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229章 在崩坏世界抢头条

时间:2021-12-18作者:懒鸟

    无穷大之地,九天洞玄宗。

    一座方圆千万里的大岛孤悬于星河之外。

    但这里不过是赵青榭的私邸洞府。

    而此刻在这座大岛的某处,许申,季常,姜颖三人正在闭关修行,此地灵气浓郁程度是现世的十数倍,三人在短短数月时间里就已经成功进阶一阶真仙,未来就算不能成就大罗,但真仙九阶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在另外一地,赵青萍与一个容颜,气质皆为不俗的紫衣女子并排而行,谈笑甚欢。

    “青衣师姐,想不到你会来看我,一别三千年,我好想你啊。”赵青萍很开心。

    而那紫衣女子笑笑,“无穷大之地,居之大不易,师妹,你还要努力才行,尤其要抓住机会,不要像我,三千年才修炼到真仙五阶,若不是青榭师妹飞升,我作为外门弟子,连宗门的天外天都没资格前来。”

    赵青萍也感慨的点点头,“我是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青榭师妹居然是大罗五阶天仙转世,换做是我,绝对不舍得几万年苦修一朝付诸东流的。”

    “大人物的想法,岂是你我能猜度的?听说,青榭师妹此次飞升,从原初之地的旧世带上了几个凡人?”紫衣女子不经意的问。

    “是啊,都是青榭师妹收的弟子,有了感情,也可以理解,说起来,我在旧世也收了几百个徒弟呢,有时候也挺想他们的,可惜我实力不济,没资格带人。”赵青萍的目光有些伤感,曾经她自诩九玄灵剑宗第一天才,结果连番被现实教做人,现在早已不是那个年轻气盛的仗剑仙子了。

    “青榭师妹现在还在闭关吗?”紫衣女子终于问到正题,看得出她很小心翼翼,只是这样一来,赵青萍心中却越发苦涩,曾几何时,她们三人情同姐妹,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行,无话不谈。

    结果现在,她成了仰人鼻息的寄生虫,而曾经最端庄大气的师姐也变得这般,连对她都带上了一丝讨好。

    其实何必如此,青榭师妹不会变的。

    “没有,青榭师妹若是知道师姐你来了,不知会多高兴。”赵青萍抓住紫衣女子的手臂,就要带她前行,却见她露出一丝苦笑,“师妹,我不急,青榭师妹应该有贵客上门了,我们不能唐突了。”

    赵青萍抬头一看,就见星河深处,一抹神光掠过,激荡起九色云霞,纷纷扰扰,如落英缤纷。

    转瞬间,那神光放慢,露出一个中年男子,他目光冰冷,神色严峻,像是带着怒气而来。

    “灵境子?”

    赵青萍愕然,她当然不会不认得这家伙,但是为什么同为镇世真仙,差距要这么大?

    “师妹,慎言。”

    紫衣女子急忙低声道,而那远在万里之外,云端之上的灵境子似乎听到了,冷冷扫了一眼赵青萍,便朝着正前方喝道:“赵青榭,把那个李肆给我交出来,我知道你把他带回了九天洞玄宗,你私下养男人没人管你,但那小子竟敢暗算于我,更误伤我姑姑,实在可恨!”

    “滚!”

    一声轻叱,赵青榭压根没露面,周天星河变换,无数雷云汇聚,死死锁定暴怒的灵境子。

    后者怒火冲冲,但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冷哼一声,转头就走,就算他也同样出身十大宗门,却也晓得在此地出手的后果。

    只是离了这天外天,怒火万丈的灵境子忽然变得木讷起来,宛如换了一个人。

    “李肆不在赵青榭这里,他有神器护体,无法进行推演,但往生诅咒却是一个绝佳的线索,找到近期被往生棺锁定的人,没准就能找到李肆。”

    “可是往生棺不好惹啊。”一个绝色玉人迎了上来。

    “是不好惹,可是太清道大罗十二玉册难道不香吗?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总有眼馋大罗十二玉册的蠢货,我只想弄死那个李肆,也不在乎是谁弄死的,他死了,我才舒坦。”灵境子木讷着道,眼睛里几乎没有色泽,宛如行尸。

    ——

    “你知道李肆是谁吗?”

