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340章 何为礼乐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340章  何为礼乐

    李清哈哈一笑道:“商相勿虑,寡人自不担忧。”

    商容点了点头道:“贼子虽发檄文,但也只能蛊惑西岐一地之愚民罢了,我等只待他出兵那一刻,便可以雷霆之击,破灭他那可笑的奢望。”

    众人一听,便也都点了点头。

    李清见此,倒是楞了一下。

    为何等他们先出兵?

    自己不能直接先带兵去灭了他们?

    他们不是已经发了檄文,这就等于是造反了啊?

    但这些大臣,除了尤平是愤怒之中喊出兵灭西岐之外。

    其他人,包括一众武将在内,竟都没一个说要先出兵的。

    皱了皱眉,李清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发问。

    不过比干九窍玲珑心,却是看到了李清微微皱起的眉头,以及他眼中的疑惑。

    一时间他却是笑道:“陛下,可是觉得为什么我等臣子,没有先战之意?”

    李清一听,顿时干笑一声道:“咳咳,寡人常年征战异族,但凡异族有逆反之心,卿等莫不是呼喝击杀,大军压境,如今姬昌贼子公开诋毁寡人,欲起反噬,卿等却要坐等他们先出祁山关,再行反攻,此是为何?”

    众臣一听,却是轻笑一声。

    比干也是笑了笑道:“异族非人也,不以礼法对待之,而姬昌贼子即便再狗胆包天,但终究是炎黄子孙,人族血脉,诸侯造反,自当以诸侯战待之。”

    “诸侯战?”

    李清楞了一下,诧异道:“什么,什么诸侯战?”

    比干道:“诸侯战,当是双方互相通知,准备妥当,继而找好地方,一攻一守也,攻者胜之,则继续攻也,守者胜之,则转守为攻也,若守者乏力,则可挂免战牌,以牌可挡一月不攻,留有守者重新收拾残局时间。”

    “一来一往,礼也,败者自当心服口服。”

    比干的一番话,说的李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好家伙!

    这,这就是周朝之前的诸侯战?

    礼战?

    这叫什么事?

    只见比干继续笑道:“如今姬昌既发檄文,杨言四十九日后,起兵出关,伐我大商,那便算是通知我们了,我们自要在这四十九日内准备妥当,秋粮入库,大军拢聚,亦发剿贼檄文,而后只需在汜水关关外杀住他出关锐气,便可反攻岐山关,于此之下,大义礼数,皆站的住脚。”

    “这,这尼玛过家家呢……”

    李清直听的一脑子懵逼。

    这是战争啊!

    这是数百万,上千万大军,两国之间的交锋啊!

    说是腥风血雨,尸山血海,不为过吧?

    可,这等大战,你们却这样玩?

    那还有个屁的以弱胜强?有个屁的以多击少?

    这不纯碎就是看谁人更多,将更猛嘛?

    还有那劳什子免战牌。

    好家伙,挂上去可挡一个月敌人不攻?

    敌人是不是脑瘫?

    一个月得耗多少粮草?

    得有多少变数?

    最重要的是,给你一个月的元气恢复时间,那岂不是自找苦吃?

    “这,这……”

    李清看着下方臣子一脸赞同的模样,嘴巴张了半天,才缓声道:“为何这样打?兵者,诡道也啊,不是当该无所不用其极?”

    “嗯?”

    李清这话一出,登时整个朝堂为之一滞。

    却见商容和比干以及一干老臣顿时看向李清,商容更是面露异色道:“陛下,此言是谁教你的?”

    “额……”

    李清一愣,不过随后就义正言辞道:“无人教寡人,此乃是寡人常年征战,自己悟出的道理。”

    “此道理自然没错。”

    比干接话道:“但此举,只能对待异族,大王万万切记!”

    商容而已点头道:“不错,对待异族,自是无所不用其极,灭之毁之,不外如是,但同族战斗,却不可这样,否则礼乐将会崩坏,而礼法不能束缚有野心之辈后,那么日后天下,当再无平静了,此乃为万世计。”

    李清眨了眨眼,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回想历史,孙子这货最先干这种兵法,确实是开始就收到了极强的效果。

    但后世之后,带兵者,个个都奸猾似鬼,残毒如蛇。

    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那害的是谁呢?还不是天下百姓?

    而诸侯战,有时候斗将,都可以斗出几十万大军的胜利归属。

    虽然有些扯犊子……

    但,军队死伤不大,百姓死伤更无。

    是以赢者不屠,败者不愤,和平交接后,大家还是人族兄弟……

    是以想到这里,李清便缓缓吐了口气,点头道:“寡人,受教了。”

    “臣等惶恐!”

    商容和比干顿时连忙躬身。

    李清却是摇头道:“寡人这些年攻打异族,却是心境变化,有些黑暗了,不觉间便想把脏毒手段,用到了同族身上,西岐姬昌,狗胆包天,罪该万死!但西岐百姓,终究是寡人治下之民,寡人不可施以荼毒之行……”

    商容和比干,包括一众臣子一听,顿时齐齐拜道,高声道“吾王仁义!臣等拜服!”

    “好了好了,平身吧。”

    李清见此,顿时失笑一声,摆手道:“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众臣起身,只见商容笑道:“对于西岐此举,也无需什么其他办法,不过水来土掩罢了,陛下只需派大军驻扎汜水关,以太师为帅,率朝中武将,想他姬昌,又有何能?能破了太师镇守之汜水关?只待太师破敌,反攻便是。”

    商容说的简单无比,众臣子听的也是点头不止。

    不错,也就只需这般而已。

    但李清却是暗自叹了口气,他们到底还是小瞧了西岐啊。

    西岐能人异士太多了,太师一人如何能抵挡?

    若说是斗将,孔宣一人便足以抵挡西岐所有人马。

    但孔宣一出,元始天尊那老东西必也会乔装而来,到时依旧是败。

    “接引啊接引,你可不能安坐西天极乐净土了……”

    李清心中想着,便打算点头同意,毕竟众臣的情绪还是不错的,无需打击

    “报!陛下,太师回来了。”

    不过就是这时,外门一侍卫就快速冲了进来,高声喊道。

    “哦?”

    李清一听,顿时一喜。

    闻太师数日前出朝歌,前往南瞻部洲,是为找帮手去了,如今回来,定是带回了不少想着人间富贵,功德的截教修士。

    就是不知道,这里会有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