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一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傅云珩看她走远的背影,有些懵。

    他眯着眼观察了会,将迟应拽了过来,“你姐去杂物间前拿仙女棒时,你打击她身高了?”

    迟应一脸懵逼:“我没有啊。”

    他姐又不矮。就算是矮,他也不会拿这种事和她斗嘴,打击她。

    他顺着去看博慕迟所在的地方,疑惑道:“我姐不开心了?”

    博慕迟手里拿着的仙女棒都没玩,往年她最喜欢玩仙女棒。

    傅云珩不知道,没办法给他答案。

    两人缄默片刻,迟应迟疑道:“我过去看看?”

    “……”

    想到迟应的性格,傅云珩思考了会,“我去吧。”

    他估计迟应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傅云珩抬脚走近,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他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味。

    清甜回甘,闻起来特别舒服。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博慕迟今天喷的香水。

    还没等傅云珩出声,察觉到有人靠近的博慕迟已经抬起头警惕地看向他这边。

    两人目光相撞。

    傅云珩抬脚想要继续往前走两步,博慕迟率先出声,“你别往前走。”

    “……?”

    傅云珩敛睫估量了下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

    “为什么?”虽说他现在站的位置也不需要两人提高音量交流,但太诡异了。

    “没有为什么。”博慕迟不讲理说:“反正你就停那就好。”

    傅云珩无言,目光灼灼注视她半晌,让自己声线尽量温和,“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他并不知道博慕迟情绪的转变来源于哪,思来想去只能瞎猜。

    “没有。”博慕迟被他这样看着,不自在地摸了下耳朵,低头看着两人间隔出来的距离,“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傅云珩看她躲闪的神情,有些束手无策,“确定?”

    博慕迟点头,重新抬眸:“确定,你们先去玩吧,我一会就好。”

    傅云珩不太放心的多看了她几眼,在博慕迟的坚持下,不得已离开。

    -

    看傅云珩走远,博慕迟暗暗松了口气。

    可这口气刚松,她脑海里却再次浮现了刚刚在杂物间他拿仙女棒下来的画面。

    在博慕迟这里,傅云珩给自己拿仙女棒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即便是他们对对方不再那么熟悉了解,就他们邻居兼青梅竹马的关系而言,那也是举手之劳不需要说感谢的事。

    可问题出在,他去拿的时候两人站的位置。

    他伸手去拿,博慕迟恰好抬头那瞬间,她猛地发现和傅云珩站在一起,她恰好到他下巴的位置。

    那个画面像灵异事件一样,和她前几天做的梦高度重合。

    博慕迟想不通,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她小心翼翼地往另一端看,看到侧对着自己靠墙站着的人。可能是最近上班太累,他懒散地找了个支撑点和迟应他们几个人说话。

    从博慕迟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轮廓和高挺的鼻子。

    看他跟迟应几个人交流了好一会,博慕迟后知后觉发现,其实无论是小时候的傅云珩还是现在的,他在面对他们这一群人时,都不算冷漠。

    话是少了点,偶尔也不爱吱声,可态度是好的。

    就拿他忙得焦头烂额都挤出时间去机场接自己,然后将房间让给她住这几件事情来说,他是有将他们这一群人放在心上,对他们也是细心的。

    这一点,博慕迟一直都很清楚。

    可是。

    就刚刚那个画面于现在的她而言,怎么想怎么尴尬。

    她觉得自己未来的男朋友应该不会被谈书一语成谶说中,会是傅云珩。

    博慕迟正胡思乱想着,远处传来陈星落和程晚橙的对话,“给你找秦闻要的签名照。”

    程晚橙喜笑颜颜接过,惊呼道:“谢谢星星姐,我最想要的就是这张照片的签名。”

    她捧着说:“好帅好帅。”

    迟应凑过去看了眼,轻轻“啧”了声,“我觉得一般吧。”

    他瞅着说:“还没我没长得帅。”

    “……”

