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278章 牢狱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278章  牢狱

    先是姬昌诅咒陛下子孙,被驱逐出朝歌。

    又是陛下下诏,赦免所有巫族的罪过,容得他们和凡人一般生活,纳税,种地!

    而最后,竟是好死不死的姬昌大放厥词!惹的陛下大怒!最终引出了惊天阴谋!

    西周早有反意啊!

    数百官员四散,他们的神态各不相同,有皱眉思虑者,有面无表情者,有咬牙切齿者,也有神态紧张者。

    李清有系统加持,若是想看,一眼就可以看出,谁是西周奸细。

    但这些大臣,严格来讲,也并非是真正的心向西周,只不过是收了西周好处之后,就难以下车了而已。

    而李清的一番话,便是给了他们一个直接斩断一切的机会!

    只要他们日收真的不再和西周联系,那李清自会饶过他们。

    而若是他们以为李清无法查出,得意洋洋的还和西周苟且,那明日早朝,便是这些大臣的死亡之时!

    “你们别让我失望……”

    李清站在珠帘之后,看着四散而去的大臣,其中足有数十个资料中都显示了和西周有所勾连。

    因此,他心中缓缓自语。

    明日再看,若是还有,那就真的只能杀了!

    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必须要做的!

    有早上这件事一闹。

    李清的早餐吃的都是没滋没味。

    不过早餐正吃着呢,比干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只见他满脸具是暴怒神色。

    温文尔雅的比干,可几乎没有生过这么大的火气!

    “陛下!”

    也不用王有志通报,比干就径直走到了李清面前,咬牙切齿道:“臣以查明!百年前我大商对北海税收,还是五十税六!可自百年前开始,税收就陡然提高到了十税六!可明明先帝并未下次诏令!这便也罢了!可这百年,我大商竟是连半点北海税收都没见到!可恨!可恨啊!”

    李清叹了口气,摇头道:“族叔无需如此气恼,事已至此,西周反意已定,我们只能水来土掩便是。”

    “臣是恨自己!”

    比干一听,却是陡然眼睛一红,跪地道:“臣有负先帝!北海出如此大事,臣却一无所知!被蒙在鼓里!还当是北海蛮子桀骜不驯,不纳税也就算了,还年年作反!却没想到,是西周的诡计,用税收逼反了他们!臣无能啊!若是早发现此事!哪还有北海叛乱!?哪还有数百万子民的死伤!?”

    帝辛的记忆中,长这么大,也没见过比干哭过啊,一时间李清连忙起身,扶起比干,长叹道:“族叔总理天下事务,劳苦功高,且此事乃是西周以邪法蒙蔽天机,又穿插奸细,所以族叔才不知道,哪能怪罪族叔你?快快起来!”

    “臣无能啊!天生臣一颗七窍玲珑心!却被堵了六窍!大商风雨飘摇!臣有责任啊!”

    比干泪如雨下,真是活活给气哭了。

    李清实在无奈,想了想后就笑道:“族叔,西周以诡计用天机蒙蔽你七窍玲珑心,此也是无法,但若是你有九窍玲珑心,他们岂还能蒙蔽你?”

    “九窍玲珑心?”

    比干一听,顿时楞了一下,止住哭泣,擦了擦眼角站起来道:“臣这七窍玲珑心乃天地所赐,却未曾听过什么九窍。”

    而李清则是哈哈笑道:“九窍玲珑心,寡人说你有!你就有!”

    说罢,他便在比干的资料,那七窍玲珑心边上的升级二字上,连续点了五下。

    “轰隆!”

    无边大规则自虚空之中浮现,刹那涌入了比干的身体之中!

    先天七窍玲珑心,可洞彻人间事务,记录一切!

    但此心,依旧会被法力蒙蔽,从而洞悉不了该洞悉的事务。

    但此刻。

    只见比干体内,那可散发着七色光芒的心脏,陡然就是一跳!

    凭空之间,七窍玲珑心就多增了两窍!

    同时两道黑白光芒亦是浮现!

    九彩!九窍!

    先天之九窍玲珑心!洞悉人间一切!不可蒙蔽!不可遮掩!

    比干猛然就闭上了双目。

    却见一阵阵雷鸣一般的心跳从他的身体内爆发而出。

    而他的修为,也直接从天仙迈入了真仙行列。

    “族叔,感觉如何?”

