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很突然的,博慕迟有种时光倒流,他们都回到了小时候的错觉。

    好像是傅云珩喊她的这个称呼一出来,两人之间因成长而产生的距离就消失殆尽了。

    博慕迟不知道该怎么去正确形容。

    但在当下这一刻,她恍惚觉得,傅云珩还是她小时候喜欢黏着的那个云宝哥哥。

    而不是前段时间再见有些陌生的他。

    他们之间或许有“久别重逢”的陌生感存在,感情却没有。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答应过她的,每年新年都要给她压岁包,要和她说新年快乐。

    傅云珩看她迟迟不接,反问:“不要?”

    “要。”博慕迟迅速接了过来,眉眼弯弯,眼眸晶亮道:“谢谢——”

    她故意停顿,抬睫看向他,“云宝。”

    这是两人这次再见,她头一次这样喊他。

    傅云珩莞尔一笑。

    博慕迟摸了摸他给的红包,忽然道:“我没给你准备压岁包。”

    “你还没毕业。”傅云珩瞥她,“不用准备。”

    博慕迟目前还是个大学生,只是她因训练的缘故,少有回学校上课。

    三年前备战冬奥会前,博慕迟就考上了一所非常不错的大学。

    虽没到top前几的地步,但也是一所知名学府。更重要的是,她没靠运动特长加分,是实打实的考了六百多分。

    只是考完后,她便埋头扎进训练队备战。

    第一年就请了长假没去上课,后来偶尔会去,但学分一直没修满。

    原本,博慕迟是打算花两年时间将学分修满,明年顺利毕业的。但明年又有冬奥会,她挤不出太多时间学习,不得已推迟到后年。

    她给自己定了目标,最迟后年或大后年一定要拿到毕业证顺利毕业。

    博慕迟一哽,深深认为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无语觑他,收敛起的大小姐脾气出来了,怼他道:“你也没有啊。”

    她四年制大学,傅云珩八年的本硕博,也还没毕业的。只是傅云珩专业特殊原因,第七年就得实习。

    博慕迟算了算,今年其实是傅云珩实习的第一年。

    傅云珩:“……”

    他无奈,“我实习了。”

    “我——”博慕迟还想和他争辩一下,懒人迟应已经拉开了后座车门。

    一上车,他先看到了博慕迟没收起的红包,眼睛一亮,“姐,你手里拿着的红包是?”

    博慕迟还没出声,傅云珩先拿出了和她手里拿着的一模一样红包递给迟应,“新年快乐。”

    迟应接过,狗腿子似的,“谢谢云珩哥!果然,云珩哥才是对我最好的。”

    听到这话,博慕迟朝他翻了个白眼。

    傅云珩莞尔,“走吧。”

    “嗯。”博慕迟应声,“我跟星星姐他们说一声。”

    -

    团圆饭过后,马路出行的人变多了,路道有些拥堵。

    博慕迟侧眸看向窗外,街道两侧的路灯上挂了红色的灯笼,树枝上也缠绕了各式各样的小灯,连在一起像垂下的银河,璀璨夺目。

    看她津津有味看着窗外,迟应凑了个脑袋也贴在车窗边。

    他盯着看了会,实在是没看出什么东西,只能带着疑惑询问博慕迟,“姐,你在看什么?”

    博慕迟回他,“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

    迟应噎住。

    傅云珩没忍住,轻笑一声。

    博慕迟嫌弃地扫了眼两人,深深觉得他们不懂欣赏,外面夜景这么美都没发现。

    思及此,她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拍完,她往两家的大群发。

    刚发出没几分钟,季清影他们便在群里夸她拍照技术好。

    季云舒嚷嚷着想回国过年,在国外一点新年的氛围没有,街上也不好看,让她一点拍照的欲望都没有。

    博慕迟敛睫弯唇,专注和她聊天。

    两人幼稚的斗了下嘴,季清影忽然在群里给他们发红包。

    博慕迟眼睛瞬间一亮,她飞速点开。

    被迟应抢了。

    第二个她再点,还是迟应抢的。

    第三个季云舒抢到了。

    ……

    季清影接连发了十个,博慕迟不知是网络不好还是什么原因,一个没抢到。

    她盯着群里的红包半晌,侧头看向迟应,微微笑了笑。

    迟应:“……姐,这是我凭本事抢到的。”

    博慕迟点了点头,“确实。”

    “?”

    “啊?”

    迟应懵逼,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姐竟然不让他全部交出来转给她?这不太合理啊。

    “啊什么?”博慕迟轻飘飘地睇他一眼,“怎么,你打算把抢到的红包转给我?”

    迟应想也没想,直接说:“往年不都这样吗?”

    博慕迟从小到大抢红包就不太行。

    无论是完整的拼手速的,还是拼运气分红包,她都没赢过。

    因此,迟应抢到的红包都会在她的“压迫”之下,心甘情愿转给她。

    博慕迟也不会和他客气。

    她会收下。

    因为迟应清楚的知道,只要他差钱,或是想要什么东西了。无论多贵多难买,博慕迟都会想办法买来送给他。

    听到迟应这话,博慕迟无言半晌,自言自语反省,“我以前这么过分?”

    “……”迟应愣了下,和开车抬了下眼借着后视镜看他的傅云珩对上视线。

    他脑子终于转过弯来,委婉说:“其实也不算过分。”

    “……”

    博慕迟哽住,没好气瞪他:“你是不是想挨揍?”

