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再靠近一点 第十三章(重写)

时间:2021-12-26作者:时星草

    明明是很寻常鼓励人的话,博慕迟身边的朋友和队友们甚至是教练也常常会这样和她说。

    但从傅云珩嘴里说出来,她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奇妙。

    让她不自觉沉醉其中,有种怪异的兴奋感。

    她猜想,可能是因为傅云珩这个人日常过于冷淡的原因,让她对他产生偏见,潜移默化的认为,他不像是会跟人说加油打气之类的俗话。

    想明白这一点,博慕迟那颗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提起的心,重新放了回去。

    “我也觉得我可以。”她有点自恋地说。

    傅云珩莞尔,看她自信满满的脸庞,喉结滚了下。

    两人慢悠悠走回家。

    到别墅门口时,博慕迟看了眼旁边要比自己先进屋的人,顿了顿说:“你着急去医院吗?要不要到隔壁吃个早餐?”

    除了初一那天傅云珩到他们家吃过早餐外,其他时间两人锻炼结束,博慕迟就没再看到过他影子。

    傅云珩垂眼看她,“我先回去洗个澡。”

    闻言,博慕迟略显意外,“好。”

    她往另一旁的指了指,“杨姨应该过来了,我跟她说一声,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杨阿姨是本地人,年假到初三结束。今天会来家里给他们收拾,顺便做饭。

    “都可以。”傅云珩不怎么挑食。

    博慕迟嗓音含糊地“哦”了声,朝他粲然一笑:“那待会见。”

    看她往前走的背影,傅云珩微微一顿,到她推开院子大门进去后,他才收回目光。

    -

    “姐。”

    吃过早餐,迟应挤着博慕迟坐沙发上。

    博慕迟给他一个眼神,“怎么?”

    “……”迟应是被拎起来吃的早餐,这会困倦的狂打哈欠,“云宝今天怎么愿意过来吃早餐了?”

    博慕迟被他传染似的,跟着打了个哈欠,“不知道。”

    她嗓音黏糊,困意满满,“可能是今天运动结束的比较早,也可能是医院食堂的早餐吃烦了?”

    “是吗?”迟应自言自语嘀咕,“我怎么觉得不太像呢。”

    博慕迟觑他一眼,“那不然就是馋杨姨的手艺了。”

    她没往更深层面去想,懒洋洋靠在沙发上,“你别吵我,我想再睡一会。”

    “……”

    迟应无语看她,一把将人拉起,“回房间去睡吧,客厅吵。”

    吃过早餐到外面散了会步回来的迟绿听到这话,深表认同,“去睡个回笼觉,晚点我和你爸陪你去滑雪场训练。”

    博慕迟一笑,知道迟绿为什么会这样说。她明天就回崇礼了,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们就算是有时间想陪她,也陪不到。

    每回都是这样,她要离开家的前几天,迟绿跟博延都会尽量多花时间陪她,让她感受家的温暖,感受他们的爱。

    博慕迟没拒绝,抱着迟绿的手臂撒娇,“那就先谢过爸爸妈妈了。”

    迟绿跟挠小猫似的挠了挠她下巴,“客气。”

    博慕迟看她这娴熟的手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家以前养了一只很漂亮的布偶猫,取名迟小迟。

    博慕迟很喜欢那只猫,可惜的是,她十岁那年,迟小迟便因身体状态缘故,离开了他们。

    那之后,博慕迟每回看到小猫都很馋,都会无比想念“迟小迟”。

    但她却从没提过要再养一只猫这样的话,因为她知道,迟女士比她更难受。短时间内,她根本没办法接受家里出现一只新猫咪。

    她念旧。

    不过此刻,博慕迟感受着客厅不算寂静的氛围,抬眸看向迟女士,“妈。”

    “嗯?”迟绿挠了挠她下巴,又揉了揉她脑袋,“怎么了?”

    博慕迟眨了下眼,贴着她掌心蹭着,“我们要不要再养一只猫?”

    “……”

    迟绿一怔,敛睫看她,“你想养?”

