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二十六章 隔空博弈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说话间,手机屏幕忽然变化,令三只猫齐齐伸头、目不转睛地看了过去。

    只见手机屏幕上传来几个大字——“你谁啊,有病吧你!”

    “他敢骂你!苏哥哥,怼他!”

    “好!”苏秉言瞬间来了精神,将捧着的手套用出了一指禅的感觉。

    “我是有点毛病,近视加散光。这几天没戴眼镜,什么都看不清,好烦啊?”

    “啊耶,”于宛之瞟了一眼,“你挺会啊,阴阳怪气的。”

    苏秉言:“……”

    没过多久,对方迅速发来了回信——“眼瞎关我屁事?滚!”

    看到眼前的一幕,何武昂开始在内心狂吼:“啊——气死我了!都说了让我咬死他,让他知道什么叫社会猫!咚、嚓、嘣、嘭……”

    听上去,何武昂似乎在演练他的自创武功,令苏秉言和于宛之有些哭笑不得。

    “要是他一直嘴硬,那可怎么办?”

    苏秉言想了想,爪子又动了起来——“水里又冷又黑,下来陪我吧。”

    这下子,对方彻底沉默了,直到很久以后才回复——“你xx到底是谁?!”

    “上钩了!”苏秉言暗呼一声,马不停蹄地继续输入。

    “你应该问,我到底想要什么。”

    “呃,”于宛之舔了舔鼻子,“你别介意啊,我现在有点分不清楚,你和虎子到底哪个比较可怕……”

    “叮——”

    忽然间,手机一响,对话框再次变化——“跟我玩儿,你想好了吗?”

    嗯……你是真有底气,还是虚张声势?

    苏秉言不为所动,继续按计划输入——“想必镜框你已经擦过了,另一件东西呢,找到没有?”

    “苏哥哥,什么东西啊?”何武昂好奇道。

    苏秉言一脸苦笑,于宛之则鄙夷道:“小孩子别插嘴,他在诈对面,懂不懂?”

    “叮——”

    对面很快回复——“不就找到个破眼镜么,想唬我?”

    “……”

    “怎么办,他好像不傻啊?”于宛之有些担心。

    “确实,”苏秉言想了一会儿,“事已至此,咱们不可能露怯,要装就装到底吧。”

    “哒,哒哒,哒哒哒……”

    “你在浪费机会,想清楚再回答。”

    信息发出之后,手机陷入了长久的沉寂,只有远处的呼噜声依然如故。三只猫中,何武昂显得最为焦急,一根尾巴变着法儿地摇来晃去,好不容易才盼来了回音。

    “东西呢,拍照给我。”

    “怎么办?”于宛之忧心道:“我们哪儿有东西拍给他看?”

    苏秉言摇摇头:“没关系,至少他间接承认,物证确实没有找到。如今我们在心理上处于高位,继续打压他就好。”

    “哒,哒哒,哒哒哒……”

    “算你浪费了半个机会,还有半个。”

    “咻”的一声后,手机再次陷入沉默,很久都没有变化。

    “啧,看来他犹豫了,这么久都没回复。你说那样东西,到底会是什么?”

    于宛之说完,苏秉言答道:“我现在考虑的,不是那件东西本身,而是它在哪里。”

    “对呀,既然他找不到,应该是——”

    “湖里,”苏秉言十分肯定,“湖面很大,加上藻类滋生,视线也不好,他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防止他下水,还要先他一步发现那样东西。对了,我记得猫很怕水,你们可以游泳吗?”

    “我可以!”何武昂自告奋勇:“我会游泳,还会潜水、抓鱼!”

    “那你去公园找你爸,然后再下水找一找,行不?”于宛之道。

    “啊——?”何武昂很不情愿:“他还没回信呢,你们就让我走,我不走!”

    苏秉言也劝道:“小武,这东西很关键,如果他迟迟不上钩,我们很可能会骗不到他。另外,我的尸体应该还在里面,要是能找到,也不用管那是什么东西了。既然你这么厉害,会潜水,你就帮帮我好吗?”

    “那边有我爸呢,我先看他回复什么再去,求求你了苏哥哥——”

    “唉,他不是没回复么,也许之后都不会回复了。”

    “我不!”何武昂仍不放弃:“要么我们带手机过去嘛,我帮你叼着好不好?”

    于宛之插道:“小黄,你要不去,我明天和你爸说哦?”

    “啊?臭阿姨!”何武昂瞪向对方:“哼,就会告家长!你怎么不去?”

    “我不会潜水啊!”

    “那、那苏哥哥跟我一起去,让鱼丸子留在这里。”

    “他也不会,会还能被淹死——呀,对不起对不起,我……”

    苏秉言苦笑一声:“没事。小武啊,你要知道,现在我们有了新线索,而最重要的任务落到了你的头上。如果你能找到它,南叔就不会再当你是小孩子了。”

    “嘁,”何武昂有些不屑,“好老套的说法,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们班同学就不吃这一套了。”

    苏秉言:“……”

    “算啦算啦,我去还不行吗。”

    到了这会儿,何武昂总算妥协,沿着楼道钻了出去。至于苏秉言他们,看着即将消磨殆尽的电量,心里可谓万分焦急,却迟迟等不来回音。

    “叮——”

    就在手机快要关闭时,虎子终于回复——“我知道你是谁了,注意安全。”

    “天呐,他这什么意思,是想压过你?”

    “不知道,”苏秉言心头一紧,“我感觉他不像在开玩笑。这样吧,你过去支援他们,我留在这里阻止玉玉出门。”

    “可是,你现在这幅样子,要怎么阻止她?万一再被关进笼子呢?”

    “只有一个办法——用‘苏秉言’的名义警告她。”

    “啊?你真的要这么做?”于宛之郑重道:“越是给她留幻想,她以后就越难接受。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先想清楚,就是永远无法恢复真身的话,你要怎么了断这段感情?”

    “我——”苏秉言一顿,“你有什么经验吗?”

    于宛之叹了口气:“大家都知道我死了,不用了断。你慢慢考虑吧,我先走了。”

    “……”

    于宛之走后,苏秉言独自面对空荡荡的楼梯间,迟迟难以下定决心。接下来,他没有回复张东虎,直接关闭手机并将其叼了回去。看着马玉玉熟睡的侧脸,以及被泪水沾住的眼睫毛,苏秉言沉默良久,偷偷将平板拖到了客厅。

    “玉玉,不要相信虎子,我很担心你。”

    犹豫多时之后,苏秉言终于将这句话发送出去,并删除了聊天记录。

    对不起,我不是工藤新一,但我只能把你当作毛利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