    “不想。”迟应厚脸皮说:“过年呢姐,不可以揍小孩,你要是揍了我未来一年都会挨揍。”

    “谁说的?”博慕迟怎么不知道这事。

    迟应机灵回答:“我说的。”

    博慕迟不想和他说话了。

    两人在车里闹着,傅云珩冷冷淡淡声音落下:“到了。”

    博慕迟扭头一看,还真是。

    “其实今天也没有很堵。”她随口说。

    傅云珩“嗯”了声。

    迟应:“去年好像是星星姐开错路了吧。”

    陈星落有点儿路痴,每回开车到好几个分岔路线时,就容易走错道。即便是导航提示的很明显,她还是会如此。

    博慕迟点头,“我待会就告诉星星姐你嘲笑她。”

    迟应:“我没有。”

    他立马举着手准备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嘲——”

    “嘲什么?”话还没说完,身后有了陈星落的声音。

    姐弟俩齐刷刷扭头。

    陈星落看他们,有些困扰的咕哝:“没想到我们会一起到。”

    她明明早他们大半个小时就出门了。

    刚听迟应点评完陈星落车技,乍一听再听到这话,博慕迟一点没克制,扑哧笑出声。

    迟应努力给她使眼色,然后仰头望天,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傅云珩看姐弟俩的互动,唇角微微勾了勾。

    “?”

    “你们笑什么?”和陈星落一起过来的另一个小伙伴程晚橙问。

    她是博慕迟喊程叔叔的女儿,比她小三岁,还在上大学。如果说博慕迟是橱窗里明艳的洋娃娃,那程晚橙就是橱窗里复古的洋娃娃,可能是学跳舞的缘故,她有种很特别的气质。

    博慕迟扭头去看傅云珩,让他回答。

    两人视线撞上,傅云珩看她给自己使得眼色,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些,“没什么。”

    他简洁说:“外面冷,先进去。”

    -

    郊区这一边,陈星落父母年轻时为了约会,在这边买下一栋别墅。

    现在各家长辈偶尔还会来这边聚会放松,每年新年,博慕迟一群年轻人也会过来,因此别墅收拾的特别好,院子也整理的特别舒服。

    一进院子,博慕迟便看到了院子里种满的蔷薇花。

    蔷薇花是移植培育过后的四季蔷薇,一年四季都是姹紫嫣红的模样,观赏性极高。

    “真好看。”程晚橙第一时间发出惊叹。

    博慕迟点头,“这些花枝是不是修剪过?”

    她看着有点像。

    陈星落点头,“我爸知道我们新年会过来玩,半个月前刚喊人来修剪过。”

    闻言,博慕迟夸道:“陈叔叔果然细心。”

    迟应回:“那我觉得更细心的其实是傅叔叔。”为让自己说的这话有说服力,他还跟傅云珩确认,“是吧云珩哥?”

    瞬间,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傅云珩。

    傅云珩微顿,沉吟半晌说:“他只是对我妈和病人比较细心。”

    对他跟季云舒,相比较来说很一般。

    “……”

    几个人七嘴八舌讨论了会,进屋暖了暖身体,而后开始行动。

    知道他们会来,陈星落父母早就让人送了吃食和烟花之类的东西。

    博慕迟凑杂物间去看,满满当当的一房子烟花。

    她找了找,没看到自己喜欢的仙女棒。博慕迟对放大烟花有些心理阴影,她只敢玩仙女棒。

    蓦地,她面前递过来一把紫色仙女棒。

    博慕迟愣怔着,视线从下往上挪,停在傅云珩那张过分英隽的脸庞,和他对视。

    傅云珩看她傻愣愣望着自己,眉头轻蹙,“怎么?”

    他声音清冽,语调温和拂过她耳朵,让博慕迟莫名觉得耳朵有点儿痒。

    “啊?”她轻眨了下眼,“没怎么。”

    她佯装淡定接过,问他:“我刚怎么没找到,这东西放在哪?”

    傅云珩往上指了指。

    博慕迟抬头一看,在杂物间的柜子最上方。

    她比划了一下高度发现,她踮着脚都只能碰到仙女棒露出的小半截边缘。

    博慕迟盯着看了半晌,自言自语:“怎么放那么高?”

    “……”傅云珩瞥她,“放地上容易踩到。”

    再者地上都是大通的烟花,也没什么小仙女棒的容身之处。

    博慕迟觑他,“放这么高除了你和迟应几个男生能拿到,我们都要搬凳子。”

    傅云珩也有点意外,不过他猜想帮忙采购放进来的人应该没想那么多。

    他伸手将一大袋仙女棒拿下,“我放门口的鞋柜上,待会玩完手上的到那拿。”

    说话间,他顺势取下。

    取下要往外走,傅云珩才发觉博慕迟根本没理他。

    他脚步一滞,回头看她,“兜兜。”

    博慕迟猛地回神,眼珠子转呀转,就是不太愿意看他,“什么?”

    她望着天花板,收回视线时不小心往他身上扫了眼,像是在估量他的身高。

    傅云珩没发觉她这点小心思,不明所以,“出去了。”

    博慕迟“哦”了声,抿着唇角跟了他出去。

    两人并肩走到院子里时,博慕迟忽然转头问:“云宝,你多高啊?”

    傅云珩眉眼微动,虽不清楚她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187。”

    博慕迟:“哦。”

    傅云珩:“……”

    他看她,随口道:“问这个做什么?”

    “随便问问。”博慕迟脑袋里有似曾相识的画面在打架,她摸了下发烫的耳朵,含糊不清说:“我算算我比你矮多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