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390章 它在乎!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390章 它在乎!

    眼前这和蔼的大和尚,便是西方教大教主。

    亦是未来的佛教佛主,谓之南无,阿弥陀佛。

    这是李清第二次见他了。

    只不过第一次见他,却是一念意识投影,而如今,却是真身。

    对于这等佛主,凭以一己之力创立可和道家平分秋色的佛教的圣人。

    李清即便不喜,也会带有几分敬意。

    是以轻轻点了点头,抬手也还了一礼,淡笑道:“寡人得见西方教大教主,亦是有幸也。”

    随后,他就又看向了那些沙弥。

    好嘛,一个个皆是后世有名之佛。

    当先是释迦牟尼,继而金蝉子,再是药师王,琉璃光王,弥勒王,地藏王等等等。

    只不过这几位后世的大佛祖,如今却还都声名不显。

    而李清的目光则是着重的看了一眼金蝉子。

    这家伙可是先天生灵中极其少见的昆虫所属,谓之六翅金蝉,属于至阳至刚,且又至毒之物。

    本来阿弥陀佛退位归隐大道之后,他与释迦摩尼皆是有力的佛主竞争者。

    毕竟是一个是大弟子,一个是二弟子。

    奈何他运气差的很,在最后关头,悟佛法悟出了叉子,竟是走向了极端。

    反而参出了和佛法完全对立的道路。

    因此,西方教佛主之大位,就传给了释迦摩尼。

    而后阿弥陀佛欲让他好好参悟,重新悟道,待后世释迦退位,他再继承佛主之位。

    可惜,这货没了阿弥陀佛压制,骨子里的暴虐被嫉妒所牵引,最终爆发。

    最后竟是当着无数佛子,僧徒的面,驳斥了释迦牟尼的佛法传道。

    释迦摩尼大怒,反手便以代师教训的名头,毫不留情的将他这个阿弥陀佛的二弟子给打散了真身。

    只留一丝魂魄,混混沌沌的投胎去了。

    而这一战,也算是彻底定下了释迦摩尼的绝对权威,从此再无人对他佛主之位有任何意义。

    这金蝉子见人皇一直看自己,一时间有些诧异,俊俏的面容亦是看着人皇,一副你看我,我看你,看谁能看的过谁的架势。

    李清顿时笑了笑,便收回目光,对着接引道:“教主混元无极大道傍身,当该知道寡人为何而来,寡人便不进去了,就在此问问教主,可能出极乐净土,前去坐镇汜水关?元始不动你不动,元始若不要脸出手,以大欺小,你便出来阻止一二即可,如何?”

    接引满脸的笑容顿时为之一滞。

    他本是打算开口,邀请人皇前往西天极乐净土中央坐上一坐,却没想到,这人皇竟是如此直截了当,上来就把话给挑明了。

    一时间,接引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清神色平淡,看着接引,等待着他的思索。

    准提站在边上,也是眉头挑起。

    大兄,到底能不能出极乐净土?如果出了,会对大兄造成多大影响呢?

    若是影响太大,那这人间劫数,倒不如不参与了,毕竟自身混元无极大道,才是最重要的。

    只见接引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后,便轻声叹息道:“陛下,你有所不知,贫僧当年一见莲花,顿悟大道,此大道,贫僧之前已经和陛下讲过,此番也就不再多言,只是陛下可知,这洪荒世间,有多少生灵吗?”

    李清淡淡道:“有多少?”

    接引叹道:“无穷尽之多。”

    说完,接引摇头道:“如此之多的生灵啊,贫僧即便从未放弃过心中的道念,却也不免生出一股无力。&ot;

    “呵。”

    却是李清,忽的发出了一声冷笑。

    这一声冷笑,直让准提眉头一挑,目中浮现怒火。

    这人皇,对自己不敬也就算了,可若是对大兄也如此放肆,那他,可真就不能忍了!

    其余等佛子,亦是面带不悦的看向了李清,他这一声嗤笑,太不合时宜了!

    只有接引面色平淡,甚至带着一丝悲苦之色,看着李清轻声道:“人皇,何故发笑?难道贫僧肺腑之言,如此好笑吗?”

    李清看着接引,淡淡道:“寡人非是笑你肺腑之言,而是笑你,太过瞻前顾后,优柔寡断!”

    “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人皇这是嘲讽贫僧自欺欺人吧?”

    接引轻声叹了口气道:“非是贫僧自欺欺人啊,而是心中道念所致,只能建极乐净土以求圆满,否则道念早晚必会崩溃。”

    李清淡淡道:“别多想了,寡人就是说你优柔寡断!你既发下大宏愿,渡世间生灵,这本就是无上大道,圆满无极,却因何担心道念崩溃?此不是自相矛盾?”

    “陛下,何解?”

    接引眉头微皱轻声问道。

    李清看着接引,缓声道:“你且听寡人给你讲一个故事。”

    “哦?愿闻其详。”

    接引看着李清,面露期待,这位人皇,能给自己讲什么故事呢?

    “寡人当年曾游历东海,在东海海岸,观看风景。”

    李清背负双手,缓声道:“那一日,海水初退,海岸边上,便留有不少的小鱼小虾,在水洼小坑之内,挣扎扭动,而这些小鱼小虾的结果,想必不用寡人说,教主也该知道结果。”

    “哎。”

    接引一听,便叹了口气道:“待海水蒸干,这些未曾顺着海浪回归海里的鱼虾,定是要死的。”

    李清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也是常事尔,海岸每日不知要死去多少,实属常态。”

    “陛下到底何意呢?”

    接引听不明白。

    李清则是继续道:“但寡人那一日,却见到,一个从小生活在海边渔村内的孩童,他竟是沿着沙滩走,每见到一个水坑,便将里面受困的鱼虾,重新丢入海内。”

    “这孩童有大善念啊。”

    接引听的点头不已,赞叹说道。

    李清淡淡道:“而寡人见此,便上前疑惑询问,孩子啊,你做这些这有什么用呢?这一望无际的沙滩上,不知有多少搁浅的鱼虾待死,你这么做,谁会在乎呢?”

    接引听的直叹息一声,面上悲苦之色越发明显。

    众生皆苦,他如何渡的完?

    李清却是看着接引道:“你猜,那孩子怎么回答寡人?”

    接引看向李清,眼中全是好奇。

    只见李清背负双手,缓声道:“那孩子没有理会寡人,而是依旧一个一个的水坑搜寻,将一条条的小鱼虾丢入海水,同时欢快的喊着,它在乎,它在乎,它也在乎,它也在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