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611章 表露心迹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611章  表露心迹

    嫦娥一见是玉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

    但连忙强自镇定。

    对着玉帝轻轻施了一礼道:“原来是陛下驾临,陛下怎的不通传一声?臣当出宫迎接啊。”

    玉帝则是笑着抬手道:“仙子平身,寡人今日只想独自前来,所以未曾通传。”

    说话间,玉帝就淡然迈步,向嫦娥走来。

    嫦娥心中一惊。

    连忙侧退两步。

    不过玉帝到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上来就要强行对嫦娥干点什么。

    只见他只是走到了玉桌前。

    同样也坐上了椅子,看着前方璀璨的星河。

    只怅然一声道:“好星河啊,寡人虽住天庭,却也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看过星河了。”

    嫦娥见玉帝并无其他动作,心中稍稍放缓。

    只是站在原地,轻声道:“陛下日理万机,事务繁忙,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观看星河。”

    玉帝淡淡一笑,只是道:“仙子,来,坐,寡人今日独自前来,你就不必拘礼了。”

    嫦娥勉强笑了一下,身子却不动。

    摇头道:“礼不可废,陛下乃天皇至尊,臣不过一月宫侍女,如何敢与陛下同坐?”

    玉帝一听,顿时眉头一挑。

    故作生气道:“怎么,寡人让你坐,你也不坐吗?”

    嫦娥咬了咬嘴唇,躬身道:“陛下,礼不可废……”

    “哎。”

    玉帝见此,顿时长叹一声,自己反倒是站了起来。

    “你既不坐,寡人也就不坐了。”

    随后,玉帝就看向嫦娥道:“仙子啊,你为何如此提防寡人呢?寡人莫不是洪水猛兽?”

    “陛下……自然不是洪水猛兽……”

    嫦娥见玉帝站起,看向自己。

    又问出这番话,心中想了想,便轻轻一摇头。

    玉帝顿时一脸不解道:“那你为何如此提防寡人呢?遥想当初,寡人执掌天庭,月宫本该收回,可寡人却依旧让你住在这里,且把你的身份调换,从侍从变成了如今月宫的之主,你却为何每次见到寡人,都这般小心翼翼呢?”

    玉帝连续几个询问。

    让嫦娥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今日吴刚不在。

    这玉帝,话里话外。

    也越发明显的暴露了自己的意图了……

    冷声拒绝?

    嫦娥……不敢。

    虚与委蛇?

    怕是玉帝能直接当真。

    到那时更不好收场。

    思索了一小会。

    嫦娥便轻声道:“天皇大至尊,尊贵无比,臣不过只是月宫一妾侍,如何敢看陛下光芒,陛下勿怪。”

    “原来如此。”

    玉帝笑着点了点头道:“嫦娥啊,今日寡人,不,今日我,不以天皇至尊的身份,只当一好友来访,你大可不必拘谨,我,绝不怪你。”

    “陛下身份乃是天道钦定,臣如何能不当就不当?礼不可废,臣万万不敢。”

    嫦娥反正就是咬死了君臣有别,礼不可废。

    此刻连忙摇头拒绝。

    这一下,玉帝眉头微微皱起。

    随后缓声道:“嫦娥啊,你却不知,寡人也是不想当这天皇至尊!”

    “陛下……”

    玉帝一抬手,阻止了嫦娥说话。

    继续道:“这天皇大位,看似荣耀尊贵,可实则带来的是永恒的寂寞与冷清!寡人永远只能枯坐天庭,心中之情,心中之意,又能和谁倾诉?”

    说到这,玉帝迈步往嫦娥走去。

    叹息道:“想必你,当该最是理解寡人心中的苦楚啊!”

    嫦娥连忙后退。

    同时道:“陛下有王母娘娘在侧,夫妻感情深厚,如何不能互相倾诉?”

    玉帝停下脚步看着嫦娥道:“王母?哼,她哪里懂得礼数?整天阴着个脸,似乎寡人欠她的一般,她却也不想想,是谁给的她如此尊荣之位,好了,你我之间,就不要提她了,嫦娥,你老退个什么?”

    “陛下,君臣有别,臣不得近陛下一丈之内。”

    嫦娥面色有些发白,依旧后退。

    玉帝见此,终于是长叹一声。

    随后深情的看向嫦娥道:“嫦娥,难不成你真不知寡人对你的心意?”

    嫦娥浑身微微一颤。

    连忙道:“陛下此言何意?臣不过一月宫妾侍,陛下万万不可开如此玩笑。”

    “你……”

    玉帝皱眉看着嫦娥,片刻后认真道:“嫦娥,若是寡人欲娶你,封你做天庭东王母,你觉得如何?”

    嫦娥一时间惊了。

    她是心知玉帝心思的。

    但她却没想到。

    玉帝竟如此直截了当。

    这话就说到头了!

    看样子,玉帝也是有些不耐了。

    自己现在就只有两种选择。

    一个是拒绝,一个是答应。

    拒绝……

    还是答应?

    嫦娥心中挣扎至极。

    拒绝的话,这月宫,怕是自己无法居住了。

    未来是什么样子,难以想象。

    可答应的话……

    自己对玉帝,着实没有什么好感啊。

    “陛下……臣,臣……”

    嫦娥一时间无法回答,面容也急的发红,一时间艳丽无边。

    玉帝见此,登时心中大动。

    再加上酒意作祟之下,如此美人,他如何能忍?