    一座简单的竹楼内,赵青榭拿着一卷书,斜卧在软榻上,头也不抬的问,不远处,一个做侍女打扮的梁玉小声回答,“知道,是我家四狗子。”

    “知道我和李肆是什么关系吗?”

    “这……师徒?”梁玉小心翼翼的问,三十年前她就被软禁在这里,但对方也没什么恶意,尤其对方还是浮云宗的开派祖师。

    “我已经把他开革出门墙,而现在,我们是夫妻。”

    “啊!”

    “啊什么啊,你是他生母,也是他身上最重的因果,所以我建议你好好活着,待到你寿终正寝,危机自除,不然,你若是落在冥土手里,后果会很严重。”

    “今天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不要胡思乱想,该吃吃,该睡睡,该修行就修行,我这里绝对安全,我也不会害你。”

    “行了,出去吧。”

    梁玉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离去之前又忍不住偷偷瞄了绝世仙子般的赵青榭一眼,我的老天爷,让我先静静。

    “情况如何?”

    竹楼内,赵青榭再次问道,而在她身后,另一个清秀侍女开口。

    “太清道宣布李肆为太清道第十八代真传弟子。但谁都知道,只要他敢出现,立刻就会被太清道软禁到死。”

    “至于咱们九天洞玄宗,也同样宣布李肆为下级宗门飞升上来的杰出弟子,已经被选为第二十四代真传弟子。”

    “此外还有两家宗门也有类似宣布。”

    “另有可靠消息,冥土也在追查李肆的下落。”

    “最后还有传言,李肆很可能是第五代镇世至尊。”

    “还有吗?”

    “还有,周灵境恼羞成怒,据说要去找李肆的麻烦,听说,他姑姑被李肆给暗算了。”

    “笑死我了,李肆这个狗头,为什么要暗算周灵境的姑姑?难道觉得她好看!我完全猜不到他脑子装的是什么?”赵青榭在软榻上,笑得不顾形象,原有的几分抑郁之气都一扫而光。

    侍女看着她,微不可察的摇摇头。

    “回禀主人,洛云仙子不喜欢别人说她好看。”

    “哈!你觉得我会怕她?”

    “主人当然是不会怕的,但是十大宗门在主人这一代子弟中,洛云仙子是有可能第一个问鼎大罗九阶的,假如,她没有被李肆暗算了的话,听说她这次正在闭关,结果祸从天上来。周灵境都因此被他老爹给抽了一百戮仙鞭!怪他在外面尽招惹是非。”

    “赫,周灵境是他爹亲生的吗?”

    “应该是的。”

    “然后呢?”

    “没了。”

    “好吧,我要去闭关。”

    “主人不去救人?”

    “救谁?”

    “李肆。”

    “切,我以为你让我去救周灵境呢,不去。”

    “主人在旧世的师姐求见。”

    “不见,嗯,不是不见,见了又怎样,她只拿我当大人物,我也没法说什么,不见不见,让她死心就好,不过你偷偷的照顾一下,三千年了还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你们九天洞玄宗太腐朽了吧,活该被造反。”

    “主人,慎言。”

    “算了,前线战事如何?”

    “不容乐观。”

    “输了几次?”

    “三次,迷雾基本无法遏制了,原初之地只剩下了六个新世,一个现世。”

    “嘿,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迷雾的源头?”

    “没有,已经有十四个大罗九阶陷进去,再也没有回来,所以放弃这里,渡河是唯一的选择,而大罗九阶,是渡河最基本的条件,主人,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赵青榭沉默了。

    ——

    “咳咳咳!”

    矿田内,穆岸在咳血,他是一阶真仙,实力最弱,自从一个月前,李肆问了他关于往生棺的事情后,他就经常感觉耳边有人在窃窃私语,就算是在修行中也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

    他也算见多识广,啃过蘑菇,下过冥土,飞过升,开过矿,所以知道自己这是被污染了,但具体如何污染法,他还真的说不出来,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他已经再一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不对,死亡不是这个味道,这是无法形容的疯狂,他可以预见,他将怎样死去。

    “他的情况如何了?”

