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八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

    听到傅云珩的声音,谈书迅速挂了博慕迟电话。

    博慕迟僵硬回头,再次装傻,“什么?”

    傅云珩看她脸色奇奇怪怪的,不甚在意道:“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啊。”博慕迟抿了抿唇,观察着傅云珩神色,猜测他应该没有听到谈书说的话。

    她稍稍放心了点,随口道:“我在跟跟谈书在讨论电视剧情。”

    闻言,傅云珩点了点头。

    “你怎么过来了?找我爸还是找我妈?”博慕迟飞速转开话题。

    傅云珩:“找你。”

    “?”

    博慕迟眨眼,“找我做——”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她已经看到傅云珩拿出的东西。

    是一条项链。

    博慕迟看着,讶异道:“我的?”

    傅云珩的回答很有意思,“……浴室发现的。”

    他前天晚上洗澡时就看到了,但当时她已经睡下,傅云珩便想昨天早上拿给她。

    谁曾想他早上收拾东西出门时将它塞进袋子带去了医院,到刚刚出门收拾资料看到才想起。

    博慕迟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好似在说除了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虽然说她是有点儿丢三落四,但博慕迟不允许他这么嫌弃自己。

    想到这,她脑袋一懵,不过脑地说:“那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的。”

    “……”

    闻言,傅云珩抬了下眼,“不要?”

    “要。”看他要收回去的东西,博慕迟立马从他掌心抢了过来,“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她认怂。

    傅云珩一顿,敛眸看着被她指腹划过的掌心。她手指有些凉,触碰过的地方却在发烫。

    傅云珩皱了下眉,不太明白这个原理。

    好在他也不是个在这种小事上执着的人,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他敛眸看了眼正捧着项链笑得很开心的人,微微走了下神。

    “走了。”他跟博慕迟说了声。

    博慕迟点头,眉眼盈盈望着他,“谢谢。”

    她晃了晃项链示意,秉承着对他的感激之情,多说了句:“开车注意安全。”

    傅云珩:“……嗯。”

    -

    上午,在家无聊的迟绿陪着博慕迟去了趟滑雪场。

    两人在滑雪场逗留到中午,才去商场和季清影汇合。

    要新年了,博慕迟难得回家,迟绿和季清影都兴致勃勃要给她买东西。

    傅云珩有妹妹,但她在国外留学,加上学业繁忙的缘故,没办法回家过年。因此,季清影将原本给女儿的那一份叠加给了博慕迟。

    以往,她是每人一份。

    博慕迟受宠若惊,幼稚的跟季云舒炫耀。

    季云舒刚睡醒,便看到了博慕迟发来的消息。

    她佯装生气地回了她一个可恶表情包。

    博慕迟乐不可支:「等你回国了,我给你买三套衣服怎么样?」

    季云舒:「我截图啦。」

    博慕迟:「不用截图也给你买。」

    季云舒笑:「好啊,那你们现在开始逛街了吗?给我看看我妈还是迟姨都给你买了什么。」

    博慕迟:「还没开始,我们刚到餐厅。」

    季云舒:「呜呜呜呜哪家餐厅,我想国内美食啦。」

    对留学生来说,学习任务重,难以融入周围环境和人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饮食。

    大多数去国外的人,都会极度想念国内美食。

    博慕迟翘了下唇:「待会上菜了给你拍照片。」

    季云舒:「你做个人吧!!」

    博慕迟:「。」

    她难道不是一直在做人?

    季云舒生气。

    博慕迟笑着给她发了个红包:「先在那边吃点自己想吃的,等你回来了兜兜姐请你随便吃。」

    季云舒也没和她客气,将红包领了:「谢谢兜兜姐!!我永远爱你。」

    博慕迟拆穿她:「你以前还说你最爱你哥呢。」

    季云舒:「那是年少不懂事,再说你小时候也说过这种话。」

    看着她这话,博慕迟一愣:「我有吗?」

    季云舒:「[微笑]你有。」

    博慕迟:「是吗。」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季云舒才懒得和她纠结有没有,是不是这些问题。