    “有一点点。”博慕迟如实回答。

    她喜欢小猫。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博慕迟想家里有小猫咪的话,她回训练队了,迟应去学校上课后,迟绿和博延在家也不会过于孤单。

    再加上博延工作的缘故,一周起码五天是在公司的。

    迟绿年轻时是模特,这几年已经不再去秀场走秀了。她很享受她的“退休”生活,每天找小姐妹打打麻将逛逛街做做皮肤管理,飞到全世界度假,很是轻松自在。

    博慕迟也很清楚这一点,但莫名的,她就觉得家里有一只猫的话,迟绿偶尔在家休息,也不会显得过分孤单。

    他们没办法时时刻刻陪伴在她左右,至少还有小猫咪。

    这么说有点不负责,小猫咪也没办法代替人的存在,但猫咪于迟绿而言,有治愈的能力。

    迟绿倒是没想博慕迟会提这个,她沉吟了半晌道:“你让我想想。”

    博慕迟点头,看向博延,“爸你觉得呢?”

    博延妻管严极其严重,没多想说:“听你妈妈的。”

    博慕迟:“……”

    迟应哽了下,把要举双手赞成养猫的话,默默吞了回去。

    他投不投票,对旁边这三人说作用不大。他在这个家投的票数,基本是无效的。

    想到这点,迟应不由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在这个家毫无存在感。

    想着,迟应拉着博慕迟嘀咕:“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博慕迟看迟绿去厨房倒水,回头看他。

    迟应摸着下巴,看向厨房里的夫妻俩,疑惑道:“我真是爸妈亲生的吗?”

    “……”博慕迟一顿,上下端详他。

    感受着她打量的目光,迟应有不太好的预感,“不会真——”

    “确实不太像。”博慕迟道:“你长得没有爸帅,五官没有妈妈的惊艳漂亮,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出生的那天我是在医院的,亲眼看着护士姐姐把你抱出来,妈妈在床上躺了好多天。”

    迟应:“哦。”

    博慕迟看他傻乎乎模样,没忍住抬手拍了下他脑袋,“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迟应不敢吭声。

    博慕迟睇他眼,“走吧,去睡个回笼觉,待会去滑雪场。”

    迟应“嗯”了声,跟着起身:“走。”

    他是真的还很困。

    -

    一家四口难得凑一起去滑雪场。

    因为博慕迟喜欢滑雪的原因,迟绿一行人的滑雪技术也都不差。

    换上滑雪服出去,迟绿手里拿着个相机,“走吧。”

    她笑盈盈望着博慕迟,“妈妈给你拍照。”

    博慕迟弯唇一笑,“那我也要给妈妈拍。”

    “我来给你们拍。”迟应在旁边冒出来,“给我吧。”

    对比来说,迟应的滑雪技术比迟绿和博延都要好一些。他很小时候其实也产生过专注滑雪的念头,但后来还是放弃了。

    博慕迟喜欢去高级道,一家人自然也往高级道那边走。

    她滑雪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下意识聚集在她身上。博慕迟跟迟绿说了声,把雪镜往下一拉,谁也不爱的酷飒神情,让迟绿都忍不住朝她吹口哨。

    “不愧是我女儿,太帅了。”

    博延在旁边听着,哭笑不得揉了揉眉眼。

    好在他早就习惯自己的太太和女儿语出惊人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

    “要滑一会吗?”博延问她,“我来给你拍照。”

    “先不拍。”迟绿笑看他,“我们一起滑一会?”

    博延没拒绝。

    “看到那个女生没?”看着博慕迟和迟应到速滑区飞驰而下,像脱缰野马在雪场驰骋后,其他游客惊呼,“太帅了吧。”

    他们远远看着,博慕迟速滑,呲雪,旋转,跳跃。

    一连串动作流畅又漂亮,吸引着大家注意力。

    -

    赵航前段时间策划跟其他同事一起来滑雪场搞团建,因大家时间凑不上也都忙碌的原因,团建没能组织起来。

    想到明天就得回医院上班,想滑雪的赵航一大早便来了这边。

    赵航现在滑雪技术还不错,中级滑道已经轻而易举能拿下,因此将目光放到了高级滑道。

    他没想到的是,他和朋友刚从缆车上下来便看到了这么帅的一幕。

    听到旁人的点评,赵航深表认可。

    “刚刚滑雪的那个是女生?”他问。

    “是啊。”朋友说:“你没看出来?”

