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334章 混沌之母

时间:2021-12-18作者:懒鸟

    “不知道我这算不算历史之子?”

    行走在黑暗之中,李肆心情愉快的想着,那颗命运之沙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惊喜,他也是在把自己给历史固化了之后,才发现,激活命运之沙的方法就是历史固化,不,他甚至比那命运长琴还要掌握更多,理解更多。

    历史与命运相结合,竟然能迸发出更绚丽的火花。

    也正是如此,才会让他明明被历史固化了,在其他人都没有了时间概念后,他仍然能沿着时间流走,也许这只是一条时间的小溪,却足够他在长河级诡异的恐怖污染下走出来。

    “很好奇掌握了时间法则后又是怎样的光景?”

    李肆思索着,现在的他,周身笼罩着文明之火,背上背着历史之书,手持着命运之沙,简直全神装,他走过的一瞬间,才会有时间流逝,这也意味着,他每走一步,对其他人固化了历史的人来说,都是天堑。

    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全了,因为谢余生的援军很快就会抵达。

    也许对于谢余生来说,这个时间段无限长,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时间概念。

    但同样也意味着是无限短。

    因为此地的时间停滞不代表外界的时间停滞。

    李肆现在每一刻经历的时间流逝,就是与外界同步的。

    一旦援军抵达,一切皆休,历史法则的秘密更是别想保住。

    事实上,李肆现在猜测,那些混沌之子之所以这样大规模打造鱼塘,培育文明,很可能也是为了寻找演化历史法则。

    这一点从冥土手中的,老妪手中的,大汉手中的就能看出,这三者,其实或多或少都沾了一丝历史法则的味道,但都不够格,而且走的方向偏了。

    前方的黑暗逐渐散去,开始有金色的阳光穿透进来,李肆的表情很期待。

    一切答案都将在这里呈现。

    因为,这里是谢余生的故事区,哪怕他只是个复刻者,理论上也一样拥有非常重要的记忆。

    这便是李肆的权限了,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出现在任何固化了历史的目标的故事里,并进行有限的编辑,修改,或者是修复。

    有着金色阳光的牵引,当李肆正式踏出黑暗,就出现在了一处绝美的山谷之中,大量明显是经过修饰的奇花异草,参天古木,奇形怪石分布排列开来,引导着人把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向山谷的正中央,那里有一座小亭,小亭下是一处小湖,湖水的源头是清澈的山溪。

    李肆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小湖上,谢余生的记忆从这里开始,肯定是有缘故的。

    然后下一秒,他看见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在湖水里运动着。

    很忘情。

    李肆平静的看着,直到那个女人的目光抬起,与他的视线对上,那是一双很美丽的眼睛,但只看了一眼,便有两道血海漩涡,瞬间遮蔽一切……

    等李肆再醒过来,他已经重新出现在黑暗之中。

    “我居然死了!好强大啊,仅仅是谢余生记忆中的父母,就强大到没有边际了。”

    李肆很震惊,也很惊喜,历史固化有诸多不好,但仅此一条就很爽了,根本不会真的死掉,这可是赵青榭,杨眉她们亲自测试出来的。

    不过,就算如此,李肆也很耐心的检查了一遍,看看是否有什么细节上的损耗。

    结果并没有。

    不过他自己却另有一种判断,那就是内卷不算卷,嗯,就是在固化的历史中被杀死,才不会真的死亡。

    就像是一本书里的反派,你翻到结尾,他的确是被杀死了,但翻到开头,他的确没有死。

    当时间没有了意义的时候,他就是不死的。

    这个时候除非有外力介入,或者更高的层次,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大致想明白这点,李肆就继续前行,不一片刻,就又在金色的阳光指引下出现在那个神秘的山谷。

    这一次,他换了个套路,谢余生的疑似母亲太厉害,惹不起。

    反正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固定副本,死了也不会掉落装备和经验,玩呗。

    李肆尝试着走出山谷,这似乎并不难,顺着精致的道路走下去便是,结果,这一走,他就再没有看见人影,倘若不是四周景色不断变化,他差点以为遇见了鬼打墙。

    一口气走了足足几十里,连山都翻了两座,他这才觉得,画面有些不对,四周的山势轮廓,怎么看起来这么古怪?反而就像是,一个半卧的巨人……

    不过这也可能是巧合。

    再向前走,便是云海之中的阶梯,一直通向下方,原来这几座山的高度有点高,李肆越快,越觉得这像是一个人靠后坐在椅子上的巨人,一腿着地,一腿撑开,这下山的阶梯就在中间。

    李肆小心翼翼的走下阶梯,穿过云雾,然后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了,只见大地上至少跪伏着数十万人,非常虔诚的等待着。

    然后,他们看见了李肆,表情都非常惊恐和愤怒,更有人大吼着什么,一大群人冲上来,各种大招砸下,李肆都来不及逃走就被活生生打死。

    这特么的。

    “假如那里面的男女就是谢余生的父母,那么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很高贵啊,嗯,皇帝领着妃子去泡温泉,大臣和将领们在山外等候。看似没毛病,但就是觉得有一点怪怪的,为何外面那些人的态度如此恭谨虔诚?”

