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248章 操碎了心的老祖宗们

时间:2021-12-18作者:懒鸟

    “你是……”

    “我是狗剩啊,小时候你还抱过我的。”

    柜台里的米舟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帮老不死的,越来越不正经了,不过这什么狗剩,演得和真的似的,说话也好听,就是老了点。

    听着那家伙在那里与店小二大吹法螺,甚至几桌客人都听得入神,米舟儿一边无聊的打着算盘,心里的那一点小小的惆怅,也在这午后温暖的阳光里消融得一干二净。

    两百年里,她从未修行过,甚至曾经在九玄灵剑宗修行的数百年光景,她曾与邪魔争锋的画面,都好像已经很遥远了,遥远得像一场梦。

    反倒是此刻要更真实一些,古老的小城,斑驳的树荫,玩耍的孩童,古稀的老人,还有那个唾沫横飞的家伙,米舟儿忽然就想通了。

    能不能活着出去不重要。

    能不能渡劫飞升成为真仙,进入无穷大之地也不重要。

    甚至能不能长生不老都不重要了。

    让子孙后代活下去,让族群能够活下去,并给他们找到出路,这很重要。

    “凡人如草芥,代代枯荣,岁月如野火,猎猎无情,以前总觉得万物皆空,到头来无非一捧黄土。但如今才知老树可以发新芽,焦土之上,春风吹又生,薪火传承,永不熄灭。”

    “吾辈,当如是。”

    窗边,正在给店小二和几桌客人讲述沿途趣事的李肆忽然一愣,别人无法察觉,但他却感知得到,米舟儿破境了,但与修为无关,她在做什么?

    李肆转头看向小城中央,地契法印在方才居然生出感应,遥相呼应。

    甚至在这一刻,连天光都温柔了许多。

    人族气运都因此多了一截。

    米舟儿这是在发下宏愿吗?还是……

    李肆忽然有点羡慕,他知道就刚才那一瞬间的微妙变故,那块地契法印就彻底与自己无缘了。

    假若这方小世界是有一个初生的天地,那么米舟儿才是天地所认可的。

    或者在此之前,有谁想通了,有谁大彻大悟,有谁愿意以最单纯的心念承担这份最重的,几乎看不到希望的责任,那么谁就会被认可。

    这是天地因果,也是大道因果,未来,更是能影响三界的至高因果。

    这种因果,就算是冥土那个碰瓷专家,碰瓷大王都没法捣乱。

    “米师姐,任重道远啊!”

    李肆心中一叹,继续与店小二讲了几个沿途的趣闻后,这才取出一枚桃核,这是当年他弄死桃丘老祖所得。

    “想当年,我追杀一伙贼寇,误入山林,遇到好大一片桃林,上面结的桃子又大又甜,吃了口齿留香,至今想来,仍旧心向往之,可惜我当时走的匆忙,只带走这一枚桃核,此物随我二十载岁月,如今回乡,身上没有余财,店家,可否以这枚桃核抵账?”

    李肆大声道。

    米舟儿应声望来,她不是凡人,纵然两百年不曾修行,却也能一眼看出此物不凡,心中奇怪,这些老家伙今日倒是慷慨,不过早有这桃核,就应早早拿出,不然,这小城里早就应该是桃花片片了。

    不过既然是演戏,既然是要给这小城增加些故事,也不好当面为难,于是她微微一笑,

    “客是归乡客,人是梦里人。老家伙,你漂泊半生,风霜雨雪,刀光剑影,一身伤痛,却换不来一碗酒钱,家里可还有亲人在否?”

    “老朽,孤魂野鬼一个。”

    “既如此,你有故事,我有酒,我这悦来客栈,你可以天天来,小二,给他留一间上房。”

    “好嘞!”

    “米老板大气!”

    李肆把桃核放下,哑然失笑,跟着小二去了客房,他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好像也不错哦。

    就在这客房住下,李肆居然能美美的睡上一觉,再醒来,已经是华灯初上,换了套衣服,洗漱一下,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风尘仆仆,然后提着长刀,去了前面,米舟儿已经不在,店里也没什么人,小二在打瞌睡。

    李肆也就没惊动他,出了客栈,天上繁星点点,空气里还有燃烧稻草的味道。

    沿着街道,信马由缰,经过一户户人家,听着家长里短,小孩子的嬉戏声,李肆想喝酒。

    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小城的西门,西边官道上的驿站灯火通明,差不多有数十人聚在这里,在热烈讨论着什么,米舟儿就是其中之一。

    除此之外,李肆还认出了转世重生的铁幕,不过现在他叫江穆。

    还有神丹子的徒弟纪元,他是被神丹子给抛弃的,就像是被赵青榭给留下来的白羽,齐玲儿。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跟着去无穷大之地。

    但是,未来怎样,谁又能说得准呢?

