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第375章 长夜的剩余价值

时间:2022-01-01作者:懒鸟

    “调查谢鱼生?传说中的三大命运悬案之首?老慕,你有没有把握,要不要我给你增援几百个福尔摩斯,几百个狄仁杰,几百个包龙图,几百个小学生……”

    那本专门用来聊天的历史之书的书页上,李败类半开着玩笑。

    “你若是能支援十个古神军团过来,我立刻就敢去查案,这三大命运悬案我还真听过,是命运长河里某一代的长歌给我说起过,但这东西级别非常高,没有李大老板的本事,轻易涉入其中,我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慕少安笑道。

    “十个古神军团?那我在现在岂不是成孤家寡人了,我还要一边哄着诡异之主,一边对着机械之主说着贴心的小话,我容易吗我?”

    “呸,良心呢,那两个家伙目前就差喊你李爸爸了,做人不要太斯文!”大胖子张扬加入了讨论。

    “不过,老慕你到底同意不同意,你不知道,那边那个美女小姐姐正等着你回话呢。”

    “这事儿,给我的直觉就是个坑,所以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是我不去。”

    “艹,表弟啊,你曾经可是一个螃蟹爪八个,两头尖尖这么大个的人物,你什么时候这样怂的?”

    “别激我,一百亿年前我大概会去,但是现在,我都已经固化历史了,我的任务就是镇守混沌天河战区,如今我正在研究最新一代的防火墙法则,搞定了的话,就算我哪天两腿一蹬,也不怕出了乱子,但话又说回来,日出又日落,春花谢了有雪花,万物衰亡自有定理,连时间道火最终都会熄灭,死寂,看开点比较好,咱们这一批老家伙,是时候退休了。”

    “行吧,随你,反正我也折腾不动了,守着诡异天河战区就够我头大的了,李败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说的话我就一口回绝了啊。”

    “嗯,我对那什么悬案也不怎么感兴趣,毕竟我不是处女座,但你可以替我给那位老头子传个话,为什么不主动让病毒来寻找这什么谢鱼生?你就跟他说,别扯什么人族文明大义的旗子,历史无论如何变化,过去如何起伏,最终都是要传导到现在的,都是要靠着现在来展现结果的,我李某人在这里夸个海口,就算大荒天河被病毒虫子给屠版了,我在现在也能给你们镇得住脚。”

    “所以,可劲儿折腾,不要怂,就是干!玛德,也就是那些病毒虫子全都跑到过去历史之中了,不然我真是想见识见识它们,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知道不?”

    “行,你李老大豪气,就喜欢你这样的大老板!”

    “不错啊,败类,从现在起,你叫野蛮人得了,李蛮子,我觉得更好听一些,哈哈!”

    三人大笑,隔着历史之书,隔着不同的岁月,仍有豪气万丈的气概贯穿古今。

    很快,大胖子张扬就把慕少安的话转达,同时也把李败类的话当着长夜的面,一五一十的说了,无所谓,就是这么牛逼,历史道火的确可以篡改历史,但架不住在现在的那位时间之主的实力过于恐怖。

    “无耻!”

    长夜第一个咒骂起来,她没有与那个叫李败类的时间之主打过交道,对方甚至都没有参与到摧毁命运长河的行动之中。

    但是对方击溃命运黑潮,厘清三大道火,主持三法相制,俨然已经是第二位长河共主,诡异之主,机械之主这种存在都不得不伏低做小,病毒虫子那么牛逼,结果都不敢在现在混,全都冲进历史里,又岂是偶然?

    一句话,也就是对方是时间之主,时间道火就限制了他不能回溯,不然哪里还有他们的事情。

    命运九子试图求证历史道火,第一件事是为了调查谢鱼生,第二件事,就是要掐死这个李败类,没有第三件事了。

    “行了,我该传的话说完了,李老头,如何抉择,是你自己的事情,告辞!”

    大胖子张扬潇洒离去,只剩下李肆看着那一张美丽的脸因为极度愤怒而扭曲得吓人,而长夜也在死死的盯着李肆,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

    良久,长夜终于咬牙切齿的说道:

    “现在的归现在,历史的归历史,他李败类再厉害,也管不到历史来!”

    “你怂了?”李肆关切的问,结果被长夜飞了个白眼,气咻咻毫无形象的坐在坟头上,“谁能不怂,那是我们从命运的尽头里看到的大魔王,是我们命运一族的克星,我们在很久以前就看到了他的存在,为此我们用了无数方法,但最终也没能阻止他的出现,面对这种存在,我们能怎么办?”

    “那你有没有想过,李败类很可能就是你们要找的谢鱼生?”李肆再次开口。

    “什么?不不不,你这个想法很有创意,但绝对不是,李败类是得到了时间道火的垂青的,他找到了延续时间道火的方法,并且把奄奄一息,即将崩溃的时间长河重新修整,如今时间长河横扫一切,古神军团都有一百个。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发不可能是谢鱼生,但,你这个想法真的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新的思路。”

    “是啊,谢鱼生,有可能是任何人,我们死死抱着谢鱼生不放,却是落入了俗套。”

    长夜激动得在原地转起了圈,越说越兴奋,越想越激动,冷不丁一抬头,就看见李肆那温和的笑容,立刻就一个咯噔,玛德,忘了,她目前还是这个老头子手中的俘虏,如果是普通的老头子也就罢了,问题是,他还拥有寂灭之蛇的力量。

    如果李败类绝不可能是谢鱼生,历史中也真的找不到谢鱼生,那么眼前这个老头子,是不是谢鱼生?这个几率有几何?

    “噗通!”

    长夜主动跪下,以头触地,一句话都不说,任君采撷。

    “我准备采纳李败类的建议,放病毒虫子进来,冲击大荒天河,你帮我来计算一下,得失几何?”

    李肆平静开口,此时他已经想清楚了,谢鱼生这个悬案真的就是个大坑,这个坑大到了,让自己的友军都不愿,更不敢冒险的地步。

    那个李败类虽然说的豪横,但如果大荒天河真的被病毒给屠版了,他在现在多少也得损失很大,不致命但也绝对不轻松。

    慕少安和大胖子张扬,一个要镇守混沌天河战区,一个要镇守诡异天河战区,那是已经被开发好了的熟地,是基本盘,所以就更加不能冒险了。

    所以李败类那么说,其实就等于说,李肆,你躺平吧,我们已经做好承担最坏结果的打算了……

    这是瞧不起谁呢?

    李肆虽然无意争强好胜,但也希望能把大荒天河,打造成类似混沌天河战区,诡异天河战区那样的基本盘。

    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长夜的价值就很重要了。

    所以他才故意给这女人上了个误导,先假设李败类是否就是谢鱼生,接着让这女人自己推导,很可能每个人都可能是谢鱼生,最后,再让这女人误以为,他也许有几率是谢鱼生。

    这样一来,借着谢鱼生的东风,李肆就可以白嫖一波长夜的剩余价值。

    反正就算被拆穿了也没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