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二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被谈书这么直白戳穿,博慕迟有一瞬的心虚。

    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没必要。

    她没什么可心虚的,她又不是喜欢上傅云珩了。

    思及此,她捧着手机,一脸严肃回她:「对啊就是他,我们晚上去郊区玩,正好走一起然后我发现我们俩身高差还有点合适,所以想找个和他一样高的对象。」

    她如此坦诚,谈书反而不好继续调侃。

    两人对话框安静半晌。

    谈书:「那你要这样说,也不是不行。我先给你物色考察着。」

    博慕迟:「行!」

    扯了些有的没的,博慕迟再次感受到倦意。

    她握着手机,连晚安也没来得及和谈书说,便沉沉睡了过去。

    -

    再醒来时,博慕迟是被窗外传来的鞭炮声吵醒的。

    市区大多数地方都不让放鞭炮,她不知道这是哪家“知法犯法”。

    博慕迟揉了揉眼睛,实在是被鞭炮声吵得有些郁闷。

    她翻了个身往被子里躲,试图将声音从耳朵里驱逐。试了好几次,还是作罢。

    挣扎须臾,博慕迟索性爬了起来。

    天色已经明亮起来,她看了眼时间,刚过六点。

    博慕迟望着窗户发呆走神,她在思考新年第一天要不要爬起来跑个步。

    如果是早睡的她,这会当然会毫不犹豫起来。可她昨晚近两点才睡,到现在才睡了四个小时,真有点精力不足。

    倏地,耳边声音消失。

    博慕迟看到希望般的重新钻回被子,半分钟后,她再次坐了起来。

    鞭炮是停下了,可“知法犯法”的人开始放烟花了。

    博慕迟忍无可忍,眯着眼钻进浴室刷了牙洗了个冷水脸,往脸上随便抹了点滋润面霜后,她闭着眼走到衣帽间换上运动服出门。

    屋子里静悄悄的,迟绿他们都还没起来。

    好在博慕迟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轻手轻脚下楼换上鞋,她便往外走。

    清晨的风凉飕飕的,吹在脸上却意外舒服。

    不知是新年的缘故还是什么,博慕迟觉得此刻连空气也变得新鲜。

    她活动着筋骨走出院子,路过傅云珩家的时候,意外和他碰上。

    两人看到对方时都难掩诧异。

    傅云珩率先回神,往她身后看了眼,“博叔不陪你?”

    他回家住的次数少,上回在家住是碰到了博延陪博慕迟一起跑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大多数的清晨,博慕迟都是一个人跑步的。

    博慕迟“嗯”了声,没觉得有什么伤心难过的,随口道:“他们还在睡觉。”

    傅云珩眉头微蹙,“他放心你?”

    “……”

    博慕迟无言,“你是忘了我们小区的物业有多尽职尽责了吗?”

    她只是在小区里跑,又不出去。

    傅云珩一顿,提醒她:“早上人少,在哪都要提高警惕。”

    前段时间新闻才报道了一例,年轻女孩晨跑然后被杀害的案件。这种事不常见,但发生的概率却也不低。这个社会上总有些丧心病狂的变态。

    博慕迟点头,扬唇一笑:“放心吧,我知道的。”

    她看他,礼尚往来问:“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吗?起这么早?”

    她在内心给傅云珩算了算,从自己家离开回家洗澡然后睡觉,速度就算是最快也得到十二点半才能躺床上吧。这人一天睡五个多小时就够了?

    傅云珩看她表情变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哑然:“吵醒的。”

    “难怪。”瞬间,博慕迟看他有种同病相怜的同情感,“那你几点去医院?”

    两人并肩往操场那边走。

    傅云珩:“七点左右过去。”

    医院正常上班时间是九点,但傅云珩是个实习生,基本每天八点就会到科室。

    他家距离医院比较远,开车要四十多分钟。好在是新年,医院人不多,他可以八点过再到也没关系。

    “……”

    听傅云珩这么说完,博慕迟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

    她同情地望着他,蹦出一句:“小傅医生辛苦了。”

    傅云珩瞥她,“还好。”

    他神色如常,云淡风轻道:“比不上为国争光的慕迟妹妹。”

    从博慕迟在冬奥会上拿下金牌后,认识她的不认识她,都喊她慕迟妹妹。

    博慕迟这几年听过很多声“慕迟妹妹”,早就习惯也喜欢上了这个称呼。

    可从傅云珩嘴里喊出来,她觉得奇怪又别扭。原因她一时说不上来,但她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想到这,她觑他一眼,“你别这样喊我。”

    傅云珩挑眉,觉得她长大后性格虽没小时候那么可爱呆萌,但还是蛮有意思的。

    他逗她,“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博慕迟一脸严肃看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名。”