    她努力的手机相册翻呀翻,还翻到了她小时候歪歪扭扭写在院子墙上的一行字——兜兜zui喜欢云宝哥哥。

    她那时候还不会写“最”这个字,还是用拼音代替的。

    “……”

    看到这张照片,博慕迟尴尬地不想和季云舒多聊。

    她给年少时过于天真的自己道歉。

    她要知道傅云珩会从她喜欢的温柔哥哥变成现在这般冷酷模样,一定不会写下那行字,说出最爱他那些话。

    “一会笑一会耷拉嘴角做什么?”迟绿看她好一会,实在没忍住问。

    博慕迟幽幽看她,“你不懂我的心思。”

    迟绿一噎,没好气瞪她,“我就是不知道才问。”

    博慕迟收起手机,嘻嘻一笑道:“我跟舒宝聊天。”

    闻言,季清影挑眉加入话题,“聊什么?”

    她算了算时间,“她那边是早上,是不是刚醒?”

    博慕迟点头,“她说想吃家里的饭菜了。”

    季清影莞尔,笑道:“她前几天给我们打电话也说了这事。”

    思及此,季清影看向两人,“说到这我正好想起一个事要和你们说说。”

    迟绿:“什么?”

    季清影:“我和傅言致新年打算去舒宝那边看看,她头一回离开家这么久,我们都不太放心。”

    更重要的是,他们是真不怎么忍心让季云舒一个人在孤零零的国外过年。

    听她这么一说,迟绿倒也明白。

    换作博慕迟一个人在国外过新年,她和博延肯定也会过去陪她。

    “那云宝呢?”迟绿想起来问,“他新年假期应该没那么多吧?”

    她隐约记得,大多数医生新年也是要轮流值班的。特别是傅云珩这样的实习生。

    季清影:“我昨晚和他提过这事,他说过年这七天都要值班,没办法和我们一起过去。”

    “七天?”博慕迟瞪圆了眼,无比诧异,“其他医生呢?”

    总不能傅云珩所在的医院只有他一个实习生吧。

    季清影看她震惊的小表情,解释说:“他说他们科室好几个实习生都是外地的,想多两天假期回家过年。”

    而傅云珩是本地人,就算是在医院值班,晚上也能回家吃个饭睡个觉。

    博慕迟无言。

    迟绿看自己女儿护短的样子,眉梢扬了扬,“你觉得云宝这样不好?”

    “也不是。”博慕迟想了想,如果换作是她,或许也会这样。

    她沉默了会,咕哝道:“我就是觉得再怎么说也是过年,他好歹给自己争取休息个一两天吧。”

    连上七天班,就算是陀螺也会累傻吧。

    迟绿托腮望着她,脸上挂着神神秘秘的笑,“可能云宝觉得你干妈他们都不在国内,他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去医院值班,把假期留给需要的时候。”

    傅云珩过年值七天班,这七天的假期可以在其他任意时候休掉。

    说着说着,博慕迟想到了很关键的一个问题。

    “那云宝是回他爷爷奶奶那边还是在家?”

    季清影:“看他吧,大年三十应该会去爷爷奶奶那边吃团圆饭。”

    迟绿点头,“其他时候他要是不想过去,来我们家吃饭也一样的。”

    季清影应声,“我会跟他说一说。”

    三人边讨论边吃饭。

    吃过饭后毫不犹豫转战商场。

    博慕迟相对同年龄段的女生来说,已经是很能买的类型。

    但只要和迟女士她们来,她就会输的一塌糊涂。在生活里她就没见过比她妈她们还能买还会买的女人。

    -

    与此同时,傅云珩趁着午休时间回了几条社交软件上同学朋友给自己留的消息。

    临近新年,医生比寻常时候要冷清一些。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迷信,只要不是拖不得的重病,都会等几天,等到过完年再过来。

    回完消息,他手指不经意点开了发现,扫到了一张熟悉头像的提示。

    傅云珩顺势点开,第一时间看到了季云舒发的朋友圈。

    傅云珩垂睫,看到两人的对话截图。

    再下面,有博慕迟他们的点赞和评论。

    ……

    除了这两人外,连季女士等人也都纷纷给她留了言。

    傅云珩盯着看了片刻,点开了和季云舒的聊天界面。

    “给谁转账呢?”赵航正跟其他同事在聊天,不经意转头时恰好看到他举措。

    傅云珩:“我妹。”