    程晚橙瞪他,想反驳说秦闻长得比他帅多了,可看着迟应和博延相像的眉眼,她又不太能说出这种违心的话。

    迟应和秦闻不是同一类型,要论五官比例各方面条件来说,迟应当然长得更好。但秦闻有包装,整个人就很男明星。

    “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对。”迟应看她半天憋不出一个字,自恋问。

    程晚橙轻哼,“那又怎么样,我承认你也长得很帅,但你要承认你没秦闻高。”

    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痛处通常都在身高上,迟应这种自恋的中二少年亦是如此。

    他像被布偶猫被踩了尾巴似的,强调说:“我还没成年,我还会长高的,秦闻都老男人了。”

    闻言,陈星落在旁边补充:“他今年27,我只比他小一岁。”

    迟应:“……”

    他尬住,和陈星落对视一眼,底气不足道:“那不一样,星星姐在我这里永远十八。”

    陈星落不想听他鬼扯。

    程晚橙乐了会,轻哼道:“反正你现在没秦闻高就行,他一米八七,你现在有一米八吗?”

    “当然。”迟应昂首挺胸,底气十足,“前几天刚量的,我已经一米八二了。”

    “……”

    小学生幼稚的斗嘴源源不断钻进博慕迟耳朵里,但她只注意到了一个重点——秦闻也一米八七。

    这也就是意味着,这个世界上一米八七的帅哥多得是。

    刚刚她脑海里闪过的那些乱七八糟念头,纯粹是自己多虑了。

    想明白后,博慕迟抬脚走近那一群人,兴奋喊:“小乖,过来玩仙女棒。”

    小乖是程晚橙的小名。

    程晚橙高兴应着:“兜兜姐我来啦。”

    博慕迟没注意到的是,傅云珩在她出声时将视线转到了她身上。

    看着博慕迟脸上挂着的明媚笑意,他微微扬了下眉。

    此时此刻,傅云珩觉得他爸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挺对的,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他不是很明白博慕迟这跌宕起伏的情绪变化来源于哪。当然,他目前也没有想去多了解。

    -

    漆黑的夜空有五颜六色的烟火绽放,照亮着这一片。

    “砰”的巨响钻进耳朵时,博慕迟手臂被程晚橙推了推,她嗓音柔软,含着笑喊她,“兜兜姐我们一起许愿。”

    对着烟花许愿,其实是件很幼稚的事,但博慕迟还是闭上眼许了。

    不单单是她,连傅云珩这个不那么迷信的人,也被迟应催促地闭上了眼,许下自己的新年愿望。

    博慕迟的愿望比较多,也比较大。

    但她从小到大就属于敢想的人,敢做的人。梦大愿望大不要紧,只要有信念就行。

    许完愿放完烟花,他们这一群人准备打道回府。

    他们得在十二点之前回到家,和父母一起跨越这个新年。

    和来时候一样,博慕迟迟应坐傅云珩的车,程晚橙和其他两人坐陈星落的车。

    回去路上,博慕迟和迟应都玩得有些累了,靠在椅背上打哈欠。

    博慕迟和迟应换了位置,到后座半躺着,跟没骨头似的。

    车子开进小区时,博慕迟才想起一件大事。

    “傅——”她刚想喊傅云珩全名,不经意先对上他借着后视镜看过来的眉眼。博慕迟一顿,生硬改口,“云宝。”

    她问:“马上要十二点了,你还要回去傅爷爷他们那边吗?”

    “不回去。”傅云珩淡声:“我今晚住家里,明天要去医院上班。”

    博慕迟怔了怔,有些意外。

    “那云珩哥你今晚一个人在家住?”迟应眼睛一亮,毛遂自荐:“你需要人陪吗?我可以去你们家睡。”

    他想熬夜打游戏,但在家会挨骂。

    傅云珩一眼看穿他的心思,“不用陪。”

    迟应:“……”

    博慕迟想了想:“那你到我们家睡?”

    他们两家都有留给对方家小孩的专属客房。

    傅云珩还是拒绝。

    博慕迟点点头,知道他肯定在自己家睡更舒服,也不再多言。

    车停进车库,三人下车。

    博慕迟揉了揉酸涩的双眸,跟傅云珩说了两句便往自己家那边走。

    走了一段她才发觉有哪里不对,她回头看,“你去给我爸妈拜年吗?”