    知道她小名的人都不会喊她慕迟妹妹。在博慕迟心里,那其实是不那么熟悉,和她交往还不够深的人喊的。

    她这个理由,倒是说服了傅云珩。

    他立马改口,“兜兜妹妹。”

    “……”

    莫名的,博慕迟觉得自己耳朵有点儿痒。

    傅云珩的声线是清冽的,有一点点低音炮感觉,却并不明显。这会可能是睡眠不够充足的原因,嗓音听上去有些沙哑,低低沉沉的,格外撩人。

    博慕迟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声控,她是那种听到好听声音会多听两遍,但没到会去寻找,亦或者是说会被声音搞得心跳加快,眼睫颤动的地步。

    可在傅云珩刚刚那声“兜兜妹妹”出来时,她眼睫毛不受控的闪了闪。

    傅云珩正好在看她,自然也发现她这点细微的变化。

    他走了下神:“不是你让我这么喊的?”

    “……可我也没让你没事喊我啊。”博慕迟抿了抿唇,“你喊我做什么?”

    傅云珩一顿,低声道:“没什么。”

    博慕迟无语瞥他。

    傅云珩莞尔,转开话题,“哪天回队里?”

    “初五。”博慕迟说,“去崇礼。”

    张家口崇礼是冬季滑雪胜地之一,那儿的滑雪场特别多。博慕迟他们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训练就选在那儿。

    傅云珩颔首,“年后有比赛?”

    博慕迟点头。

    她三月份要去内蒙古参加全国性的u型场地比赛,对手大多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滑雪运动员,有好些还是她的老熟人。

    -

    两人聊了几句便到了操场。

    照旧拉伸,两人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奔跑。每天五公里,是博慕迟这个运动员体能训练的其中之一。

    跑完回家时,博慕迟询问旁边的人,“你要过来吃早餐吗?我爸应该起来了。”

    傅云珩正想拒绝,忽地想到今天是农历新年第一天,点头答应了。

    他得去给博延他们拜个早年。

    -

    之后几天,博慕迟和往常一样,保持基本的体能训练和滑雪训练。

    迟应还没去补习班上课,每天陪她去滑雪场。

    偶尔还会陪她早起跑步,虽跑两圈都嚷嚷着跑不动了,但至少是早起了。

    让博慕迟有点奇怪的是,傅云珩这几天基本都回家住。

    除了初二那天,她连续两天早上去操场的路上都能和他碰见,然后两人不怎么交流地跑完五公里回家。

    初四这天跑完。

    回去路上,傅云珩看向她,“明天去崇礼?”

    博慕迟点头。

    傅云珩一顿,“我明天要上班,就不和博叔他们一起去送你了。”

    闻言,博慕迟笑盈盈看他,“有这个心就行了。”

    刚跑完步,博慕迟面色红润透亮,看上去满满的胶原蛋白。

    可能是常年运动的缘故,她皮肤状态比百分之九十几的人都要好。脸上没有任何瑕疵不说,连细小的毛孔也看不见。

    肌肤瓷白细腻,明艳却稚嫩。宛如高中生。

    傅云珩多看了两眼,应声:“一个人在那边多注意。”

    他顿了顿,想到她十几岁时和季云舒窝家里许的目标,嗓音含笑道:“我们期待你挂着能压弯腰的金牌回家。”

    “……”

    挂着能压弯腰金牌回家这句话,是博慕迟加入国家队第一年放下的豪言壮志。

    刚开始学滑雪,她仅仅是因为喜欢,喜欢滑雪带给她的刺激感,喜欢漫天飞舞的雪尘,喜欢皑皑白雪装点的景色,银装素裹,分外漂亮。

    到被推荐去比赛,又加入国家队后,她对滑雪的态度有了改变。

    她一如既往地喜欢滑雪,但她也想拿奖,想拿冠军,想拿金牌。

    在知道国家的滑雪行业目前属于不好不坏的状况时,她的目标变得明确。

    博慕迟想打破记录。打破运动员在冬奥会上拿最多金牌的记录,打破其他国家对中国滑雪运动员成绩的细微偏见,甚至打破世界记录。

    她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也有滑雪很厉害的人物,也能挤进世界杯大跳台拿到冠军。

    ……

    陡然听傅云珩提起自己年少轻狂定下的目标,博慕迟有点窘。

    可她还是应下了,“我努力。”

    她是有点不好意思,但也确实从未改变过自己的目标。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努努力就能完成的还是全力以赴也不一定能达到的,她都会朝着目标方向坚持。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挡她前进的步伐。

    傅云珩看她红了的耳廓,眉梢一挑,勾了勾唇角。

    “我相信你可以。”他鼓励她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