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从求职节目走出的天王巨星 第017章 当下的音乐圈生态环境

时间:2021-01-26作者:阿依土鳖公主

    ,

    十余分钟后。

    秦宁终于看完了池景行的这几首歌,将这几张纸递还给他后,便有些沉重地说道,“池哥,您这些歌真是不赖啊,还各种风格都有,要是早十年,我舍掉这张老脸也要将您推到大公司,做一个创作型歌手是没问题的。”

    十年前?

    那时候的他,还真没什么老脸可舍的。

    池景行直接忽略了这句语病,追问道,“现在又怎么说?”

    秦宁长叹一声,“传统唱片业如今已是江河日下了啊,现在,您看还有几个人发专辑的?远古时代咱也不说了,王豪当年发一张专辑就能卖出一千八百万张早就一去不返了,到了香江四大天王当红时,他们的专辑也能有上百万几百万张的销量,哪怕在十年前,一张好的专辑卖个五十万也不是事儿,可现在呢?哪怕像徐欢、王靖雯这种天王天后级别的,估计都很难卖出十万张了,倒是他们也不敢再发专辑就是了。”

    传统的唱片为什么会这么萎靡?

    因为科技的进步啊。

    八九十年代听歌还得靠磁带,一开始也没什么盗版,后来就进化到了碟片,那哪都是盗版不说,网上还随便都能找到资源,然后就是mp3的兴起,智能手机的出现。

    这些年来,国家对版权的重视倒是比以前好多了,网上的音乐网站早已如过江之卿,听歌基本是在网上买会员听了,但免费的盗版资源也不少。

    除非是铁粉,还有几个买实体唱片的?

    池景行自然懂得这里面的道道,却还是笑道,“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嘛,现在的歌除了做成唱片,不是还能做铃声,还能挂网上付费下载嘛,盈利的手段还是要比以前更丰富的。”

    “您要非得这么说,我也不和您杠,我想表达的就一个意思,这行现在不太好混了。”

    “那你就说说,我这几首歌到底怎么样?”

    “您这几首歌啊,说实在的,无可挑剔!《李白》的填词虽过于口水化,但有爆款的趋势,摇滚版的《国际歌》可以震住场面,《写给自己的歌》为专辑增加深度和逼格就很不错,但以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我最看好的还是《因为爱情》和《把悲伤留给自己》,这两首歌是可以做成铃声卖钱的,您要是舍得卖,我可以从中斡旋,大概能卖个两三万的。”

    前面三首歌都是池景行在直播间唱过的,《写给自己的歌》当然只能算唱了一半,而后面的《因为爱情》和《把悲伤留给自己》则是他准备让梁雁北选做电影插曲的。

    池景行听着秦宁的评价,还是暗赞他的专业性的,但说到价钱时,竟不由得一脸嫌弃起来,闷声道,“怎么一首歌才能卖个两三万啊?”

    “我说的是总数!”

    “你还得从中斡旋?”

    “对。”

    “我好不容易写出一首歌,大老远地跑过来,就卖个四五千?”

    “对。”

    “还得看人脸色?”

    “对。”

    “那我不成跪着要饭的了?”

    “您要这么说,现在作词作曲这帮人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就这,多少人想跪还没这门子呢。”

    “我放弃百万年薪重回音乐圈来,就是想要一个起床自由,再则也是因为腿脚不利索,实在跪不下去!我就不明白了,现在做音乐,还不如我放弃的一百万?”

    “池哥,看来您是真不了解现在这里边的行情啊,能卖出四五千一首,那都得是词曲名家了,我也是看您这几首歌质量上乘,才夸口这么一说的,香江四大才子中以作词见长那位,就是填了奥运主题曲那位,您还记得吧?”

    “姓林的那位?”

    “说的就是他。还在三十年前,人填一首词儿就能卖个十万块的,当时京城的房价才多少?均价三千都不到!现在京城的房价都十万了,但您知道他现在填一首词儿能得多少不?三万就已经是高价了,还经常收不到尾款!作曲的也差不多,最好的曲作家做的曲儿,能卖到五万就已经是天价了。像池哥您这种,说句难听的啊,现在在圈里还没名儿的,一首词儿能卖到两三千,一首曲子能卖个四五千,这就算是烧高香了。”

    “版权分成又怎么说?这得有吧?”

    “名义上当然是有的,但现在的音乐公司基本都在店大欺客,音协那帮孙子又都尸位素餐,光这两年,就出现了十多宗创作者索要渠道分成的官司,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这大概也是,现在见不到多少优秀的原创作品的主要原因吧。本来就不怎么赚钱,赚到了钱还都让音乐公司给吞了,谁特么还愿意写歌啊!”

    经过和秦宁的这一番交流,池景行算是多少了解这方世界的音乐环境了,比地球都不如!

    那么,剩下的一条路,就是写出来的歌留给自己唱了。

    秦宁见池景行好一会没说话,终于忍不住问道,“对了池哥,这么半天都没问您,您今天过来将这几首歌录出来,是怎么一打算?”

    “我前阵子不是认识一姐姐吗?丫知道我能写歌,便让我给她的电影做一插曲,《因为爱情》和《把悲伤留给自己》就是预备着给她的,另外,她又给我介绍了一音乐公司,想让我去那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合适的职位,剩下的那三首歌就是用来面试的。说来也好笑,她介绍的公司正好就是郭大鹏呆的那个华城。你说说,有这孙子在,我还能去吗?”

    “那指定不能。”秦宁笑了笑,又诚恳地说道,“要是您非得找一家音乐公司呆着,不如来我们先锋?到时,咱哥俩还能经常见面不是?”

    “现在的先锋,当家的还是老林吗??”

    “早就不是了啊。”

    “额,那现在有能做主的在吗?待会录完歌,你陪我去看看呗。”

    “今儿是五一假期,哪有多少人在?倒是明天正好轮到负责招新的副总黄江华值班,我这就打电话问问,行的话我明天陪你一起看看。”说着话,秦宁就拿出了电话。

    池景行对他的热心也很满意,笑着点了点头,“行,那谢了啊。”

    当着池景行的面,秦宁拨通了黄江华的电话,先是向他说明前者前来求职的事,着重又说了他创作了五首优秀歌曲,倒是将他们之前就已认识的事给忽略了。

    聊了五六分钟,他才放下电话,笑着对池景行道,“成了,咱们今儿就先把歌录完,明儿一早,我再陪您过来找黄江华。”

    池景行没想到今天能遇到十多年不见的秦宁,更想不到的是,这哥们依然不忘初心,而且还很热心。

    这一次,他没再说感谢,只是点点头,“没说的,待会六点必须去老西北喝酒,我请。”

    嗯,这次说去吃饭是包含了时间和地点的,明显是真心实意了。

    “咱们还是先去录音棚吧,吃饭还早。这么多的歌,我估摸着弄到凌晨都不一定能完。”

    “也就三首,选做插曲那两首录个小样就成了。”

    “那估计也能到七八点,走吧。”

    “走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