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第642章 天生贱种

时间:2021-08-03作者:司徒清尘

    www..,最快更新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

    第642章  天生贱种

    老君神色平静,看向姬发。

    淡然道:“贫道之前说过,圣子怎的还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

    姬发目露怒容。

    终于忍不住喝道:“你为什么不出手!?你的实力如此之强,为什么不出手!?”

    老君看着姬发,却是一脸疑惑道:“你觉得当代人皇,强不强?”

    姬发登时一滞。

    回想起那时间暂停,自己除了任人宰割外再无任何办法。

    也无任何动作的鱼肉之态。

    心中再次泛起一股寒意。

    虽咬牙切齿,他却无法在老君面前说瞎话。

    只得沉声道:”他是很强!只是此贼越强,人间越……”

    老君一抬手,打断了准备长篇大论的姬发。

    缓声再次道:“那你打不打的过他?”

    姬发再次怔住,眼皮乱跳。

    他看着老君片刻,咬牙道:“我打不过!只不过昏君虽强,却不得人心……”

    老君又一挥手打断了姬发的话。

    看着姬发深深叹息一声道:“你打不过,贫道也打不过啊。”

    说完,老君就摇着头,迈步远去。

    原地就只留下了一脸凌乱。

    脸皮都忍不住在抖动的姬发。

    大军退往岐盛关。

    岐盛关相对于岐兴关,繁荣又更胜几分。

    毕竟此关已经是西岐真正的腹地了。

    与西岐城也只是相距不到百里。

    可以说岐盛关与西岐城,那几乎就是一体的。

    只不过西岐城独立于岐盛关之外罢了。

    如今岐兴关被破,下面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

    岐盛关更是常年盛世。

    因此城墙不甚高大,比之岐兴关更难以守。

    咬了咬牙,姬发生生压下了心中的暴怒。

    无可奈何,他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老君说的话。

    希望岐盛关前,能有真正的非圣人不可破的大阵前来加持。

    同时圣人也可以出手,将商军抵挡于城墙之外。

    一肚子无奈与火气,姬发却不好发作。

    而大军战败,退回岐盛关之事传开之后。

    岐盛关的百姓,世家大族直接就慌了。

    从圣主姬昌,起势讨伐昏君暴商开始。

    到现在也不过才短短两三个月时间。

    战事怎么就从征讨,变成了防守?

    而且商军还一路关隘不停的打了过来?

    那自己这些支持姬昌的百姓,世家大族,当该如何自处啊?

    一时间整个岐盛关人心惶惶。

    不知多少墙头草之辈,已然开始准备逃离岐盛关。

    琢磨着是不是举家搬迁,绕过岐盛关。

    往南部诸侯领地去?

    此又是一番破事。

    驻扎岐盛关第二日。

    姬发处理了一些琐事之后,只觉心头烦躁。

    想了想,便异装出门。

    岐盛关与西岐城极近。

    所以他早年自然也经常来岐盛关游玩。

    这岐盛关内,有一说书人,讲的三皇历史,人族变迁,上古传记颇有一套。

    以前姬发便时常前来岐盛关听书,破为放松心情。

    如今他心情烦躁,正好前去听一听说书。

    也算是让自己郁闷的心情得到舒缓。

    一路向前,认识他真容的百姓自然极少,因此无人在意他。

    片刻之后,他就来到了一处名为百艺阁的楼前。

    百艺阁内,自是有百种艺人。

    唱曲听戏,杂耍玩意,听书下棋。

    皆是应有尽有。

    因此此楼人气鼎盛,进出不绝。

    姬发在迎宾小厮的恭迎下进入其中。

    一路顺着熟悉的道路往里走,只是到了那说书人的阁楼内。

    却发现今日竟是无人说书,馆门是关着的。

    一时间姬发眉头皱起,心中越发不悦。

    正当姬发暗道当真不顺,就打算走的时候。

    一个青年小厮到是走了过来。

    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客官,今日司徒先生不说书呢,您要不去隔壁看看戏曲?”

    “怎么?司徒老先生今日有事?”

    这小厮姬发也是识得,乃是侍奉在说书人身边的侍人。

    当下他忍住不悦,平静问道。

    小厮摇头道:“先生倒是无事,只是实在没法说书了。”

    “怎么没法说?”

    姬发皱眉,露出不悦之色:“这多人支持与他,他也说的挺好,怎就突然没法说了?这不是愧对支持他的人吗?”

    “客官这月余时间,怕是没来听书吧?”

    小厮看了看姬发,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询问。

    姬发点头道:“我自有事,又岂能日日来听?”

    “原来如此。”

    小厮叹了口气道:“客官你却不知,这月余间,听馆内来了一个神经病。”

    姬发露出疑惑之色。

    小厮则摇头道:“客官你评评理,你说先生讲书,不喜欢听者只管离开便是,或者性格激烈些的,骂上几句再走也是无妨事,此都是正常事情对吧?”

