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六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在傅云珩这儿住了三个晚上,博慕迟父母的度假终于结束。

    跟去医院上班的傅云珩说了声,她便和久未见面的,亲自过来接她的迟女士回家。

    一上车,迟绿便捧着她的脸端详,“我看看你长胖没有。”

    “……”博慕迟一噎,无语看她,“妈,没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吧?”

    “怎么没有。”迟绿自信满满道:“妈这是关心你。”

    说实话,博慕迟可没看出她的关心,她只觉得她在挖苦自己。

    好在她早就习惯了。

    博慕迟和迟绿,不单在外表上看不像是母女,连日常的相处也像姐妹。

    逗了博慕迟一会,迟绿正色道:“在云宝这儿住的还舒服吧?”

    博慕迟点头,“还可以。”

    迟绿瞥她,“一起住了三天,有没有感觉又熟悉了点?”

    这个问题,博慕迟沉思了好一会才回答她,“有一点,但其实也还好。”她实话实说,“我总觉得傅云珩长大后变得过于冷了。”

    她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冰块。

    博慕迟更喜欢有意思然后温柔有耐心能接梗的类型。

    迟绿一笑,低低道:“那是因为他还没遇到能融化他的人。”

    闻言,博慕迟好奇,“还有这样的人存在。”

    “你干妈就是一个。”迟绿道:“你傅叔叔年轻时和云宝一模一样,甚至比云宝更冷一点。”

    “真的吗?”博慕迟不太相信,她记忆里的傅叔叔温柔又有耐心。她小时候闯了祸或是哭了,都是傅云珩爸爸最有耐心哄她,带她出去玩的。

    “我还能骗你?”迟绿睨她一眼,懒洋洋说:“你干妈当年追你傅叔叔那会时不时就在‘冰箱里’过日子。”

    博慕迟:“……”

    她忍俊不禁,“干妈不愧是干妈,真厉害。”

    迟绿说着说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确实,不过是值得的。”她感慨,“你看你傅叔叔,是不是比你爸优秀多了。”

    博慕迟噎住,反驳她,“哪有,我爸也很好好不好。”

    “你这是盲目护爹。”迟绿说她。

    博慕迟无语,她是真觉得她爸很好。只是相比较而言,她爸和傅叔叔不是同一个性的人,在很多事情上就会有偏差。

    但在爱老婆这件事上,他们其实都一样。

    安静了会,博慕迟好奇问:“那你说,谁会在云宝自制的‘冰箱里’过日子?”

    “不知道。”迟绿笑了笑,“其实我也想看看到底谁能把我们云宝这朵‘花’摘走。”

    博慕迟弯唇,“我也想。”

    -

    傅云珩看完博慕迟消息不过一会,便打了好几个喷嚏。

    赵航恰好路过听见,瞅着他道:“你不会感冒了吧?”

    傅云珩:“没有。”

    赵航挑了挑唇,“但你打喷嚏就是感冒前兆。”

    他碎碎念说:“去拿点药吧,别感冒了,你要是生病了我遇到难题找谁?我们过几天还得去滑雪场,我还想让你教我点耍帅的技巧呢。”

    “……”

    “一年感冒一两次身体会更好。”傅云珩面无表情回答他。

    科学研究表明,感冒容易让身体产生抗体,方便对抗下一次病毒的侵蚀。还有国外研究表明,每年感冒一两次的人,不容易患上癌症。

    虽说这些研究都没太经过权威认证,但傅云珩现在就想拿这个话堵赵航的嘴。

    赵航噎了噎,吐槽他,“珩哥你作为一个医生也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不太专业啊。”

    “嗯。”傅云珩坦然应下,“你说得对。”

    赵航:“……”

    他感觉出傅云珩是不想和他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无语道:“行吧,我就随口一说。”

    傅云珩瞥他,揉了揉眉骨说:“没太睡好。”

    “为什么没睡好?”赵航八卦问:“想事还是想人去了?”

    听到这话,傅云珩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他。

    赵航趴在他办公桌上,追问着,“我就说你这两天精神看上去有些萎靡,不会真想人去了吧?是谁是谁,我认识吗?”

    傅云珩这几天睡沙发上,沙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长度是两米的,正好能容纳下他。但对比来说,沙发肯定是没有床舒服,再加上他昨晚有些落枕,这会是真不太舒服。

    此刻赵航的声音在耳朵边嗡嗡响,聒噪的让他更是头疼。

    傅云珩撩起眼皮看他,神色寡淡。

    赵航正叽叽喳喳说着,猛地对上傅云珩冷漠的眉眼,默默闭了嘴。

    “抱歉。”

    傅云珩“嗯”了声,言简意赅解释,“落枕。”

    赵航莞尔,他了解傅云珩,知道他这人属于外冷内热的类型。看上去不好接近,却不是乱发脾气的类型。

    “行吧。”赵航同情看他,“那你休息会,实在不行做做脖子运动,应该会舒服一些。”

    傅云珩颔首应下。

    赵航走后,傅云珩收到了他母亲季女士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回家吃饭。

    傅云珩依旧没办法给确切答案。

    “好吧。”季清影无奈说:“能回来就回来,晚上我们到兜兜家吃饭,她难得休息回家。”

    傅云珩应声:“知道。”

    挂了电话,傅云珩起身去病房那边查看情况。

    这是他每天都会做的事,有些不是他负责的病人,他也尽可能了解多一些情况,以备不时之需。

    -

    晚饭时,傅云珩准时回了家。

    看到他出现,博慕迟下意识去看了眼墙上时钟。

    “你今天竟然准时下班了?”