    多想无益,李肆果断再次一头钻进去,这一回他决定藏在山道之中,他的实力在这个故事里明显不够强,但隐蔽的效果却不错,只要不被看到,就很安全。

    躲在一块山石之后,李肆耐心等待,直到山谷中的湖泊里传来一声大叫,他才探头小心看去,结果他并未看到任何香燕之景,只看到了一个庞大的虫子,用无数的爪子刺入那个男子身体,并将巨大的尾针注入男子的腹部。

    不一片刻,这男子就消失了。

    而那怪虫则重新化为那美丽女子,脸上洒满了圣洁的慈母之光,因为她的肚子已经在隆起,仅仅几秒,一个婴儿就出世了。

    这是特么什么鬼?

    “你几次三番闯入吾之圣地,可也是要求一个混沌之子?”

    一个李肆听得懂的声音传入脑海,再转头,就见那怪虫所化的女子已经抱着婴儿,出现在他面前。

    更诡异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有记忆。

    玛德!

    “你是谁?”

    “我是混沌之母,虽然这样说没有意义,我今天已经吃饱了,你若是想求一个混沌之子,改天再来吧。”

    那女子转身走了,抱着婴儿下了山,不用说,那婴儿就是谢余生,他,竟是这么出生的,混沌之子,居然是这么来的。

    想了想,他追上去,此刻吃饱了的混沌之母无疑是安全的,这个时候不问些问题就太傻了。

    “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死了?”

    “这是获得混沌之子必须的代价,凡事,皆有代价。”那混沌之母居然回答了,然后脚步不停的往山下走去。

    “命运之子是不是也这样来的?”李肆脑洞大开的问。

    “我是混沌之母,我与时间遗民相交,可得混沌之子,这是我与他们祖先的约定,至于命运之子,自然也是与命运之母如此,可得命运之子。”

    “你是诡异长河的真正主人吗?”李肆也豁出去了,因为如果命运长河也是这般情形,岂不是说,到处都是大诡异。

    “我只是混沌之母,不知你说的是什么,信我,就可以接近我,只要付出代价,我会给予帮助,不信我,就请远离我,不然容易被误伤。”

    那女子远去了,李肆停下脚步,他暂时不能下山,出去就是个死,另外,他似乎也琢磨出一些东西来。

    这个混沌之母,定然就是命运长琴所说的混沌邪神,被一支从时间长河逃来的人族所供奉信仰,然后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混沌之子。

    混沌之子无法拥有堪比混沌之母的力量,但绝对非常可怕,甚至没准就是这些混沌之子打造出来的诡异长河。

    以此推之,命运长河也大致差不多,顶多过程更离奇神秘。

    不然何必叫什么命运之子,混沌之子?

    但那个某某某,在未来却是被叫做时间之主的。

    就是这真相有够讽刺的,最牛逼的,最厉害的大诡异,却是最理智,讲究公平交易,反倒是生灵所创造出来的,格外的不讲道理。

    李肆几乎可以确定,混沌之母,不是概念里的长河级诡异。

    在山道上等了片刻,李肆就听到山下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喊叫声,不一会儿,那个女人就回来了,手中空空如也。

    “如果你不想要混沌之子,你须在今日日落前离开,否则我会忍不住吃了你,那样,你便无法复生了,我不受你的力量所影响。”

    “我不想获得混沌之子,我只想我自己成为混沌之子,可否有办法?”李肆问,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那不可能,凡事必有代价,你的要求与你所付出的代价不成正比。”

    “如果我以这颗命运之沙进行献祭呢?”李肆取出命运之沙,此物他已经领悟大半,且一部分已经固化于历史之中,此时拿出来献祭,换取一种能对抗敌人援军的手段,这是值得的。

    “这个祭品我喜欢,但我仍然无法把你变成混沌之子,不过,如果你愿意交换,我可以送你虚实法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