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332章 没有时间了

时间:2021-12-18作者:懒鸟

    天空忽然就黯淡下来,但并没有乌云覆盖,只是那颗太阳在蠕动,就像是要怀孕了一样,鼓出了好几个大包,诡异的低语响彻天地,仅仅一秒,凡是之前被太阳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算一个,不管是人还是物,都陷入一种无法抗拒的疯狂中。

    包括李肆。

    虽然他还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智,可那种无形的恐怖,还是让他忍不住浑身战栗,并且在战栗中身体在迅速腐烂,腐朽。

    无坚不摧的天穹短剑在此刻都长了一层绿毛,开始扭曲,剑身之中甚至有未知的东西在孵化。

    真是见了鬼!

    “这至少是四级虚妄,不,五级!”

    李肆一边催动文明之火对抗,一边施展来转移压力。

    这已经是大半融合了命运之沙后的至尊仙术,误导效果相当牛逼,至少观察者之前搞的三板斧没能给他造成太大影响。

    而此刻,李肆面对这种层次的污染,真的承受不住,于是果断开启命运误导,误导谁呢,当然是自己的好邻居,界域级诡异,血沙漠了。

    虽然过去这些年血沙漠一直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从未逾越,从未给李肆制造一点的麻烦,但,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仅仅是一瞬间,血沙漠就受不了了,大地在翻滚,是真的在翻滚,无数血色沙子飞溅,如浊浪排空,声势惊人。

    然后,血沙漠就异变了,污染当量过大,相当于直接挂了。

    血色的沙子被融化成了血水,血水化作血海,血海中升起一朵血莲花,这血莲花之中则是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李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大事不妙,污染太强了,他扛不住了,几乎是在同时,他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婴儿,婴儿就是自己,他没有任何常规手段可以抗衡。

    嗯,常规的。

    在意识即将被湮灭的一瞬间,李肆果断选择一键全员历史固化,这是他在之前就想到的,应对最糟糕反击的,唯一有效的方法。

    即,如果我打不过你,那就把你拉到我的阵营来。

    谁规定的,历史固化只能固化好人,自己人?

    敌人也是可以固化的嘛,包括这种一看就大有来头的诡异,界域级诡异血沙漠在一个照面就被秒了,可想而知,这一次那个观察者放出来的,至少是天地级诡异,甚至是序列级诡异。

    一睁眼,李肆坐在昏暗的石屋内,身体虚弱得让他以为自己快死了。

    但眼前熟悉的画面还是让他微微松了口气。

    好极了,历史固化已经完成,他回到了故事的开头。

    四狗子死了,李肆来了。

    “四狗子醒了,你与猪娃子,山娃子出去,在村里捡些柴禾回来,小心点,别出圈。”

    一个年轻人回头看了看,微微一笑道,这熟悉的开场白。

    是许申没错了。

    李肆古怪的想着,顺便还摸了摸四肢,还好都在,没有大炉子,没有天穹短剑,看似是从头再来,但又好像不是。

    瞅了瞅目前还是泥塑老太的赵青榭,这家伙就缩在石屋里面最黑暗的角落,这个时候应该正在上网聊天呢吧。

    慢吞吞起身,李肆同时在心中开口。

    “大炉子,在吗,在的话吱一声。”

    没动静。

    “狗子师兄,给你。”

    小师妹白羽又适时送上棍子。

    而猪娃子与山娃子已经打开门,一阵嗷嗷叫的冷风灌进来,吹得炉火都差点熄灭。

    李肆眼睁睁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猪娃子,他的魂魄直接被吹走了一部分,然后就直挺挺的倒下。

    “掳魂鬼!”

    没等李肆反应过来,许申和季常两个人已经闪电跳起,一个取出一盏油灯挂在门口,同时快速的往门槛上贴了三张符纸,至于另外一个则是把一张符纸贴在猪娃子的脑门上,随后倒吊着就拎到炉火上方,顺手洒下一把粉末,就见火光暴涨,直接淹没了猪娃子。

    “啊……”

    一声尖利的哭声响起,一个人形诡物钻了出来,奔着旁边已经傻眼了的山娃子扑去。

    但傻乎乎的山娃子忽然在此时快速抽出诛魔枪头,又准又狠的戳中那掳魂鬼的心脏,轰的一下,火光燃起,那诡物在嚎叫中化为一团灰烬。

    不过这灰烬随即又被季常用一个袋子装起来。

    所有人都很熟悉这一切的样子。

    这可不像是历史固化,更是记忆还原,哪里出了问题?

