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龙背上的训练家 第140章 浴火重生吧,小火妖!

时间:2021-01-26作者:开泽

    此时是中午一点。

    私人对战馆。

    白泽带着流浪青绵鸟寻个地方。

    本意是想帮它打周文豪的脸,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白泽拥有寻常人所没有的眼光,似乎看到了流浪青绵鸟身上潜藏的全新力量。

    这种潜能恰恰是其他青绵鸟缺少的东西,有时候,因祸得福将会带来巨大的改变。

    江北他们四人反而不理解。

    不理解白泽为何要对周文豪发出挑战。

    这不是无事找事吗?

    可白泽认为,不找事怎么制造契机激发流浪青绵鸟身上隐藏的潜能?用普通法子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之内解决流浪青绵鸟无法使出技能这个毛病。

    该毛病的症结在于曾经抛弃它的训练家那里,如果不受点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刺激,估计很难有所好转。

    流浪青绵鸟在白泽的耳边唧唧喳喳,带着疑问重复一遍:“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你不想在曾经的训练家面前丢脸,那就拿出真正的斗志,没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除非你自己打从心底,压根就不想克服,宁愿固步自封,独自舔着伤口度日。”白泽毫不留情地揭开它的伤疤。

    “你……”流浪青绵鸟怒目圆瞪。

    “干嘛呢,阿泽!不是我说你,这的确有点过分了。”江北见气氛不对,赶紧从中劝和。

    “过分归过分,但事实就是如此。”白泽不知为何,言语间突然变得尖酸刻薄,句句都在扎流浪青绵鸟的心,以至于对方异常激动,瞳孔燃起了一团怒火。

    “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不敢对你动手。”流浪青绵鸟已然进入怒不可遏的状态,在周文豪面前都不曾爆发出这种色彩极其强烈的情绪。

    可能是压抑已久。

    也有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它最脆弱的一面。

    无论是哪种原因。

    都会导致它无法使出技能。

    “来呀,就怕你不敢动手。”白泽示意江北他们站远点,别被卷进来,激将法不止用在周文豪的身上,同样也用在流浪青绵鸟的身上,他要强迫流浪青绵鸟直面现实。

    “可恶的家伙!”流浪青绵鸟怒火中烧,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立即朝着白泽猛扑过去,使出了纯粹的啄攻击。

    由于鸟喙并没有散发出白光。

    没有技能特效。

    因此算不上是技能。

    白泽见状,侧身闪躲过去。

    待流浪青绵鸟折返回来,再次使出纯粹的啄攻击,他抬手往它的脸上啪地一声打过去,声音非常响亮。

    “只有这种程度吗?待会怎么给曾经抛弃你的训练家一点颜色瞧瞧?光骂一点也不过瘾。”白泽加大力度刺激流浪青绵鸟,仿佛已经看到它体内那团微弱的火种正在复燃亦或是爆发。

    以它刚烈且坚毅的性格。

    必然不会认输。

    更加不会轻易认命。

    只听嘭的一声,流浪青绵鸟因为强烈的情绪波动导致自燃现象产生,整个精灵被体内冒出来的圣火无情地焚烧。

    绯红的圣火重现当日焚烧它的场景,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羽毛以及棉花翅膀再次被烧掉。

    扑通!

    流浪青绵鸟摔在地上。

    不停地在圣火的包裹下打滚。

    痛苦万分地哀嚎。

    “很好!”

    白泽蹲下来。

    将手伸进圣火之中。

    也不怕被圣火焚烧,就这样直接摊手按在流浪青绵鸟的身上,体表溢出异常显眼的白光流体,与其源源不断地共享超再生能力。

    这时候,奇迹发生了。

    流浪青绵鸟脸上的痛苦逐渐减少,尽管圣火还在持续焚烧,但肉体得益于超再生能力的影响,烧伤痕迹正在消失。

    “你不怕圣火?”

    流浪青绵鸟从愤怒中清醒过来。

    看着眼前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露出了讶异的神色,心里大概在想人类居然不怕被圣火焚烧?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白泽通过接触共享超再生能力的同时,也通过心灵力量感受到流浪青绵鸟的想法,当即传送心灵感应:“怕啊,不过我有超再生能力加身,就算被烧伤也能很快恢复过来,你正在沐浴着我共享的超再生能力,现在感觉如何?”

