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一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再靠近一点》

    2021.10.27/时星草

    隆冬时节,寒风刺骨。

    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灰蒙蒙的,将人影和街景都变得朦胧模糊。

    博慕迟推着行李从接机口出来时,眯着眼费力地寻找熟悉车和人的存在。

    她张望半天,也没看到她想找的人和车。

    蓦地,鼻间传来一股清冽疏离的味道,有点儿冬日树木青草香感觉,很大自然。

    她下意识扭头,看到朝自己不疾不徐走来的人。

    是她干妈的儿子,她的邻居兼竹马傅云珩。

    出口这一处人多车多,熙熙攘攘的,虽算不上拥挤,但也绝不宽敞。

    傅云珩穿着深色长款风衣,身形颀长清瘦,肩宽腰窄。他气质特别,面容英隽,瞬间便吸引了路过行人的目光。

    博慕迟盯着看了片刻,不由感慨——这人帅是帅,但人又冷了点。

    她在脑海里点评瞬间,傅云珩已经走到她眼前。

    两人对视一眼,都默不作声地挪开目光。

    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人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无间。好像是博慕迟进国家队后,又好像是傅云珩念大学后越来越忙的缘故。

    算下来,两人其实很久很久没见了。

    博慕迟是专业的滑雪运动员,而傅云珩是医学生,从大一进校至今,他基本就住在了学校。如非必要,他少有回家。

    “医院有点事耽搁了。”傅云珩声音依旧清冽,没有太多多余的感情,“来晚了。”

    博慕迟“嗯”了声,知道他现在在医院实习,时间不能由自己随意把控。

    她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她说话的调调,也很客气。

    傅云珩神色如常,接过她的行李箱带她往停车场那边走。

    博慕迟没任何不适,乐得轻松跟在他旁边。她是活泼的性子,可每回在傅云珩这里都会遭遇滑铁卢。

    傅云珩不爱说话,除了医学方面的研究外,对别的事都兴致缺缺。

    博慕迟深谙,自然也不会到他这儿自讨没趣。

    两人秉承着沉默是金的想法走到车旁。

    傅云珩让她先上车,将她的行李箱放到后备箱。

    车子刚离开机场,博慕迟便收到了她亲妈迟绿的消息,问傅云珩接到她了没有。

    博慕迟是单板滑雪运动员,前段时间到国外做封闭训练,今天回国。她爸妈记错她回国时间,和傅云珩父母一起去温泉山庄度假了,要过几天才回。

    自然而然,接她的这份重任,落在傅云珩肩上。

    博慕迟给迟女士丢了个气鼓鼓的表情包。

    博慕迟:「接到了。」

    迟绿:「那你这几天住云宝那边吧,他会做饭能照顾你。我们出门后你杨阿姨也放假了。」

    她说的杨阿姨是照顾博慕迟一家的阿姨。

    博慕迟:「……」

    迟绿:「怎么,不想和云宝一起住?」

    博慕迟偷偷瞟了眼旁边专注开车的人,面无表情回她:「倒也没有,我主要是怕我去云宝那边住,对他影响不太好。」

    她之前就听家里人说过,傅云珩实习后,因医院离家里过远的缘故,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