    带着这样的疑惑,李肆跟着猪娃子,山娃子出门了,他默默套上诛魔枪头,给自己身上贴了一张辟邪符,但这一次没有信息提升,大炉子完全不存在或者匿了。

    但铺面而来的飓风,还有小村外翻滚的黑云,以及非常清晰的凄厉哭号,简直比上一次经历的还要真实。

    “四狗子精神点,别东张西望,禁忌都忘了?”山娃子的声音严厉又快速,最主要的是,上一次记忆里是他们三个人分头走,这次居然要排成三角阵型。

    而且山娃子与猪娃子何止比上一次精锐了一倍?

    恰此时,前方走来一道人影,而山娃子与猪娃子并不陌生,这就怪了,浮云宗在此刻还有第十一人?

    但当那人影走上前,掀了斗篷,露出的居然是杨眉的面容。

    “你终于醒了,来吧,事态已经很严重。”

    杨眉说着,不由分说,拉着李肆就直奔一处房屋废墟,但这废墟是越走越大,他们则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前方一抹光亮透出,天空中挂着太阳,竟是一个全新的天地。

    李肆再回头,看见的就是昏黑的天际,一抹血色冲天而起。

    前方有一处简易的草庐,李肆在这里见到了赵青榭,米舟儿,以及,赵八山,天谕,都是面有忧愁之色。

    而当李肆踏足这草庐的一瞬间,他就感应到了文明之火,感应到了历史法则,感应到了虚弱到了极点的天穹短剑与大炉子。

    “我们被重创了,那个观察者够狠,他直接引动了长河级诡异,以五级虚妄和五级真实,对我们造成了近乎于毁灭的打击,你现在看到的,就是过去这些年来,还能勉强出战的人,其他人不是被废了,就是陷入沉睡,和你一样。万幸你醒了。”

    杨眉淡淡介绍道,听她的语气,还有众人的态度,她居然已经成了老大,连赵青榭都没有任何芥蒂了。

    “我睡了多久?”李肆问。

    “时间没有意义,当历史被固化后,时间就没有了意义。甚至就算没有历史固化,在长河级诡异之中,时间也没有意义。”杨眉沉声道。

    “怎么确定是长河级诡异?”李肆吃了一惊,他最初还以为,最严重也就是序列级,结果这特么的。

    “那个诡异的一部分被你用历史固化住,所以成了我们的一份子,虽然它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要灭世,要摧毁固化,但就像是故事里的大魔王一样,永远都不可能跳出这个故事,它很无奈,也很伤心。”

    “也正基于此,我们和外面的那个长河级诡异,目前只能处于僵持状态。”

    “接下来呢?”李肆再问。

    “没有接下来,都说了,历史固化没有时间的概念,在历史固化里,你可以随意的回到任意一刻,我们现在就是一本书,静静的躺在书架上,除非有人翻动,不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当然,也可以被一把大火一口气烧个精光。”

    “这也是我们目前最尴尬的事情,我们可以维持绝对安全,但我们在外面缺少配合。”

    李肆静静听着,然后觉得很棘手。

    “能不能从内部,升级到五级虚妄和五级真实?”

    “假若那个观察者给我们时间,或许可以,但那个观察者太狠了,连他自己的退路都不留,目前那个观察者已经化身长河级诡异,一门心思的就想弄死我们,更糟糕的是,我们很可能会迎来新的观察者。”

    “顺便一提,我们这里的那个诡异告诉我们,那个观察者启动了太古鱼塘,也就是说,无论我们怎么跳,都跳不出去的那种。”

    “反正目前,我们已经无计可施,唯一能指望的,也只有你了。”

    李肆听完杨眉的介绍,就看向赵青榭,“你没事吧?”

    “没事,历史固化后,我们都是不死之身,顶多就是所属的故事被篡改,要么性情大变,要么不三不四,要么就只能陷入长眠。”赵青榭摇头。

    “故事被篡改?”

    “是的,我想你醒来后已经注意到了,历史固化的应该是以每个人的视角形成的故事,但是很多现在都变了。”

    “谁在篡改?”

    “不知道,无法调查,但肯定与那个长河级诡异有关。”

    “行,我了解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查一下。”李肆点头。

    结果杨眉就再次纠正道:“李肆,没有时间概念了,如果你要调查的话,现在应该就能看到你的调查结果。如果你愿意公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知晓。”

    “那,我选择不公布。”

    李肆看着杨眉,心中隐约有了些想法。

    至于他为什么还有时间概念,他不想说。

    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