没有往前走。僻静的街边,她一会儿翻翻手机,一会儿左右望望,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下定决心——转身,朝公园的方向原路返回。

    ……

    “砰!”

    “砰砰砰!”

    嗯——?哎妈呀!

    在一阵连续的敲击声中,苏秉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狸花猫黄不溜秋的大眼珠子离他仅不到五公分,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砰!”

    紧接着,狸花猫又是一爪子,苏秉言这才完全清醒过来,与对方完成了肉垫交接。

    “听得清吗?说话啊?”

    “等等,”苏秉言调试了一下爪子的位置,“现在可以了。”

    “你什么情况啊?刚才还着急忙慌叫我出去,结果自己在家呼呼睡上了,你心可真大啊你!”

    苏秉言有点委屈:“不是这样的……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地睡着,那种感觉,嗯,就像突然晕倒了一样。”

    “……”

    狸花猫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是真的?”

    “我骗你干嘛?诶,天都快黑了,玉玉怎么还没回来,她没出什么事吧?”

    “还好,没什么大事。”

    “没什么大——那就是出事了?”苏秉言心头一沉:“你快说啊,她到底怎么了?”

    “别紧张,听我慢慢讲。你说的虎子,是不是中等个头、肤色挺黑?”

    “对,就是他!”

    “那就没错了。我和我爸赶到时,你女朋友,还有另外一个姐姐正在找东西,虎子一直在边上催她们。后来估计是没找到,虎子又催得厉害,她们就走了。”

    苏秉言点点头:“她们应该是想找我的手机,具体在什么位置?”

    “找手机?你怎么知道?就在公园的人工湖边上。”

    “湖边,真的是湖边!”

    听到这话,苏秉言感觉自己的小心脏砰砰乱跳,尾巴也下意识地立了起来。

    “昨天去公园的时候,我一到湖边就觉得头疼,脑子里也陆续出现零碎的片段。照目前的情况看,事发地百分之百在那里,可惜我不能靠得太近,不然就全想起来了。”

    “什么零碎片段,你昨晚怎么不说?”

    “不是没来得及吗。我在画面里看到,喵立得和其它几只猫倒在一起,样子非常萎靡。本来我还想继续,可是越靠近湖边,头就疼得越厉害,根本接进不了。”

    狸花猫好奇道:“什么样的猫?”

    “我想想啊,一只黑白杂色的,一只橘猫,还有一只跟你差不多。你看到画面了吗?”

    “这——!”狸花猫忽然惊讶地睁大眼睛:“你居然能把看到的东西传递给我?!什么时候的事?”

    “怎么了吗?就是——”

    接下来,苏秉言将如何得到壮壮的记忆复述了一遍,令狸花猫愈加难以置信。

    “我是看你们用这种方式交流,打算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成功了。不过听你这意思——你们都做不到吗?”

    狸花猫有些激动:“当然做不到了!如果有这个能力,我们还去事发地干嘛,直接在周边收集其它野猫的记忆不就好了!唉,你怎么才出现啊,害我们误打误撞了好几年——”说到这,狸花猫急忙改口,“不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没事,我能理解。”

    看着面前的狸花猫,苏秉言忽然觉得无比同情对方。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但在事发之后起码还遇到了帮手,不至于像对方当初那么无助。

    “后来呢,玉玉出什么事了?”

    “哦,对不起……”狸花猫顿了顿,继续道:“后来我和我爸一直在跟踪虎子,发现他总是围着人工湖转,行为非常的可疑。正在我准备回来通知你时,你猜怎么着,你女朋友又出现了!”

    “她又回去了?!为什么?”

    “我感觉她和我们的目的一样,也想看看虎子在搞什么鬼。不过她毕竟是个人,目标太大,再加上虎子的反常行为,让我爸有点担心,她会被虎子发觉。所以——你别生气啊,所以我爸在她没那么靠近的时候,故意上去咬了她一口,把她赶跑了……”

    “……”

    苏秉言想破头也预料不到,对方所说的“出事”竟然是指这个。

    “怎么,你真生气了?我们也是为她好嘛。”

    “生气倒不至于,我想问问,嗯——咬得重吗?”

    “反正我爸说,他就是轻轻咬了一口。不过我觉得,他脑子里的‘轻轻’,可能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

    呃,小弟弟,你还真是个实在人啊……

    “哈哈,是吗,我爸也说我是个实在孩子。”

    唔!

    苏秉言突然想起,只要集中度高,自己的思维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听到,当下感觉异常的尴尬。好在狸花猫并没把它当成吐槽,反而愉快地接受了。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阵插钥匙的声音,吓得狸花猫赶紧缩回爪子。当马玉玉和霍珥换鞋进来时,它早已窜出窗台,失去了踪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