    没人在乎李肆的出现,也没有谁来盘问他,当年十万修行者,有大部分是放弃了修行,生儿育女,成家立业,有的人死了,还有人活着。

    第一代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二代人里就只知道一些细枝末叶,第三代人差不多就真的不知道了。

    时间匆匆,由于不修行,当初金丹境的修仙者基本都活了七八十岁,也就老的老,死的死,重归平凡。

    元婴境的,也就撑到了一百多年,化神境的能撑到300年,炼虚境应该撑到500年。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缺少天地灵气,经脉萎缩,寿元下降的缘故。

    所有人都在暗中达成了共识,绝不修行,他们修仙者一旦开始修行,耗费的资源是凡人的很多倍。

    所以就算很多人不认得李肆,也会知道,他是当年那一代的修仙者,是老不死。

    李肆进了驿站,找了个角落坐下,这里很宽敞,有大茶壶,自己动手倒上一杯茶,就一边喝着一边听着这帮家伙在议论。

    “……北山那边最近多出来三十亩的荒地,奇哉,我前后丈量了三千八百次,这才确定了。”

    “这个小世界会逐渐变大?我们有朝一日能不能回去看看?”

    “西山那边需要再来一伙山贼,这个月来已经有七八个小兔崽子背着干粮,木棍,想出去闯荡一下了,我觉得咱们讲得的故事是不是太出色了。”

    “山贼可吓不住他们,这帮家伙天天白日梦想做什么江湖侠客,没准哪天你喝多了被这帮小子偷偷摸上你的山寨,一刀砍了你的脑袋,去张县令那里去领赏。”

    “哈哈哈!”

    一句话说得满堂大笑,那个做县官的张三笑得最夸张,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说,我这个县官能不能换个人来做,我也想去当几天山贼,或者当几天讲故事的刀客,我也有故事,我没有酒。”

    “不行,你就得做县官!你长得方面大耳,一看就是当官的,另外你还是灵修,不需要消耗天地灵气就能释放神术,有时候碰见什么事情,得你出面,官府这块,千万不能大意,平民小老百姓哪有那么高的觉悟,得官府来做事,来指挥,这个威望竖起来不容易,但倒塌掉却容易。”

    “对对对,张县太爷,非你莫属。”

    “可是有百姓来告状,说是有山贼,我已经发下海捕文书,老是抓不到你们,我这威望怎么办?”

    “不用怎么办,我们又没有抢劫普通百姓,我们抢的是商旅,至于一些想外出闯江湖的小兔崽子,被揍一顿,是不会引起民怨的。”

    “还有一件事,这些年风调雨顺,粮食也多了,一些百姓家里开始出现铺张浪费,攀比斗富的情况,这个怎么办?”

    “年轻人识字学文,想去外出赶考,做大官怎么办?”

    “还有好勇斗狠的,吃饱了没事干就打架,这个又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题提出来,驿站里安静下来,坐在中间的江穆看了看旁边的纪元,米舟儿,以及白楚,白羽,齐玲儿,想了想便道:“其实这些,都是缺少开拓所致,不能一昧的打压,这样,张三,你作为县官,明天宣布下去,朝廷有令,要开一次考试,具体名目你来选,考中了就在咱们这城里做官,或者当小吏。反正五十多万人呢,有得他们忙。”

    “当然也可以开武举,设个县尉,手下有个几百个兵马没问题的,到时候还可以去剿灭山贼之类。”

    “至于铺张浪费之事,绝对不能姑息,但这件事不能以官府的名义来惩罚,那谁,土地何在?”

    “呃,回禀前辈,我那儿媳妇今天不在,她在夜巡。”张三赶紧道,他是灵修,所以当了县官,他的儿媳妇也是灵修,比他那几个儿子还出色,所以当了土地,图的就是可以不消耗天地灵气就能入梦。

    “没事,你回去让她跟进一下这件事,谁家铺张浪费,直接给他们的农田减产,再土地托梦警告,几个回合下来还死性不改,那就开门,放山贼。”

    “前辈,前辈,不好了,西边官道百里亭那边,突然就多出来至少上万亩的荒地……”

    “这是好事啊,你鬼叫什么。”

    “不是啊前辈,荒地是荒地,问题是这荒地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坟头,我数了数,至少几十万……”

    此言一出,驿站内瞬间安静下来,而角落里的李肆也是一脸愕然,这事儿,真不是他安排的。

    难道说,是因为米舟儿许下宏愿,天地回应,所引发的劫难?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