    傅云珩颔首。

    迟应扬了扬眉,勾着他肩膀道:“那云珩哥你跟我们一起守岁再回来这边吧。”

    傅云珩没拒绝。

    ……

    他们踏进家门没过二十分钟,新一年便来了。

    一家人守完岁,迟绿和博延扛不住,朝三人摆摆手回房休息。

    博慕迟也有些熬不住,她作息比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规律。

    一年到头也熬不了几次夜。

    她跟着打了个哈欠,眼泪都不受控的打了出来。

    看她这困倦模样,迟应哭笑不得:“姐你也快去睡吧。”

    “嗯。”博慕迟瞥他,“别玩到太晚。”

    她顿了下,看向傅云珩:“要送送你吗?”

    傅云珩:“……不用。”

    -

    拖着疲惫的身体洗漱完,博慕迟感觉自己躺床上不出一分钟就会沉睡。

    但可惜的是,过了十分钟她也没能睡着。

    她没辙,翻了个身拿起了床头柜的手机。

    新一年到来,各个社交软件里都收到大家的新年祝福。除了亲朋好友外,她那个不怎么经营的微博也有很多人给她发私信,祝她新年快乐,期待她在各个比赛上拿更多的奖牌,为国争光。

    当然,也有人催她发微博。

    博慕迟的微博,还是三年前冬奥会拿奖时被自动认证的,在那之前,她微博粉丝也就几千个,除了陈星落和队友们外,其他基本都是微博塞过来的僵尸粉。

    但现在不一样。

    博慕迟看了眼,她现在的微博粉丝都有一百多万。

    博慕迟托腮思考了片刻,在手机相册翻了翻,找了张晚上拍的烟花照片,编辑“新年快乐”内容发出。

    发完,博慕迟退出微博。

    微信一直在震。

    博慕迟点开,先给爷爷奶奶和小姑,以及队里教练拜了年后,才慢吞吞的去回其他人消息。

    回完队友的,博慕迟戳开谈书发来的消息。

    不太意外,是新年祝福。

    除了祝她新年快乐,期待她明年冬奥会拿好多好多金牌外,最末尾还多加了一份往年没有的期许。

    她希望她今年可以找个帅气的男朋友,然后请她吃饭。

    博慕迟:「……」

    博慕迟:「前面的祝福先收下,最后一条再说。」

    谈书:「为什么?」

    博慕迟:「因为我现在只想搞事业,还不是很想谈恋爱。」

    谈书:「你碰到喜欢的人就想了,我也没让你放下事业去恋爱呢。我们事业排第一,男人排末位。我只是觉得你闲暇之余找个对象谈谈,让自己更快乐一点。」

    博慕迟被她的文字逗笑,翘着唇角回:「我现在也挺快乐的。」

    谈书:「有对象会更快乐!!!」

    博慕迟:「真的吗?」

    谈书:「真的,你信我。我要不是没人愿意和我谈,我早抛弃你加入恋爱队伍了。」

    博慕迟:「哦。」

    其实谈书不是没有,只是不愿意。

    博慕迟知道谈书高一那年喜欢上了一个很优秀的人,她刚鼓起勇气要跟人表白时,对方就出国了。

    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这些年,她再也没遇到能让她心动的人,也不愿意跟其他异性接触。博慕迟猜,她应该还在执着于那个人,还没放下。

    说着说着,博慕迟想起一个事。

    博慕迟:「谈书。」

    谈书:「您说。」

    博慕迟:「你多帮我找点单身的187帅哥吧。」

    谈书:「???为什么?」

    博慕迟:「因为我发现187这个身高跟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梦,身高差画面最符合。」

    谈书:「……」

    博慕迟挑眉,正要回她,先收到谈·聪明·书的新消息。

    谈书:「你找谁试验出来的?」

    谈书:「傅云珩?」

    博慕迟:「……我身边除了他难道就没其他187高的男生了吗?」

    谈书:「果然是他。」

    博慕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