    “感觉还不错……难道你是故意激怒我,引发我体内的圣火,然后再共享超再生能力,将圣火对我的伤害降到最低?”流浪青绵鸟总算明白白泽的用苦良心,不过仍然心存疑惑,“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体内还残留着圣火火种,我自己都没感觉了。”

    “我用心灵力量无意中探查到的,你没感觉是因为这股圣火火种正处于沉睡状态。”白泽全力释放超再生能力,不惧圣火延烧在自己的手臂上,烧伤还没显现出来就恢复了,这有点bug啊,“还有,你一直无法使出技能,除了心理因素以外,最大的原因是受到体内这股圣火火种的影响,所以必须将它引发出来。”

    “我的羽毛又被烧掉了。”

    流浪青绵鸟看着光秃秃的自己。

    心情瞬间低落到极点。

    它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羽毛。

    没有哪只青绵鸟或者七夕青鸟不在意自己的羽毛,这是一种非常喜爱干净的绵鸟精灵,翅膀脏了就会立即冲洗干净,严重的话可能还有一定程度的洁癖。

    “无碍,咱们先控制住体内的圣火火种,有我的超再生能力加持,羽毛很快就重新长回来。”白泽按轻重缓急来处理。

    “怎么控制?”它问。

    “在此之前,我想知道你到底是如何不小心吞了圣火?”白泽急于求证艾玛和贺杰的说法是否属实。

    “吞?”

    流浪青绵鸟艰难地站起来,整个精灵包裹于圣火之下,摇摇头接着解释清楚:“我没有吞它,是它烧我,然后顺着嘴巴跑进我的身体里,就好像……”

    “就好像有意识一般?”

    “对!”

    “难怪会变成这样。”

    “我也不想变成这个样子啊!”

    流浪青绵鸟恨透了这股圣火火种,是它改变了自己的鸟生,被迫经历被抛弃、流浪的生活,只能与孤独为伴。

    同时也让它看透人心。

    这一幕落在江北等人的眼里。

    不明觉厉。

    流浪青绵鸟被火烧。

    白泽体表冒光。

    并且还无声无息地对视着。

    谁也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对话。

    “他们在干嘛?”贺杰忍不住问。

    “嘘,别说话,咱们看着就是了。”江北是最了解白泽的人,反正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他还要帮白泽留意周边有没有人,免得闲杂人等惊扰了整个过程。

    艾玛和顾南相互对视,通过眼神交流得到的结论是猜不出这是什么超能力,眉头越发紧锁。

    气氛凝固之际。

    白泽慢慢闭上双眼。

    让自己沉静下来,全身心放松。

    他正在尝试之前没有尝试过的做法,通过心灵力量与流浪青绵鸟共享脑海中的画面,简称心灵映像。

    恍惚间,流浪青绵鸟依稀看到一个动画人物变成一只不死鸟的动态画面,这是海贼王里面的马尔科,吃了动物系幻兽种鸟鸟果实不死鸟形态的恶魔果实能力者。

    浑身燃烧着一种蓝色火焰。

    该形态看似有实体。

    但又像火焰一样仿佛没有实体。

    受伤时。

    伤口会被“复活的青焰”包围。

    然后快速恢复再生。

    使攻击无效化。

    具有超强的恢复再生能力。

    不过这种恢复再生能力是有上限的。

    这里面有个细节,蓝色火焰并不具备一般火焰特性,因此无法蔓延以及烧毁东西。该恶魔果实能力最大的特点就是强大的自愈能力,因此蓝色火焰也叫做自愈之火。

    “他是谁?”流浪青绵鸟发问。

    “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控制体内的圣火火种,将其转化为自身力量。”白泽拣重点说。

    “你的意思是叫我变成这样?这能办得到吗?”流浪青绵鸟第一次见到不死鸟形态,如果不是心灵映像在脑海中呈现出动态画面,打死它也想象不出来原来世界上还有不死鸟这种生物。

    说真的。

    第一眼见到不死鸟。

    它被惊艳到了。

    这种形态美得不可方物。

    虽说变身的是个男人,但总体上无伤大雅。

    流浪青绵鸟非常喜欢不死鸟这个形态。

    这简直是它梦寐以求的力量。

    “如果是别的训练家,我不敢说能不能办得到。”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和别的训练家不一样,我有超再生能力,恰恰和不死鸟形态的恢复再生能力不谋而合,这是白泽想表达的意思。