    赵航:“没注意。”

    他想到他偶像,望着那渐渐远去,消失在他视野里的黑白身影,感慨道:“果然,女人帅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

    “……”

    朋友沉默半晌,瞥他道:“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性别?”

    赵航爽朗一笑,“我这不就随便说说嘛。”

    他虽然是男人,但他也得承认自己刚刚说的是实话。女人不比男人差,无论是运动方面还是其他,只要她们想,她们就可以做得很好。

    在性别这件事上,赵航没有偏见。

    闻言,朋友觑他,“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意识这么强烈?”

    “你还记得傅云珩吧?”赵航边卡雪板边和他闲聊。

    “记得。”赵航朋友不是医学专业的,他是管理系的,但也听过傅云珩的大名,还因为赵航的关系,跟他一起吃过几次饭。

    赵航颔首,“这话他常说。”

    “他还会说这种话?”朋友诧异。

    赵航回忆了下说,“就类似吧,我受他影响。”

    赵航以前其实有点儿大男子主义,就潜意识觉得很多事女生没那么厉害,就拿高中时文科理科举例,很多人都觉得女生理科没有男生厉害,男生左脑发达,所以理科强是应该的,而女生右脑发达一些,理应是文科厉害。

    赵航之前也这样想过。

    大学一次考试,院里有个女生的成绩只比第一名的傅云珩差那么几分,在院里排名第二。

    赵航知道的时候跟另一个室友在宿舍讨论,说没想到一个女生竟然能考那么好,他们大一的很多知识内容都晦涩难懂,而且还有各种实验,需要运用不少化学方面知识。

    另一个同学毫不犹豫附和,说那个女生高考时也超常发挥了,理科考了多少多少分。

    两人其实也就随便讨论两句,没有歧视的意思。

    正说得起劲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傅云珩说了两人。

    他说,人女生考高分并不是意外,不是说男生天生理科就比女生好,也没有男生比女生厉害的这种说法。每个人喜欢的努力的方向不一样。

    女生考试成绩好,不是超常发挥,是她本身就有那个能力。

    男生考得差,也不是发挥失常,是个人能力问题。

    没有女生天生比男生理科成绩差的说法,更不能有男生就一定比女生强的观念。

    ……

    在赵航这里,傅云珩就是这么一个人。

    话少,性子冷,看似不怎么爱搭理异性,但他骨子里最尊重异性。正确来说,他尊重所有人。

    听赵航说完,朋友笑道:“傅云珩被那么多人喜欢果然是有道理的。”

    “那必须的。”赵航现在算是傅云珩半个粉丝,对他佩服又崇拜。

    想到这,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我待会要给傅云珩发个视频。”

    “发谁的?”

    “刚刚那个女生的。”赵航笑说:“傅云珩滑雪也厉害,我让他见识下更厉害的。”

    “……”

    收到赵航视频时,傅云珩正在看病例。

    还是初四,所有地方都还没正式上班,医院也冷清。值班查完房后,只要不遇到突发情况,他是没有平日里忙碌的,能有时间多看看病例。

    手机连续震了好几次。

    傅云珩看完一份病例写完报告,神色淡淡地拿起手机点开。

    一点进和赵航的聊天对话,便看到他发来的好几条消息。

    赵航:「珩哥看看这个贼帅的女生!她滑雪真强啊。」

    赵航:「有点我偶像的感觉。」

    他偶像是博慕迟。

    傅云珩还没点开视频,便注意到了视频里人穿的滑雪服。

    他手指微顿,挑了下眉将视频点开,不意外看到了视频里的两位熟人。

    傅云珩知道博慕迟滑雪厉害,以前两人还经常一起去滑雪。

    前不久,他也在网上看到了旁人录下来的她滑雪的画面。

    但在当下这一刻,他思维不受控地将赵航拍下发给他的三个视频全看完了。

    可能是因为闲,他甚至在看完后将视频进度重新拉回到开始处,多看了两遍。
小说推荐