    李肆的声音响起,在憋大招了一个月后,他终于从五行钟里钻出来了,然后一众神魔矿工看他的眼神都有点哈士奇,这帮喂不熟的家伙。

    “应该还能撑十天,他中了往生诅咒,而这段时间,还另有很多种力量在推演他,在隔空诅咒,所以情况很糟糕。”

    瘸子远远回答,现在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很安全的距离,三百米,谁都不信任彼此,谁开采的矿石,直接拿走那份收益,作为矿主的李肆,一根毛都没有。

    他们在表达这样的愤怒,但他们不理解李肆这么做的苦心。

    “三个问题。”

    “一,往生棺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二,仅仅靠着说出往生棺几个字,为什么会获得往生诅咒?你们不觉得这蹊跷吗?”

    “三,我救了诸位,而我现在又准备再救诸位一次,你们拿什么来偿还这因果?”

    “收拾东西,跟我走。”

    李肆淡淡说完,一招手,天上的如意宝珠欢快的落在手上。

    “为什么要走,我们才开采了四个月,这三条矿脉至少还能再开采八个月的。”有人不同意了。

    “那你可以选择留下,但我保证你活不过今晚。”李肆冷笑。

    “李老板,能不能把话说清楚,我想情况还没有到迫在眉睫的程度吧?”秃头开口了。

    “我如果不说呢,你是不是就不跟我走?”李肆瞅了他一眼。

    “当然不可能,李老板办事,我们放心。”秃头一愣,旋即大笑起来。

    “你,带上穆岸。”

    李肆指了指秃头,然后大踏步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完全不顾及后方一众神魔复杂的小眼神儿。

    没错,就这样,保持你们的心气儿,哪怕是怒气呢,一定要保持好。

    李肆在心中叹了口气,玛德,为了给大炉子转移灾难,他现在真就是在踩钢丝一样。

    是的,从气运熔炉被往生棺给加了好友的那一刻起,他就立刻判断出来了,这件事很严重。

    首先,大炉子是神器,就算是怂逼神器,那也是神器,如果不是与往生棺面对面拼了刺刀,双方会加好友?

    所以当时李肆就猜到了,这片法则荒漠,没准已经变成了往生棺的自留地,他们一不小心闯进来,后果很严重。

    因此大炉子才建议李肆连夜逃走。

    但李肆很清楚的知道,逃走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得想办法把往生棺的注意力转移走才是最正确的方案。

    于是,他先通过与所有人交谈的方式,不停的刷‘往生棺’的话题热度,让其成了头条,成功的让往生棺加了他好友。

    这个时候,他立刻连夜@好友灵境子,不惜重金,三番五次的@,终于成功的把‘往生诅咒’给送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灵境子的姑妈是何许老太太,但肯定不弱,当她中了往生诅咒,就等于给李肆他们当了坦克!

    她稳稳的拉住了往生棺的仇恨。

    那么这个时候可以逃了吗?

    抱歉,不能。

    因为李肆才刚刚进阶一阶真仙,弱得像小猫,他需要更多保险手段,另外,这不符合他搂草打兔子的意图。

    就秃子,瘸子,胖子,九玄子这十二个落难神魔,多好的伙伴啊,这若是不把他们给收服了,李肆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于是,他硬生生的拖了一个月,拖到了穆岸吐血,拖到了其他神魔统统都中招,拖到了灵境子的姑妈与往生棺大战九百回合,仍旧不分胜负。

    行,就是这个关键点,就是这个时间段。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秃头等人缘由,当然是因为不能说,隔墙有耳啊兄弟们。

    别人看不见,他还能看不见?

    天眼一开,尼玛好家伙,矿田外面足足七八百个法则伥鬼,惹不起惹不起。

    话说十大宗门到底造了什么孽,他们入侵诸天万界到底惹了什么不该惹的,或者是他们自己制造出了什么怪物?

    唉,兴,修仙苦,亡,还是修仙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