    迟绿:「为什么?」

    博慕迟觉得她妈在装傻,重点强调说:「他一个单身狗住外面,忽然带个漂亮女生回家,不会让人误会?」

    迟绿:「漂亮女生说的是你?」

    博慕迟:「当然。」

    迟绿:「你这自恋是遗传谁的?」

    博慕迟:「您。」

    迟绿无话可说,哭笑不得:「我们和他提过,不会有什么影响,你放心去住吧。我们再玩两三天就回来。」

    博慕迟:「行吧。」

    她瞥向旁边安安静静的人,回复迟女士:「那他要是凶我的话,你让干妈给我撑腰。」

    迟绿:「你想多了,他不会凶你。」

    博慕迟:「可是他好冷,我们俩上车后他没跟我说一句话。」

    迟绿:「。」

    这一点,迟绿也没任何办法。

    说实话,傅云珩小时候不是这样的。很小那会,他是有点儿酷,但和博慕迟属实是人人艳羡的青梅竹马,两人感情也很好。

    不知不觉,可能是长大有自己独立思想了,又或者是因为两人见面时间不再多的缘故,两人不再像小时候那般黏黏糊糊,渐渐有了陌生人的距离感。

    -

    跟迟绿闲聊了会,博慕迟摁灭手机屏幕,侧眸去看旁边的人。

    她抿了下唇,鼓起勇气和他搭话,“云——”宝这个字还没出来,博慕迟生硬地改了口,“傅云珩。”

    云宝是傅云珩小名,博慕迟小时候不是叫他云宝就是云珩哥哥。但这两个称呼对她而言都有些生疏了,她觉得还是喊全名比较好。

    听到她喊自己,傅云珩抬了下眼,“什么?”

    “……”博慕迟摸了下鼻尖,盯着前方路况问:“你在医院实习怎么样?”

    傅云珩是前几个月才到医院实习的,博慕迟这几个月要么在队里,要么在国外训练,基本没怎么回家。

    偶尔回那么半天,也没和他碰上面。

    “还好。”傅云珩惜字如金,“你呢?”

    他还算礼尚往来问了一句。

    博慕迟眉梢微扬,眨了眨眼说:“我也还好。”

    “……”

    不知不觉,车厢内又安静下来了。

    博慕迟鼓了鼓脸,转头看向窗外。

    一段时间没回来,街景都有了变化。天气冷的缘故,路上行人不多,即便有,也都是匆匆忙忙的模样。

    博慕迟盯着看了会,有点儿累了。

    她没和傅云珩多说,歪着头睡了过去。

    红灯时间,傅云珩踩下刹车。

    等待间隙,他侧眸看向旁边睡着的人。

    博慕迟睡得很沉,睡颜恬静,和她清醒时不太一样。

    她五官是张扬明艳的,看着有些高冷不好接近。可实际上她没什么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反倒比一般人更活泼可爱。

    只是这活泼可爱,少有在傅云珩面前表露。

    喇叭声响起,傅云珩收回思绪和视线,一脚油门踩下。

    车稳稳当当停在小区里时,博慕迟还没醒。

    他看了眼时间,手指轻敲着方向盘。

    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

    倏地,手机铃声打破车内寂静。

    博慕迟睡眼惺忪地嘤咛了声,不太舒服地动了动,“到了吗?”

    刚睡醒,她嗓子还有点哑。

    傅云珩应声,“到了,我接个电话。”

    刚刚是他的手机在响。

    博慕迟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

    她回过神来时,傅云珩已经推开车门下去接电话了。

    博慕迟喝了两口车里放着的矿泉水润嗓,恢复精神后也跟着推了车门下去。

    脚刚踩在地面,她听到傅云珩跟对面说话的内容。

    “好,我待会回来。”他嗓音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在家,二十分钟内到。”

    “……”

    看他挂断电话,博慕迟主动出声:“你有事?”

    傅云珩颔首,垂睫看她,“医院有点急事,我先把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博慕迟便很懂事地说:“那你快回医院吧。”

    她顿了顿往上指,“你住的地方应该是密码锁的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闻言,傅云珩问了句:“你确定自己可以?”

    “可以。”博慕迟认真回答。

    傅云珩还有点不放心,正欲再说点什么,博慕迟已经打断了他的思绪,“我不是小孩子了。”

    听到这话,傅云珩不再纠结,时间不等人。

    他将密码告诉博慕迟,叮嘱道:“有事给我打电话,屋子里的东西你都可以随意动。你今晚睡主卧,我大概两小时后回来,回来给你收拾。”

    博慕迟是个家务白痴,这个点喊家政也不合适。

    博慕迟一一记下,“知道了,你快走吧。”

    傅云珩颔首,沉吟几秒后喊她,“兜兜。”