    “你帮我?”流浪青绵鸟喜上眉梢。

    “对,我试着利用超再生能力帮你将圣火转化为青焰,然后你再操纵这股火焰为己所用。”白泽开始发力。

    “哦哦!”它的内心有点小激动。

    白泽说干就干。

    集中精神往圣火之中注入超再生能力。

    刚开始可能有点不太顺利。

    因为这股圣火火种是有意识的。

    来自于火焰鸟身上的火焰。

    不可能任由白泽摆布。

    “光我一个人发力没有用,你也得集中精力去控制体内的圣火火种,别把它当成假想敌或者对手。”白泽及时传送心灵感应。

    “感觉好难。”它学着白泽的样子闭上眼睛,不然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无法做到心无杂念。

    “你就是因为把它当成假想敌亦或是对手,所以才无法使出技能,这股潜在力量压制住了你原本的力量,你要反过来,用原本的力量去压制这股潜在力量,我会从旁协助你。”白泽一针见血地指出流浪青绵鸟无法使出技能的真正原因。

    “化敌为友吗?”

    “没错!”

    “我试试看。”

    流浪青绵鸟不去管体表熊熊燃烧的圣火会不会给它带来伤害,它要集中精神对付的是体内复苏的圣火火种。

    这有点像力量拔河比赛。

    哪方力量强,哪一方就占优势。

    白泽记得鸣人也是这样和九尾用查克拉拔河,只不过流浪青绵鸟的对手是圣火火种,间接也可以把它当成火焰鸟,全力和火焰鸟展开一场特殊的力量拔河比赛。

    “挺住!”白泽助力。

    “卿~”流浪青绵鸟满头大汗。

    汗水还没流下来就被圣火给蒸发了。

    幸亏遇见白泽,要是没有他的超再生能力相助,否则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体内沉睡的圣火火种。

    “成败在此一举,再加把劲。”趁着流浪青绵鸟压制住圣火火种的空挡,白泽才得以源源不断地往圣火火种之中注入超再生能力,强行改变它的火焰属性。

    绯红色火焰失去一般火焰特性。

    正在逐渐转变为蓝色。

    不会再蔓延。

    不会再继续焚烧流浪青绵鸟。

    “咦,好像不烫了?”

    “别分心,也别睁开眼睛,此时至关重要,一鼓作气将体内的圣火火种转化为青焰火种。”白泽的体表爆发出惊人的白色能量气浪,白泽兽之魂若隐若现,气场近乎全开。

    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如果不使出全力必将前功尽弃。

    比起被艾玛、贺杰和顾南看到白泽兽之魂,白泽更希望能把流浪青绵鸟体内的圣火火种转化为青焰火焰。

    这是个大胆的尝试。

    一旦成功。

    不死鸟的奇迹就有可能会发生。

    “雾草,这是什么?”贺杰的眼睛都直了。

    “好强的超能力,好强的气场,我感觉会引来其他人。”艾玛第一反应就是东张西望,惶惶不安。

    “火焰的颜色开始变了,变成鬼火般的蓝色,如同青绵鸟身上的羽毛颜色。”顾南嘟嘟囔囔,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没事的,这里距离私人对战馆有一段距离,周围有树木和草丛遮挡,附近的人应该发现不了。”说完,江北还是不放心,于是便拉着贺杰和顾南一起到外面假装走走,视察情况。

    如有试图接近者。

    那就拦下来。

    作为兄弟,也算是尽职尽力了。

    白泽经常心血来潮,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时候考虑得不太周全,又或者事发突然,大大超出了预期状况。

    比如现在,江北不兜底谁兜底?

    本以为将圣火火种转化为青焰火种不费事,谁知道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不是说想转化就转化,至少得需要一个过程,这就等于不成功便成仁。

    整整二十分钟过去。

    白泽几乎耗尽了超再生能力。

    若要恢复,恐怕少则三天多则一个星期。

    不过好在结果非常圆满。

    流浪青绵鸟浴火重生,浑身裹着青焰化为一只小火妖,当着白泽的面使出了蓄能焰袭。

    它……终于使出技能!

    而且还是新技能。

    只有在这种特殊形态下才能使出的新技能。

    艾玛站在那里仰着头,几乎看呆了。

    “我们成功了吗?”流浪青绵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头扎进白泽的怀里,此时的它就好比如是蓝色火焰的化身,看着炙热,但其实一点也不烫。

    “是的,我们成功了!”白泽冁然而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