    “是正常事。”

    姬发点了点头。

    唱戏说书的,总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喜欢的常来支持,不喜欢的骂几句自然正常。

    “可这月余,却来一神经病,叫什么学而思的,亏的名字取的不错,却不干人事啊。”

    小厮目中露出怒色道:“此人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他不喜先生说书,走便是了,就算骂几句走,也没人怪他,他倒好,先生一说书,他就来津津有味的听,可听完之后起身就骂先生,言语粗鄙,不当人子,且回回如此,次次不落,硬生生一连骂了一个半月,先生即便脾气再好,也终于是叹息一声,今日且歇了。”

    姬发听的也是愣住了。

    满脸惊讶道:“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不要脸皮之人?”

    小厮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客官过几日再来吧,今日先生不说书,否则那神经病估计又要来听,听完还骂,真是他娘的有病……”

    姬发眉头皱起,却是摆手道:“无妨!你去请司徒老先生出来说书!我倒要看看那神经病是谁,若是当真无理,我岂容他!?”

    小厮一听,目中顿时露出光芒。

    这些时日,那贱人天天来闹,来骂。

    却哪有人当真为先生做主?

    不过都是看客罢了,没人会愿意因此惹闲事上身。

    而如今眼前这男子,看样子并非再虚言。

    是个古道热肠,有有些实力的汉子。

    说不定他能将那神经病治理一番。

    思及此处,小厮点头道:“好好好,客官稍待,我这就去请先生!”

    姬发摆手道:“去吧。”

    当下小厮就迅速跑远。

    而后约么半炷香的时间,馆门开启,正式迎客。

    却见一老者身穿白袍,站于上方,正是说书人司徒老先生。

    姬发则是迈步走了进去,淡然座下,静待听书。

    老先生看了看姬发,微微示意。

    笑了笑道:“今日客稀,客官想听什么?”

    “客稀!?我看不稀!”

    可不等姬发说话。

    忽一个尖锐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

    姬发眉头微皱,略微不悦的转头看去。

    却见门口,一干瘦矮搓男子,满脸麻子,五短身材,尖嘴猴腮,甚是丑陋的站在那里,一脸的坏笑。

    “就来个黄帝三战蚩尤吧!”

    这矮搓男子倒是自来熟。

    进馆之后自顾自的摆手,坐下。

    老先生眼见这男子进来,目中露出怒意。

    这贱人当真是卡着点来的?

    奈何来者是客,他却不能多说什么。

    只得叹息一声道:“也好。”

    啪!

    惊堂木起。

    一段黄帝三战蚩尤,浩浩荡荡的讲完。

    馆内的人也已然满座。

    “呸!什么东西!?”

    而伴随着老先生的话音刚落下。

    陡然一声叫骂就传了过来。

    却见那矮搓男子猛的起身,满脸贱容。

    指着老先生骂道:“你说的什么东西!?你也配说书!?简直恶心!你快滚吧!别说书了!行不行!?”

    姬发眉头大皱!

    老先生面皮微抖。

    小厮则是起身指着矮搓男子喊道:“你不喜欢听你别来听啊!听完又骂先生!?你是不是有病啊!?”

    “怎么!?我愿意!我就骂!咋了!?”

    矮搓男子露出贱笑。

    一副得意的模样道:“我免费听!我还不打赏!我还骂!你能咋了?哈哈哈!”

    小厮气的面色涨红。

    老先生则是叹了口气道:“今日至此,多谢大家听老朽多言。”

    说罢,也不习惯的说一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当下只拱了拱手就转身离去。

    矮搓男子则是哈哈大笑道:“说的真是垃圾!滚下去吧!老东西,废物!哈哈哈!”

    老先生身形微微踉跄了一下,随后站稳,入了后台。

    众人虽是怒视这矮搓男子。

    但却不好多说什么,便也尽数散了。

    矮搓男子收获大量目光。

    不觉为耻,反甚为得意自豪。

    三角眼内全是小人得志的奸诈诡笑。

    当下晃着脑袋,也往外走去。

    姬发面容平静,迈步跟了上去。

    “喂。”

    一声话语传来,让矮搓男子一愣。

    他四处看了看,这才转头看向姬发,一脸不屑道:“你喊老子?”

    “老先生和你有仇否?”

    姬发平静询问。

    “和你有什么关系?”

    矮搓男子一听,登时乐了。

    露出豁了三四颗的黄槽牙,怪笑道:“你是不是不爽啊?你不爽我就开心啊!哈哈哈!”

    姬发再次平静道:“老先生说的书内故事,可是挖了你家祖坟?害了你双亲?”

    “滚你娘的!挖你家祖坟!杀你双亲!你找死是不是?”

    矮搓男子登时怒了。

    三角眼内爆出凶光,看着姬发大骂。

    姬发再次平静道:“既无缘无故,你又来听书,却为何连续一个半月,听完就骂?下次还来听,然后又骂?”

    “老子愿意!老子就喜欢恶心别人!怎么了?你算哪根葱啊!?”

    矮搓男子盯着姬发。

    似乎下一刻就要挥拳砸来。

    姬发摇了摇头:“我明白了,原来是,天生贱种。”

    “你……”

    矮搓男子顿时大怒,举拳就要打来,

    但下一刻,他便轰的一声,整个脑袋直接陷入了胸腔之内!

    五短身材在原地转了转,就啪的倒了下去。

    姬发动也没动,转身离去。

    原地只留下了一句话。

    “学而思?名字不错,可惜,是一个该死的贱皮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