    兜兜是博慕迟小名。

    博慕迟一怔,诧异看他。

    她有段时间没听傅云珩这样喊她了。

    “啊?”博慕迟抬起眼看他。

    傅云珩微顿,和小时候一样轻拍了拍她脑袋,“我很抱歉。”

    “没事没事。”博慕迟善解人意道:“我知道你忙,你快走吧,你要真觉得抱歉的话——”她顿了下说:“忙完回来给我带点吃的就行。”

    傅云珩应下,阔步离开。

    -

    盯着车尾看了片刻,博慕迟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慢吞吞地推着行李去他家。

    傅云珩租的房子在11楼,楼层不高,但也不算矮。房子面积不大,是两房一厅的小户型。

    博慕迟进屋看了看,发现傅云珩这儿没有客房。

    两间房,一间被他改造成了书房。

    看着书房里满满当当的书和各类资料,博慕迟默默地将目光投递到柔软的沙发上。如无意外,她这两天的归宿应该就在那。

    好在博慕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她集训或比赛时,也不是没住过破旧的房子。

    她是有点儿娇生惯养,在爸妈和熟悉人面前是个不能直立行走的生活废物,但总体的适应能力还不错。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博慕迟将行李箱打开,拿出睡衣准备先洗个澡。

    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

    唯一庆幸的是,傅云珩租房这儿的浴室不是在他房间,而是在外边。

    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洗过澡后,博慕迟有些饿了。

    她看了眼墙上时钟,已经晚上七点了。她摸了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往厨房那边走。

    傅云珩是个有洁癖的人,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不说,连冰箱也空荡到小偷来了会后悔的地步。

    她扶着冰箱门思考了半分钟,拍了张照片发给傅云珩。

    博慕迟:「小傅医生,你日常喝露水吗?」

    傅云珩爸爸是傅医生,他子承父业,但怕称呼混淆的缘故,大家都喊他小傅医生。

    博慕迟偶尔也会跟着这样喊。

    傅云珩刚跟在医院实习带他的师兄看完病人情况,便看到了博慕迟发来的消息。

    隔着屏幕,他能感受出她话语里的挖苦。

    “笑什么?”束正阳,也就是带他的师兄问他。

    傅云珩挑眉,神色轻松:“我笑了?”

    束正阳瞥他,“谁的消息?”

    “邻居妹妹。”傅云珩在离开医院去接人时便和束正阳提过。

    闻言,束正阳才想起还有这号人,“人接回家了吧?”

    傅云珩颔首。

    束正阳揉了揉太阳穴,“接回家了就行。”他思量了须臾,看向傅云珩,“那你先回去吧,这边有急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他刚刚之所以把傅云珩又喊来医院,是因为他们负责的这个病人有突发情况。这种情况倒不是说棘手,只是实习生没遇到过,想让他多了解多看多动手。

    他知道傅云珩各方面综合能力很强,自然而然就想让他经验更丰富、了解更多一些。

    傅云珩想到家里不会做饭的人,没和束正阳客气,“那有事给我电话。”

    束正阳摆摆手:“去吧去吧。”

    -

    回家前,傅云珩去了趟超市。

    到屋门口时,他停住按密码的手,先敲了敲门。

    只是博慕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忙,没听见。

    傅云珩输入密码将门打开时,恰好听见躺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人在跟人打电话。

    “我好饿啊。”博慕迟跟从小认识的好友谈书在通电话,哭诉说:“谈书你再不带吃的来看我,你将会看到一个漂亮的天才少女陨落。”

    谈书:“……傅云珩没说什么时候回去?”

    博慕迟:“没说,而且就算是说了回来了也没用。”

    她想着那空荡荡的冰箱,叹了口气,“他最近在喝露水维持生命。”

    “……”

    话音落下,博慕迟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她动作缓慢地侧了个身,在对上傅云珩那张情绪不明的桃花眼后,她那种背后说人坏话被逮了个正着的心虚冒了出来。

    她抿了下唇,紧张地吞咽着口水,“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傅云珩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神色寡淡说:“为了不让漂亮的天才少女陨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