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338章 西岐,作反!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338章  西岐,作反!

    姬发见此,顿时尖叫一声,上前就扶住了姬昌,撕心裂肺的喊道:“来人!来人!传御医!”

    一时间百官也为之慌乱,整个少候府内,彻底乱作一团。

    时间流逝。

    转眼便是第二日。

    亚圣伯邑考!死了!!

    一道炸雷一般的信息,陡然传遍了整个西岐城!

    亚圣伯邑考,自昨日下午回城后,就陡然呕血,暴毙而死!

    圣主姬昌悲愤过度,高喊天妒英才,继而昏迷过去。

    圣子姬昌也是哭的不成人形,一夜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惊人的信息,一浪接过一浪,扫荡整个西岐城!

    “亚圣我主!!你这么就去了!?”

    “啊!!亚圣!亚圣!!”

    “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

    “亚圣!!啊!!若是可以,我愿全家死绝,换您重生啊!啊啊!苍天呐!!”

    而后只是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间。

    伯邑考的府邸之前,十字大街道东西南北个几十里,皆是被人流盖满!

    只见这些人,个个身穿素缟,头戴麻孝!

    皆跪在那里,对着伯邑考府邸叩拜!

    泪流满面者,痛哭流涕者,双目血红咬牙切齿者,磕头磕的满脸是血者,甚至哭的癫狂者,尽皆有之!

    伯邑考!那可是他们心中的至孝亚圣!那是真正的好人!

    上至达官贵族,下至流浪乞儿,那个不曾受过他的恩德?

    当街伏地救人,吮吸病者脓疮为其救命,脱衣下靴,为幼儿取暖,官员受罚,他为之求情,都是常态啊!

    可如今,他,他居然死了!?

    天地同泣!人间大悲!

    也不知是因为这几万,几十万西岐百姓的哭泣,叫喊。

    竟是惹的天地都为之悲伤,本来还微微升起的太阳竟也逐渐被一朵朵的乌云遮盖。

    继而,淅淅沥沥的阴雨就落了下来!

    “父亲,您怎么样了?”

    少候府内,姬昌睡了一夜,悠悠醒来。

    伯邑考的尸体自然早就被运出去,准备风光大葬,地上的血迹也早就处理了干净。

    姬昌睡了一夜,可姬发却是真的老老实实的在床前看了整整一夜,包括那文武百官,也都候着。

    他们生怕侯爷会有什么不测。

    如今见姬昌醒来,姬发顿时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

    姬昌一听,先是一愣。

    随后叹息道:“睡的不安啊,发儿,为父昨夜发梦,你大哥,伯邑考,竟是去了,疼的我肝肠寸断,却无法醒来,熬煞我也,对了,你大哥呢?”

    姬昌这一番话,直说的姬发双目一红,眼泪大颗大颗的就流了出来。

    而一众百官一听,更是随之泪目,呜咽之声逐渐响起。

    侯爷竟当是做梦?

    伯邑考少主,他是真的死了啊!

    “你们,你们哭甚!?”

    姬昌见此,顿时一愣,随后就皱眉喝道:“到底怎么了!?”

    “父亲……您,您,呜呜……”

    姬发一时间看着姬昌,竟是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到底怎么了!说啊!?”

    姬昌一时间挣扎起身,大喝问道。

    “大哥,大哥伯邑考,他,他是真的,去了……他真的,去了啊!昨晚您伤心过度,昏死过去,竟是当成了梦幻……”

    姬发哭着跪倒,磕头喊道:“父亲,您节哀,节哀啊!莫要再动肝火了。”

    “啊!!”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姬昌陡然就大吼一声:“我儿身强体健!怎会死去!!”

    一声大吼,他仰面倒在了床上。

    “父亲!!”

    “侯爷!”

    顿时,姬发和众百官心中一惊,连忙靠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姬昌却没有昏厥过去。

    而是瞪着血红双目,看着床幔,咬牙切齿的喊道:“竟不是梦,竟,不是梦!我儿,我儿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姬发摇头道:“下面的人正在寻找原因,待原因找到,便昭告天下,父亲,您节哀,务必不要动肝火了,大哥在世,也不想看到您这样。”

    “原因?”

    姬昌一听,却是转过头,用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了看姬发,又看向众百官道:“他一贯身体强健,为何暴毙?”

    一众臣子你看我,我看你,却不知该如何言。

    不过却是有一人,陡然开口道:“侯爷!难不成是那昏君下的手脚!?”

    众人顿时抬头看去,却是上大夫毛公遂。

    只见毛公遂满脸怒色道:“小侯爷一贯无病无灾,可却是去了一趟朝歌后,回来便暴毙而死,此事,若非不是朝歌那昏君动的手脚,臣,不信!”

    毛公遂这一番话,顿时让百官一愣,而随后,他们就眼中齐齐闪过了然以及怒色!

    “是也!”

    果然,随着毛公遂的话,又是两人出声喝道:“小侯爷速来练气有道,虽无境界,可有大灵气在身,百病不侵,如何会突然暴毙?定是那恶贼昏君,下的恶毒手段啊!他想坏我西周根基啊!”

    只见这两人,乃是伯达,伯适两兄弟。

    毛公遂乃是西周四贤之一,而这两兄弟,便是八俊之二了。

    却是有这三人开头。

    当下百官随之发声,皆是怒气冲天,言语之中,皆骂朝歌暴君无耻!使毒计害小侯爷!