    李清面带笑容,看着比干问道。

    比干闭目良久,陡然睁开了双眼。

    只见他双目各闪过一道九彩光芒,而后敛入深处。

    “比干!多谢陛下言出法随!”

    似是明白了一切,比干对着李清就是跪地拜道。

    李清抬手将其扶起,只是笑道:“起来,寡人早就说过,族叔见寡人,不必拜。”

    “西周狼子野心,臣已明了,怪不得陛下那半年,着实昏聩无道,原来也是西周邪修,蒙蔽了陛下神台!幸亏陛下自行清醒,否则大商,定就如臣所看到的未来的一样了!”

    比干缓缓起身,只见他满眼皆是狠厉,咬牙切齿之间,话语直如数九寒冬!

    有九窍玲珑心的他,如何还不明白这一切气数?

    怪不得今年自祭完女娲回来后,陛下就一反早年睿智,宠幸妖妃不说,还暴虐异常,谁谏杀谁!

    原来是西周作祟!

    若是陛下没有醒来!?

    九窍玲珑心运转之下,比干看的那大商流血漂橹,尸山血海,所有的忠臣皆被疯了的陛下所杀,乃至陛下最后醒来,只能是带着绝望与悔恨的自焚摘星楼的未来场景,直气的浑身都在哆嗦!乃至骨子里发冷!

    幸亏陛下醒来了啊!

    简直恨急!恨煞我也!!

    “未来?别说有没有,就算有,寡人也要它只能在寡人掌心转动!”

    李清一听,却是长笑一声,傲然说道。

    比干这才对着李清又是作揖一拜,随后道:“臣这就将西周的一应事务彻底处理!斗内务,斗管理,斗运营,臣要他西周一败涂地!”

    李清哈哈一笑道:“寡人信族叔,族叔内务之能,天下无双,去吧!”

    比干便猛的一点头,带着浑身的寒意走了。

    西周居然要毁大商!?这不光是陛下的大商!也是他的大商!他,也是殷氏子弟!

    谁敢毁大商,便是他万世之敌!

    李清看着比干远去,这才一伸手,将已经冷了的稠粥一饮而尽,随后道:“姬昌可被关押了?”

    “回陛下,姬昌已被关押。”

    陛下用膳,一应事务自然暂时搁置,但如今李清发问,王有志便快速的将刚刚汇报上来的事情禀告给他。

    “可有抵挡?”

    李清擦了擦嘴,淡淡问道。

    “姬昌六百护卫,本要抵挡,但姬昌却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制止了护卫抵抗,自主的上了囚车。”

    王有志连忙又是回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哈。”

    李清一听,却是摇头嗤笑了一声,随后道:“走,寡人去看看,这位(忠君爱国)之臣!”

    “诺。”

    王有志一点头,随后便和李清一起出了御膳殿。

    姬昌作为西伯侯,所以哪怕是关他入天牢,那也是最高规格的。

    陛下要去看罪囚姬昌,此事也不必遮遮掩掩。

    只见帝撵走动,大队随行,很快就来到了刑部。

    刑部大夫李其自早已在门口跪拜等待。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帝撵到来,李其和其余等刑部官员皆是伏地而拜,大声喊道。

    “平身。”

    李清神色平淡,下了御撵就一挥手说道。

    一众官员自然站起,随后就小心的跟在了李清身后。

    李清一边往里走,一边淡淡道:“姬昌如何了?”

    “回大王,姬昌很配合关押,只是拒不认辱骂大王之犯上大罪,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为大王张目,明耳,而非罪过。”

    李其连忙躬身道:“而因为他是西伯侯,所以,所以臣也不好用刑。”

    “替寡人张目?明耳?哈哈哈,一边骂寡人,一边还说是为寡人好,厉害,厉害啊!”

    李清听的直想冷笑,但最终却笑不出来,只是摇头轻语了一声。

    李其自不敢回话。

    “带寡人去见他。”

    而李清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住后,便淡淡说道。

    “诺。”

    李其连忙点头,随后就前方引路,带着李清进入了刑部大佬之内。

    关押姬昌所在,乃是一处天字号房,这里平时基本不用,一旦用了,那要么是关押王族贵胄,要么就是朝廷二品以及二品之上的大员。

    姬昌作为西伯侯,自然是有资格进这里的。

    只见这处牢房,说是牢房,但和客栈倒是差不多,床榻桌椅,书桌书架皆有。

    而姬昌,则正身穿囚服,手戴镣铐,坐在书桌前,拿着一卷书籍平静的看着。

    “陛下驾到!”

