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喵立得大冒险 第二十八章 不要说出去

时间:2020-03-15作者:醉别钟陵

    张东虎突然拿来马玉玉的手机,扳住她的手指解了锁。

    “嘴硬是吧,老子自己找!”

    张东虎来回滑动屏幕,检查着每一个他认为可疑的app;可是翻了半天,他始终没有找到马玉玉给他发信息的痕迹。

    “你特么把短息删了?好,老子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你要干什么?!”

    在马玉玉惊恐的目光下,张东虎拿起自己的手机,对着屏幕不停拍照。

    “18052……这是你妈的号码吧?周淑芬,这是谁啊,打了这么多电话?”

    “你——你个变态,离她们远点!”

    看着眼前的一幕,马玉玉的眼神异常愤怒,可声音却显得毫无底气。

    另一边,张东虎没有搭理她,而是继续自言自语:“东西不在家里,肯定藏在别人那。是你妈么?嗯,外地号码,不对……还是这个淑芬?是她吧!”

    “信息真不是我发的,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

    “少啰嗦,老子看看聊天记录就知道!”

    说话间,虎子点开马玉玉的微信,想要确认他心里的猜想;可刚看到第一条,他就瞬间愣住了。

    “奶狼狗:玉玉,不要相信虎子,我很担心你——x,奶狼狗是谁?说,是不是他帮的你?!”

    “他——”

    没等马玉玉说完,张东虎又不耐烦地摆手,顺着时间轴往上翻;谁知他越看下去,内心的惊异就越重,表情也变得极为复杂。

    “这是你男朋友?xx,他在哪?你们合伙演戏给老子看呢?!”

    “你不要再自说自话了好不好!”至此,马玉玉心头的疑惑与憋闷终于压过了求生欲:“他在哪应该问你才对!什么水里好冷,什么眼镜,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还有,你说找到了帽子,帽子又在哪?”

    “我有个屁的帽子,骗你出来的,x!”

    张东虎低吼一句,接着便开始来回踱步,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一段时间后,他终于下定决心,抓起手机朝马玉玉走去。

    “你、你走开——唔!”

    ……

    不知过了多久,苏秉言缓缓睁开双眼,意识也渐渐恢复。他记得自己被虎子扔下来,撞上路口的挡车球后滚进了绿化带里,随后就昏了过去。

    玉玉呢,玉玉!

    清醒过来的苏秉言,急忙挣扎着起身,想要赶回家里。可刚一用劲儿,其后背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每迈出一步都异常痛苦,动作变形得厉害。等他返回楼道时,意识已经再次恍惚,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会昏倒。

    “呲,呲呲……”

    彻底虚脱的苏秉言,蹒跚着来到一个住户门口,拼尽全力挠动大门。不久之后,那个像马东锡一样的中年男子探出身来,并疑惑地看着苏秉言。

    救、救玉玉……

    最后一刻,苏秉言抬起爪子指向自家大门,接着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男子楞住片刻,顿时明白了什么。只见他抱起苏秉言,急急忙忙赶到马玉玉门口,却迟疑着没有敲门。听了一会儿动静后,他又掉头朝自家走去,拿出一捆绳子绑住床脚,又套在自己的腰上。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男子试了试绳子的力道,随后直接打开窗户翻了出去。就这样,他紧紧贴着墙壁,通过放空调外机的水泥板,小心翼翼地来到马玉玉家窗外。

    “哗——”

    一、二、三!

    男子轻轻掰开身边的窗户,接着默数几秒,突然翻进室内。当看到满地狼藉之后,他快速解开腰间的绳子,并以迅雷之势直冲客厅。而客厅里,马玉玉正跪坐在一片垃圾海中,捂着脸啜泣个不停。

    “妹子,怎么了?!”

    马玉玉惊讶地仰起头,愣愣地看向男子,忽然大哭起来。

    望着马玉玉红肿的眼睛,以及手上清晰的勒痕,男子的表情由惊愕瞬间转变为愤怒,大声道:“是谁?他把你怎么了?!”

    “……”

    见马玉玉没有回答,男子又道:“你——你报警没有?”

    “不要,”至此,马玉玉终于开口,“不要报警……”

    “为什么?!”

    “求求你别问了,我要去找我的猫……”

    听到这话,男子上前将马玉玉轻轻按住:“你的猫很通人性,是它来挠我门的。放心,我马上带它去看病,只是你——”

    马玉玉摇摇头:“它在哪,它还好吗?”

    “它在我那里,好像伤得挺重。”

    “麻烦你把它抱过来好吗?”

    “可是——”

    “拜托了。”

    在马玉玉的执意要求下,男子点点头,不解地走出了房间。而马玉玉则拿起手机,不停地输入又删除,直到重复多次才停下手来。

    “把一切说清楚,否则我们就结束了。”

    短短的一句话,让马玉玉犹豫许久,才咬着嘴唇发送出去。同一时间,男子也将苏秉言抱了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大哥,能不能拜托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好……”男子迟疑道,“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没有了,这两天谢谢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没——咳,我是胡先勇。”

    马玉玉重重地点头:“我是马玉玉。谢谢你,胡哥,我要送喵立得去医院,今天就这样吧。”

    男子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等他走后,马玉玉换下身上的睡衣,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可看着仍旧昏迷的苏秉言,她还是一把抹干泪痕,从地上胡乱捡起几件衣服套上,向宠物医院赶去。

    “这、这是——?”

    刚到医院,关耀祖就一脸惊讶地看着苏秉言,并给他做了些基础的检查。

    “关医生,求求你治好它,求求你了……”

    “好的!nancy,快准备一下,有紧急情况!马小姐,你先在这——你手怎么了?”

    马玉玉赶紧躲开关耀祖的眼神,并拉长袖子:“我没事,喵立得要紧。”

    “那好,你休息一下,等会儿告诉你结果!”

    “拜托了!”

    看着关耀祖远去的背影,马玉玉的眼神紧张而又有些恍惚。但她不知道的是,昏迷之中的苏秉言,并没有失去全部意识,而是做着一个奇怪的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