    赵航瞟了眼转账金额,爆了个粗口。

    他眼珠子转了转,直勾勾盯着傅云珩,欲言又止。

    最后,他还是鼓起勇气问他,“珩哥,你还——”缺妹妹弟弟这句话还没说完,傅云珩冷漠看他一眼,无情道:“不缺。”

    “……”

    赵航讪讪,沉默半晌,不怕死的继续追问:“那你缺妹夫吗?”

    “……”傅云珩收起手机,面无表情说:“我家缺打杂的。”

    赵航噎住。

    对面听两人对话的女护士忍俊不禁,偷偷瞄着傅云珩,红着脸说:“小傅医生好幽默呀。”

    赵航“嘁”了声,并不怎么赞同她的这个形容,“那是你们这些女护士被他外表骗了,他哪里幽默?他明明就是无情。”

    傅云珩没理会他们的调侃,瞥了眼叮咚的手机,是季云舒没和他客气的收了钱回的消息。

    季云舒:「呜呜呜世上还有哥哥好!」

    季云舒:「哥你需要我给你唱首歌表示感谢吗?」

    季云舒并不差钱,小金库也很充盈。但有人给,就代表有人爱她。她对亲人和好姐妹给的,都不会太客气。

    他们常常这样礼尚往来。

    傅云珩:「不用。」

    季云舒:「哦,好的。那就先谢过哥哥啦!!爱你!」

    傅云珩:「嗯。」

    看傅云珩这冷冷淡淡回的消息,季云舒很知趣的不再打扰他。

    -

    一眨眼的功夫,博慕迟还没回过神了,就到了大年三十。

    前两天,他们一家和傅云珩一起去机场送她干妈他们出国。

    送他们离开后的隔天,博慕迟和迟绿去了趟迟应补习的地方,把他接了回来。

    回来后,姐弟俩陪迟女士去了几趟超市。

    刚把年货买好,新年就来了。

    “兜兜。”迟绿喊她,“你跟迟应一起去把对联贴好。”

    每年新年,只要博慕迟在家,对联都是她和迟应贴的。

    博慕迟点头,拿好贴对联的工具将对联贴好后,她无意瞟了眼隔壁紧闭的大门。

    盯着看了半分钟,博慕迟还是掏出手机给傅云珩发了条消息。

    前两天他们在机场见过后,博慕迟便再没看到他人影,她猜测傅云珩这两天应该还是住在他租的房子那边。

    博慕迟:「我和迟应在贴对联,你家里有买好的对联吗?需不需要我和迟应帮忙贴上?」

    发出去后,博慕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没有的话小区门口还有卖,我们可以出去买回来贴。」

    傅云珩看到博慕迟消息时,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他刚给一位前一天做了手术的病人检查了伤口各方面情况,回到科室。

    傅云珩扫了眼时间,敛睫回她:「不用,我晚点会回去一趟。」

    博慕迟:「哦!你还没下班?」

    傅云珩:「嗯。」

    博慕迟不由感慨,医生果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忙的职业之一,连大年三十也没空休息。

    她顿了顿,想着迟绿之前说的话,多问了一句:「那你今晚回傅爷爷他们那边吃饭吗?」

    博慕迟:「我妈说如果你觉得那边过去太远的话,来我们家吃也一样的。」

    两家以前常常凑一起吃团圆饭,热闹非凡。

    博慕迟妈妈和傅云珩妈妈年轻就是闺蜜,两人的父亲是好友,两家的关系早就超越朋友界限,跟家人一样。

    傅云珩:「不用。」

    接二连三遭拒,博慕迟不再多问什么。

    她给傅云珩回了个“哦”字,关上和他的聊天界面。

    收拾好东西回屋,博慕迟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

    她掏出来一看,是傅云珩主动发来的消息。

    傅云珩:「对联不用买,但我可能需要你帮忙一起贴,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