    隔着老远,王有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姬昌自是早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音,不过当他听到王有志的呼喝后。

    这才嘴角露出一抹嗤笑,随后迈步离开书桌,淡然跪在了地上。

    李清缓步而来。

    姬昌抬头。

    人皇和西伯侯,便隔着牢房栅栏,再次相望。

    “罪臣姬昌!拜见陛下!”

    姬昌缓声喊了一句,躬身拜倒。

    “打开牢门。”

    李清则是看了看姬昌后,就一挥手说道。

    浑身发软的牢头自是连忙哆哆嗦嗦的拿出一串钥匙,快速的打开了牢门。

    “你们都退下吧,寡人要和西伯侯说两句话。”

    牢门打开,李清便一步迈了进去,同时挥手说道。

    “诺!”

    十数个官员,随从,以及王有志皆是应声而退。

    李清这才径直走到了书桌前,淡然的坐了上去。

    他并没有让姬昌平身。

    姬昌也无所谓,只是跪在那里,等着李清率先说话。

    李清那带着玉扳指的大拇指缓缓敲击了两下桌子,这才笑了笑道:“姬昌,这下你满意了?你终于进了牢狱了。”

    “陛下,臣乃一心忠言,非是臣想进,而是陛下是非不分,非要让臣进,那臣自然不得不进。”

    姬昌一听,便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何必在寡人面前装?你西周势大,却没有个合适的起兵理由,所以你来朝歌,本就是打着自困囹圄的念头,然后好让天下人知道寡人不仁,你继而出兵伐寡人,不是吗?”

    李清笑了笑,看着跪在那里的西伯侯,平静说道。

    “臣一心为国!从未有过反叛之心!陛下怎能如此!?臣忠言逆耳!陛下听不得也就罢了,却说臣要造反?陛下!此举太过昏聩啊!”

    姬昌一时间猛的就对着李清又是一磕头,声音带着嘶哑的吼道,显示出了无边的屈辱之意!

    “你反不反,你自己不明白?现在只有你和寡人两个人,又何必苦苦伪装?不累吗?”

    “臣一心为国!臣一心为陛下!”

    “说的真是好听啊,可惜,若是旁人当真就被你给迷惑了,但寡人岂会被你所惑?要造反,那便来吧,寡人倒要看看是你伐寡人,还是寡人伐你。”

    “臣从无造反之心!陛下莫要听信奸人之言!自毁肱骨啊!陛下!忠言在此!若是不听,大商着实危矣!”

    “你放心,寡人不会杀你,更不会伤你,寡人会养着你,让你看着,让你好好看着,是寡人大商灭,还是你西周亡。”

    “陛下!你若是执意如此,天道将毁!民心尽失!陛下啊!你何时才能醒来!万不要继续昏庸下去了!陛下!”

    “哈哈哈哈!好好好,寡人昏聩,你西伯侯圣明,仁善西伯侯,天定圣主西伯侯,不就是你吗?哈哈哈哈”

    “陛下!你虽是人主,却也不能如此大放厥词啊!你难道真的已经昏聩到如此地步了吗?陛下啊!醒醒吧!”

    却见李清和西伯侯一说一对。

    李清是已经彻底挑明了。

    但西伯侯却依旧跪在那里,一脸的忠臣模样,丝毫口风也未松开。

    “呵。”

    是以,李清终于是摇了摇头,冷笑一声,便不再说话,而是站了起来。

    只见他看着满脸的坚毅,好似忠臣不屈的模样,心中一阵阵的恶心。

    而西伯侯,则是也看着李清,眸中深处,闪着一丝冷笑。

    还是年轻啊,难道你不知道,有些事,是能做不说的吗?

    李清看了他一会后,便忽的说道:“寡人没有申公豹那般机辩无双的口才,所以也敲不开的你的口风,不过,临走前,寡人有句话想对你说。”

    “陛下还想说什么?”

    姬昌面色淡然,缓声问道。

    “你附耳过来。”

    李清笑了笑道。

    姬昌虽然不知道李清什么意思,但却却也不惧,哪怕他杀了自己又如何?

    是以,他便头一伸,附耳过去。

    却见李清微微躬身,贴靠在了他的耳边,轻轻道:“我日尼娘个臭b&ot;

    说完,李清就仰头大笑,负手走出了牢房,同时朗声传来:“给寡人看好他!好吃好喝的供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