    关键是他还不敢在朝歌时杀,反而等小侯爷回了西岐,这才暴毙!

    太可恨!太可恨!!

    姬昌听的也是面容狰狞,缓声道:“昏君,恶贼,狗贼!啊!!害我贤子!”

    姬发顿时也是吼道:“恶君无道!先是杀朝内良臣!又逼反了苏将军,继而又害死朝内梅大夫!宠幸妖女,残害忠良!如今,如今竟连大哥都不放过!如此大恨!如何能解!所谓君带我如草芥,我视君如寇仇!诸位!你们能忍吗!?”

    “暴君气数以尽!如今竟更是害死小侯爷!可恨!此事在不能忍!”

    “当不能忍!”

    “可恨!可恨!”

    “侯爷,您发话吧!”

    “侯爷!”

    一时间,所有的官员都是愤慨的低吼,看向床榻之上的姬昌,恨不得立刻就起兵,征伐朝歌,报仇雪恨!

    姬昌此刻,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姬发眼尖,连忙起身,扶住了姬昌,帮助他依靠在了床榻之上。

    姬昌这才又睁开眼睛,扫视了一下众臣,缓声道:“此事孤且记下,但如今我儿尸骨未寒,且先仔细安葬他,然后将此事因果,告知西岐百姓,待两月之后,秋粮入库,孤,再行决定!”

    众臣一听,眼中皆放出一道精光。

    侯爷,这意思就是,让大家去准备啊!

    姬发更是眼中露出喜色,不过随后就敛下,只是点头道:“父亲说的极是,万事要等大哥入殓之后,再说。”

    姬昌闻声点了点头。

    随后便颤颤巍巍的起声,目中含泪道:“孤,孤要再看看考儿……”

    姬发随之泪目,起身搀扶起姬昌,便和百官一起,往外而去。

    “呜呜呜!!~”

    整个西岐城,响起了苍凉的号角声音。

    数百万的百姓,有条件的去了侯爷府附近,没条件的则就在家门口。

    齐齐跪下!

    今日,整个西岐城,悲声震天!

    天地也下着小雨,可谓是天地同悲!

    一代亚圣,陨落了,死在了,朝歌那暴君,昏君,恶君的毒计之下!

    “呜呼!我儿!魂归来兮!!”

    西伯侯府内中央,一座巨大的棺椁停在那里,数百人扮的牛鬼蛇神在四周舞蹈。

    姬昌披头散发,手持招魂幡,眼中含泪的站在高台大吼。

    “魂归来兮!!”

    数百官员,数千臣子,皆是跪地,大声吼道。

    棺椁之中,伯邑考的眼皮虽被拢上,但却依旧闭不死,留有一丝缝隙,似要看着这片天地,该如何毁灭!

    咔咔咔!

    棺盖缓缓盖了上去。

    苍白如纸的伯邑考尸体,逐渐消失。

    伴随着无数人的哭喊,棺椁封死,继而开始停棺。

    亚圣死去,自要停棺四十九日。

    而四十九日后,便也就是秋后了,粮食当可尽数收割。

    伯邑考死掉的信息,短短两日之内,就传遍了整个西周二百诸侯。

    而后周边的诸侯,乃至大商全境,便也就逐渐知道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西岐几乎沸腾!

    民怨沸腾!

    亚圣伯邑考,被害死了!被昏聩的人皇,害死了!

    如此人皇,如此无道,如此残毒!他根本不配当人皇!

    他不配!!

    只是短短数日,西岐武将几乎人人请战!

    西岐百姓更是时时刻刻有义士冲击府衙,嗷嗷叫着大军为何不征伐朝歌!杀了昏君为亚圣报仇!?

    无奈之下,姬昌只得广发宣言。

    商皇无道,致使天下百姓流离失所,水深火热,苦不堪言!

    商皇残毒,铸炮烙,建蛇洞,强纳苏护之女,逼反护国大将,滥杀大臣,炮死上大夫梅伯,种种罪行,不一而述。

    商皇昏聩,不纳忠臣之言!不听忠臣之词,一意孤行,反天下百姓意志而逆,不知百姓心中所想,不配当人族族长。

    商皇淫虐,贪好美色,乃至于女娲至圣娘娘庙中,当众亵渎女娲至圣!更留下淫诗,其行为之可恶,之恶心,简直好似辱母!天下之人,闻之皆怒!

    商皇奸炸,困西伯侯于朝歌,只为了让西岐进贡大量珍宝!后更贪得无厌,大肆索要,视西岐百姓为鱼肉,吸血不止!贪婪无度!

    商皇险恶,西岐亚圣伯邑考!为父担忧,亲提西岐百姓所凑之金银财宝,前往朝歌,以求其释放西伯侯!奈何商皇险恶,表面释放了西伯侯,却暗下毒计,致使亚圣伯邑考,回归西岐当日便吐血而亡!乃至圣主姬昌,也差点中此毒计!此举简直天下共惊!共怒!

    有此六罪,天怒人怨!

    西岐自禀天道气数,人间意愿,当要出兵前往朝歌,询问商皇是否认罪!

    若是商皇认罪,自此改之,兵责自退,天下安定。

    若是商皇不认,当以天道,废此人皇,重立人间至尊!

    只待秋收之后,义军开拔!

    此言一出,天下震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