    她没记错的话,她在傅云珩那住的三天里,除掉他值夜班的次日,其他白天时间,他就没有准时回去过。

    不是晚一个小时,就是两小时。

    忙碌程度不是她能想象的。

    傅云珩“嗯”了声,“今天不忙。”

    “哦。”博慕迟点头,将注意力从他身上挪开,换到了电视上。

    因为陈星落筹备的新剧男主是秦闻缘故,博慕迟特意找出他最近两年的电影电视观看。

    她想看看他演技各方面的实力,也想了解了解下这位男演员。万一她哪天真去剧组探班了,也不至于连对方的作品和角色也说不出来。

    傅云珩顺着她的视线扫了眼电视屏幕,便收回了目光。

    他跟迟绿几个人打了声招呼,往厨房那边走,“要不要帮忙?”

    博延一笑,“不用,你到客厅休息就行。”

    傅言致也是从实习生过来的,知道医院实习多辛苦。他“嗯”了声,看了眼傅云珩,“去吧。”

    傅云珩没辙,只能折返回客厅。

    他刚走近,便听到了博慕迟的乐不可支的笑声。

    傅云珩脚步一顿,下意识看了看她,又转头看向电视。

    “兜兜笑什么?”季清影从楼上下来,正好也听到了。

    博慕迟往电视一指,忍俊不禁道:“这个男演员好帅。”

    她是个颜控,只要看到帅哥就心情好。

    季清影扬眉一看,附和道:“长得是还不错。”

    她看着秦闻那张脸,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我看这男演员还挺眼熟的,是不是你之前就看过他的剧?”

    “没。”博慕迟日常休息的时间比较少,所以得空时大多看的是更吸引人的电影。

    当然,她不是觉得电视剧不吸引人,就是电视剧集数太多,她没那么多时间一集一集追下去。

    她强调,“第一回看。”

    季清影点头,嘀咕道:“可干妈还是觉得他眼熟。”

    “谁?”傅言致从厨房走出,恰好听到这么一句。

    “这位男演员。”季清影回头看他,“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傅言致瞥向电视,告诉她,“你上回和秋枳去剧组给小星星探班时候见过一面。”

    秋枳全名颜秋枳,是陈星落的妈妈。

    她在上个剧组做制片人时,颜秋枳和季清影正好有空,便去给她探了个班。

    两人到的时候,在附近拍戏的秦闻正好去剧组和她简单谈了谈工作。

    季清影几个人跟他见了一面。

    当下,傅言致便收到了他傅太太的消息,说她看见了一个很帅的男演员。为表明秦闻真的很帅,她还给傅言致发了两张偷拍的照片。

    因此,傅言致对这个男演员非常有印象。

    “对。”季清影想起来了,“就是他。”

    她笑看着傅言致,揶揄道:“傅医生,你记性怎么那么好?”

    傅言致目光幽深看着她,没搭腔。

    季清影乐了会,推着他往厨房走,哄着说:“我给你打下手吧。”

    傅言致:“不用。”

    “你需要。”季清影有理有据,“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

    在旁边默默吃完狗粮的傅云珩和博慕迟,默默对视看了眼,心照不宣的挪开目光。

    两人对大人秀恩爱这件事已经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只是这会博慕迟想到上午回家时迟绿和她说的话,忍不住好奇:“傅云珩。”

    傅云珩瞥她。

    “你以后也会和傅叔叔一样吗?”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傅云珩一时没明白,“什么?”

    “就是——”博慕迟看着他,一本正经道:“我妈说你很像傅叔叔年轻的时候,我就想知道你要是结婚了也会像傅叔叔这样吗?”

    傅云珩被她的话呛到,眉峰上扬,“不会。”

    他才不会像他爸那样,不仅总跟老婆秀恩爱,还爱吃醋。连个不重要的男演员也会记下人名字和长相。

    博慕迟点点头,附和说:“我也觉得你不会。”

    换作是别的事,博慕迟肯定反驳他。

    但这事,她莫名觉得傅云珩说的是真的。因为她想象不出,傅云珩待人温柔宠溺的模样。

    傅云珩:“……”

    看博慕迟这么附和自己,傅云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但这瞬间,他又说不上不对劲的原因在哪里。

    -

    吃过晚饭,博慕迟和傅云珩被很久没打麻将的迟绿季清影扣下。

    两人在各自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

    “先说好啊。”博慕迟坐到麻将桌旁,“不能耍赖的。”

    她亲妈和干妈在麻将方面的造诣实在是有限,每回打都耍赖,打的博慕迟都不知道这是麻将还是扑克。

    迟绿觑她,“我们什么时候耍过赖?”

    博慕迟撇嘴,“你问傅云珩。”

    瞬间,三个女人齐刷刷看向傅云珩。

    “云珩。”迟绿微微一笑,温柔询问:“我和你妈打麻将耍过赖吗?”

    傅云珩抬睫扫过三人,在注意到博慕迟给他使得眼色,让他站在她那边后,傅云珩顿了顿,面无表情说:“没有。”

    话音刚落,他被人狠狠地踩了一脚。

    “……”

    看傅云珩吃痛的表情,博慕迟一脸无语。

    她是用了点力,但也没那么夸张吧。

    思及此,她身子往傅云珩这边倾斜,趁着麻将桌自动洗牌时,压着声在旁边人耳朵问:“你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听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傅云珩少有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有吗?”

    “你有。”博慕迟剜他一眼,轻哼说:“你碰瓷界的吧。”

    傅云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