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562章 自污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562章 自污

    望着怀内逐渐鲜活的娴玉,姬发当先楞了一下。

    但也不过只是楞了刹那而已。

    他就陡然满脸喜色,一把把娴玉抱入怀内,闭目泣道:“玉儿!玉儿!你活了!你没死!你没死就好!你怎的如此想不开!要自尽啊!玉儿!”

    一行激动的泪水滚滚而下。

    娴玉也是随之大哭,紧紧搂着姬发,泣声道:“夫君!夫君!妾身不想夫君为难!不想夫君为难啊!”

    “啧啧啧!”

    恶尸那里,看的是直咂嘴,点头道:“厉害!厉害!你小子有前途!大大的有前途!”

    姬发满目泪水,此刻听到这声音,却是松开了娴玉。

    而后拉着娴玉就下了床榻,来到了恶尸面前,当头跪倒,直喊道:“多谢仙长救玉儿性命大恩!仙长此恩!姬发永生铭记!他日定会回报!”

    娴玉也盈盈拜倒喊道:“小女谢过仙长救命之恩!小女永生不忘!”

    恶尸一脸无所谓,只是对着姬发嘿嘿一笑道:“记着老子?还想回~~报~~啊哈哈哈,老子等着你的回报!”

    “女儿!”

    娴修这里眼见女儿死而复生,也是从震惊发愣的状态回过神。

    当下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娴玉,老泪纵横。

    娴玉也是喊了一声爹,便把头埋在了娴修的怀内,哭泣不止。

    死这种东西,只有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大恐惧。

    她上吊自尽,开始自有心寻死。

    但随着窒息感,恐惧感,铺天盖地的黑暗呼啸而来的时候。

    那种可怕,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极度的恐怖。

    如果是现在让她再去上吊,她是一定没有勇气了。

    父女哭了一会后,娴修就抬头对着姬发道:“殿下,臣女不堪,难以为大妇正房,臣以娴玉父亲的身份,收回娴玉的聘书,殿下,小女,不配为殿下妻妾!只求殿下看在臣多年辛劳的份上,能让臣,接小女,回家!&ot;

    娴修这一番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直让姬发眼角微抖。

    他刚刚还抱着娴玉的尸体说了,自此以后,娴玉永为正方大妻,绝无更改。

    可这边娴玉一活过来,娴修就说这话,自己怎么答应?

    虽然娴修话说的没错,但你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啊!

    你与我私下说,我能不同意吗?

    反正是你这个当父亲觉得自己女儿配不上我,又不是我休你女儿!

    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说,我如果答应了,岂不是打自己脸?

    可若是不答应,那以后还如何再与娴玉分开?

    姬发面色不变,可心中却已然气的半死。

    他气这个中年道人,狗娘养的王八蛋,闲着没事操淡心,谁让你复活娴玉的!?你有病啊!?

    他气娴修,你老糊涂了是不是,当着大家伙说这话?

    你真为你女儿好吗?你居然在这里说!?你是故意气我是吧!?

    但这一切,他却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干笑一声道:“岳丈这说的什么话?玉儿端庄大方,典雅有礼,任谁过来也说不出她的错,我又岂能无故退还婚约,聘书,让她离去?”

    娴修听的眉头一挑,却见姬发那平静的面容,心中倒是陡然一寒。

    他不肯放娴玉走!

    那娴玉日后,生死难料啊!

    娴修一时间心中也有些后悔了。

    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这等于是堵死了娴玉的退路啊!

    一时间他张了张嘴,竟是不知如何说。

    转头看向姬昌,姬昌则是面露笑容,似乎只有娴玉死而复生的喜悦。

    却没有一丝对于娴玉日后如何自处的说法!

    娘的,知子莫若父!

    娴修心中咬牙切齿,思索着是不是直接开口,强要人回家。

    他不信姬氏还能当真就能灭自己整个娴不成?

    恶尸也是看的津津有味,这人间果然恶意满满,简直太适合老子了!

    老子爱死这个人间了啊!

    不过就是这时,忽然娴玉泪流满面开口道:“夫君,父亲说的没错,妾身对不起你,妾身不堪,妾身曾和别人,苟且过……”

    “什么!?”

    娴玉这话一出,满堂俱惊!

    恶尸更是哈哈大笑,简直开心到了极点。

    姬发这里也是愣住了,但随后他就皱眉看向了哭泣不止的娴玉。

    娴修也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要说出这话。

    “夫君,妾身行为不堪,身子肮脏,人不检点,愧对你对的爱,妾身,对不起夫君啊!夫君!你杀了妾身吧!”

    娴玉哭泣不止,似肝肠寸断,她看着姬发,一心求死。

    姬发目中光芒闪烁,看似怒气冲天,却隐有一丝喜色。

    好玉儿,好玉儿,我没有白疼你……

    而娴玉,她竟是宁愿自泼脏水,从此成为人人口中的淫妇荡女,也不想让姬发为难!

    这下,你总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我,杀我,也不怕万夫所指了吧……

    “你!你!”

    而姬发却是抬起手,颤抖不止的指着娴玉,满脸的沮丧与懊恼:“你怎可如此?玉儿……为夫,待你不薄啊……”

    “是妾身对不起夫君,夫君,妾身自尽,就是自觉地对不起夫君啊,夫君,你杀了妾身吧……”

    娴玉瘫在地上,伏地大哭。

    姬发则是满脸的不忍,浑身颤抖,最后却泣声道:“你我夫妻一场,即便你对不起我,我又怎能伤你?怎舍得伤你?罢了,罢了……岳丈,你,带着玉儿走吧!聘书我随后送去!你我,和离!”

    “夫君……”

    娴玉抿嘴哭泣。

    至于娴修,他则是看着自己的女儿,眉头皱紧。

    片刻后才躬身道:“是臣教女无方!养的这么一个荡娃,多谢殿下不杀之恩!臣领回去后,定好好管教!”

    说罢,伸手就抓起了娴玉,喝道:“孽障!简直丢我娴家的脸!我教导你多年的礼义廉耻,你全忘了!?走!与我回家!好好闭门思过!”

    娴玉也不挣扎,只是随之站起,目光却一直看着姬发,泪水之中带着满足,解脱,以及浓浓的深情。

    而姬发,目中虽有怒意,可在娴玉的眼中,却也全是深情的看着自己。

    自己为他如此付出,他是知道的。

    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们夫妻之情,外人岂能明白?

    夫君,你要好好的!

    你一定会成为人间圣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