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19章 魔人来了

时间:2021-12-18作者:懒鸟

    (前两章关于黑色气运的描述出了点问题,非常抱歉,现在已经修改,顺便感谢替我捉虫的书友糖糖小四与思我心伊旧)

    ——

    “神特么大四喜,我还欢乐颂呢!”

    眼见到信息残页上的描述,李肆都给气笑了,总不成你这残页也被污染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没有料到,这掠夺来的神通不但是残缺的,洗练的代价还如此昂贵。

    白色气运,那玩意他都没听说过,估计只有猎杀邪灵才可能掉落白色柴薪。

    而他虽然号称是浮云四杰之首,浮云宗未来第一高手,但现阶段,的确只有老太太才有资格对抗邪灵,这是事实。

    所以,李肆都不用迟疑什么,就做出决定。

    这个神通暂且保留,今后有机会直接用一份黑色气运将其洗练成道术,毕竟更实用。

    而这个掠夺来的神通,则拆解成气运柴薪。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说这个神通不够强大,通过其描述可知,这就是通过调动喜怒哀乐思恐惊等不同情绪变化,将目标引入幻境并击败斩杀的神通。

    但问题是,现在这个世界已经被邪神的力量给彻底污染,不管是邪物还是邪灵,还是邪神教徒,哪一个是正常人?

    只有正常人才受七情所束缚,才会被七情所影响。

    如果李肆手中的气运很多,多的用不过来,那他掌握了倒也无所谓,可他现在恨不得一份气运变两份,哪里能这样浪费的?

    与其如此,不如拆解了这个神通,将其变成更多资源。

    此时随着李肆心念微动,那掠夺来的神通瞬间被丢进气运熔炉之中被拆解,许是因为这神通的价值很高,居然一口气给他拆解出5000份灰色柴薪,熔炼出来的话,就是50份灰色气运了。

    但他没选择熔炼,因为荒村在望。

    他现在无论回天经的修炼进度,还是各种道术的掌握,其实都很难察觉出来的,毕竟他一直维持着异化污染度徘徊在30%左右,气运也只保留一份。

    可如果他带着三十份气运回去,性质绝对不一样了,没准老太太就能察觉到什么。

    所以此刻他手中剩余的那份黑色气运,他也准备用来提升道术,这是他在综合考虑了其他道术的性价比,尤其是方才一战的得失才确定的。

    清心咒,真的很重要。

    首先清心气场能降低七情蘑菇的幻境。

    其次,不动如山印能化解敌人的控制,夺舍,同时还能反过来控制敌人。

    最后,清心气场能降低异化污染度。

    其实就这一条,便足够了。

    “因为未来的战争本质,就是谁能将污染压下去!其他的一切,都要围绕这个核心来展开。”

    李肆就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他看起来如鱼得水,那是因为他可以通过气运提升血脉根骨的进化度,进而将异化污染度压下去。

    但是如果未来有一日,他的血脉根骨进化忽然遭遇了瓶颈怎么办?

    他还能有什么方法降低异化污染度?

    所谓没有远虑,必有近忧。

    而把清心咒从道术进阶到神通,就是他的第一道风险防控大坝。

    第二道风险防控大坝,则是尽可能的储备气运柴薪。

    气运这玩意储备在身上太多就容易被发现,而且气运这玩意本身又太神秘,哪怕不去消耗,放在身上都会自动散发未知的影响。

    但气运柴薪则没有这些麻烦,尤其气运熔炉,是可以大量储备气运柴薪的,想熔炼多少,就熔炼多少,完全不用担心一锅烩这种低级问题。

    像是他刚刚拆解所获得的5000份气运柴薪,就是他给自己在危急时刻留的救命稻草,轻易不会动用。

    此时此刻,随着李肆心念一动,那份黑色气运瞬间直冲他的天灵盖,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心中有无数心得,无数经验,无数次战斗如潮水般涌来,大浪淘沙之后,化作一道道玄奥符文,在他心中重新排列,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当李肆终于将这种符文的排列顺序牢牢记下,他忽然有所顿悟,那道术清心咒,竟是真的突破极限,升级为神通,在他心中完全烙印下来。

    李肆满意了,哪怕他暂时不能释放这个神通也没问题,因为暂时他还可以释放道术级的清心咒。

    而未来,他将重点提升回天经第二层的修行进度,争取早日筑基。

    “师弟!师弟!”

    李肆一边思索,一边赶路,眼瞅着距离荒村只有数百米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捏着嗓子,尽量放低的声音,且就距离他不到十米,虽然他能听出这是季常的声音,但问题这厮出现的也太突兀了。

    谁知道有没有什么猫腻?

    所以他根本不敢回头,撒腿就跑,跑得就像是一阵风,直到看见许申从村西头的一处房屋废墟后钻出来,李肆才停下来,结果冷不丁的,季常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又从他身后十米外响起。

    “好家伙,师弟你这气血沸腾的样子,让师兄我都羡慕不已啊,莫不是有了什么奇遇?”

    李肆缓缓转身,确定了身后这人就是季常,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点打鼓,玛德,今天下午这厮怎么破天荒的出村了,那自己与三个邪神教徒交手的事情岂不是暴露了?

    不过,季常并没有顺着之前的话说下去,注意力也没有在李肆身上,反而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走啊,别停下,这附近很危险。”

    话还未说完,季常已经是如同一只老鼠一样,轻飘飘的越过李肆,转眼间就进入荒村,而他双腿上更是有微光带着玄奥符文闪烁,好家伙,他这是用了神行符。

    李肆赶紧追上,不明所以,仍旧心头打鼓。

    “快快快!”

    村西口的许申小声催促着,当李肆一进村,就立刻拿出一块陌生的阵盘,飞速操作着,转眼之间,一道完全陌生的阵法就凭空而起,笼罩住荒村。

    这明显是出大事了,是老太太推演出那三个邪神教徒的事情了吗?

    李肆更加忐忑了,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是全招了呢,还是换个说辞。

    万幸在此刻,姜师姐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从石屋里出来,一见到李肆就松了口气,“师弟,太好了,你没事,可让我好担心,你在外面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吧?”

    李肆愕然,只能装傻摇头,“没有,我就在西山那边杀了六头异木,接着我又去北面那处山谷转悠一圈,然后就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这话很隐晦的提了一下自己的行程,毕竟季常刚才也是出村的,万一看见了自己的行程呢。

    但姜师姐显然不在意他去了哪里,只是道:“还好还好,师弟你这些天都不要再出村了,今日下午,一头堕落魔人自村东头路过,一路向北去了,幸好咱们这村子周围都布置有隐匿阵法,没有让那堕落魔人发现,更没有与你遭遇。”

    “堕落魔人?”

    李肆大惊,他立刻想到之前他通过如意宝珠看到的那个畸形魔人,那家伙的确是去了北面,但是,会不会自己又把那玩意给勾引回来了?

    刚这么想着,他就听到许申和季常飞快的跑回来,一头钻进石屋,仿佛大难临头一样。

    “不好,那魔人又兜转回来了。”

    “快进石屋!”

    姜师姐拉扯着还在发呆的李肆,也跟着一头钻进石屋,整个浮云宗立刻变得一片鸡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