    当下他一步迈出,就到了嫦娥身边。

    抬手就抓住了嫦娥的柔胰道:“嫦娥,你却不知,寡人真的好喜欢你!”

    “陛下!”

    这一下,直让嫦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同时她心中也泛起了一丝厌恶之感。

    当下嫦娥就猛的一甩手,挣脱开来。

    同时单手一招,一柄青光宝剑就落入掌心。

    玉帝心中登时一惊。

    不过嫦娥宝剑倒是没有向他刺来。

    反倒是抬手就架在了自己的粉嫩脖颈之上。

    只见嫦娥目中含泪,泣道:“陛下!您对臣之情谊,臣心中了然,但臣心中,只有后羿,陛下,您切莫强迫于臣,否则臣……臣就只能……只能自刎当场!”

    玉帝一时间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嫦娥则是紧咬嘴唇,看起来极其决然。

    只要玉帝敢在动,她就会自刎!

    画面倒是定格在了那里。

    只是玉帝和嫦娥都不知道的是。

    这片宫殿的极远处。

    有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正盯着这里看。

    这红彤彤的眼睛。

    乃是一秀气可爱,粉雕玉琢一般的小兔子的眸子。

    这双眸子内。

    此刻闪烁着冷色光芒,带着浓浓的不屑。

    “傻子天皇啊,你可别信她的鬼话……你就用强,她必定从你……”

    玉兔看着前方大戏,心中则是如此想着。

    它自然从不相信,嫦娥是什么贞烈忠夫之女。

    否则当日后羿死战。

    她也不至于一分力也没出,转头就逃……

    真忠烈,一心只有后羿的话。

    那当初你怎么不陪他一起战死?

    你奔毛的月啊?

    心爱的后羿哥哥……

    听了多少年下来的玉兔,几乎快要听吐了。

    她也只能这样麻痹自己。

    从而抵消心中的愧疚吧……

    “用强啊!蠢货!你就用强,让她死!她要真敢死,我把我赔给你!”

    玉兔心中大吼,目中全是快意。

    毕竟任谁被拘禁百万年。

    不得自由,充当玩偶,宠物之下。

    谁也会有无边怨念!

    不过玉帝见嫦娥目中带泪,我见犹怜之下。

    心中虽是躁动。

    但却终究不忍,或者不敢用强。

    他看不穿嫦娥的决绝!

    当下他叹了口气道:“嫦娥啊,寡人,寡人岂能逼你?寡人是真的喜欢你啊,你心有后羿,寡人知道,但终究他死了啊,且魂飞魄散,这数百万年下来,你如何还不能忘却?你常年居住于此,冷清寂寞,寡人看着,也是心痛啊,你如何不能搬去三十三天?寡人可许一重天与你当做家啊。”

    “陛下好意,臣心领了!”

    玉帝这么一说话,嫦娥登时就放下心来。

    但面容上却越发冷冽。

    反倒是气势有些拔高的味道了。

    只见她的语气也随之愠怒起来:“只是臣久居月宫,早已习惯此地!臣只愿长居此地,不问世事,还请陛下,莫要搅扰!”

    玉帝一听,只得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仙子!寡人今日心意已经表明,而寡人平生大道,首重坚持,仙子,寡人相信,寡人的真心,一定会让你认同!寡人,绝不放弃!”

    嫦娥看着玉帝依旧冷然道:“还请陛下自重!”

    玉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最后只能叹息一声道:“你把剑放下来,寡人今日,只与你聊聊天可好?”

    说完自己主动往后退去。

    复又坐到了椅子上。

    “陛下,臣今日舞动颇多,身体乏累,想要早点歇息。”

    嫦娥则是没有放下长剑。

    依旧是看着玉帝,缓声说道。

    玉帝身子顿时一僵,勉强笑了笑道:“也罢,仙子既疲累,那就早点歇息吧。”

    说完,玉帝就站了起来。

    “废物!真废物啊,这都拿不下?用强啊!她不会自杀的!真是蠢货!本小姐走了!”

    却是远处,那玉兔心中大骂一声。

    随后身形一动,就迅速往宫殿外跑去。

    今日嫦娥心神大乱,封印松动。

    再加上她全力提防玉帝,定是无法掌控自己。

    这是个天大的好机会。

    如今既无法看到她被玉帝强行好事的大戏。

    那赶紧跑路才是真的!

    玉兔乃洪荒异种,速度自然极快。

    再加上它就早熟透了月宫的布置与阵法落点。

    因此只是半个呼吸不到,就冲出了月宫。

    继而双耳抖了抖,四处看了一眼吗,便往洪荒大地而去。

    而玉帝这里,才刚刚站起来,看着嫦娥道:“仙子不必相送。”

    “礼不可废,臣恭送陛下。”

    嫦娥这才缓缓放下了手中长剑。

    对着玉帝躬身一拜,便是一副相送的模样。

    玉帝还能如何?

    只能再次长叹一声,颇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感。

    继而背负双手,淡然迈步,往月宫外而去。

    嫦娥跟随身后,一边相送,一边则是依旧小心翼翼,隔着一丈多的距离。

    玉帝迈步而行,速度很慢。

    一段路程走了一炷香的功夫。

    才从后殿走到了月宫门口。

    “恭送陛下。”

    到了门口,嫦娥再次躬身,不给玉帝任何说话的机会。

    玉帝张了张嘴,只得道:“仙子平身,且回吧,寡人,走了。”

    说完,他双手捏了捏拳头,开合了几下。

    极其不爽的一步迈出,消失无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